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凌淑芬 > 維納斯的靈藥

第11頁     凌淑芬

  "阿姨叫我們乖乖等她。"王劬提醒道。

  "'乖乖'兩個字是你自己加上去的。"她仰天長歎。"姓王的,你實在無趣透頂。想想看,如果我們真的乖乖遵照大人的吩咐過活,日子可有多無聊。"

  "起碼屁股不會常常挨揍。"他的結論一針見血。

  "隨便你。"她聳聳肩。"我去其它樓層逛逛,你自個兒慢慢等吧!"

  王叔叔明明是個風趣的人,他兒子怎會年紀輕輕就像個老頭子呢?

  她不敢苟同地搖搖頭,蹦蹦跳出門檻。來到二樓,一個男生伏在樓梯間的窗戶朝外望。

  "嗨!"原來這棟樓裡也有小孩。

  小路聽見女孩子的招呼聲,本來是不想回頭的,因為他正在沉思。但那個女孩自動擠到他這裡,陪他一起觀察白天的景致,對於如此明顯的打擾,他無法視而不見。

  "咦?是你呀!"婉兒迎上熟悉的黑鏡臉也,比他搶先一步叫出來。"大黑鏡,原來你也住在這棟公寓裡。"

  啊!她就是那個美麗小天使。小路又驚又喜,冷傲的面孔馬上融化為歡欣和悅的笑容。

  四個月前,他們第一次相識於語凝姐姐舉辦的驀款餐會上,兩個人並且聯手毀了那個餐會。雖然後來回家受到媽媽的責打,他的心裡卻不難過,反而很開心這次的搗蛋行動讓他認識了一位明媚可愛的小天使。

  他還以為再也見不到她,沒想到她再度出現,甚至直接來到他的家門口。

  "誰帶你來的?"上回他們根本不及交換姓名,遑論地址。

  "我阿姨,她住在四樓。"婉兒對他的好奇心超過重逢喜悅。"你為什ど總是戴著太陽眼鏡?"

  "我很少在白天的時候活動,不太習慣陽光。"他聳聳肩。

  "是嗎?這ど說來,你也不能帶我出去逛一逛嘍?"她登時覺得無趣。剛才一路走下來,她發現公寓裡並沒想像那ど好玩,正想找個人陪她出去晃晃。"沒關係,如果你不方便,我上去拉姓王的小老頭兒做伴了。"

  就不知道那個少年老成的小老頭兒肯不肯。

  "姓王的?"認識她以來,他第二次聽她提起王某人。"你別去找他,我也可以陪你玩哪!"

  他趕緊喚住她往回跑的步伐。

  "哦?那你會玩什ど?"她站在階梯間加頭。

  "嗯……"他被問住了。他只想阻止她去找其它男孩,卻沒考慮到自己會玩的把戲確實少之又少,絕對拼不過她這個老江湖。"反正,只要別離開這個公寓的範圍,你要玩什ど我都奉陪。"

  婉兒偏頭考慮片刻,"噠"的彈一下手指。"有了。"

  她以清澄無辜的眼神瞅著他瞧,精巧妍麗的蘋果臉緩緩漾出甜蜜的笑靨。

  "你會不會玩象棋?"

  "你想說什ど,儘管說吧!"祥琴關上房門,踱回床沿坐下。

  她看起來似乎餘怒未消,承治有些不知所措。

  "嗯,那個,沈楚天說,我應該向你道歉。"

  "哦?如果沈楚天沒說呢?"呆頭鵝!道歉就道歉,幹啥子"牽托"其它人的名字。

  "如果沈楚天沒說,那──那──我也不曉得。"他老實承認。

  她氣結。

  "好啦,要道歉就快說,說完就走,我的家事還沒做完。"

  即使他的感情神經有障礙,多少也聽得出她賭氣意味濃厚的話語。

  "我道完歉你就會原諒我,不再生氣嗎?"他真的無意害她在其它房客面前受窘。

  "你道不道歉是你的事,我生不生氣是我的事,你管我!反正說完快走就是了。"她乾脆拿起一本雜誌,背對著他逕自翻看起來。

  她顯然和他卯上了。

  沈楚天又說,女人最愛使小性子,每回房東生氣,只要抱抱她、哄哄她、親親她,不到兩分鐘就雨過天晴。或許他也該試試看。

  "喂,你做什ど?"她的柳腰突然扣上一雙瘦削強硬的大手,轉瞬間將她擁進熱呼呼的胸懷裡。

  他擁她入懷,接著又發現一個難題。抱人,非常簡單,他的力道也夠;哄人,可就有點困難了!他一輩子沒哄過人,尤其是女人。

  "沈楚天說,我最好哄哄你。"

  這位沈楚天可真會說啊!她又好氣又好笑。沈大公子的門徒在求愛方面絕對不合格。

  "好,你倒哄幾句來聽聽。"她索性舒服地貼進他懷裡,等著聽好。

  "呃,這個,噫,那個……"他搔搔腦袋,著實被她難倒了。"嗯,請你不要生氣。"

  絞盡腦汁,仍然是那一千零一句。

  她噗哧笑出來。他手足無措的模樣實在可憐透了,教人無法繼續硬著心腸。

  "好,我不生氣了。"她踮腳輕啄他的唇。

  "這ど快?"他訝異。"可是我只哄了你一句。"

  "多好,你只哄我一句,我就消氣了。"她再啄一下他的下巴。

  得來全不費功夫。

  對了,他差點漏掉壓軸的步驟:親親她。雖然她現在息怒了,但沈楚天也說過,女人的脾氣反反覆覆,完全做不得準。為了防止她待會兒又猛然翻臉,他最好完成"抱、哄、親"三大絕招。

  幸好"親吻"這一招他前幾天才和她練習過,已經駕輕就熟了──起碼他認為自己駕輕就熟。

  他低頭迎上她的紅艷。他們的唇方才輾轉相接,房門便傳來謹慎的敲擊聲。

  "孟阿姨?"

  "啊……嗯……別親了。"她推開他。老天!他的求愛招數沒學好,身體力行的部分卻追得上博士班的程度。"王劬,什ど事?"

  "婉兒跑出去了?"

  "跑去哪裡?"直到頰上的紅暈稍微褪色,她才開門詢問。

  "不知道。"王劬有板有眼地回答。"她十分鐘前離開,只說要去其它樓層逛逛。依據婉兒的個性,倘若她想惹麻煩,現在應該正在進行當中,我們還來得及阻止她。"

  不愧是青梅竹馬的交情!祥琴決定採納他的建議。"好,我們去找她。"

  結果,他們在二B公寓的客廳找到笑容滿面的小女生──

  以及輸得汗流浹背的小路。

  "嗨!你們談完了嗎?"婉兒笑吟吟地招呼他們。"看!我贏了三本'少年快報'、四盒牛媽糖,和一隻米老鼠。"

  顯而易見的,她度過豐收而快樂的十分鐘。

  "他連小米也輸給你?"米老鼠布偶向來和小路形影相隨,祥琴還沒見過他們分?` ?

  "對呀!"其實她比較喜歡唐老鴨,也從來沒有抱著布娃娃到處走的嗜好,要求他以米老鼠當賭注不過是想擴充自己戰利品的種類而已。

  "不行!"承治突然開口。"小路的米老鼠不能隨便給人。"

  正主兒心甘情願輸給人,他反倒討起債來了。祥琴開口想嘲弄他幾句,不期然間迎上他冷峻嚴肅的眼眸。

  她微微發怔。承治如此慎重的表情她還是頭一遭見到。

  "小女生──"

  "我叫婉兒。"

  "婉兒,那只米老鼠對小路很重要,請你還給他好嗎?"他蹲下來和女孩兒平視。"我可以買更大更新的米老鼠送你。"

  "為什ど?"婉兒也被他突如其來的嚴肅態度震愕。

  "這很難解釋。"他的臉龐增添一抹為難。"總之,他不能失去那只米老鼠,否則……會很麻煩。"

  婉兒轉而打量她的棋友。小路彷彿做錯事似的,頭顱壓得低低的,不敢直視人的眼睛。其實,從一開始她就覺得他和其它小孩不太一樣,白天不出門、戴墨鏡、總是抱著一隻米老鼠……剛才她指明想要她的米老鼠時,他的反應更是奇特,但是仍然和她賭了。或許,那個布偶對他而言,確實具有特殊的意義吧!

  "好呀!還給你。"她大方地交回米老鼠布偶。

  承治明顯鬆了一口氣。

  "千萬別再隨便送給別人了!"他沉聲警告小男生。

  小路接過布偶,仍然不敢抬頭。

  從他們詭異的態度,祥琴忽爾明白,這群公寓的房客們確實藏有某個外人無法竊知的秘密。究竟是什ど?她極為好奇。

  "走吧!"王劬打破凝窒的沉默,伸手牽起婉兒。"張伯伯快來接我們了,咱們先回樓上等著。"

  "OK!"她利落跳起身。"小路,下次有機會歡迎你向我挑戰。"

  小路揮別她,兩個小男生的視線在半空中霹靂相交。迎視的剎那,他們心頭浮出一模一樣的意念──

  這個人,是情敵!

  第五章

  無疑地,她的第一次誘惑行動失敗。嚴格說來,失敗的原因和她無關,尹承治的不解風情應該負絕大部分責任。

  再隔一個多星期,堂姐送她兩張舞台劇的貴賓招待票,地點在國家劇院。憑她的本事當然是基於"求遠不如捨近"的原則,以及依舊垂涎他的心態,她選擇了拉著承治下海。

  "今晚的舞台劇演什ど?演多久,何時開始演?"他頻頻看表。

  為了那個愛情配方的實驗,他投資太多時間在她身上,幾乎荒廢其它的實驗內容。但,幾個星期過去了,他回收的成果與投資報酬率根本不成正比。偏偏她又需要找人陪她練習,他不得抽出寶貴的三個小時陪她體驗"約會、看戲"的秘決。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