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超時空戀曲

第6頁     金萱

  「關,你打算就這樣安排她住在樓上,然後等待她所說的爸爸來接她?如果她爸爸沒來呢?你難道不覺得如果她所說的一切都是事實,她父親為什麼會拿她做實驗,將她送到這裡來的理由很讓人深思?」上杉豐自沉穩的開口道,「或者,這一切根本就是個計劃不周密的騙局,目的是想滲入我們?」

  「或許。」青木關露出招牌似吊兒郎當的笑容瞅著大伙道,「但不管怎麼樣,你們不覺得挺好玩的?她是未來人也好,敵方間諜也行,反正大伙最近閒著也閒著,不如找些樂子來玩玩,我說的有沒有道理?」

  「我就知道你到頭來總是逃脫不了一個玩字,關,小心哪天連自己的小命玩掉了都不知道。」葛木輝皺著眉頭說出眾人心之聲。

  「玩掉小命?這種死法我倒是挺喜歡的。」青木關笑嘻嘻的說。反正不管薇安·卡特是從哪裡來的,關於她的事,他是插手定了。

  「你簡直無可救藥。」瞪了他半晌,葛木輝再次代替大家開口說。

  「謝謝。」青木關將它視為讚美,「對了,忘了告訴你們一件事,記得和薇安·卡特保持一公尺的距離,如果她突然下樓來的話。」他突然說道。

  「為什麼?」

  「因為……」看著等待中的五張臉,青木關緩緩的咧嘴笑道:「因為她覺得我們髒髒的,很噁心。」

  第三章

  呆若木雞的坐在窗戶邊瞪著窗外的景致,薇安·卡特到現在還是不能相信她竟然身處在一九九八年的時空裡,這個早已作古的年代。

  污濁的空氣、嘈雜的聲音、不一的溫度,還有樓下那些有色人種——在三○一五年的世界裡,不管是哪一洲的人肌膚都是白的,即使輪廓長得有所差異,但是肌膚都是雪白的,從二七○○變膚的基因實驗成功之後,一百年內地球便再也沒有所謂的有色人種差異,人類的肌膚一致都是潔白如雪、吹彈可破,而這裡的人卻髒髒的……

  她該怎麼辦?這個世界她根本一刻也待不下去,爸爸什麼時候會將她移轉回去?為什麼把她一個人丟到這裡來?她好想回家!

  「卡特小姐?」

  沒有即時影像的門上突然傳來陌生的敲門聲,嚇得薇安·卡特只能驚恐的瞪著它,完全緊張得不知所措。看不到門外的人是誰,這世界的人怎麼敢隨便開門讓人進入?

  「啊,你沒在睡覺嘛,怎麼不應聲?」青木關推門進來道。

  「你……」她驚恐的向後瑟縮。

  「呀,放心,一公尺對不對,我記得的。」青木關不慌不忙的退後一步站,笑得就像等著領糖果的小孩般的看著她說:「晚上你想吃什麼?我去幫你買回來,或者你想和我一起去?當然我會和你保持一公尺的距離,不會越雷池一步。」

  「麻煩你了,我要一份AAFE。」確定他不會再靠近自己,薇安·卡特回答他。

  「AAFE?那是什麼?」青木關的眉頭皺成一團。

  「那是……」她一時語塞的想起他們倆的差異。天啊,隔了一千多年,他們有的根本不能稱之為代溝,而是世紀溝,這下要怎麼溝通?

  「兩種選擇,一種我買什麼你吃什麼,一種就是跟我走一趟。你二選一吧。」青木關似笑非笑的看著她說,似乎已經看穿他們之間的困境,而且還覺得很好玩。如果她真是在演戲的話,他倒要看看她還能掰多久。AAEE,什麼東東呀?虧她想得出來!

  「我……」她猶豫不決。

  「我保證一定離你一公尺。」他揶揄的看著她發誓道。

  「為什麼你要一直提一公尺這事?」似乎感覺到他的揶揄,薇安·卡特沉默了五秒後忍不住皺眉道。

  「無時無刻提醒自己,免得忘掉呀。」他似笑非笑的看著她說道,「決定好沒,要不要跟我走?」

  「好,我跟你去。」默默看了他好半晌之後,她才點頭應聲。

  現在不管她願不願意,既然都已經身處這個古早時代了,為了自己好她必須試著去適應它,因為她根本不知道爸爸到底什麼時候才會來接她回去,她又怎麼可能將自己關在這一小方塊,永遠不踏出門一步呢?更何況她若能對這個世界熟悉點的話,說不定等爸爸來的時候她還能帶著爸爸環遊一周,來個難忘之旅呢!嗯,她必須堅強,不能再自怨自艾下去了……她可是卡特家族的人喔。

  她豁然開朗的表情讓青木關的雙眼為之一亮,感覺胸口有種怦怦然的感動,她真的好美——

  「你不希望我跟你去嗎?」見他突然呆若木雞的站著不動,她不確定的開口問,期盼他不會突然反悔不帶她出去,打碎她好不容易才提起的要去克服她與這個世界差異的決心。

  「喔,當然不!」青木關立刻搖頭道,並替自己剛剛的發愣找了個最好的理由,「只是你的穿著,我想最好還是換掉,免得引來不必要的注目。」

  他皺眉打量她身上有如第二層肌膚般貼在身上的薄衣,雖薄衣上還有其他裝飾物,但那些透明的東西就像畫蛇添足般的一點存在意義都沒有,更別提能掩蓋她身上任何一條動人的曲線了。這樣的一件衣服,這樣的一個設計……真是的!她身上這層布到底是誰的傑作,他有股想將他倒吊起來打的衝動,竟然設計出這種教人穿了跟赤身裸體沒兩樣的衣服來,真是大變態!

  「你等一下,我去弄一套衣服上來給你。」他說,隨即也不管她有何反應即快速的轉身離去。

  十分鐘後,他帶回兩套輕便卻不失格調的套裝回來,一套裙裝、一套褲裝,還附帶一個白人女子。他害怕如果她告訴他,她根本不會穿一九九八年代的衣服時,他該怎麼辦?所以為了減少麻煩,他乾脆把服飾店裡的店員帶過來,還特地挑了一個皮膚最潔白的外籍女人來,管她是否要繼續演戲,或者真替她解決了這個大問題。  人真的很奇怪,當要排斥某件人事物時,那種厭惡的感覺就像是刻在心上,不管經過眼耳口鼻或者身體的任何一部分而出,對它的感覺依然只有厭惡;可是一旦心境稍微有了調適,那些曾經被深惡痛絕而且原封不變的東西,卻突然全變得可愛、有趣極了。

  薇安·卡特雙目圓睜的看著週遭的一切,其姿態就像大陸妹逛紐約似的,給它有夠「俗」到引人注目的,卻又可愛得讓人目不暇給,生怕遺漏她任何一小點可愛的一舉一動,讓帶路的青木關忍不住頻頻回頭觀望,連撞到了人都不知道。

  「對不起。」他直覺反應的抬頭向被他撞到的人說道歉,同一時間,身為PSA的危機意識卻在腦中警鈴大作,他優閒的眼眸一瞬間銳利了起來。

  被他撞到的男子是個外國人,褐髮褐眸,有著與薇安·卡特一樣無懈可擊的細緻肌膚,卻少了她所擁有的溫度,令人不寒而慄。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一種奇怪的想法在他腦中浮現,他以為眼前這個男人根本就不是人——天!他怎麼會有這種想法,一個活生生的人都已經站在他面前了,他竟然還懷疑對方不是人,他真的是……

  「確定,薇安·卡特。」

  男人口中以英文吐出的名字讓青木關一瞬間呆愕了起來,他認識她?

  男人似乎從頭到尾都不曾將注意力放在青木關身上,就連撞到他向他道歉的時候都沒有,只是目不轉睛的盯視著不遠處,正被某種東西吸引而駐足的薇安·卡特,直到她轉頭尋找他因而看到站在他身旁的男人,然後面露出呆愕、震驚與不可思議的複雜表情之後,這男人才突然有所行動的與他錯身,筆直的朝她走去。

  「三○……」盯著眼前非常明顯是爸爸所製造的人造人,薇安·卡特發出不可思議的低語。

  「我是三○○九,薇安·卡特小姐。」

  「你……」她知道除了蘭兒之外,爸爸所研製出來的人造人皆被聯管會帶走,在確定其功能完全正常後則以競標方式取得所有權,利益當然是留給爸爸與製造過程全力提供協助的聯管會,而這個三○○九當然該屬於別人的,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而且……

  「是我爸爸要你來接我的嗎,三○○九?」她有些希望又抱著太多的懷疑問道。

  「有段留言要傳達給你。」三○○九看著她說道,之後一個完全異質的聲音緩緩由他口中吐出。

  「薇安·卡特小姐,我是世界人造人聯管會主席柯恩·加爾,你父親艾斯·卡特博士因公然違逆世界聯盟協會和世界人造人聯管會放走『機械人造人』三○○七,故被判終身監禁X星球服勞役。但聯盟協會和聯管會有鑒於卡特博士對世界的貢獻,決定只要你肯帶著『機械人造人』三○○七隨三○○九回來,一切罪證將從此煙消雲散不再追究。關於移轉的時間、地點全都已輸入三○○九的電子電腦中,只要跟著他,他定能將你平安護送回來。還有,我們等待你的時間到最後一次移轉設定的那一天,倘若你未帶『機械人造人』三○○七出現的話,那麼很抱歉,我們只能依法將卡特博士送往X星球。」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