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超時空戀曲

第7頁     金萱

  「留言完畢。」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他是誰?也是從三○一五年來的?」站在離他們約一公尺遠的青木關一直關注著他們的一切,到此,他終於忍不住插口問道。其實他想問的問題很多,其中包括這男人怎有辦法以兩種迥然不同的音質說話,他所說的那一大段話到底是什麼意思,為什麼讓對英文一向自信滿滿的他聽得「霧煞煞」等,但最重要的是這個男人是誰?他的出現又代表了什麼,為了什麼?

  他會是來掩護她繼續騙局的嗎?三○○九是他的代號嗎?那他提到的三○○七又是誰,以及薇安·卡特的代號又是什麼?難道說就是三○○七和三○○九中間的三○○八嗎?這太好笑了!更何況,倘若他們真是什麼間諜之類的,又怎麼可能大剌剌的在他面前交談,薇安·卡特看起來並不像白癡。

  千頭萬緒,他將只有在執行任務時才會展現的銳利眼光投射在他們倆身上,等待她回答他的問題時多少能露出些破綻讓他有機可尋,不過結果卻是令人失望的,他們兩人沒有一人理他。看來他現在只能靜觀其變了。

  其實薇安·卡特並沒有聽到他說話,在聽完三○○九帶來的留言之後,她整個人已深陷在那種種不可置信的消息中,爸爸的違逆、被判終身監禁、X星球以及三○○七——這是蘭兒在世界人造人聯管會的代碼,他們在三○一五年找不到蘭兒,所以追到這裡來?難道說蘭兒也被爸爸送到這個一九九八的時空來了?

  爸爸的違逆……蘭兒的相貌……「機械人造人」的廢棄法令……

  她終於知道一切事務原因了!

  「三○○九,我們回去的設定時間是什麼時間?」一瞬間她變得冷靜,所有的不安與焦慮皆盡藏在她美麗的臉龐下與平靜的聲音後。

  「我不能告訴你,薇安·卡特小姐,但我會負責帶路的。」

  「但是你一定要告訴我,因為我根本不知道蘭兒——也就是三○○七現在在哪?我們必須花時間我她。」她不為所動的堅持道。

  三○○九沉吟了一會兒,似乎在考慮是否該告訴她,「三○○七真的沒和你在一起?」

  「以你的偵測功能難道感覺不出來嗎,三○○九!」她命令式的質問他。

  三○○九頓時陷入沉默中,像是在確定她說的話偵探三○○七的存在似的。

  「你是卡特博士精心製造出來的機械人造人,怎麼可能連最基本的偵測功能都沒有,你也是缺陷品嗎,三○○九!」

  「我不是缺陷品……」

  「那麼就告訴我時間及地點,否則你只能算是缺陷品,三○○九!」

  缺陷品三個字不斷刺激著三○○九的思考回路,突然之間他狂吼一聲,瘋了似般的伸手掐住她脖子,「我不是缺陷品!」

  「不!放手!三○○九!」薇安·卡特駭然的大叫,雙手掙扎想扳開他的手,白淨的臉孔因缺氧而由漲紅逐漸青紫了起來。

  「要命了!」青木關詛咒出聲,原本打算靜觀其變的他在驚覺她的呼吸困難並非演戲之後倏然出手,一個手刀劈開這男人要人命的玩笑,將幾近窒息的薇安·卡特猛然帶入懷中問道:「你沒事吧?」

  「快……快帶我走。」她在忙著呼吸與歎氣之間,虛弱的對他掙扎道。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他是什麼人?」避開男人的另一波攻擊,青木關皺緊了眉頭問她。

  「我再告訴你,快,快點帶我走,拜託!」

  「你當我是神呀,在他這樣的攻擊下我哪能這麼容易就帶走你。」帶著她,青木關不甚靈巧的閃過瘋了似的男人一波又波的攻擊,口中沒停過,「他到底是誰?剛剛你們不是說得滿愉快的,怎麼說翻臉就翻臉?」

  「他是我爸爸製造的『機械人造人』之一,因為是我爸爸製造的,所以我知道他回路上的缺陷,他已經發瘋了。」

  「瘋了!」青木關一呆,眨眼間就被三○○九擊中一拳,而身體則因承受不住突來的重拳,整個人頓時帶著懷中的薇安·卡特向後方顛簸了好幾步,同時間,嘴角溢出熟悉不已卻又睽違已久的血腥味,「你的意思是他不是人類?」他強忍著痛得發麻的下巴,不可思議的開口問道。

  「他是機械人。」她肯定的告訴他。

  「你在開玩笑!」他目瞪日呆的瞪著她叫道。

  「我現在哪有時間跟你開玩笑——他又過來了!」薇安·卡特說著突然驚叫一聲,直接反應的就是拉著他跑,怎知青木關卻像腳長在地上似的動也不動一下,還伸手撥開她的抓握。

  「挨了打總要回報一下。」他給她一抹深長的微笑說,然後再出其不意的將她向後方推了一下,轉身迎接三○○九的攻擊。

  他真是個機械人嗎?青木關看著以凌厲敏捷的動作攻擊自己的男人,一邊閃避一邊研究的觀察著想道,外表看起來不像,短暫的交鋒觸碰到他的感覺也不像,不過就剛剛打他那一拳的確也不是普通人能擁有的力道,也許他必須用更明確的方法親自確認才行。

  一個銳利的眼神,他閃過三○○九另一波攻擊,出手如風的以手刀劈向對方後頸,怎知——

  「媽的!痛死我了!」手上抑制不住的劇痛讓他忍不住齜牙咧嘴的詛咒出聲,他拚命的甩動著幾乎像是碎了骨頭的那隻手,錯身閃過另一波攻擊。該死的,這個男人真的不是人!即使藍波、阿諾也不可能擁有他那一身鐵骨,媽的,痛——死——我——了!

  「快走,你打不過他的。」薇安·卡特不停的朝他叫道。

  「難道他真的沒有任何弱點?」青木關不願服輸。

  「你有雷射槍嗎?」她說,隨即又立刻搖頭,「不,如果有的話,大概也沒有用,除了他自我引爆之外,只有大型的爆炸爆得壞三○○九,否則……」

  「雷射槍……」青木關哭笑不得的重複這三個字,覺得自己快瘋了,雷射槍?他那來的雷射槍,又不是說在演電影,看來唯今之計只剩三十六計走為上策了。

  青木關雙手一伸,在他以拳手擊向自己時攫住他手腕,並以一個拉扯使他失去平衡的撞向自己曲肘的痛擊,並以一記使出全力的飛腿將他踹得老遠。

  「有道是好漢不吃眼前虧,我們快走。」

  沒有時間管他是否有被自己給撂倒,青木關火迅的拉起薇安·卡特衝出圍觀在四周,以為他們是在拍電影而看得津津有味的人陣,跳上計程車絕塵而去。

  「要命,我怎麼會那麼倒霉呀!」確定那個男人,或許該說機械人沒有追上來之後,青木關癱坐在計程車後座,用力的呼了一口大氣。

  「對不起。」

  「為什麼?又不是你的錯,倒是你,是不是該把隱瞞的一切都說出來,要不然恐怕我就算多一條命也不夠賠。」坐正些,他轉頭盯著她說,臉上突然揚起笑嘻嘻的表情與說出來正經的話完全搭不上線。沒辦法,笑容不由己,誰教他突然發現她竟離得他這麼近,第一次沒有那一公尺的距離耶!不知道她有沒有發現這點?啊,不行,現在不是對這件事得意的時候,該把心思放在那個機械人身上才對,專心點、專心點。

  「那個人是誰,你怎麼沒有告訴我,你有一個這麼棘手的同伴呢?」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除了我之外,還有人從三○一五年到這個時空的,我……」薇安·卡特抬頭看了他一眼,表情茫然的對他搖頭道,說著卻突然低下頭去獨自陷入沉思中。

  爸爸一定真的被抓了,要不然三○○九根本沒有辦法來到這裡的,聯管會那群老傢伙因為不相信移轉機的功能,所以拿該被摧毀廢棄的「機械人造人」三○○九來試驗,並抱著一絲希望在三○○九記憶中留言,覬覦三○○九若真能找到她和蘭兒的話便將她們騙回去,然後已成的事實不變,蘭兒還是得被摧毀,爸爸還會被送到X星球監禁,她則會被關在研究院裡滿足權力者的私慾研究、開發,研究、開發,終其一生。

  她的命運爸爸預知過,這就是身為卡特家人的悲哀,所以爸爸始終不願讓她接觸所有關於研究的事,但是他和蘭兒的命運呢?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

  她該怎麼辦?

  蘭兒現在在哪?

  她必須先找到蘭兒,再想辦法從三○○九那裡得到回三○一五年的途徑回去救爸爸,她必須找到蘭兒,但是蘭兒她現究竟會在哪兒?  讓出些許時間讓她整理思緒,也順便讓自己沉思關於遇到她之後的一切,在想不透時,把那五個倒霉的智囊團由美夢中挖起來討論一番之後,青木關在屋頂上找到薇安·卡特。

  寂靜無聲中劈出的腳步聲宣告了他的到來,她卻沒有一絲反應,他走到她身旁與她一同仰望著天上的繁星,不疾不緩的開口問。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