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超時空戀曲

第5頁     金萱

  「日本?!這裡是日本?!」她驚呼,表情是不可思議與充滿驚濤駭浪的。

  「怎麼,你不知道嗎?」青木關莫名其妙的望著她,一點也搞不懂這裡是日本真有那麼奇怪嗎?即使她被人打昏從國外綁架到日本來,藉由四周居民所說的日文也應該知道這裡是日本呀,這有什麼好奇怪,值得她露出那種驚濤駭浪的表情嗎?

  「日本,這裡真的是日本?現在幾年?西元幾年?」

  「小姐,你不會真是外星人吧?西元幾年?這是什麼問題?」

  「告訴我,拜託你告訴我!」

  「一九九八年。」她臉上慌亂的表情讓青木關不知不覺收起玩世不恭的姿態,回答她的問題。

  「一九九八……一九九八……這怎麼可能?」她一臉蒼白,搖搖欲墜的喃道。

  「你沒事吧?」青木關擔心的看著她問道。

  她到底是哪裡來的;現在是一九九八年有這麼嚇人嗎?怎麼她……等一等,她該不會就像許多天馬行空的科幻小說中所寫的誤闖什麼時間廊,跑錯了她所屬的年代,是個超時空人吧?這樣一來她怪異的穿著、突兀的反應就都能有合理的解釋——他突發奇想的想到,卻在下一秒立刻嘲弄的推翻自己離奇的想法。哈、哈哈、哈哈哈,這怎麼可能,他在發什麼神經竟然會冒出這種怪想法來?真是夠神經了!

  「這裡真的是一九九八的日本,真……真的嗎?」她突然巴望著他顫抖抖的問。

  「你到底是……」青木關點點頭,實在不瞭解她到底是在演戲還是怎麼的,可是她的樣子給他的感覺卻是那麼的逼真,她到底是……

  「你到底是從哪裡來的,怎麼會不知道現在是一九九八年,這裡是日本,你的日文不是說得很好嗎?怎麼可能我告訴你這裡是日本,卻讓你露出那種不可置信的表情,還有你身上的衣服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幹麼非和我保持一公尺距離不可,怕我身上有什麼病菌會傳給你嗎?你到底是什麼人,從哪裡來的呀?」再也受不了腦筋打結的感覺,他一鼓作氣的將所有問題都問了出來,然後就眼睜睜的猛盯著她看,等待她的解答。

  薇安·卡特一臉茫然的看著他。她到底是從哪裡來的?西元三○一五年美洲一七一號公國,她能這樣回答他嗎?一九九八年的日本,這對她來說原本只是一個歷史標號而已,她怎麼可能會陷入這個她覺得太古老、連看都不曾去看一眼的歷史資料裡?

  一九九八年的日本,是爸爸將她送來這裡的嗎?他的移轉機終於成功了嗎?可是他怎麼可能,為什麼會把她移轉到這裡來?她要怎麼回去?是不是設定的時間一到她就會自動回到原來的世界去?可是爸爸怎麼可能什麼都沒告訴她,就對她做出這種事來?她明明記得蘭兒帶她到地下室,然後……然後……然後呢?她怎麼什麼都不記得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喂,你沒事吧?」見她久久都沒有反應,青木關忍不住上前輕碰了她一下問道,怎知她的反應竟然是驚天動地的朝他尖聲大叫,還火燒屁股般、迅雷不及掩耳的跳脫到好遠的地方,大概足足有三公尺遠吧。

  「不要過來!」她恐懼的叫著。

  「我是妖怪,還是毒蛇猛獸,真有那麼恐怖嗎?」青木關一怔,忍不住自我揶揄的說道,臉上卻充滿了莫可奈何的苦笑。

  天知道他的長相雖比不上一柳建治漂亮,比不過片桐雅之的酷,卻也是難得一見的大帥哥,尤其加上他那混血的五官與天生讓人又嫉又妒的古銅色肌膚,他青木關站出來好歹也能迷死一大堆女人,怎麼她的反應卻是避之而惟恐不及呢?這真的是有點,不,是太傷人了。

  「對……對不起。」意外的,瞪著他半晌之後,她竟然開口向他道歉,「這是我第一次見到你們這種膚色的人,覺得有點髒髒的又有點噁心,所以才會……」

  「髒髒的?噁心?」瞪著她,青木關整個人都傻眼了。髒髒的,又有點噁心,她是在說他嗎?

  「對不起,你救了我,我實在不應該這樣說,但是真的……」她困難的嚥了一口唾液,以雙手抱住自己,不斷來回的磨擦,似乎想撫平雪白肌膚上突起的雞皮疙瘩,然後突然之間又筆直的對上他黝黑的眼眸,語出驚人的說:「你可以幫助我嗎?」

  「幫助你?當然可以,不過你既然覺得我噁心,也許我可以幫你我一個比較不噁心的人來幫你。」將不知何時掉下來的下巴推回原位後,青木關一本正經的對她說。

  薇安·卡特一怔,蒼白的臉孔突然浮現一抹尷尬與無地自容的顏色,硬生生的又再說了一次對不起,隨即顫抖的轉身走。她對他說了這麼無禮的話,他一定不會幫她的,現在,她該怎麼辦?

  「等一下。」青木關沒想到她會走,急急忙忙的衝口叫住她,「你不是需要我的幫助嗎,你還沒告訴我該怎麼幫助你呢!」

  薇安·卡特停了下來,慢慢回過頭看他。她眼中的茫然、恐懼、無助……八竿子不可能交雜在一起出現的情感,讓她看起來比有血統書、出生後便受到比人還要妥善保護、照料的名貴寵物狗突然走失迷路了還要令人可憐、不忍。

  「關於噁心的事,只要保持一公尺的距離就行了不是嗎?」他不由自主的朝她露出和善的表情,看著她輕道:「那就這麼辦好了,以後我會注意離你一公尺的。現在,告訴我你有什麼困難需要我怎樣幫助你?」

  看著他真誠的年輕臉龐,薇安·卡特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覺得自己可以信任他,然後來不及阻止自己之前,她開口告訴他,「我是從距現在一○一七年後的西元三○一五年來的。」

  青木關的下巴在遇到她之後第二次掉下來,瞠目結舌的瞪著她。他實在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該說什麼?她竟然告訴他她來自未來,距今一○一七年後的西元三○一五年,這……也許那些科幻小說並非全是天馬行空杜撰出來的,也許待會兒有空他該到書局走走,看看那些書的劇情到底是怎樣走的,結局又如何?他——竟然碰到了一個時空旅行者!

  看著他,薇安·卡特不知不覺的落下墜入這陌生年代的第一滴眼淚來,「怎麼辦?我……我該怎麼辦?」現在的他倒成了她惟一的依靠。

  「你……」她突如其來的眼淚讓青木關呆愕了一下,不由自主的朝她跨進一步,卻在突然想起一公尺的諾言後,又急急忙忙的退了回來,溫柔的安撫她說:「你先別哭好嗎?也許有辦法讓你回到你的世界,你剛剛不是要我幫助你嗎?你是不是知道回去的方法,需要哪些東西告訴我,我會盡量幫你弄來的。」

  唉,如果她所說的一切根本是在整人,那他現在就是個呆子,竟然會這麼認真的想幫她,難道他真被無聊纏瘋了不成?竟然沒事找事做的想替一個時空旅行音找時光隧道,他——真是有毛病!

  「我……不知道要怎麼回去。」薇安·卡特楚楚可憐的拭淚道。可以看得出來的是她非常努力想讓自己堅強些,而那神情讓人憐惜。

  「呃,那麼你要我幫你的是……」

  「我想也許爸爸,我爸爸也就是製造移轉機將我送到這裡來的人,在不久後會來接我,或者將我轉移回去,我想可不可以請你幫我找個地方能讓我等我爸爸的。」她堅強的說。

  「這個沒問題,但是你確定你爸爸會來接你?」

  「我……爸爸一定會來的。」好不容易擦乾的淚水又落了下來,薇安·卡特不安的以顫抖的聲音告訴自己也告訴他說道。

  青木關不想讓她知道她所說的話一點說服力都沒有,只能扯出一抹微笑的附和她點頭說:「對,你爸爸一定會來接你的。現在,跟我走?」

    六本木會社出現一個創史以來最令人歎為觀止的景象,那就是能令幾可稱之為全日本最有魅力的五張帥哥臉,同時展現出目瞪口呆的神情時,那真的是讓人歎為觀止。

  青木關一臉興味的看著前方五張各有千秋的怪俊臉。

  「想不到人類竟然還能生存到西元三千年,我以為照這幾年地球污染的速度算來,頂多再一百年地球上的生物就滅絕光了。」一柳建治首先平復呆愕狀,以不可思議的口氣讚歎道。

  「你們相信她所說的?」葛木輝雖然為剛剛薇安·卡特所說的一切感到震驚,但依然心存質疑,他蹙眉問時,臉上狂傲的氣勢不變。

  「她所說的一切幾乎都是活靈活現的,不像在說謊。」高木轍平靜的開口指明。

  「管她說的是不是真的,反正不關我的事。」平復震驚表情後的片桐雅之淡漠的聳肩道,習慣置身事外。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