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超時空戀曲

第4頁     金萱

  「你這臭小子!」

  一聲怒吼轟聲雷動的響起,其中一個大個兒首先沉不住氣的握拳向他攻來,他不避不閃的接住對方的拳頭,身體微微一側,一記肘攻擊便將對方打得鼻頭噴血。另外兩名大個兒萬萬沒想到同伴會吃虧,一怔之後同時間以致命的招式向他攻去,就連之前被青木關一拳打飛出去的那名大個兒都不甘示弱的拾起一根木棒,一次比一次狠的朝他揮打。

  「天啊,要出人命了,快去叫警察來呀。」圍觀人群有人驚叫。

  「已經有人去叫了。」

  「我的天,四個打一個,那小哥會被打死的,你們誰去幫幫他呀!」

  「快呀,警察到底來了沒?天啊,危險!」

  雖然群情激憤的驚呼聲不斷從圍觀人群中傳出,但依然沒人敢出面助青木關一臂之力,所謂明哲保身呀,誰敢得罪這裡的地頭蛇呢?除非是不想再在這個地方生活下去的人。

  不過老實說,青木關也用不著幫手,他一個人面對那四個大個兒根本就游刃有餘,而之所以五分鐘過後他依然險象環生的周旋在他們之中,完全是因為他「玩」得太開心了。因為沒任務的關係,他真有好一陣子沒好好活動筋骨了,今天借此機會玩玩實在也不錯。

  「啊,遊戲該結束了。」過了好半晌,眼見那四名大個兒已經是氣喘吁吁、行動如象的再也沒得玩之後,他出口道,然後很快就聽「砰、砰、砰、砰」四聲連響,四名大個兒朝同一個方向飛了出去,重重的跌撞成一堆,再也無力爬起來。

  圍觀群眾看著他臉不紅、氣不喘的站在場中拍手,個個目瞪口呆的再也說不出話來。

  「讓開,讓開,發生了什麼事?」千呼萬喚的警察終於來了,他排開人群走入場中環視一圈後,首當其衝的便是站在場中拍著手的青木關。

  「你!告訴我這是怎麼一回事?」他命令道。

  「放輕鬆,放輕鬆,沒事啦。」青木關猶如和警察是多年好朋友似的伸手拍拍他肩膀,吊兒郎當的給了他一個安撫的笑容,隨即轉身走向早已僵化的那女孩。

  「你沒事吧?」他端著他帥氣的娃娃臉站在她面前,緩慢的以日文、英文、中文、德文、法文以及阿拉伯母語六種他會的語言輪流的詢問她,並期盼她能聽得懂其中一種,不過以她從頭到尾只知瞪著他的反應看來,她似乎完全聽不懂他在說什麼。

  「了不起呀,你到底是哪一國人呀?竟然能難倒我這個語文天才。」他一臉興味的盯著她,即使在承認自己的失敗時,也不忘自我肯定一下。

  二十四歲的他能精通六國語言也算是個語文天才了,不過他這個語文天才竟也有碰壁的時候,真是令人意想不到呀,看來只有將她帶回去面對另外五個天才了,好歹他們五人加起來除了他會的這六國語言之外,大概還會十數個國家的語言,大家輪番上陣,他就不相信找不到一個她聽得懂的話來,除非她是外星球來的。

  想罷,他對她做出跟他走的手勢,不過女孩並未如期的跟他走。

  「我不是壞人,真的。」他忍不住皺眉道。

  真是棘手,他幹麼多管閒事呀!這下可好了,碰到一個連肢體語言都看不懂的外星美人,想丟下她又狠不下心,想幫她卻又束手無策……啊——煩呀!

  「喂!」突然有人從他身後拍他肩膀叫道。

  「幹什麼?」他不耐煩的抖肩甩開肩上的手,頭也不回的叫道,雙眼依舊焦著在眼前金髮碧眼的女孩身上,傷腦筋接下來到底該怎麼做比較好。不過他沒想到下一刻自己的領子會被揪起來。

  「小子,你看清楚我是誰,竟敢不理我!」被他一抖肩甩開的警察怒不可遏的揪住他領口,粗暴的將他扯到面前以恐嚇的口吻一字一句的咬牙道。

  「你是誰?」心情不是頂好的,青木關先撥開他揪在自己領口的手,才皺眉瞪著他問道。

  「我是警察!」

  「警……哦!那正好,你幫我帶著她跟我來。」瞪著他,青木關突然靈機一動的說道。如果有穿著制服的警察出面的話,那麼他想明目張膽的帶她走,應該也不會有人誤會他的動機才對。他滿意的勾起一抹笑,興奮自己的腦筋竟能轉得如此快。

  「混蛋!你說什麼?」那警察倏然間橫眉豎眼的朝青木關咆哮道。這臭小子竟然敢以上級長官的口氣命令他!

  「我……啊,對了,你看一下這個。」霍然想到自己根本沒表明身份,青木關從口袋裡掏出皮夾來,抽出一張只有警務人員才看得懂的身份卡,在警察眼前晃了晃,「現在可以麻煩你帶著那女孩跟我走嗎?」他笑容可掬的看著警察問道。

  原本氣焰囂張、不可一世的警察,一見那張百聞不如一見的PSA證嚇得差點沒跪到地上,他顫抖抖的使了好大的勁才能正常的開口應聲。

  「是……是……是的,長官。」

  天啊,是PSA耶!直接受命全日本最高權力者,雖無明確階級,但事實上卻是足以動搖警政中樞的大人物。天啊,最不可思議的還是他看起來根本就像個小鬼!

  「我看起來比你老嗎?別叫我長官。」青木關一愣,忍不住皺眉說道。

  「是。」

  「唉唉唉,別這麼一本正經的。」瞪著他正經八百的姿態,青木關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為了省下不必要的麻煩,就麻煩你送我以及這個小姐一程了。」

  「是。」

  又來了。搔搔頭,青木關無聲的在心中咳聲歎氣,覺得今天真是給他倒了八輩子霉,有夠倒霉的!

  「走吧。」他說。

  「是。」

  一個命令、一個動作,兩名警察走到金髮女孩身邊,不由分說的硬是架起她,要她跟著走。當然走在最前頭帶路的青木關並未注意到這點,否則的話,他一定會朝他們破口大罵,那女孩三魂七魄都已經被嚇得只剩一魄了,怎還承受得了他們粗魯的驚嚇。

  「不要!放開我!」金髮女孩出乎眾人意料之外的出聲驚叫道,講的竟然是字正腔圓的日文。她掙開那兩名警察,迅速的沖身躲在正以一臉驚愕表情追望著她的青木關身後。

  「你會說日文?」青木關一臉不可思議的盯著她。

  金髮女孩沒有回答他,卻用那雙幾可惑人心智的翠綠眼眸緊緊的瞅著他,要求他、請求他救她,她害怕四周包圍著她的人,她真的好害怕。

  「你願意跟我走嗎?」似乎看出她眼中的意思,他問。

  金髮女孩遲疑了一下點點頭,雙眼依然不安的瞟視著環伺在他們四周的人。

  「OK。」他滿意的露出一抹笑,本想走近她伸手護著她肩膀走,怎知才向她踏出一步便被她臉上硬直、害怕與防衛的表情嚇得止步,「你要跟緊我喔。」既然無法太接近她,將她納入自己的勢力範圍,他也只能這樣對她說。

  金髮女孩這回毫不猶豫的朝他點頭。

  「好,那我們走。」

  「長……先生——」突變的情勢讓當場的警察頓感無所適從。

  青木關停下來回頭看他們一眼說:「那四個混蛋就交給你們了,以後別再讓他們到街上為非作歹了,知道嗎?」

  「是。」

  揮揮手,青木關帶著始終離他有一公尺之遙的金髮女孩走出了人群,隱沒在街的轉角處。

    青山靈園,東京歷史最悠久、規模最大的公共墓園,除卻四月市民賞櫻花的時節,它的氣氛總是幽靜寧謐。

  青木關將她帶至這幽靜寧謐的環境中之後突然不再走,然後停步慢慢的轉身面對離他一公尺的她,以一臉似笑非笑的表情靜靜的凝望著她。

  這種情況真是太好笑了,他在心中忖道。他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從四個混蛋手中救了個小美人,在溝通不良的情況下才突發奇想的以為她是外星人,她竟就吐出一口字正腔圓的日文,差點沒把他嚇死。以為她是個日本通,可以不必再理會她,頂多請執法人員送她一程便行,她卻視他人為豺狠虎豹,還以那雙迷死人不償命的碧綠眼眸請求他的保護。OK,既然相信他、請他保護她,也願意跟他走,但是她幹麼又非要真的以離他一公尺遠的距離「跟」著他走?天啊,這真是太好笑了!

  「你為什麼一定要離我這麼遠呢?」他嘴角含笑,有些好奇的問。

  金髮女孩沉默不言的盯著他良久,好像想看穿他,看他是否值得她信任似的,好久後,她小心翼翼的開口問:「這裡是什麼地方?」

  「青山靈園。」青木關理所當然的回答。

  「青山靈園?」她的表情充滿了迷惑與不解。

  「你的日文講得真好,完完全全字正腔圓的,你的老師一定很厲害。」他頓了一下,「或者你根本就是在日本長大的?」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