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超時空戀曲

第23頁     金萱

  「你們要怎麼回去?我並沒有看到什麼裝置,也感覺不到什麼磁場的,蘭兒,你會不會弄錯了?」他張望著荒蕪的四周說道,對於薇安要離開他的事實依然抱持著一份希望。

  「艾斯製造的機械絕對不會有問題。這個區域也的確充滿了與外圍環境不同的磁力,我能清楚的感受到。」蘭兒微微抬頭,看著青木關與薇安感受不到的磁力空間說道。

  「這麼說你們這回是真的能回去嘍?」青木關始終沒將目光放在薇安·卡特身上,「蘭兒,你們回去的時間是同步,或者有先後之分?」

  「從三○○九得到的全部資料顯示是同步,因為薇安並沒攜帶能與移轉機相呼應的設備,所以得依附著我身上的磁性功能才能回去。」

  「換句話說,如果沒有你,薇安根本沒有辦法回去嘍。」他若有所思的說。

  「關。」薇安·卡特忍不住輕叫了一聲,她以為他們在早上已經達成了共識。

  「放心,被三○○九炸過一次之後,我想我不會傻得想動蘭兒的腦筋。」第一次將目光投射在薇安身上,青木關朝她無力的笑道,苦澀的表情慘不忍睹,「蘭兒,還有多少時間?」

  「十分鐘。」

  「十分鐘……」他沉吟了一下,「那我是不是該先退出這個磁場?」

  蘭兒點頭,「在沒有我的保護下,人類承受不住那種的磁力,血液中所含的大量鐵質會遭受到破壞,嚴重甚至會喪命。」

  「這麼說,如果我只要死賴在這裡不走就會死嘍。」他輕笑道,然後突然若無其事的轉頭輕問薇安,「如果你真的要走,我就賴在這裡不走,我和你爸爸,你會選擇誰?」

  「不!」血色在一瞬間完全刷下薇安·卡特的臉頰,她面無血色,驚恐得瞠大雙眼,呼吸困難的搖頭喃道:「關,你不能這麼做,你不能。」

  看著她,青木關的眼中突然浮現裡則所未有的溫柔與光芒,嘴角同時揚起一抹不可思議的微笑。

  「開玩笑的。」他開朗的笑道,然後向薇安伸出手,「來,陪我走到停車的地方。那個地方應該算是安全範圍吧?」他後面這句是問蘭兒的,後者朝他點點頭。

  薇安·卡特帶著些許的狐疑的表情慢慢走向他,心有餘悸的感覺依然震撼著她,到底他剛剛說的話有幾分真實?如果他真選擇以自殺來脅迫她留下來的話,她會為了他而捨棄爸爸嗎?還是為了爸爸而捨棄他?他不會真的這樣做吧?!  「關……」她抬頭看他,才開口就被他臉上幾乎可以膩死人的溫柔笑容給打斷。

  「放心,自殺不是我的喜好,如果要死,我寧願選擇做一個傳說中的悲劇英雄。」他深深的凝視著她,柔聲的安撫道,一方面則圈住她細緻的小蠻腰,帶她邁向他停車的地方。

  他的舉動與承諾讓薇安·卡特不知不覺間有了安心感,緊張亦隨之慢慢的放鬆了下來。

  「薇安,你會記得我嗎?」停在車門前,青木關輕輕將她推離自己,好讓他能看清全部的她時問。

  「我一輩子也不會忘記你的。」她眼泛淚光,微笑道。

  「你愛我嗎?」

  「我愛你。」

  「我也愛你。」他朝她深情的一笑,接口道。

  就在薇安為他的深情而目眩的那一瞬間,一陣衝擊突然掠過她脖頸,眼前便整個的暗了下來。

  「我也愛你,薇安。」青木關在接住她下墜的身體時,以前所未有的溫柔語氣又再對她說了一次愛語,「所以我絕對不可能眼睜睜的看你回去送死。」

  他輕輕的將昏厥的她放入車後座中。

  「我下手很輕,不一會兒你就會自動的醒來,但為防意外我還是留言給輝了,想必要不了多久他定會趕來這裡。」他邊說、邊小心翼翼的在四邊車窗上留了一小縫隙讓她能順利呼吸,不至於有悶死的可能,「我會將車門反鎖,鑰匙就藏放在車輪蓋中,輝會知道。」

  說著,他突然間停了下來,怔怔的望著昏厥的她。

  「薇安,原諒我!明知道讓你回去只有死路一條,根本不可能救出你爸爸,我又怎麼眼睜睜的讓你回去呢?可是既然你又非救你爸爸不可,那麼就讓我幫你吧,畢竟我是一個PSA的武官,比起你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美女,要救你爸爸至少多了一份可能性,你……

  「也許你醒了之後會氣我,或者不會原諒我,不過等事情經過之後,我一定會向你負荊請罪的好嗎?」他伸手輕輕滑過她如凝脂般的細膚,輕鬆的對昏迷的她說道後傾身在她唇上一吻。

  「再見了,薇安。」  「薇安呢?」見到青木關獨自一人走來,蘭兒瞠目結舌的瞪著他問道。

  「在車裡面睡覺。」

  「在……」蘭兒露出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瞪著他,然後迅速的邁開步伐走向停車的方向,「只剩下三分鐘了,薇安不可能會在車裡面睡覺的,我去叫她。」

  「等一下,蘭兒。」青木關突然伸手拉住錯身而過的她,「我有話跟你說。」

  「有什麼事我們邊走邊說,三分鐘的時間我若再不去叫薇安,怕會趕不上……」

  「我要跟你說的就是薇安不跟你回去了,改由我跟你回三○一五年。」他打斷她說,驚得蘭兒立即呆愕在當場。

  「為什麼?薇安並沒有告訴我這件事。」

  「我長話短說。」沒有時間作解釋,青木關決定當機立斷的說出他的看法,「薇安跟你回去主要的目的是為了救她父親對不對?但依你精密的程式設計,你應該可以輕易算出她的成功機率。但是如果跟你回去的人換成是我的話,你可以告訴我成功的機率提升多少嗎?」

  蘭兒沉思的看著他。

  「你的終極目的是保護薇安吧?帶她去送死並不是你應該做的事吧?即使命令由你的主人薇安親自下達。」他繼續說:「蘭兒,將她留在這個世界是保護她最好的方法,她父親,也就是製造你的人在留言裡不也有這個意思,他並不希望看到薇安回去做無謂的犧牲,你應該知道的。」

  「百分之十二,如果你跟我去的話,活命機會只有百分之十二。」蘭兒突然告訴他說。

  「百分之十二?」青木關挑眉,然後突然興味盎然的笑了起來,「那就綽綽有餘了,還記得我在三○○九爆炸的時候,你說我只有百分之五的生存機率嗎?還不是逢凶化吉。夠了,夠了。」

  「那時候的我擁有你的資料並不齊全,如果齊全的話,以當時的情況我會估算你有百分之七十的生存機率,也不會讓薇安哭得這麼肝腸寸斷了。但是這次你若跟我去的話,真的只有百分之十二的機率,比薇安百分之三十的機率要少上一點五倍,因為對方為了延續天才卡特家族的天才頭腦,並不會輕易殺死薇安,你卻不一樣。」蘭兒認真的說。

  「少上三十倍也一樣。」青木關肩一聳,毫不在意的說:「不管怎麼樣,我只要知道薇安是絕對平安的就行了,其他的事我是不會有太大的意見的。對了,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該走了吧?我需要做什麼嗎?」

  「你是個奇怪的人,青木關。」蘭兒看了一會兒後,突然說道。

  「人若不奇怪,也就不會發明奇怪這兩個字出來了。」青木關詼諧的笑道,「我們走吧。」  「碰、碰、碰」的聲音由遠方傳來,驚吵的要薇安·卡特快點醒來,她輕輕的呻吟一聲,雙手不由自主的撫上微感酸痛的脖頸,輕輕的揉搓著。她怎麼了?

  「咚」一聲響,車門鎖被打開的聲音由四面八方傳進她耳朵,接著開車門的聲音,然後是一個熟悉、緊張且不容置喙的聲音刺穿她昏沉的腦袋。

  「薇安,醒醒,關呢?你怎麼一個人睡在車裡?」葛木輝助她一臂之力的扶她坐起身,緊追的問道。

  「關……關呢?」

  「我在問你呀!」葛木輝按捺不住的抬高了音調。

  老天,關到底跑到哪裡去了,難不成他真做了那種傻事,代替薇安到三○一五年去救她父親?該死的,還以為他是在開玩笑,畢竟這裡有他最愛的家人和朋友,他是不可能會衝動的做出傻事的,直到自己收到以上級名義發出的emergency,這才真的感到事態嚴重。

  如果沒記錯的話,薇安她們移轉的時間好像是十二點整,而現在卻已經十二點十分了,天啊,真的來遲了嗎?關呢?為什麼薇安會一個人躺在後座上呢?誰來告訴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葛木輝蹙緊眉頭對上了跟他一道來的片桐雅之。

  「關呢?他……輝,現在是什麼時候了!」薇安霍然圓瞠雙眼,驚恐的抓住葛木輝追問道。

  「十二點十分。」

  「不……不!」薇安·卡特難以置信的瞪了他半晌,突然用力的推開葛木輝,跌跌撞撞的衝進那個磁場範圍內。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