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超時空戀曲

第24頁     金萱

  之前她站過的地方,四周的景物一如當初,花草樹木隨微風輕輕晃動著,白雲在天上飄,鳥兒在樹枝上叫,還有流動的空氣、和煦的陽光,一切都和二十分鐘前她陪著他走向停車的地方時一樣,可是為什麼?蘭兒呢?關呢?他們的人呢?

  「他曾經開玩笑的跟我說過,如果他有時光機能到三○一五年的話,他一定會義不容辭的幫你去救你爸爸。」跟在她後頭走上來的葛木輝開口說,「我警告過他別胡來,一個三○○九就讓他在醫院躺了好幾天,倘若到那邊碰到兩個三○○九的話,他沒被炸得粉身碎骨也會變成植物人,終身躺在醫院裡。他笑著跟我說惡夢做一次就好了,沒想到……」

  「騙子,騙子。」薇安·卡特突然喃喃自語的搖頭道。

  葛木輝看著她閉上了嘴巴。

  「騙子!騙子!騙子!」

  說什麼愛她;說什麼瞭解她的感受;說什麼再也不會阻止她,企圖改變她的心意;說什麼她離開後他也會永遠記得她,並為她祈禱能救出她爸爸,父女能團圓。騙子,騙子,大騙子!為什麼要騙她,他為什麼要欺騙她?!  「關,回來!我求你回來!為什麼不讓我回去,為什麼你要跟蘭兒一起去,難道你不知道那邊的世界不是你所熟悉的,難道你不知道那邊的世界充滿了你所不知道的危機,難道你不知道這樣貿然闖進去你會死嗎?

  「關,回來!我求求你快回來!為什麼你要這樣做,為什麼你每次都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難道你不知道這樣會傷我多深,難道你不知道失去你的我不如死去,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待我?以後我該怎麼辦?失去爸爸、失去蘭兒,還又失去你……

  「關,你回來呀,關——」她聲嘶力竭的不斷大叫著,好似這樣青木關就能聽到她的叫喊而回來似的。

  「薇安,你別這樣,我們先回去好嗎?」葛木輝上前抓住她肩膀道。

  「不要!」她倏然甩開他,迅速的退離他伸手可及的範圍,「我要去救我爸爸,我要去找關,還有蘭兒呢?她不可能會讓關隨她回去的,她不會丟下我一個人的,蘭兒?蘭兒?你在哪裡?快點回答我。」她睜著空洞的雙眼,四處的尋找呼叫著。

  「薇安……」看著她,葛木輝緩緩的放下停在半空中的手。

  「蘭兒,回答我,回答我!你忘記我是你的主人了嗎?蘭兒,我們不是說好了要一起回去救爸爸嗎?你不是說一定會幫助我嗎?蘭兒,我沒有向你眨左眼,你怎麼可以說反話騙我?蘭兒,回答我!」她像瘋了似的朝四周歇斯底里的嘶叫著。

  「薇安,我們先回家好不好?」葛木輝再也看不下去的上前說道,然而才碰觸到她的手卻再次被她迅速且激烈的甩開。

  「不要!」她踉蹌的跌到沙地上。

  「薇安……」

  「我不要回去。」她拚命的搖頭,空洞的表情竟能讓人感到一種泫然欲泣的悲傷,「我要找蘭兒,她答應要幫助我回去救爸爸的;我要找關,他說他愛我,他一定會幫我找回蘭兒的,我要找關,我不要回去,我要找關。」她坐在沙地上,不住的向後退。

  「薇……」葛木輝開口,卻被片桐雅之放在肩上的手打斷。

  「讓我來。」他說,然後向她邁進一步。

  「不要過來,我不要回去。」盯著愈來愈靠近自己的片桐雅之,薇安·卡特搖頭的動作沒停過,向後退的動作卻愈加的迅速。

  「關。」片桐雅之看著她,然後突如其來的抬起頭對她後方出聲叫道。

  一聽到「關」,薇安·卡特下意識的立刻轉頭望向她後方,怎知才一轉頭,一瞬間的疼痛已奪走她全部的意識。

  「你又這樣做了。」接過被他擊昏的薇安,葛木輝有些無奈的歎道。

  「既簡單又快速,也不必花費太大的力氣,不好嗎?」片桐雅之肩一聳,面無表情的淡道,之後卻望著眼前一片荒蕪的空地,突然陷入憂鬱的沉默中。

  看著他,也看著眼前的荒蕪,葛木輝亦沉默了下來。

  「走吧。」好半晌後,他突然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以無比堅定的語氣開口說道:「關不是有勇無謀的人,他一定會回來的。」  驅車回六本木會社,葛木輝抱著昏厥的薇安·卡特踏進大門時,立刻引來一陣無可避免的撻伐問聲。

  「薇安?這是怎麼一回事,她怎麼會……輝,發生了什麼事?關呢?」上杉豐自表情嚴肅的看著葛木輝將薇安·卡特輕放在長沙發上,冷靜的問道。

  「我不知道。關大概取代了薇安跟蘭兒跑到三○一五年去了吧。」葛木輝輕描淡寫的答道,引起的反應卻可以稱之為軒然大波。

  「什麼?!」眾人異口同聲的急聲吼道。

  「輝,你說清楚一點,什麼叫取代了薇安跟蘭兒跑到三○一五年去?你說清楚一點。」上杉豐自收起驚愕的表情,沉聲問道。高木轍及一柳建治同時點頭。

  「我也是一知半解而已,你們要我怎麼說清楚?」看著眼前屏息以待的三人,葛木輝自嘲的苦笑道:「也許你們去問雅之比較快,他頭腦比我好一百倍,也許他知道的會比我多。」

  「雅之?」上杉豐自三人立刻轉向片桐雅之詢問,怎知他卻毫不客氣的丟來四個字。

  「我不知道。」

  這四個字頓時砸得上杉豐自三個人啞口無言。

  輪流瞪著陷入自個兒沉默世界的兩人,上杉豐自面色凝重的沒說話,高木轍亦同,但一向富有行動力的一柳建治卻已按捺不住的發火,一把揪起表情恍惚的葛木輝,氣急敗壞的朝輝威脅的恐嚇道。

  「你最好給我說清楚一點,葛木輝,從頭到尾,一字不漏的把你所知道的事全部都給我說出來,聽到沒有!」他像頭美麗的獅子般的對他露出銳利的牙齒。

  「一柳建治,我平常順你的意沒跟你唱反調不表示我怕你,拿開你的手,否則別怪我不客氣。」葛木輝傲慢的瞄了一眼他揪在自己上衣的手,從容不迫的輕聲說道。

  他頗具挑釁意味的話語讓一柳建治毛了起來,於是鬆開揪著他衣衫的手,微微弓起了背退後一步。

  「來呀,誰怕你?」一柳建治冷峻的說。

  「很好。」葛木輝微微一笑道。那狂傲的淺笑卻讓一直注意著他們倆的上杉豐白和高木轍同時倒吸了一口氣。

  事態嚴重了,輝他雖然素以叛逆、不馴、狂傲聞名於PSA界,但是面對他們幾個換帖兄弟卻是最熱忱、最好好兄弟型的,從不曾將那張冷酷無情的面具端到他們面前過,但是現在……上杉豐自和高木轍默契十足的閃身介入他們倆之中。

  「喂,關現在都生死未卜,你們倆還有心情在這邊鬥,還不如想想辦法把薇安叫醒,她一定能告訴我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高木轍沉斂的開口說道。

  「她知道的不會比我們多。」唇一撇,片桐雅之突然鬱鬱的開口說道:「我們到那裡的時候,昏厥的她被放在反鎖的後車座上,四扇車窗小心翼翼的留了縫隙讓她呼吸,還有車鑰匙就在車輪蓋裡面,想必你們也知道這是何人所為的吧?」

  「關。」上杉豐自不由自主的輕輕吐出了這個名字。

  「除了他不會有別人了。」一柳建治喃喃自語的念道。

  「關應該知道強制留下薇安不讓她回去救她爸爸,即使以後他能給她全世界她所想得到的東西,她還是不會有快樂的。」高木轍不懂的說,「倘若真愛一個人,是寧願將痛苦留給自己承受也不願見愛人痛苦的,關應該能體會這點了才對,他怎麼可能讓痛苦的桎梏永遠加諸在薇安身上呢?」

  片桐雅之給了他這個疑問的答案。「所以他留下薇安在確定安全的地方,自己以身試險去救她爸爸,因為不管成功與否,他替薇安驗證了那個可能性,也保全了她。」

  這的確是青木關會做的事,大伙心知肚明的忖度著。

  一瞬間室內突然間陷入沉靜中,而眾人臉上則都充滿了凝重的神色。現在不需要任何人證或物證,只要懂青木關的人都推敲得出來,他百分之兩百跟蘭兒到未來的三○一五年去了。那個完全不理會別人的感受的混帳!

  「現在怎麼辦?」葛木輝突如其來的以輕鬆的口氣開口問道,「上回才待在醫院五天而已,他老爸找不到他的人就差點沒跟他斷絕父子關係,現在跑到那麼遙不可及的地方去,誰知道他什麼時候會回來?電話、E-mail、寄信或無線電,什麼方法聯絡得到他?在他回來之前,我們該怎麼向他家人交代他的去向?」

  眾人沉寂,一動也不動的看著他。

  「不要這樣死氣沉沉的,關他一定會回來的,因為這裡有他賭命去愛的人,」他微微側頭看著仰躺在沙發上的薇安說,「就算拼了最後一口氣,他也會回來的。」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