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超時空戀曲

第22頁     金萱

  「等你真的死心,也已經後悔莫及了。」青木關瞬間伸手再度攫住她雙肩,抑制不了激動的搖晃著她,怒不可遏的朝她咆哮道。

  「不,我不會後悔的。」薇安·卡特對他露出一抹義無反顧的微笑,沉靜的說。

  「那我呢?」

  「我這一輩子,永遠都不會忘記你的,關。」她微微的瑟縮了一下,深深的凝望進他被深情所氤氳的瞳眸,低語道。

  「我不能眼睜睜的看你回去送死。」青木關心如絞痛的掙扎道。

  「如果你強迫我留下來,我雖然無法恨你,卻永遠都不會原諒你。」她看著他平靜的說道。

  說她自私也好,說她無情也罷,明知道她決議要走的決定傷他很深,也明知道此次凶多吉少的結局她注定會負了他的情,但是她真的沒有辦法拋開爸爸的生死安危不管,自己和愛人在這個世界裡雙宿雙飛,這樣的事她真的辦不到呀!

  「關,如果你真愛我,瞭解我的話,就放我去別阻止我。」她哀鳴般的向他求道。

  青木關一瞬間抿緊了嘴巴不再說話。

  「關……」

  「下車吧,再不下去,說不定我老爸以為我想臨陣脫逃哩,到了這麼久竟一直坐在車子裡不下去。走吧。」  「門沒鎖。」

  門內清醒的回應聲讓好不容易鼓起勇氣來敲門,卻又在敲門後那一刻心生怯意,想轉身回房的薇安·卡特僵立在他門前,動彈不得。

  青木關因煩躁得睡不著覺,所以萬分歡迎有人可以跟他打屁,他未等門外的人伸手開門,自己已迫不及待的跳下床去開門,只是——

  「薇安?」他訝異的看著一臉尷尬站在門前的她,萬萬沒想到半夜睡不著的人竟然是她!對了,為了即將可以回到她原本的世界,見到她思念已久的父親,她一定是興奮得睡不著覺吧。

  「有事嗎?」他表情漠然的出聲問,出口的聲音比自己想像中要冷了許多。

  「我……」

  「因為要回去了,所以興奮得睡不著?」他沒讓她有開口的機會,抑制不住的冷嘲熱諷已衝出口。

  薇安·卡特倏然一怔,然後身體不由自主的輕顫了起來。她從來沒聽過他以如此冷漠的聲音對她說話,她從來都不知道笑口常開、嘻皮笑臉的他板起臉來會這麼無情,還有他那深邃、愛笑、無時無刻不充滿溫柔愛意的眼眸,它們原來也可以變得如此嘲弄與咄咄逼人。也許,這是最好的安排吧,讓他恨她,只是這無以附加的椎心之痛她能忍受多久?能忍到明天離開他之前都不露痕跡嗎?

  不管能不能,她現在都得趕快離開他身旁,因為她感覺自己快哭了。她低著頭轉身——

  「等一下,你還沒告訴我你找我有什麼事。」他攔下她。

  「沒事,只是看到你房間燈還亮著,所以過來看看。」她低著頭,輕描淡寫的答道,「我要去睡了,晚安。」

  「等一下,薇安。」他再度攔住她,這次雙手卻不再安分放在身體兩側,而是緊緊的扣在她雙肩上,確定她停下來後,一隻手移到她下巴將她低垂的臉龐抬了起來。如果他沒聽錯的話,她剛剛說話的聲音就像他在住院那段期間的聲音,她在哭!

  「不要!」薇安·卡特迅速的側開頭去。她由臉上冰涼的感覺知道自己哭了,但是她不能讓他看見,因為這樣說不一定會打散他好不容易對她升起的恨意,而她不要這樣。

  「不,別逃,薇安。」即使沒讓他看到她哭泣的臉,青木關的聲音還是恢復了往常的溫柔,不,是比往常更溫柔。他沒讓她逃開的困住她,力道卻恰到好處的不傷害到她卻又讓她逃不了。

  「對不起。」這是他在感覺懷中的她不再有掙扎動作後衝口而出的第一句話。

  薇安·卡特好不容易抑制住的淚水再度滑落,「不要這樣。」她沙啞的要求他說。

  「怎樣?。」

  「你該恨我的,至少不要再對我這麼好、這麼溫柔。」

  「為什麼?因為你打算拋棄我嗎?」他抬起她下巴深深的凝視著她低語,這回她沒有再逃避,「是的,我本來是想恨你、想報復,至少傷到讓你也能感受到我的痛苦,但是那又如何?你一哭,我的心就整個兒的揪起來了,那種雙倍的難過與痛苦我不願意承受,也承受不起。」

  「關……」看著他,她眼眶中的淚水掉得更快了。

  「噓,來,現在告訴我你來找我有什麼事?」他輕柔的替她抹去淚水,溫柔的將她牽引入房內,在床邊坐下後再將她拉置自己的腿上,珍愛的擁著她,在她耳邊輕喃的誘哄道。

  薇安·卡特搖了搖頭。

  「那你半夜到我這裡來是為了什麼?」他的唇輕輕的拂過她耳際。

  「我……」薇安·卡特不知不覺緊張的嚥了一口唾液。

  「陪我,」見她支吾的說不出來,他突然以沉啞的聲音在她耳旁輕佻的挑逗道:「你是不是感覺到我的孤單,知道我能擁有你的時間只剩這一晚,所以才特意來陪我的?」

  青木關原意只為與她開開玩笑,緩和一下兩人離情依依的心情,怎知薇安竟然真的朝他點頭,激得他的慾望一瞬間蠢蠢欲動了起來,困窘得想推開她也不是,擁抱她也不是,因為他知道她一定是誤會他口中所謂的「陪」字代表的是什麼意思,她一定不知道。

  「薇安,這麼晚了,也許你該去睡一下,畢竟明天你就要做一趟連自己都不知道要耗時多久的時光旅行,」她被送來那次和蘭兒都是昏迷狀態下,所以不清楚,「不儲存一些體力是不行的。」他稍微清了清喉嚨對她說道。

  「我可以睡在這裡嗎?」既然他們在醫院裡都曾經同睡過了,這最後一晚如果可以,她想待在他身邊。

  「你在開玩笑嗎?」青木關拚命抑制即將衝出口的呻吟,啞聲說。

  「為什麼?」他那句話問得她一臉懵懂。

  「為什麼?你難道一點都不知道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尤其那個男人又對那個女人垂涎、覬覦已久的情況下會發生什麼事嗎?」他深深的望進她眼中,低聲沙啞的言明道。

  薇安·卡特看了他半晌,突然默默的低下頭去。

  「薇安你……」她的默許讓青木關差一點不能自己,但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哪裡來的超人意志力卻壓抑下他如焚的慾望,說出令自己可能會後悔一輩子的紳士話。

  「來,我送你回房間睡覺。」他移開她,起身說道,「你一定是因為明天要回去,所以太緊張了才睡不著覺,別想那麼多,一切順其自然就好了嗯。來,我送你回房間。」

  薇安·卡特對他伸向她的手搖搖頭,突如其來的凝望著他要求的說:「跟我做愛,關。」

  他突然全身緊繃的盯著她,熾熱的眼神與沉重的呼吸因她的邀請而再也控制不住的流洩了出來,「你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薇安給他的回答是走到他眼前,伸手攬住他頸部,獻上自己柔軟的雙唇。

  慾望的熱情像是一觸即發的濤濤巨浪,才接觸便已將他們倆完全淹沒,而他們倆甚至於連怎麼躺在床上的都不知道,因為他們相接的雙唇從接觸的那一刻開始,根本就須臾都沒有離開過對方。

  吻從薇安·卡特開始,卻由青木關加深,他一發不可收拾的熱烈吮吻著她,直像是要吻得天荒地老這才肯罷休似的。

  壓在她柔軟、馨香的嬌軀上,青木關的大腦似乎遠離了他,只剩下濃得化不開的情慾在驅策著他的一舉一動,碰觸她、愛撫她、挑逗她、親吻她,以及感受她熱情的反應。

  薇安·卡特因為他熱情的撩撥而呻吟出聲,並毫無保留的付出自己。

  這是她的第一次,獻給她最愛的人,也是她的最後一次,從此為她最愛的人保留自己。她心知肚明過了明天,他們倆便再也不會有明天了,而今夜……如果時間能從今夜開始停止就好了,但是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所以為了不留下更多的遺憾,也為了讓他與自己有一個永遠的甜蜜回憶,她要他與她做愛,感覺曾經擁有的甜蜜。

  「我愛你,關。」

  「別離開,薇安。」他擁抱著依然與他緊緊交纏的她,沙嗄的要求道。

  她沒有回答,而他則擁得她更緊。他怎麼可以忍受眼睜睜看著她離去的痛苦?

  第十章

  上午十一點,青木關載著薇安·卡特和蘭兒,揮別了六本木會社中被他強制不許跟來的葛木輝那群朋友,便前往能送她們回三○一五年的磁場。

  蘭兒從三○○九資料庫中強取的資訊告訴她,位在三○一五年的移轉機所設定的正確回轉時間與地點,而今天、這個地方以及十五分鐘後,正是惟一一個不可錯過的機會,薇安再十五分鐘就要走了。

  青木關一路上都沒有開口說話,直到將她們載到指定點,注視過四周的環境後,這才懷疑的開口。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