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超時空戀曲

第21頁     金萱

  「拓已說你再這樣下去,一定會昏倒的,你不希望關在睜開眼睛的時候,自己卻昏迷不醒吧?去睡一會兒吧。」

  「不,我睡不著,我要在這裡等他醒來。」薇安·卡特終於開口,沉啞不清的聲音證明了她哭了多久,以及有多久不曾張口說話,而那聲音甚至於連她自己都要懷疑那真是她的聲音嗎?

  「為了幫你睡著,也許我該故計重施,助你一臂之力。」片桐雅之瞥了她一眼,淡漠的開口說。

  眼見蘭兒為片桐雅之的言下之意變臉,葛木輝急急忙忙的衝口道:「我們保證他一有動靜就馬上叫醒你。蘭兒,你扶她到隔壁去睡一下,如果可以,順便將櫃子上的食物讓她吃完再睡。」

  蘭兒點頭,一直以來她也很擔心薇安的身體狀況,無奈她本身有著聽命行事的程式在,無法隨心所欲選擇她認為最優的做法強迫薇安吃東西、睡覺。不過現在在大伙的遊說下,也許……

  「不,我要待在這裡。」

  蘭兒伸向她的手頓時停在半空中,「薇安……」她意外的轉頭向葛木輝他們求助。

  「我就說也許該讓我助一臂之力的。」片桐雅之活似要考驗蘭兒耐性似的又說。

  「雅之,你的皮就這麼癢,非得找蘭兒幫你抓癢嗎?」高木轍看了片桐雅之一眼說,後者對他聳了聳肩。

  「薇安,不如這樣好了,我去叫拓已弄張床進來,讓你可以睡在關旁邊,這樣你願意休息睡一下嗎?」葛木輝想了個兩全其美的辦法說。

  「幹麼那麼麻煩,不如直接讓她睡在關旁邊算了,反正床這麼大,要同時睡上兩個人又不是擠不下,何必要費力……」

  「我也有同感。」躺在床上的青木關突然開口說。

  「關!你醒了!」眾人不約而同的全部衝上病床邊,葛木輝衝口叫道。

  「你們這麼吵,我想不醒也被你們吵醒。」青木關沙啞的對圍繞在他四周的兄弟們輕笑道,然後微微側頭望向差點沒被熱淚淹沒的薇安,虛弱的朝床邊移動,讓出了個位置給她說:「上來,薇安,你真的是需要好好的睡一覺了。」

  不用任何人示意,葛木輝輕而易舉便將薇安·卡特移至青木關最想要她在的位置,然後經過上杉拓已一連串的複診,並確定無礙之後,眾人心滿意足的退出了病房,同時拉走想守護在薇安·卡特身旁的蘭兒,將空間留給他們兩人。

  「來,閉上眼睛睡覺,有什麼話等睡醒了以後再說。」眾人一離去,青木關立刻半側身面對著始終目不轉睛直盯著他,似有千言萬語想對他說的薇安,然後伸手輕觸她蒼若白紙,才兩天便已瘦得讓他心疼不已的臉龐,溫柔的開口說道。

  薇安·卡特的目光須臾沒有離開過他的搖頭,顫抖的手指緩慢的抓住他停滯在她臉頰上的手,依偎的感覺他溫熱的體溫。

  「你覺得怎麼樣?」她啞聲,卻輕柔的開口問。

  「就像剛做完高空彈跳,卻因意外繩索斷裂墜落撞到頭一樣。」青木關做了個鬼臉說。

  「我以為我再也見不到你了。」

  「我才以為我再也見不到你了。」他深深的凝視進她水汪汪的碧眼中,瘖啞的說道:「你怎麼可以一聲不響,連句再見都不留給我就走?既然這麼絕情,我的生與死應該根本就不關你的事,不是嗎?以為再也見不到我,這句話你怎麼可以這麼輕易的說出口?」

  「我……」

  「薇安,看在我為你死過一次的份上,答應我別再一聲不響的離開我。」他低語的打斷她,霸道的要求道:「你不知道當我發現你不見時,我有多驚慌,一顆心就像被掏空了一樣,浮浮沉沉的找不到一個定位,那種感覺簡直比死還令人難以忍受。你不知道我現在想起三○○九的爆炸都會發抖,為的是如果我沒想到你在那裡,或者是我晚一些時候趕到那裡,你可能已經被炸死在那裡。答應我,永遠別再一聲不響就離開我,薇安。」

  「我知道。」薇安·卡特熱淚盈眶的盯著他,突然痛苦嘶聲的對他說:「我知道一顆心被掏空的感覺,我也知道那種比死還難受的痛苦,我更知道那種想起三○○九的爆炸所引發的顫抖,我怎麼會不知道呢?關,你怎麼可以把我推下去,一個人留在那裡,你怎麼可以這麼自私的把痛苦留給我,你怎麼可以,你……」熱淚突然蜂擁而出,滑落她的臉頰並滴在床單上,她再也抑制不了的發出積壓了兩天多的低泣,瘖啞的哭了起來。

  青木關身體一僵,立刻伸出手臂將她緊緊的擁入懷中,並沙啞的不斷在她耳邊輕聲低語著,「噓,我沒事,別哭、別哭。」

  「我沒有辦法。」薇安緊緊的揪著他的衣服將頭埋在他胸前,而哽咽的聲音則讓人聽不清楚,「我到現在都還不相信你是活的,我以為你死了,我以為我再也見不到你了,我以為……如果不是我,你也不會遇到那些事,都是我,都是我……」

  「噓,別哭,你哭到這樣我都聽不到你說什麼了,別哭。」青木關手足無措的輕拍著她背部,心中更有股沖想殺了那個讓她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人,即使明知道那個惡人便是他自己。

  薇安無法自己,她也知道這樣一直哭一直哭自己會變得很惹人厭,她也知道這樣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很噁心,但是她就是沒辦法,悲傷已經被禁錮太久了,現在的她根本無法再鉗制它了。她低泣著,身體顫抖,胸腔發痛,雙眼發腫,聲音更沙啞得幾乎可以殺死人。

  說什麼都是多餘,青木關將她緊緊擁在懷中,默默承受她激烈的情緒,接受她滾燙的熱淚,感受她的崩潰、哭泣、哽咽與哆嗦,直到她慢慢因累極或者是放心而昏睡在他懷中。

  他低頭親吻了她額頭一下,摟緊她,沒多久亦隨她沉睡。  留院觀察三天後,青木關帶著幾乎要睡散的骨頭出院,首先趕忙的便是回家安撫早已大發雷霆,發誓要與他斷絕父子關係的父親。他不由分說的拉了薇安同行。

  「為什麼我也要去?」

  「去幫我擋罵呀,若有你在的話,我肯定我老爸不看僧面也會看佛面的稍微收斂一點,不會把我罵得狗血淋頭、體無完膚,甚至於真的到了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斷絕了我和他的父子關係,所以你當然有必要要跟我一起去。」

  「是嗎?」薇安·卡特狐疑的看著他,她明明記得上回她站在他身旁的時候,他父親還不是毫不客氣的對他大呼小叫的,她去真的對他有幫助嗎?她懷疑。

  青木關點頭如搗蒜。

  「可是上回的誤會都還沒解釋清楚,你這次又帶我去的話,我怕……」

  「怕什麼,露出馬腳?薇安,你該不會忘記你現在可是我貨真價實的女朋友吧?」他輕笑道。

  「我……」薇安的臉色倏地一紅,「我什麼時候變成你的女朋友了?」

  「呀,睡都睡過了,你還不承認。」青木關壞壞的瞅著她說道。

  「什麼?!」她瞠目瞪他。

  「什麼?在醫院裡呀,你忘了嗎?」他嘻皮笑臉的裝傻道,「沒關係,輝、轍他們全都看見了,以他們選擇性過目不忘的本領,一定能把那件事記得牢牢靠靠的,等我們回去之後,你就找他們講一下實況吧!」

  「你……那時候我是因為兩天兩夜沒睡,糊里糊塗才會……你不要亂說……」她低下頭,以蚊子般的聲音低語著。真是羞死人了,一回想起那天在他懷裡醒來,週遭又圍繞了一群以曖昧眼光猛瞅著她的男人們,她就想挖個洞鑽進去,真是丟臉死了!

  「薇安,難道你真的一點都不喜歡我,不願意當我的女朋友嗎?」青木關突然伸手勾起她的下巴,一本正經的凝視著她問道。

  「不,我……」看著他,薇安·卡特才衝口想說她當然想當他女朋友卻又倏然住嘴,臉色亦在同一瞬間黯淡了下來。

  「怎麼了?」他發覺到她的不對勁。

  薇安·卡特看著他,欲言又止的搖了搖頭。

  「到底怎麼了?」他攫住她肩膀,不許她逃避的扳正她的身子輕聲問道。

  「我明天就要走了,這樣的我還有資格當你的女朋友嗎?」她看著他半晌,終於痛心疾首的嘶聲問。

  一瞬間,青木關放在她肩上的雙手垂了下來,並在身體兩側握緊了拳頭,「你不一定要走,你可以留下來的。」他僵硬的說。

  「我不能丟下我爸爸一人在那裡。」薇安·卡特痛苦的搖頭。

  「你爸爸當初之所以把你送到這裡來,為的就是要保護你,你這樣貿然回去根本是自投羅網,你爸爸一定不會高興你這樣做的。」

  「我知道,但是沒試過就叫我死心,我辦不到。」她低下頭說。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