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超時空戀曲

第20頁     金萱

  薇安睜著雙眼目無焦距的看著前方,眼淚猶如壞了開關的水龍頭般不斷的由她眼角滑落,她沒有哭泣出聲,事實上地根本忘了要怎麼哭,而悲傷也就只能化做淚水一點一滴的流了。也許淚水乾涸的那天,她的悲傷也能停止。

  「她怎麼了?」在床邊叫喚卻始終得不到她反應的蘭兒問道。

  「讓她靜一靜吧,蘭兒。」葛木輝搖搖頭說,他不認為對蘭兒解釋愛這種東西她會聽得懂。

  「我從來沒見過她掉這麼多眼淚。」蘭兒茫然的看著她說。

  葛木輝沒有說話,他老早之前就察覺到關和薇安是郎情妾意了,現在關生死未卜,甚至於百分之九十以上可說是死了,薇安她當然會有這種淚流不止的反應。可是看著她這樣瞠睜著空洞的雙眼流淚,既不哭也不鬧就只是不斷的流眼淚,還真是讓人於心不忍。

  關,如果你能看到她現在這個樣子,即使你真的笨得死去了的話,也可以瞑目了吧?

  「輝,找到關了!」高木轍突然探頭進房,對葛木輝叫道。

  「在哪?」葛木輝激動的轉頭問,沒有注意到薇安在乍聽「找到關了!」這句話時震顫的反應。

  「醫院,豐自他們已經先去了。」

  「那我們也走。」

  「等一下,我也要去。」薇安·卡特霍然出口說道,驚得已經衝到房門口的葛木輝戛然止步。

  他回過頭看她,前一秒還了無生氣躺在床上的她赫然已下床向他跑來,他匆忙的轉身,正好接住她因霍然起身,血液接繼不良而引起貧血昏眩的她。

  「小心點。」他低頭,皺眉看她說。

  「我也要去。」薇安·卡特緊緊的抓住他,一方面為穩住因貧血昏眩而站不住腳的自己,一方面則害怕如果她真的昏倒了,他會拋下她自己到醫院去,不行,她也要去,她也要去,她啞聲嘶叫的對他喊道。

  看著面無血色又虛弱得活像一陣風就能吹倒的她,葛木輝蹙緊了眉頭,一時之間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他還不知道關現在到底是死是活,如果真不幸死了的話,現在帶她去見關對她來說根本只是雪上加霜;而倘若關真能逢凶化吉大難不死的話,經過那慘烈的爆炸,誰知道他現在會面目全非到了什麼程度……該死的!都是關不好,他為什麼不乖乖的等他們到了再一起行動,一個人逞英雄的後果就是……

  去!他現在抱怨這些根本已經於事無補,還是想個辦法牽拖住薇安,暫時別讓她到醫院去看關比較好,可是有什麼辦法呢?他以眼神向高木轍求助,怎知他卻說——

  「一起去吧。」

  葛木輝瞠目結舌的瞪著他。

  「關還活著。」

  真是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呀。喜的當然是關還活著,但是憂的卻是面目全非的關在醒來後,會不會覺得自己乾脆死了比較好呢?還有,看看他眼前雙眼泛光、喜極而泣的薇安,他實在很難想像待會兒她要是看到全身裹滿紗布、石膏的關之後,會有什麼反應?而關又會不會因為自己所受的傷根本就不願見她……

  唉,算了,他現在想這些根本就是多餘的,有道是躲得過一時、躲不過一世,他總不能自作聰明的將他們倆永遠隔離吧?他還是靜觀其變吧。

  「我們走。」他說,然後自然而然的攙著虛弱的薇安向醫院前進。  站在醫院青木關的特別病房外,薇安·卡特突然怯步了。

  葛木輝像是能體會她的心情似的放開了她,輕拍了她兩下肩膀後,逕自尾隨著高木轍沒入病房內,留下她一個人站在門外矛盾的掙扎著。

  瞪著再度闔上的病房門,薇安·卡特的心分成兩半做著史無前例的拉鋸戰,一邊叫她快開門進去看他,一邊卻告訴她既然他沒死,那麼你就該了無憾恨的照著當初的計劃離開,回到原來的世界才對,不該再對他依依不捨,畢竟他們倆是注定沒有未來的。

  我想見他!

  但見了又如何?結果還是得走。

  至少看看他的傷勢,確定他真的沒死……

  然後再留下來照顧他一段時間,最後離不開他,將你爸爸的生死置之於度外?

  不!我只是想看他一眼,看了之後就走,真的只是一眼。

  倘若這一眼看到的是身負重傷、幾乎奄奄一息的他,你還走得了嗎?

  我……

  走不了是不是?那麼在親情與愛情上你是選擇了愛情,一個養你、疼你、愛你二十年的父親竟然比不過一個認識不到二十天的男人,你真自私!

  不,不是的,可是關畢竟是因為我才會受傷,我怎麼能忘恩負義的丟下他,就這麼一聲不響的走?

  那你的意思就是要留下來嘍?那你爸爸呢?就放任那些狼心狗肺將他送到X星球做苦力,過著暗不見天地的後半生,你怎麼忍心?

  不,不……

  還有一切事必須提醒你,有一就有二,倘若三○○九沒照內定的時間在那個磁場回去的話,誰知道另一個三○○九什麼時候會被移轉到這個世界來,你想為這個世界、為關、為其他無辜的人們帶來多少災禍才甘願?不要為了一己之利而弄得生靈塗炭,你擔不起這麼大的一個罪過的。走吧,薇安,快刀斬亂麻是你現在最好的選擇,別再拖泥帶水了。

  「是的,必須快刀斬亂麻。」薇安·卡特突然喃喃自語的念道,接著在多看了那扇緊閉的房門幾眼後,她霍然握緊拳頭,咬緊牙關的轉身對始終站在她右後方靜靜的陪伴著她的蘭兒說:「我們走吧。」

  「走?」蘭兒的表情充滿了訝異,她問:「去哪?」

  她以為薇安是迫不及待的想見到青木關,怎麼好不容易現在只要跨越一扇門便能見到他時,竟又突然放棄的說要走,難道說這就是所謂人類的思考模式嗎?

  「回家,回三○一五年我們的……」她看了蘭兒一眼回答,空洞的聲音卻意外的被另一個她以為這輩子再也聽不到的聲音打斷。

  「你還想再次對我不告而別嗎?薇安。」

  薇安猛然回頭,視線就這麼不由自主的焦著在靠站在病房門邊,高大卻虛弱,面無血色卻又帶著無比溫柔笑容凝望著她的男人——青木關。

  「你……」她才開口,整個人已快如閃電的衝到他前方攙住失去意識而向前倒下的他,衝出口的聲音變成了駭然而且驚懼的尖叫,「關——」

  第九章

  在青木誠的維護下與上杉豐自的弟弟,身為醫生的上杉拓已協助下,青木關受傷昏迷不醒的消息完全被封鎖住,也成功的防止他們所擔心的官方介入,保全了薇安和蘭兒的秘密。

  兩天前的那場爆炸對眾人來說,青木關能活命根本是項奇跡,而最讓人不可思議的還是除了幾處微乎其微的外傷外,他幾乎可以說是完好如初的。

  片桐雅之以飄浮在池塘面上那張面目全非的木桌推測出他的逃生法,絕對是賭那藉助爆炸之力將自己彈飛入池的一線生機。這樣一個無厘頭的置之死地而後生的逃生法,大概也只有玩世不恭的關想得出來了。眾人不由得嘖嘖稱奇的歎服。

  只是歎服之餘,青木關遲遲昏迷不醒的情況卻急煞了所有的人,更休提那不言不語、兩眼發直、寸步不離的守在他病床邊,等待他睜眼清醒的薇安·卡特了。

  薇安·卡特雙眼通紅的看著躺在床上動也不動的他,這兩天來,她的眼淚總是會在她不知不覺間流下來,有時她會想,是不是非要等到她的淚流乾了,他才會醒來?

  醫生說他的頭曾遭受到重擊,如果始終昏迷不醒的話,那麼危險性可能就不是他們可以預測的,不過好佳在的是他不只曾經醒過來,甚至於還能頭腦清醒的開口說話,無礙的下床走出病房,所以照理來說他應該已經沒事了,至於為何至今不醒……這就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了。

  「也許關知道,如果他一直昏迷不醒的話,你就能一直陪在他身邊,所以他寧願選擇繼續昏迷。」葛木輝突然對薇安·卡特沉聲說道。

  「嗯,關行事老是愛出人意表,你這樣說也不無可能。我看這樣子好了,薇安,你先到隔壁睡一下,說不到關感覺不到你的存在就會跳起來,就像兩天前突然睜開眼找你一樣,你就到隔壁去睡一下好嗎?」一柳建治與葛木輝交換了一記眼光,接口說道。

  薇安搖搖頭。

  真糟,眾人在心裡暗叫。他們現在不只要替昏迷不醒的關擔心,還得替始終不言不語、不吃不睡的薇安操心,倘若關現在醒了,看到她這麼糟糕的臉色,要不氣血攻心再度昏厥那才有鬼哩!他們得想想辦法勸她去睡一下,吃些東西才行。

  「薇安,你去睡一下或者吃些東西好嗎?你不希望關醒來後,大病未癒卻還要擔心你的身體狀況吧?」高木轍也說,「還是你想陪他一起病倒,同做一對昏迷不醒的鴛鴦?」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