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超時空戀曲

第19頁     金萱

  關死了?不可能的!

  「他有百分之五的生存機率或許沒死,我不能確定。」蘭兒說。

  「關沒有這麼輕易就喪命的,哪怕存活機率只有百分之一,他也會將它提升到百分之百,他一定不會有事的。」在一陣沉默之中,片桐雅之霍然以冷靜沉穩的語氣開口說,然後挑釁似的瞪著他們,看誰膽敢否認他所說的話。

  「是的,關一向福大命大,他不會有事的。」葛木輝附和的點頭說,眾人也隨之跟進的點頭。

  之後,五人又呆站在原地上好一會見。

  「你們快走吧,警車的聲音愈來愈近了。」片桐雅之說。

  「嗯。」葛木輝點頭應說,雙眼卻望向那像遊魂似的在瓦礫堆中翻找的薇安,「那她呢?」他不確定的問。

  和薇安相識相處的時間雖然不長卻也不短,但是他從未見過她如現在神形恍惚的樣子,現在的她脆弱得就像紙糊的娃蛙似的,別說去碰觸,就連風輕輕的一吹,她都有可能走向破滅的後果,他不確定該怎麼做才能帶她走,可是若讓她留下來的話卻又……

  他無聲的訊問,轉頭望向週遭幾個換帖兄弟,她該怎麼辦?

  沒人回答,片桐雅之卻突如其來的向薇安走去,正當眾人懷疑他想做什麼時,他一記手刀劈在她脖頸部。

  「你幹什麼?」蘭兒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上前去大叫道。

  「不這麼做,她留在這裡會礙事。」片桐雅之面無表情的帶著昏厥在他懷中的薇安逃過蘭兒憤怒的一擊。

  「你傷了她!」蘭兒像是個要救自己孩子的母親似的,心急如焚又怒不可遏的盯視著他說道。

  「我知道打她那裡她不會受傷,頂多痛一下的昏厥過去。」他看了她一眼,依然面無表情的輕描淡寫說,然後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竟然主動的向敵意甚濃的她走去,將手中的薇安交給她。

  蘭兒接過薇安卻瞪著他不去。

  「我們快走吧,警察已經到門口了。」葛木輝催促的叫道,見蘭兒依然靜立不動,乾脆直接上前拉她走,「雅之,關就拜託你了。」他臨走前對雅之拜託道。

  「快走吧。」  葛木輝他們前腳才離開,警方人員隨後便趕到。

  片桐雅之以住近為由來解釋自己之所以出現在現場,更藉著後來趕到的青木家大哥青木誠和二哥青木聰的力保輕易脫嫌。為避免不必要的麻煩,他並未拿出PSA的身份壓人,反倒打著青木株式會社工程師的名號在封鎖現場探尋失蹤的青木關。

  站在傾倒碎亂的殘瓦堆外圍,他帶著無比嚴肅的表情沉默的思考著。他不以為關會被壓在那堆瓦礫內,因為如果是他身處在關那種前無退路、後有追兵的情況下,他也絕對不會認命的待在原地等死。

  前無退路——身在樓高五樓的地方,樓梯口被堵死;後有追兵——一顆十秒後便會將自己炸到稀爛的炸彈,如果是他,他會怎麼做?

  除了跳樓這個方法可行之外,沒有第二條路了。

  可是如果真是跳樓的話,就算從五樓跳下來命大不死,也不可能在短短十秒內逃得出這樣一個爆炸威力,結果還是免不了會被石塊壓死,關不會這麼魯莽行事的。那麼還有什麼辦法可逃?

  片桐雅之皺著眉頭,眼光由瓦礫堆中慢慢移向週遭,藉著逐漸東昇的晨光尋找所有可能支持他所假設的逃生辦法的背景,草坪、圍牆、牆外的小樹林……

  「雅之,你在找什麼嗎?」青木誠注意到他的滯留與異樣上前問道。

  「青木大哥,你知道這棟屋子的週遭有些什麼景致嗎?例如人工池塘、游泳池之類的。」因為這棟空屋佔地頗大,片桐雅之不能一覽全景,遂有此問。

  「屋後院的確有個人工池塘。你問這做什麼?」

  是的,他要找的就是這個。片桐雅之心喜的想道,沒時間回答他的問題,他迫不及待的朝所謂的後院跑去。如果關也注意到屋子後院有池塘的話,他定會朝那裡跳,畢竟水的浮力多少可以阻擋他從五樓往下跳的衝力,更可以暫時阻隔爆炸所帶來的灼燙之氣,如果他推測的沒錯,關一定在那池塘附近,不管關是否受了傷或是已經……

  「雅之你到底在找什麼?你是在找東……」因好奇而跟在他後頭跑的青木誠忍不住再度開口,卻因跑在前方的片桐雅之突然停住,害得他差一點撞上他而住嘴,「怎麼了?」

  片桐雅之怔怔的望著前方被雜草、假山環繞,卻因朝陽照射而顯得波光粼粼的池面,一時之間腦中竟顯出一片空白。

  這棟鬼屋後院的確是有個人工池塘,而池裡不管是否有魚存活,它確實蓄滿了可以救青木關一命的水,但是問題卻是出在它與主屋的距離幾乎有十公尺這麼遠,這麼遠的距離即使加上助跑,關也跳不到那個池裡,更何況是由窗戶上往下跳……難道說,關真的死了嗎?

  不,不可能的,他們曾經經歷過那麼多次攸關生死的驚險任務都能否極泰來,關怎麼可能會在這種小Case的情況下喪命呢?不可能的,更何況他還這麼年輕,是他們之中最年輕、最有活力的人,他不可能會死的!

  況且——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片桐雅之深深吸了一口氣,突然邁開堅定的步伐向前走去,他打算從最靠近殘屋處朝人工池塘做放射線狀找起,這樣的話,至少希望可以維持得比較久。

  「雅之,你到底在找什麼?」再也沉不住跟著他瞎撞,青木誠拿出兄長的姿態拉住他手肘沉聲問道。

  片桐雅之抿著嘴唇看他,根本說不出在找你弟弟這種話來,「青木大哥,你不需要去準備召開記者會澄清這次的爆炸嗎?雖說未傷及無辜,倒也嚇破不少人的膽,你……」

  「不要跟我顧左右而言他,你到底在找什麼?」青木誠打斷他,時常溫和待人的雙眼難得露出凌厲追人的氣勢。

  「我在找關。」片桐雅之一陣沉默後老實說。

  「關?」這個出乎意料的答案讓青木誠的雙眼一瞬間瞠大,「為什麼?關也來這裡了嗎?我怎麼沒看到,況且你要找他也犯不著住草叢裡鑽,他不會無聊到躲在草叢裡跟你捉迷藏,他……」

  才揚起的笑意突然被嚴肅的表情取代,青木誠僵硬的盯著與他同樣有著嚴肅表情的片桐雅之,尖銳的開口說:「不要告訴我,關在這場爆炸之中。」

  片桐雅之看著他,霍然牙一咬,點頭。

  「該死的!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青木誠用力詛咒一聲,氣勢洶洶的瞪著他問。

  「先找關要緊,青木大哥。我想關若要從五樓跳下來,他只會朝這個方向跳,畢竟這邊有個池塘可以接住他。」

  「五樓?」青木誠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語。

  「雖說池塘離屋子的距離比我想像中的還要遠,但是我相信關一定有辦法自救,設法讓自己投入池塘中的。」

  「那還等什麼!」青木誠立刻朝池塘邊跑去。

  片桐雅之僵站在原地不動地沒有跟進,他怎麼敢跟進?

  有辦法自救,設法讓自己投入池塘中,他說是這樣說,天知道那個救命的辦法他想了半天卻完全想不出來,更何況當時正面臨生死關頭的關。十秒鐘的時間,關真能想出辦法讓自己跳進距離自己十公尺外,五樓下的小池塘裡嗎?他不想這麼快就絕了自己心中惟一的一線希望。

  「雅之,快來!」

  青木誠突如其來的激動叫喊聲,有如寒冬暗夜裡透露的第一道曙光,為他晦暗的心情帶來一絲光明,他身軀一閃,快如閃電的來到青木誠身旁,然後看到了他。

  「幹得好,關。」他帶著激動的神情伸手幫青木誠一起將半臥在池塘裡的青木關拉上岸,一邊喃喃的說:「幹得好,關。」  心痛的感覺壓迫著薇安·卡特要她醒來,她緩緩的瞠開了眼睛。

  這是哪裡?她茫然的看著四周。

  這裡不是她的房間,沒有光潔的壁面,沒有生活必須的電腦牆,沒有她偏愛的檸檬香空氣,也沒有適宜的室內溫調,這是哪裡?不是她所熟悉的房間,卻又一點都不陌生,這是……

  這是她在一九九八年擁有的房間!她霍然想了起來。

  爸爸為了救她將她移轉到這個世界,初來乍到的她無依無靠的在關的幫助下存活了下來,卻在三○○九的壓迫下驚喜得知蘭兒的存在,與回到原來世界有望等令她振奮的消息。關盡心盡力的照顧她、幫助她,甚至於愛她,最後卻因她毫無計劃的衝動而……而死。

  關死了,關死了,是她害的,都是她害的!

  要不是因為她的自私,要不是因為她的自以為是,以為只要默默離開他,她可以不那麼傷心,他也會自然而然的忘記她,他們兩人都可以回到以前他們未曾相遇之前的世界,她以為即使他們分開生活在兩個不同的時間裡,只要有記憶她就能活下去,而他則繼續擁有他的生命,她以為……為什麼,為什麼人往往在失去了才知道後悔,為什麼?!  和他分離,只要擁有與他在一起的記憶就足夠了,這不是她當初一直認為的嗎?現在的情況和她所想的有什麼不同?是和他分離了,也依然擁有和他的記憶,只是他死了,而她則多了一份這一輩子也不會停止的悲傷與心痛,伴著她每次的呼吸油然而生,一次又一次,反覆再反覆,直到她嚥下最後一口氣為止。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