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蔡小雀 > 春色無垠

第9頁     蔡小雀

  「會有專業的家庭醫生過來診治照料我的身體?」她低歎。他真是什麼都設想好了。

  孩子呢?他是否早有預設立場,想要生男、生女?

  「沒錯,我想你可以直接翻到最後的幾條條文,有關酬勞部分。」

  「三百萬?!」她驚呼,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數錯了吧,或者是多打了一個零……」

  他轉過身來,眼神有些苦惱,「看來你對自己的身價沒什麼信心。」他可不希望未來小寶寶遺傳到她的自卑羞澀,但如果能夠遺傳到一些些她的澄淨靈巧,那也不錯。

  音畫愣了愣,落寞地道「我畢竟不是什麼名門閨秀,自然無從將自己的身價訂得昂貴。」

  「真正的名門閨秀是不屑為錢出賣自己的。」他話一出口,她的臉色瞬間慘白。

  該死!

  喬謹正考慮著該不該出口抱歉,音畫的神色已經迅速恢復了。

  她輕輕、幽幽地自我解嘲,「你說得沒錯,名門閨秀自然有父母捧在手掌心上呵護,怎麼可能會拋頭露面,出來把自己賣了。」她只是一名無依浮萍般的孤兒啊!

  他看起來有一絲懊惱,不過立刻掩飾了。「你還是可以選擇全身而退,不瑛入這淌渾水。」

  她抬頭仰望著他,明亮迷離的眼眸閃過一抹什麼。「不,我別無選擇,也不想要反悔。」

  至少他值得她將身子交付給予,無論是以何種形式,都不會是一種褻瀆。

  她是不是有些偷偷的喜歡他了呢?她自問。

  「很好。」他本能避開她的眼神,不願在那雙坦白天真的瞳眼裡窺見什麼秘密。事情越簡單越好。

  音畫繼續低頭看著條文,低聲道:「你好慷慨,等到我生了孩子以後,無論是男是女都會再給我兩百萬?」

  「是,前面的三百萬是體恤你懷孕之苦,後面的兩百萬是感謝你將孩子平安生下,歸予喬家。」他眸光閃動,「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

  她搖頭,感激地望著他,「你對我太寬厚了,我沒想到你如此看重我。」

  「等到做完全身健康檢查,確定你合格,你再感謝我吧!」他語氣好公事化。

  她情不自禁發抖,「還要做健康檢查?」

  他敏感地道:「有什麼問題?」

  如果要到醫院去做檢查,那她勢必得拿出身份證來,而她不能讓他知道自己今年剛滿十八歲。

  以他的個性,一定馬上取消她的資格。

  她需要這筆錢,非常、非常需要。喔,她的心臟已經禁不起太多的波動震盪了。

  「沒有問題,只是我得到醫院去做健檢嗎?」

  「不,我們家有自己的家庭醫生,他會過來幫你做一些抽血等等的簡單檢查,確定你沒有任何不良的先天或後天遺傳疾病。」他簡單明瞭地道。

  她大大鬆了一口氣。

  「你有任何異議嗎?」

  她連忙搖頭,「很好,我都答應……只是有一件事……」

  他挑眉等待。

  她吞嚥了幾口口水,喉嚨乾澀得緊,「等到健康檢查過關後,你可以先開那張三百萬的支票給我嗎?」

  他眼神一冷,面上不動聲色,「當然可以。」

  她畢竟還是云云眾生,不是視富貴如雲煙的清高女子,不過話說回來,如果她清高,今日也不會來接這件差事了。對女人他還有什麼好期望的?喬謹於心中冷哼一聲。

  音畫不敢看他的表情,自己卻是暗自垂首忍住淚水。

  他一定覺得她很壞,是那種視錢如命的女人。

  為了院長,她只能豁出去了,況且她不認為自己說出實情,就能得到他的信任與憐惜,搞不好他還會以為她是故意演戲,要博取他的同情心的。

  對這段關係,她不該希冀太多呵!

  夕陽已經沉入了地平面,微微余暈停留在海平面上,可是終究會消失的。

  音畫在合約上簽下了娟娟秀秀的字跡,抬頭望向喬謹時,恰巧見著了夕陽的最後一抹余歡。

  第五章

  喬謹的動作很快,在音畫通過健康檢查後,他派了司機到宿舍幫她載那少得可憐的書和衣物。

  音畫的私人物品一向不多,頂多一個中型皮箱就塞完了。

  她被安排在他臥房旁的客房內,也取到了那張三百萬的支票。

  在搬進喬謹家的第一天,他俊美冷淡的容顏不變,淡淡地對她宣告著生活公約。

  一、不准接電話,但可以打電話。

  二、不能離開這一層房子,除非向他報告過,或是他帶領著她時。

  三、必須接受他的呼之即來、揮之則去,不得有怨言。

  除此這三點,屋子裡的一切任由她使用,他慷慨灑脫的作風可見一斑。

  儘管音畫心頭還堆著心事,但是搬進了如此清爽宜人的好居處,又可以近水樓台地天天見他,她心情開闊歡喜了許多。

  生命總是有值得感恩與讚歎的地方,她還是相信自己又遇到了貴人。

  若不是他,她真不知該如何力挽狂瀾,讓院長得以開刀,孤兒院得以繼續長久經營。

  雖然她帶回的那張三百萬支票著實嚇著了院長,但在她的千般說服下,院長總算相信她是「用正經手段借來」的。

  「院長,你忘了我有一個家境不錯的好朋友嗎?她的父母向來疼愛我你也知道的,這三百萬就是他們借給我的。」她滿臉堆歡,笑容像只拍著小翅膀的小鳥,可愛又動人。

  華院長熱淚盈眶,既感動又感激,她頻頻哽咽讚歎著,「這真是……啊,這真是……他們真是大善人。」

  「我和地主的兒子談過了,孤兒院那塊地雖然是他們的,可是上頭的建築物是我們自己蓋的,所以他若賣的話頂多只能賣地皮,這裡又是台南郊區,認真要賣也賣不了好價錢,因此最後我們協議用兩百五十萬交易土地。院長,以後你就不用擔心會被地主趕走了。」音畫侃侃而談。

  誰想得到從小到大最是羞怯怕人的楊音畫,竟然能夠出馬與人談議這種商業交易,人的潛能果然是無窮無盡。

  她知道自己在這短短的幾個星期內被迫成熟了,雖然靦腆依舊,但是至少她努力做好了自己該完成的任務。

  「音畫,如果沒有你的話,事情真不知道會演變成怎樣。」對她,華院長又愛又憐又感激。

  音畫只是心疼地撫摸著老人家被病痛折磨得明顯瘦削的臉龐,喑痖柔聲地道:「院長,你養育我多年,這是我應該做的。」

  華院長落淚了,這一次流的卻是欣喜的淚水。

  *9*9*9

  搬進清淨無塵的武術館三樓,音畫覺得自己與這個地方有種奇異的和協感。

  或許是因為她喜繪國畫的緣故吧!走進了喬謹充滿古意的武術館,走進了他一飲一瓢皆是精品中國窯瓷的生活裡,她有種莫名的歸屬和滿足感。

  音畫輕輕撫過客房竹櫃邊精緻的中國式雕工,不由得低低喟歎了一口氣。

  「不喜歡?」

  一個淡淡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她驀然回首,那人內斂自在地停立在房門邊,沒有倚憑門框,就是這麼頂天立地地站著。

  剎那間,她心底閃過了一抹奇特莫辨的情愫,還未來得及察覺,已然消失無蹤。

  「我怎會不喜歡?」她輕歎,微笑道:「你家很美,是我見過最好看、最有味道的房子了。」

  「我的房子並不豪華。」喬謹聳起一邊眉毛。

  「雖不豪華,卻自有一股清淡飛揚的英氣。」她斂眉,羞澀道:「屋與人同,果然是什麼人住什麼屋子。」

  他盯著她,眼底未見喜怒之色,「多謝讚美。從今天開始,你就住在這裡了,有什麼想吃想用的請儘管開口。」

  「不需要別的了,這樣已經很好。」她抬頭熱切道:「或者,你家裡有什麼需要我幫手,也請不要客氣。」

  「我不需要你做任何事,只要乖乖待在家裡,等待懷孕生產。」

  她頰飛紅霞,怯怯柔柔地道:「你今天就要……那個嗎?」

  他笑了,緩緩走近她,黑亮的眼瞳深深地瞅著她,看得她心兒狂跳。

  「我比較喜歡慢慢來,做那種事也是要講究心情的,我並非野獸,會隨時隨地想要做那檔子事。」

  她鬆了口氣,至少還有幾日的緩衝期。「謝謝你。」

  他凝視著她,驀然飛快地掌住了她的小臉,深深地覆上了她青澀稚嫩的唇,吻住了她一聲驚呼。

  音畫一驚,身子幾欲軟癱,幸虧他有力的手臂及時攬住了她纖纖柳腰,但是他冰涼柔軟的唇卻依舊不放過她,輾轉吸吮著她唇中淡淡的馨香和甜美。

  她又癡、又驚、又怕,儘管如此,身子與腦子卻彷彿軟成了一攤春水,無力地任憑他汲取甘露。

  只是這溫暖甜蜜火熱的感覺呵……她由最初的生澀驚怕到漸漸接受了那奇幻的飄飄然滋味,與他溫熱男性的呼息紊亂交纏著,共同沉醉了一晌東風。

  她輕柔嬌嫩的美麗足以融化鋼鐵,喬謹越吻越不能自己,直到她的呼吸聲已然緊窒細碎,他才不捨地放開了她。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