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蔡小雀 > 春色無垠

第10頁     蔡小雀

  音畫軟癱在他臂彎內,嫣紅的臉龐猶如盛春牡丹,美麗得醉人。

  喬謹管不住自己的眼睛,管不住地深深流連在她嬌美臉蛋上。她雖然看起來青澀稚嫩,卻有一種動人的韻致。

  他隨時隨地都會要了她的!喬謹陡然感受到自己猛烈的渴求感。

  「你就是那傳說中魅惑水手的女妖。」他喉音低沉沙啞,黑眸深不可測。

  才翩然一吻,他就已經戀上了她的唇,就連多年的自製都不管用,他還得費上好大的力氣才控制住自己不當場要了她。

  音畫怔怔地望著他,心底模模糊糊的,並不十分明白他的意思,但是他有力的擁抱卻是最真實的,鉗住了她的纖腰,也鉗住了她的心。

  這個男人……這個男人呵……

  他倏然放開了她,眼底曾有的一絲迷醉已然消褪,他往後退一步,又恢復了那個深沉內斂的男人。

  音畫頓覺腰上一空,無助的空虛對她襲來。

  怎麼了?

  「你好好休息,晚上六點開飯,請準時到飯廳。」他低垂眼瞼,掩飾住炯然的眸光。

  他怎麼突然變得這般淡漠冷靜了?音畫不解地望著他,卻也只能柔順地點頭,「我知道了。」

  不知他運用什麼身法,下一瞬間已退出了她的房間,離開得無聲無息。

  音畫望著空蕩蕩的門口,心底悵然若失,她緩緩地撫過唇上的熱與輕微腫脹。

  這不是一場春夢,卻如此輕易地了無痕跡。

  窗外,午後的陽光燦爛,夏天的舒爽輕風微微送入,撥亂了一室紗簾。

  *9*9*9

  一早起來,音畫摸到了廚房,為自己泡了一杯牛奶。

  她嗜喝牛奶,或許是因為小的時候在孤兒院裡物資貧乏,就連牛奶都沖泡得輕淡多水,只有淡淡白色卻無一點香濃奶味。

  所以長大以後她愛上了牛奶,可能為的只是要填補那份遺憾吧!但是牛奶每每能夠讓她心神安定,讓她有種被寵愛的呵護感覺。

  其實她現在起床已經不早了,剛畢業的她就睡到了九點才起床,太糜爛了點,可是她想不出早起做什麼,就為了看看早晨的太陽,然後再等著目送夕陽下山嗎?

  音畫輕輕地捧著飄送著奶香味的杯子,拉開了椅子在餐桌前坐下。

  等到聽見如貓般輕盈的腳步聲出現時,她已經在椅子上發呆半小時,連杯中的牛奶都涼了不少。

  「喬、喬先生。」她有些不好意思,自己真是不思振作,喝個牛奶就發呆了半天。

  喬謹銳利的睥光盯著她,「吃過早餐了?」

  她本能搖頭,「不過我泡了牛奶。」

  「但你幾乎連喝都沒喝。」他忍不住走到她身後,拉開了冰箱門,裡頭滿滿的食物,「冰箱裡有東西,你可以隨時煮來吃。」

  音畫不好意思的笑容已經完全變成了羞窘,她歉疚地低下頭,「我不會煮飯。」

  「你不會?」他面無表情。

  「是。」她承認,「從小我的手藝就很差,燙傷了自己的手無數次後,我就宣佈再也不拿鍋鏟了。」

  「我以為孤兒院出身的你什麼都會。」

  她汗顏道:「我除了畫畫國畫外,其他什麼都不會。」

  他眸光一閃,「你會畫國畫?」

  「一點點。」她知道自己還稱不上是大師。如果是大師,她就揮亳數幅畫作賣錢,也用不著走這下下之策了。

  「你學過?」

  她點點頭,又搖搖頭。

  「究竟是有無學過?」他瞅起眼睛。

  她小小聲地道:「小的時候只是喜歡塗鴉,認真的學是從國中開始,那時候的美術老師精通國畫,上美術課的時候教導我們的,後來我才知道自己愛上國畫,老師們也都覺得我會畫,所以就在課堂上學起國畫了。」

  「原來如此,難怪你有一種與眾不同的賢淑氣質,只可惜廚藝不佳。」

  「是啊!」她自我解嘲,「以後認真出社會可能會餓死,如果去沿街乞討,可能還會被人人喊打。」

  他笑了,「看不出來你會淪為乞丐。」

  「現在不會,以後不知道。」她低歎,「人生是很難說的,在學校的時候我躊躇滿志,覺得天塌下來有長人頂,就算再苦再窮,只要雙手肯做就沒有什麼好擔心的,可是經過諸多劫難後,我才發現事情不是那麼簡單的。」

  「你有錢了,一個女人只要有錢,不難在社會上生存下去,剩下的就是為自己找一張長期飯票了。」

  她從不知他們會討論起這個問題。「以我的容貌的確不難找,可是我怕男人,從小只要有男生摸了我的手,我就會緊張害怕到昏倒,所以找張長期飯票似乎不是我人生最重要的目的。」

  他面露微微譏諷,「是嗎?你若有如此清高,就不會答應我做個代理孕母了,更何況我已吻過你,為何不見你暈倒?」小小女子也愛玩狡獪,這一招在他面前是發揮不了作用的。

  音畫一愣,心底有些受傷,也有些不解,「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對你就不會……」

  他的表情是一點兒也不相信,她瞅著有些心酸,不過也乖順的什麼都不去辯白。他不會懂的,因為連她自己都不懂為什麼會這樣。

  「你必須承認我說得對。」

  「做你的代理孕母一方面是為了報恩,一方面是我需要錢。」她黯然道:「我很抱歉必須拿你的支票,可是我別無選擇。」

  他揮了揮手,「我不是吝嗇的人,支票是你該得的,如果你不拿的話,我反而會覺得你另有企圖。」

  她天真地仰頭看他,「什麼企圖?」

  「有不少人用盡心思,為的就是要成為我喬某的太座。」他嘲諷一笑,「做我的妻子有這麼吃香嗎?我想不通。」

  「也許是因為你人很好,又很溫柔,所以她們情不自禁。」她柔聲地道。

  他冷冷失笑,「從沒有人說過我溫柔,你說謊前請先打草稿。」

  她忍耐著他的諷刺,戰戰兢兢地道:「是真的,我沒有必要說謊迎合你,雖然你以為自己總是冷冷的,旁人就察覺不出你的溫柔,可是我感覺得出來,你是一個很好、很好、很體貼人的男子。」

  從未有人這樣稱讚過他,喬謹心底漾起一絲異樣的溫柔,隨即被硬生生驅離。

  美麗的女子果然令人昏頭轉向,他自認定力十足,卻也險些栽了個跟頭。

  無論如何,女人依舊是他避若蛇蠍的生物,他現在需要她是因為孩子,等到孩子一落地後,他就與她再無瓜葛了,又恢復清淨自在的自由之身。

  「沒有人要你來做心理分析。」他口氣險惡,就要拂袖而去的樣子。

  音畫畏縮了縮,怯怯地道:「對不起,我以為你想知道我對你的感覺。」

  「我不需要任何女人對我有感覺,尤其是你,你只不過是個代理孕母。」他的口吻強烈地刺傷了她。

  音畫不敢呼痛也不敢表現出受傷的神情,她只是低下了頭,*\'痖道:「是,我知道,下次再也不會了。」

  再怎麼說他都是她的恩人,已經給予了她天大的恩德,她對他只該有感恩之心,不該有絲毫怨懟之情。

  若不是他,孤兒院近百名院童將流離失所,老院長的命也救不回。

  說到老院長,她這幾日精神好了許多,料想很快就能夠進行第一次手術了。

  她倏然抬頭,央求地道:「喬先生,我可不可以……」

  「叫我喬謹。」他皺眉。

  「是,喬謹,明天我可不可以跟你請個假?」

  「做什麼?」他防備地道。

  「撫養我長大的華老院長……最近身體不好,我想回去看看她。」她低聲下氣地道。

  他瞇起眼睛,不知怎地,就是不想讓她離開,「她身體不好,你回去探望她也無濟於事。」

  「可是她老人家最想看見的是我,我只要回去一下下就好了……」

  「別忘了你現在的身份是我的員工。」他特別加重「員工」兩個字,還帶著一抹自己也不明白的憤怒,「你該做的就是全心全意等待受孕,然後好好生下我的孩子。」

  音畫欲言又止,最後沉默了。

  氣氛僵硬了一瞬,喬謹居高臨下看著她的淡淡憂傷,心莫名地抽痛了一下。他咬著牙,表情冷硬道:「明天早上去,中午吃飯前就得回來。還有,帶些錢去,請個看護照顧院長,她需要的是專業的護理人員。」

  音畫小臉燦爛發亮了起來,她迅速地抬頭,「喬謹……」

  「我等會兒會開張支票,你喝完牛奶後到我書房來拿。」說完他轉身離開。

  她怔怔望著他離去的身影,覺得整個人、整顆心都活了過來。

  他果然是個最最溫柔的大好人!

  *9*9*9

  司機載著音畫到了醫院,她穿著一襲喬謹教人為她添購的嫩綠色緞衫,像株迎風搖曳的青翠文竹,風舞一般來到了病房。

  多虧醫生的安排,華院長住進了很舒適的特別病房,不但有個景觀最好的窗戶,還有小電視和小冰箱。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