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蔡小雀 > 春色無垠

第8頁     蔡小雀

  「是什麼?」

  華院長欲言又止,最後還是強忍著搖了搖頭,「沒事。音畫,你打算上哪一所大學呢?」

  音畫微笑,「我不打算繼續升學。」

  「為什麼?」華院長一急,嗆咳了起來。

  她急忙拍了拍院長的背,「慢慢來,我知道您想問我什麼。其實我早就這麼決定了,現在說出口也不過是付諸行動罷了。」

  「你這麼優秀,怎麼可以說不讀就不讀?」華院長痛心地道。

  音畫的笑容有些飄忽,「我只是喜歡畫畫,老實說來也不是什麼腦筋聰明的資優生,所以直接就業對我來說是比較好的。」

  「胡說,你是不是擔心學費?」

  「不,如果我認真要讀,可以申請獎學金。」她搖頭,半真半假地掩飾道:「真的是自己的決定,並非被現實環境左右的。」

  「孩子,我還是替你可惜。」華院長慈祥關懷地瞅著她,微微低歎道:「你真是個好孩子,只是命運對你太不公平,讓你年紀輕輕就受到諸多磨難。」

  「怎麼會呢?我一向有貴人相助,就像院長您啊。」她淺笑低回,「命運對我已經很厚待了。」

  「也就只有你,才會在這惡劣的環境中還出落得如同一朵蓮花,這麼清淨自在、怡然自喜。」華院長眼底眉梢掩不住的喜歡。

  音畫羞澀地笑笑,「哪裡,院長您才是孩子們的天使奶奶,我沒見過比您更寬愛無私的人了。」

  「你這孩子就是懂得撫慰人。」華院長緊緊攀著她的手,無限寬慰,「這麼多年來,也就只有你最常回院裡探看幫忙,我真的好感動。」

  「這是我應該做的。」她吸吸鼻子,想到正經事了,「對了,院長,您剛剛說什麼沒時間了?」

  華院長原本含笑的圓圓臉龐頓時黯淡了下來,無奈地道:「唉,努力了這麼多年,我真不願見到孤兒院就此關門。」

  音畫一驚,「您怎麼這樣說?孤兒院為什麼要關門?」

  華院長略帶哽咽,「孩子,照理說是不該讓你知道這些事的,可是我好鬱悶,這心裡頭的難過和煩惱都沒有個人傾訴,今天正好你來了……」

  「發生什麼困難了嗎?請您告訴我!」她著急地問。

  華院長黯然地道:「最近孤兒院撐得很辛苦,社會大眾幾乎把慈善捐贈都送到了九二一災區,所以我們院裡頭已經有大半年沒有社會捐助款,再加上我又接了災區十幾名孤兒到院裡生活……可我實在不忍心看他們失去了父母又顛沛流離,所以心裡總是打算著,只要我們有飯吃,他們也就有飯吃,再苦也能撐下去。」

  音畫熱燙的淚水悄悄滑落。她從來不知道情況已經嚴重到這種地步,虧院長還悶不吭聲,隻字片語都不向她提及。

  「這還是一回事,可是這個月初我接到了信函,土地租給我們孤兒院近二十年的老好人戚老先生去世了,他在美國的兒子回台灣辦理後事清點遺產,發現了老先生一直低價租地給我們孤兒院,他很生氣,還表示要將土地盡快脫手賣掉,其他的家產也都要變現帶回美國。」

  音畫聞言大震,訥訥地道:「那我們孤兒院怎麼辦?一時之間又能搬遷到哪裡去?」

  華院長長吁短歎,淒然道:「我就是在煩心這個,戚先生不願意繼續承租給我們,還限我們一個半月內要搬空,他好叫人來評估地價……該怎麼辦?」

  音畫咬了咬柔軟的下唇,又氣惱又傷心,「好不講理的人,他既然久居美國,料想也不缺這賣地的錢來養家活口,何苦這樣逼人到絕境?」

  「我找了他幾次,一再求他可否繼續租給我們,就算租金高一點也無所謂,可是他獅子大開口地要一個月二十萬租金……我們哪湊得出呢?」華院長拭拭眼角,歎息道:「眼見日子一天天過去,我都快急死了。」

  「您都急暈了。」她好生心疼。

  華院長苦惱地摩挲著額頭,一臉疲倦,「我究竟該怎麼做,才能保全那些孩子不再過流浪的生活?」她獨木難撐巨廈,卻也已經獨立撐了這許多年了,難道這一次怎麼也熬不過了嗎?

  音畫清秀溫雅的小臉佈滿憂愁,陡然一個念頭飛快閃過她腦海。

  不,不是絕對沒希望的。

  孤兒院的生死存亡大關,院長的重病待醫,癥結點都在於一個錢字,而她是有機會賺取巨額金錢的,只要她肯出賣自己的肚皮與靈魂。

  想到她得賣掉自己未來的孩子,她的心都擰痛了,但此刻她別無選擇。

  錢雖然不是萬能,但是眼下的難關,她沒有錢就是過不去……換一個角度想,喬謹看起來身家頗豐厚,孩子以後在他的家庭下生長,將會是備受呵護寵愛,而不會像他的母親一樣流離困苦。

  只一瞬間,她便下了決定。

  「院長,您別擔心,只管在醫院好好養病,我能夠解決這些難題的。」她小小的雙手緊包握住院長的,語氣堅定有力地道,儘管她的心在刺痛。

  華院長嚇了一跳,不可思議地結巴道:「你有辦法……音畫,你該不會是想要走那種偏激的路子吧?不行!我死也不肯你去煙花地賣掉自己。」

  音畫噙著淚水,溫柔地道:「不,我不會這麼傻的,只是我剛好有這個機會得到一筆錢,多少我不知道,但是我絕對會極力爭取多一些的。」

  華院長還是不知道她做何決定,憂心忡忡地道:「孩子,你答應我,千萬別做傻事。」

  「我答應你。」音畫笑了,眸子被淚水洗得清澄無比,「相信我,我不會讓大家有事的。」

  華院長還想說什麼,可是她疲憊重病的身子再也撐不住,只得倒回床上。

  「您好好照顧自己,我晚上再過來看您,順道給您帶點好吃的來。」音畫溫柔地道。

  華院長熱淚盈眶,雖然曉得她很難幫得上忙,但是她這一份心意卻教人感動不已。

  音畫輕輕巧巧地退出病房,日光已經有些西斜了,映照在醫院小小的窗幃上有些許淒楚的美麗。

  她還不是美人遲暮,就已經必須面對出賣靈肉的地步,唯一感到慶賀的是那個對象玉樹臨風、卓爾不凡,終究也不太辱沒她乾乾淨淨的身體和靈魂了。

  *9*9*9

  音畫終於還是撥電話給喬謹了。

  接到她的電話,他沒有絲毫的訝然,只是淡淡地道「好,我去接你,見面再談。」

  三十分鐘後,他將她接到自家武術館三樓。

  音畫始終羞怯怯,臉色有些蒼白又有點異樣的暈紅,坐在黑色的沙發上,就像整個身子都要沉進那大大的座椅裡,看起來無辜又惹人憐。

  「你考慮清楚了?」他泡了一壺香茗出來,遞給她一個看來價值不菲的石榴紅釉彩瓷杯,自己則用一隻月裡蔥白的杯子裝盛馨香四溢的熱茶。

  奇怪得很,明明是夏天,他端出熱騰騰的茶來,卻顯得再自然不過。

  幸好音畫也是個愛啜熱茶不喝冰飲的人,換作別人在這樣盛暑的黃昏,早就捧上幾支冰棒大快朵頤了。

  她雙手捧著杯身,著迷地打量著杯身繪上的五彩山茶,答非所問,「這山茶畫得真好,瓣蕊分明又飽滿,用色佈景都見深意,是名家所繪的吧!」

  他微帶驚訝的目光打量她,低沉道:「這是我父親的一位知交親自捏制彩繪燒成的,他久居日本,在京都頗享盛名。」

  她眸光溫柔地蕩漾著,細細端詳杯子,「好雅致,就連喝茶都如此講究,你平常的日子一定過得十分愜意。」

  「該擁有的我都有了,再不愜意就是自尋苦惱。」他啜了一口茶,沒有告訴她這極品茉莉一斤得上萬元。

  空氣中飄散著茶香,音畫只覺得一杯在手,連滿心的緊繃焦躁都化做了雲霧,隨著茶杯上的煙氣裊裊騰空消失。

  她這才得以冷靜與他談起「未來」。「我答應為你生小寶寶,而且事後絕對不會諸多牽扯。」

  他一挑眉,似笑非笑,眼中有一抹好奇,「當真?」她怎麼看都不像是狠心的母親,他懷疑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她斷然答應的。

  「是。」她捧著熱熱的茶杯,像是不勝寒苦,需要憑借些許熱度溫暖自己。

  喬謹甩了甩頭,依舊讓自己面無表情。

  這原就是一樁簡單的交易,她得到錢,而他得到一個親生孩子,非常公平。

  「好,你可以看看合約內的條文,如果有什麼疑問可以提出。」他交給她一份文件。

  音畫輕顫著手接過,整個人蜷曲在大沙發內,咬著唇掃視著文件內容。

  「一直到受孕分娩這段期間,都住在這裡?」她抬頭,喉頭乾澀。

  他點頭,高大修長的身子緩緩走向窗台邊,眺望著窗外美麗的夕陽落日。

  這裡的景觀非常好,望出去可見青翠山野,也可看到藍澄澄的海洋拍打著沿岸的壯闊豪邁。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