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蔡小雀 > 春色無垠

第7頁     蔡小雀

  芳玉緊緊握著音畫的手,好難想像才十八歲,弱不禁風的她就得承擔面對這麼沉重的將來。

  在這一瞬間,她有些明白父親為什麼屢次對她稱讚音畫了。音畫的確有常人不能及的勇氣和堅強,只不過掩飾在溫柔乖順的外表下了。

  「音畫,雖然我好捨不得你,但是我會祝福你的。」芳玉吸了吸鼻子,滿眼熱淚,「你答應我,將來不管怎麼樣,你都得跟我保持聯絡喔!」

  「我會的。」音畫緊緊將她抱住,像抱住自己的親姊妹一樣。

  無論如何,這世界還是有這麼多人關懷她,給她力量,她還有什麼好不滿足的呢?

  生活上的困頓只是一時的,精神上她擁有比別人更豐足的財富。

  第四章

  「院長,我回來看您了。」

  音畫興匆匆地奔進了院長室。

  她剛回來,先跟外頭的小小院童們玩了好一會兒,等到他們被院裡僅有的兩名老師帶回房間睡午覺,她才噙著滿足快樂的笑意衝向院長室。

  華院長現在在做什麼呢?

  上回回來的時候,她老人家額際的皺紋多了不少,院裡的萬項雜務一定忙得她沒有時間好好照顧自己吧!

  前腳才剛踩進院長室,音畫頓時呆在原地動彈不得。

  慈祥銀髮、身軀微胖的華院長整個人倒臥在地上,原本紅潤的臉龐已經失去血色,人事不知地昏迷過去。

  音畫緊緊捂著嘴唇,心頭閃過撕裂般的痛楚和慌亂,她顫抖著腳步來到華院長身邊,冰冷的小手試探地探了探她的鼻端。

  有微微的氣息!

  「救命啊!張老師,董老師,快來人……」她瘋狂吶喊叫人,急急攙起老院長的身子,「院長,你醒醒啊!老天,求求你千萬要醒過來……」

  兩位老師聞聲衝了過來,一個忙著打電話叫救護車,一個趕忙和音畫一同攙扶起老院長。

  救護車飛快來到,醫護人員很快推出擔架車,從簡陋的院長室中抬起了昏迷不醒的老院長。

  音畫在一旁緊緊握著老院長的手,眼淚撲簌簌地落下,擔憂憔悴佈滿臉龐,她在心底強烈地祈求老天爺別讓老院長有事。

  「小姐,我們需要有人陪著她一道去醫院,你是她的親屬嗎?」醫護人員將人送上救護車後轉頭看她。

  「我是她養大的,是她的親人。」音畫想也不想地道:「我要去!」

  兩名老師憂心地望著她,殷切叮嚀,「音畫,麻煩你了,我們會好好照顧孩子們的,到了醫院別忘記打電話回來告訴我們情況。」

  音畫噙淚點頭,在醫護人員的協助下登上了救護車。

  救護車響起尖銳驚人的鳴笛聲,一路直奔醫院。

  音畫緊緊握住華院長蒼老瘦削的手,心痛無助地倚在點滴旁。

  她只覺得手越來越冷,心越來越涼……

  *9*9*9

  一到醫院,華院長立即被推入了急診室內,緊張著急的音畫徘徊在門外,等待醫生出來告訴她結果。

  醫院內的消毒藥水味好強,熏得她頭昏眼花,一陣陣心慌和上湧的恐懼,讓她空蕩蕩的胃裡猶不住翻攪。

  她只能不斷地絞扭著手指,一圈圈地繞著無名指上的珊瑚戒指。據說戒指是從小就戴在她頸上的,老院長曾不止一次說,或許將來有一天,她能夠憑著這枚戒指與親人團聚。每當她緊張或難過無助時,她便會不自覺地握著它、把玩著它,好像這樣就會帶給她無窮的力量。

  音畫就這樣在急診室外頭的塑膠椅上等了兩個多小時。

  總算,醫生推門出來,左顧右盼著。

  「我在這裡!院長怎樣了?她還好嗎?」她小臉上猶有淚痕,急切切地奔向醫生。

  中年醫生低頭看著她,神色溫和地安慰道:「她現在已經不要緊了,只是……我們剛剛對她做了一些抽血及檢查,發現她的腎臟有問題,還有她的心臟,她有嚴重的冠狀動脈曲張,這一次的昏厥就是它所引起的。」

  音畫咬了咬唇瓣,臉色蒼白地道:「能治得好嗎?醫生。」

  醫生沉吟了一下,「我的建議是盡快開刀手術,否則下次的昏迷,她有可能永遠醒不來了。」

  她忍住一聲嗚咽,「那開刀有危險性嗎?如果開了刀是不是就一定痊癒?她的身體是不是就不要緊了?」

  醫生思索了一下,道:「有百分之八十的成功率,考慮到她的歲數大,身體也很虛弱,所以另外百分之二十的危險性是潛藏在她體內的不確定因子,但是就技術層面來看,開刀是有很大的助益的。」

  「那她的腎臟呢?」音畫白著臉。她聽說過只要腎臟壞了,就得終生洗腎……

  「雖然嚴重,但是她有一邊功能還算良好,所以我們可以研究一下開刀取出那個敗壞掉的腎……當然,得等她身體狀況好些再動刀。」

  「您的意思是說,只要動手術,她就會痊癒?」音畫小心翼翼地問。

  「不能說百分之百,但是我們醫院有位心臟外科權威,所以嚴格說來手術成功的機率相當大。」醫生溫言道。

  音畫低頭思索,半晌後毅然決然地道:「醫生,可以請您安排一下開刀的時間嗎?請依華院長的身體狀況考量,我們會全力配合的。」

  醫生點點頭。他對這個看來年輕溫雅的女孩極有好感,總覺得年紀輕輕的她看似纖弱卻又堅強。

  她亦讓他聯想到自己的女兒,他定會盡量協助她的。

  「小姐,病人現在身體很虛弱,我認為該長期住院觀察,我們也好繼續做追蹤與詳細檢查,以便安排開刀事宜。」他道。

  她點點頭,「要請醫生多費心了。」

  「只是住院和開刀,健保只支付一部分費用,所以你必須先繳交保證金,還有必須得有心理準備……做那兩種手術的價錢並不便宜。」他打量她一身淡雅平凡的衣飾,替她微微憂心。

  音畫臉色更白了,她還是強自支撐著問道:「那麼大約需要多少錢呢?」

  「最少要三十多萬。」

  她往後退了一步,張口結舌,「這麼貴?」

  「本院的儀器和用藥都是最好的,醫生也是最專業的。」他解釋。

  音畫深吸了一口氣,腦袋微感暈眩,「三十多萬……」

  「有困難嗎?」他關懷地問。

  音畫抬起明亮如星的眸子,語音低柔幾不可聞,「不,無論如何,我都會讓院長動手術的。」

  醫生這才放心地道:「很好,病人現在已經送往五○三號病房,你可以去看看她。」

  待醫生走後,音畫想要跟著移動腳步去看華院長,可是她才動,整個人便失勢地跌入塑膠椅,幾乎坐了個空。

  三十多萬……她到哪裡籌這筆錢?

  焦急、無奈與傷心狠狠地啃噬著音畫,她覺得眼前一片黑暗,像是走入了無止境的隧道中,怎麼也看不見光亮的一端。

  *9*9*9

  氣色蒼白的華院長靜靜地躺在病床上,午後的陽光隔窗輕輕灑落,音畫無聲地來到她床邊,緩緩地坐了下來。

  她輕柔地捧起了老院長的一隻手,專注地凝望著。

  院長,你千萬得撐下去呵!

  音畫完全不敢想像華院長這株大樹倒了之後,院裡的孩子們該怎麼辦。

  而三十多萬……她一咬牙,無論如何都要籌,就算要賣身她也甘願。院長自小視她如親生女兒,她怎能不報這個大恩大德。

  手掌心傳來的微微顫動,驚醒了音畫的思緒。

  「院長!」她急切驚喜地撲近老院長,欣慰地看見她睜開了眼睛。

  華院長茫然地睜開眼,疲倦的眼神在見到音畫時頓現溫暖慰藉,「音畫,你回來啦,畢業了對不對?真抱歉,我這陣子太忙了,都忘了這回事。」

  音畫忍著鼻頭辛酸,溫柔地道:「院長,不要緊的,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情要做。」

  「我在哪裡?」華院長恍惚地看著四周,「這是哪裡?」

  「你昏倒了,我們把你送來了醫院。」她輕輕撫過華院長爬滿皺紋的額頭,為她理好了一綹紊亂垂落的銀髮。

  「我昏倒了?怎麼會呢?」華院長一咬牙,猛地要支撐起身子,「噯……」

  音畫慌忙地扶著她,「您別亂動啊,快些躺著休息。」

  華院長搖頭,「不、不、不,我怎能躺醫院呢?我還有事情要處理,你快些扶我起來。」

  「院長,再重要的事情也得等身子養好了再說。」她苦口婆心。

  華院長眼眶一熱,鼻頭酸楚地道:「音畫,你不明白,我沒有時間了。」

  音畫以為她說的是病情,又心疼又急急撫慰,「千萬別這樣說,醫生告訴我,只要您靜靜休息,然後再開兩回刀就沒事了,真的。」

  華院長一愣,老祖母般的臉龐茫茫然了一瞬,「啊?」

  「您還有大好時光要過呢,別說什麼沒時間了。」音畫好怕聽她這麼說。

  華院長回過神來,聽懂了她的話,又好笑又無奈地這道:「傻孩子,我指的不是我的身體,而是……」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