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蔡小雀 > 春色無垠

第6頁     蔡小雀

  他想了想,「你沒有看過女人爭權鬥狠的樣子,那副模樣簡直教人倒盡胃口。」

  「也不是每個女人都這樣。」

  「剩下的錯把肉麻當有趣,噘著嘴撒嬌就想贏得全世界。」他眸光冷靜,「還有一種動不動就掉眼淚,彷彿這樣就能燙痛男人的心,任她予取予求。」

  她驚歎,「你的見解好犀利,是吃過這些女人的虧嗎?」

  他聳起一邊的眉毛,似笑非笑,「我沒有這麼失敗。」

  「我想也是,你看起來幾乎百毒不侵的,我懷疑有任何女人傷得了你的心。」她懷疑自己怎麼說得出這麼有智慧的話,想來待在他身邊多少受了影響。

  她與學校的同學向來只是點頭微笑,完全好好小姐模樣,只有和芳玉在一起才能一來一往地快意交談。只是沒想到遇著了深沉內斂的他,與他談話還可以自覺長大不少。

  「我怕麻煩,不是擺不平女人,只是覺得沒必要把時間浪費在這上頭,男人還有戰場要去廝殺。」他將車子駛向位於近郊的武術館。

  武術館有三層樓,佔地廣闊,一、二樓是武術道場,三樓就是他自己的住處,把她帶到那兒比較方便說話,順道還可以找些衣服讓她換下這一身濕。

  「所以你只需要小孩,不要老婆就對了。」她總算弄懂了他的意思。

  「沒錯。」

  她心底莫名地酸了酸,「喔。」

  所以她的任務就是當袋鼠媽媽生他的小孩……咦?那就表示得跟他……然後才能懷他的孩子……

  她快要暈倒了!

  老天,她的心跳越來越快了!

  音畫迅速地眨動著眼睫毛,臉蛋蒼白驚惶得像快要昏厥過去一樣,喬謹忍不住別了她一眼。

  「你還好吧?」

  音畫拚命地吞著口水,如擂鼓般的心跳聲重重地敲動著,她幾乎聽不清楚自己的回答,「還、還好。」要幫他生孩子,幫他生孩子……這個聲音像蝙蝠洞裡的巨大回音一樣,不斷地在她心頭迴繞著,轟得她一陣嗡嗡然。

  「你看起來很震驚。」

  她嗆咳了一聲,結結巴巴地道:「還好吧!」有這麼明顯嗎?

  「你還有什麼疑問?」簡單潔淨的俠道武術館已在望,喬謹再瞥了她一眼。

  音畫絞扭著小手,指關節微微泛白,「你要我幫你生小孩,是不是用試管嬰兒的方式?」

  他笑了,唇邊的笑意扎扎實實地魅惑了她。「那樣太不人性化,我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是從冰冷的試管中培育出來。」

  她咬著唇,心亂如麻之餘情不自禁問道:「那生完小孩之後呢?」

  他眼神微微一冷,笑容不見了,「你想要母憑子貴,藉機攀纏?」

  她狼狽又心慌地搖頭,不明白氣氛怎麼一下子變得冷冰冰。「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說……」

  他莫測高深地盯著她,黑黝黝的眸子看不出喜怒。

  「我是說等孩子生了以後,我就要跟他分開,再也不能見面了嗎?」她抬頭望著他。

  「是。」他沉聲地道「孩子歸喬家所有,可是我會給你一筆優渥的獎金以茲補償。」

  「你要我為錢賣掉自己的小孩?」她大眼睛裡透著不敢置信。

  他瞇起眼,不悅地道;「這是兩相情願的約定,我並沒有欺瞞或剝奪什麼。」

  「可是、可是……」她越想越深入,一開始的意氣用事已經化作了驚慌失措。

  她當真要為錢生子,然後把孩子生下來之後就狠心將他丟給親生父親,從此不聞不問嗎?

  她無法想像自己會做出這麼殘忍的事。

  「你還有機會反悔。」他冷冷地道。

  她倏然抬頭,如秋水般的明眸裡漾著酸甜苦辣的複雜神色。「我……」

  她不想放棄,她想要為他孕育小寶寶,她想要自私地佔有這個甜蜜又痛苦的權利。

  可是要她放棄孩子,彼此與他們老死不相往來,她光是想手腳都冰涼了。

  「我可以去找別人。」他識破她的矛盾。

  「請讓我再想想好嗎?」她秀麗的小臉蒙上濃濃的深思。這是件大事,她無法在短短時間內就理清自己的感覺。

  他凝視著她好半晌,時間長到音畫都以為他要放棄她了。

  「我給你一星期的時間。」最後他斷然道。

  她吁了口氣,感激地道:「謝謝你,我會用這一星期的時間好好考慮的。」

  「你最好要考慮詳細,一旦答應就要簽下合同,證明你是自願生下孩子,無條件將他歸給喬家。」

  「我明白。」

  他望入她的眸底,低沉有力地道:「這是一個殘酷現實的世界,你要有心理準備面對這些劫難。」

  她輕輕垂下眼睫,覆住了複雜難辨的眸色。「嗯。」

  他將方向盤一轉,往來時路駛去。「打開你前面的暗屜,裡頭有我的名片,等你想清楚了,打電話給我。」

  她輕柔地伸出手去取名片,望著他深邃的眼睛,心兒驀然重重一揪緊。

  一個星期後,她是否會再見到這雙幽然神秘的眼眸?

  「告訴我你住的地方,我送你回去。」

  他一貫淡然卻有力的聲音響起,她本能點了點頭。

  *9*9*9

  驪歌一起,有多少的年輕學子將邁入另外一個人生旅程,去經歷另外一重重關卡的考驗。

  有人會在這樣的考驗中越磨越見鋒銳明亮,有人卻會在這考驗中逐漸失去光芒。

  音畫不知道自己屬於哪一種人,只知道握著畢業證書和獎狀的她,已經結束了一個美好的時光,接下來要面對的將是另外一種人生了。

  照理說,她該像許多同學一樣準備上大學,尤其以她優異出色的繪畫才能,被保送到任何一所大學的美術系都是易如反掌。

  校長和老師們也都頻頻規勸她,要她繼續上大學,他們甚至願意幫她爭取獎學金。

  可是音畫知道自己除了繪畫之外,其他科目只是泛泛而已,數理科甚至慘不忍睹,憑她這樣的成績就算進了大學,恐怕也有一段長路要走。

  再說就算進入了美術系又如何?繪畫不能當飯吃,尤其她學的是國畫,不如西洋畫風那般炙手可熱,等到大學畢業之後又怎麼樣呢?

  何況她再也沒有能力供自己上大學,就算憑藉著獎學金,那也不夠她在大學四年裡的吃穿用度,何況還有高額的學費呢。

  她情知不能再這樣拖累老院長,所以她打算畢業後就先找一份工作做,慢慢賺錢攢錢回報老院長多年來的奉獻幫助。

  「音畫,總算畢業啦!」芳玉蹦蹦跳跳來到音畫身邊。

  現在正是畢業典禮初散的時候,有許多同學和家長都忙著與老師們合影留念。

  芳玉的父母因為到美國洽公去了,不克前來參加畢業典禮,所以芳玉今天和音畫一樣,都是孤身一人晃來晃去,不同的是,芳玉臉上堆滿了開朗愉快的笑意。

  「畢業了,卻要跟你分開了。」同學三年,她最捨不得的就是好友。

  芳玉瞅著音畫泛紅的眼眶,忍不住笑道:「幹嘛,又不是生離死別的,我們還是好朋友,說不定還能考上同一所大學繼續當同學。」

  音畫溫柔地笑道:「我不打算上大學。」

  芳玉一怔,「為什麼?」

  「環境不允許,再說我也必須工作賺錢了,雖然不用養家,可是我至少得養活自己。」她微笑。

  芳玉叉腰,滿面不解,「喂,女人,你一點都沒有把我這個朋友放在心底喔,我早說過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學費的事我會幫忙你的。」

  「我無意拖累任何人。」音畫溫和卻堅定地道。

  「哎呀,又不是拖累我,付錢的還是我老爸呀,他一定很樂意的。」芳玉毫無心眼地笑道。

  音畫幽幽地歎了口氣,「我知道伯父很好,可是這是我自己的事情,不該由伯父來承擔。」錢債易還,人情債難還,她越貧窮無依,就越不該依靠任何人。

  「你好龜毛,我老爸錢那麼多,他才不會介意的。」芳玉咧嘴笑道。

  音畫感動地看著她,依舊堅定地搖頭,「還是謝謝你,不過這是我個人一點小小的原則,你不用再勸我了。」

  「音畫,難道你不想跟我繼續一同讀書嗎?」芳玉眼圈紅了紅,這才感受到鐵一般的現實。

  「我很想,但我不能,我還有該盡的責任和義務。你還記得華院長嗎?她待我如己出,現在她身體也不如從前了,孤兒院的營生又日益困難,我必須要幫她才行。」

  「這麼說你要回孤兒院做義工@NFDC4B!」

  音畫搖搖頭,「我回去還是改變不了現狀,唯一能做的就是工作賺錢,多少貼補院裡的開銷。」

  「音畫,你才幾歲?十八耶,你以為外頭有什麼樣的好工作,可以讓你養活一大家子?」芳玉提醒她。

  「雖然我的能力不足以擔起整個重擔,可是多多少少有幫助吧!」音畫眉眼神色間有些樂觀,「無論賺一萬、兩萬,至少都是錢,多少有差的。」何況她還在考慮著究竟要不要幫喬謹,幫那有個好聽的男性名字的男人生寶寶,如果她答應的話,屆時也會有一筆錢。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