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蔡小雀 > 春色無垠

第5頁     蔡小雀

  想有好的下一代,必須要有優生的遺傳基因考量;他雖然絕對沒問題,可是也得找一個健康聰慧的「孕母」,否則怕孩子出生之後會遺傳到母系的種種壞習性。

  而她……看來清秀動人,頗見慧黠,算來也是上等人選,何況她又自動送上門來,省卻了他不少麻煩手續。

  就是她了。

  警覺到他的正經嚴肅,音畫收起了羞澀的笑容,努力一挺胸膛,「你救我一命,無論是什麼難題,我都願意幫你度過。」

  「很好。」他十分滿意,「我需要一個孩子。」

  音畫的腦中有一霎時的空白,不過下一瞬她以為自己搞懂了,隨即鬆了口氣地笑道:「吁,我當是什麼天大難題,太好了,你遇見我是正確的。」

  他有一絲訝異,「嗯?」

  「你不是要孩子嗎?」她熱熱切切地道:「我們那裡什麼樣的孩子都有,男的、女的、高的、矮的、大的、小的,還有頑皮的、乖巧的、聽話的、聰明的你要哪一種?」

  他倒被她問住了,深邃的眸子透著不解,「你在開玩笑嗎?」

  她用力搖頭,真摯無比地道:「我是說真的,我們孤兒院裡什麼樣的孩子都有,你不是需要孩子嗎?那正好,可以到我們孤兒院領養一個,我相信哪個孩子跟了你,都是他的福氣。」

  他低頭凝視著這個搞不清楚狀況的小女人,「你弄錯了,我要的是自己親生的孩子,並非領養的院童。」

  她一怔,還不及細想,眸底卻有受傷之色,「你不喜歡孤兒院的孩子嗎?其實他們也是好可愛、好可愛的,也是惹人憐愛的小天使,所差的只是沒有一雙肯負責任的父母,以至於讓他們流落人間……」

  她的眼眶內水光閃閃,好似下一秒鐘珍珠般的淚水便會一滾而落,喬謹微帶震動地望著她,心底暗自低咒了一聲「該死」。

  該死!他實在無法摸清這聲咒罵是針對自己還是她。

  「首先我要澄清一點,我對孤兒院的孩子沒有任何偏見,只是我目前需要的是一個親生孩子交差,所以請恕我暫時不考慮領養孤兒。」他輕咳了一聲,低低沉沉地道。

  因為勾起了自己的傷心事,所以音畫粉頸低垂,神色還是有些寂寥。

  「我相信孤兒院的孩子都很可愛。」他勉強自己擠出一句安慰話。

  音畫可憐兮兮地抬頭看著他,聲音有些不穩,「你說的是真的?」

  他無奈地點點頭。

  她吸吸鼻子,一抹羞澀可愛的笑容又躍上唇邊,「對不起,誤會你了。」

  喬謹聳聳肩,一副無所謂。女人果然是麻煩精,一下哭、一下笑,幸虧他不打算跟這種族群長久打交道。

  「你剛剛說你想要自己的小孩,那……不知道跟我要幫的忙有什麼關係?」她輕輕地、好奇又小心翼翼地發問。胸膛內的心兒在亂跳著,好像偷偷預知窺見了什麼秘密。

  「我要你幫我生一個。」他淡然地道。

  儘管他口氣清淡如風,好像是請她去買一支冰棒那樣稀鬆普通,但聽在音畫耳裡卻像落了一個響雷,劈得她頭昏眼花起來。

  「赫!」她倒退了三步。

  他怪異地瞅著她,「你不願意。」他的口氣是篤定的,更有一些些「我早知道你只是嘴上說說」的意味。

  音畫的臉一陣紅辣辣,心頭「砰」地一聲像被撞開了一個大洞。

  不,她不是那種言而無信的人,更何況是對他。

  「我願意!」她還未深思便衝口而出。她不希望他將自己認做是輕浮的驕縱少女,只是嘴皮子隨便說說,心底壓根兒不打算負責任。

  喬謹瞇起了眼睛,彷彿在這一刻才認真地忖度她真誠的程度。「你願意?」

  她硬著頭皮道:「是。」其實她心底根本不知道自己答應了以後,又將會面對怎樣的翻天覆地情況,只是覺得不該讓他失望。

  他滿意地笑了,冷漠明亮的眼眸也柔和了一瞬,「太好了。」

  得來全不費工夫,他只要做完該做的動作,等待十個月之後生子交差便是。

  一想到家中大老們總算不會再逼婚,喬謹神色輕鬆了不少。雖然那群老傢伙一直不敢對他來硬的,但是這樣天天黏纏畢竟也太惱人,現在總算能夠給他們一個交代,自己也清靜不少了。

  剩下的……他低頭盯著她,就是如何擺平她了。

  「上車,我跟你說明一下前因後果。」他眼神微一示意。

  音畫不能自己地歡喜著上了車,在這一瞬間,就算他要把她載去賣了,恐怕她還是會高興得合不攏嘴吧!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但是他就像一塊吸力強大的磁石,吸引著她這粒小鐵沙投身偎靠過去,就算明知是飛蛾撲火也再所不惜了。

  *9*9*9

  喬謹沒有開車上的冷氣,怕音畫濕掉的衣服冰涼了她的身子。

  他只是按照本能,這樣不自覺的體恤卻讓她好不窩心。

  「你熱不熱?」她溫柔地問。

  他微搖頭,盯著她,「要不要先回你家換件衣服?」

  音畫低頭看了包裹在毯子裡的自己,有些羞窘,「我住在宿舍,不方便。我不要緊的,你不是要告訴我事情的始未?還有,我該怎樣幫你的忙?」

  幫他生個孩子……她光想就臉紅心跳了,可是他的表情如此冷靜,她狂跳的心也不由自主地跟著安靜了些。

  他也不@NFDC4B唆,低沉地道:「我家三代單傳,需要一個孩子來傳遞香火,可是我又不願結婚,所以只好找一個女人來做代理孕母。」

  她的眸光有些癡,「為什麼你不想結婚?婚姻不是人生最重要的過程之一嗎?」多可惜,這樣器宇軒昂的好男人不願給任何女人機會。

  他掌控著方向盤,淡漠地道:「並非每個人都適合婚姻。」

  她緊緊凝視著他,輕柔地道:「你曾受過愛情的傷?」

  他失笑,挑眉道:「你想像力太過豐富了。」

  「要不然你為何不想結婚?你的條件這麼好,相信一定有很多好女人好喜歡你的。」她誠摯地道。

  「我不喜歡女人。」他輕描淡寫地說。

  音畫一驚,「你、你喜歡男人?!」

  真是暴殄天物,這樣英氣勃勃的男人竟然是男同志!音畫眼眶有些發熱,心頭也有些發酸。

  上天待女人何等不公,卓爾不凡的男人都成了同性戀,那教女人該去依靠誰呢?

  幸虧她尚未面臨已婚年齡,否則可能會為此大哭一場。

  音畫震驚的表情讓喬謹又好氣又好笑,她咬著牙道:「小姑娘,不喜歡女人不表示就喜歡男人。」長這麼大,還是頭一次有人說他是同性戀,真是啼笑皆非。

  她聞言更加迷糊了,不過心頭大石總算落下。「你不是同性戀?可是你說你不喜歡女人。」

  「女人不是我生命中的重點。」他瞥了她一眼,「你能理解嗎?小妹妹。」

  「不要叫我小妹妹,我年紀不小了。」不知怎地,她就是不愛聽他這般說話。她已經十八,不小了,該懂的事她都懂,孤兒的出身已讓她心智迅速成熟。

  「那你幾歲?」他這時才認真思考起這個問題。她看起來溫柔嬌怯,該不會未成年吧?如果她還未成年,那麼她就不可能成為孕母人選,他沒有興趣殘害國家幼苗。

  看出他眼中的警覺之色,音畫咬了咬唇,急急道:「我、我……二十了!」

  他有幾分懷疑,「是嗎?你看起來很小。」

  她蒼白纖秀的小手絞扭著,不得不違心道:「我天生看起來就小,沒辦法,我也極度不願意。」

  他盯了她一會兒,這才緩緩點頭。沒錯,她看起來就像永遠長不大的小女人,而她的心智談吐感覺起來也有相當程度的成熟,未成年少女不可能有她這樣的深度。

  就是她了。

  他相信自己再也找不到像她這般沒心機,又乾乾淨淨得像尊水晶娃娃的女孩了。

  她應當懂得感恩,懂得在完事後兩不牽扯的遊戲規則,她也太稚嫩,還不懂得玩任何狡詐的手段,她似乎是最好的人選。

  喬謹還在思索間,音畫已經好奇地試探了,「你為什麼不喜歡女人?」

  他回過神,語氣微帶調侃,「女人有什麼值得我喜歡的?」

  她的女性自尊有些受傷,「你好直接,我也是女人耶!」

  「你是女孩子。」他糾正,「還不明白現在世界如何運轉。」

  「我不是生長在溫室中的花朵!」她忍不住嘟嘴,「雖然我什麼都不會,但是一有需要,我連打鐵都行。」

  他朗聲笑了,眸光炯然,「給你一雙重一點的筷子,只怕你都舉不起來,還打鐵?」

  「看不出你也會取笑人。」她臉紅了。

  「也不是每個人都值得我取笑的。」他的笑緩緩蕩漾開來,給人一種夏天浸入冰涼海水的痛快感。「尤其是女人。」

  「你為何對女人有偏見?」她還是緊抓著這問號不放。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