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蔡小雀 > 春色無垠

第15頁     蔡小雀

  音畫唯一一次與芳玉的通話,就在這麼急促的狀況下結束。

  也難怪她的心微微鬱悶了。

  她很清閒,可是卻跟個沒有用的人一樣,整日從屋子的這一頭晃到屋子的那一頭,像個遊魂似的。

  不行了,再這樣下去,她會無聊到得「少年癡呆症」的。

  *9*9*9

  這一天,喬謹剛出門不久,音畫就忍不住地打電話給芳玉,約她中午一道吃飯。

  她們約在市區一家有名的加州美食館,音畫在裡頭坐了將近半小時,芳玉才姍姍來遲地連聲道歉。

  芳玉滿頭的汗,笑嘻嘻地在她面前坐下,「哇!熱死我了,都是我表哥啦,拉著我陪他去看全國武術大賽,我快要被人潮擠昏了。」

  「已經開始了嗎?」音畫一愣。

  芳玉眨眨眼,「那?你不知道嗎?全國武術大賽在台南,今天是第一天的比賽呢!台東縣對屏東縣,打得很精采喔!」

  「喔。」音畫心底情不自禁湧起強烈的驕傲。

  她的情人,未來孩子的父親——喬謹,卻是這場聖戰盛事裡的主評審……

  「音畫,你變得好漂亮喔,肌膚紅潤、兩眼有神……哎呀,我也不會說,就是變得好漂亮。」芳玉打量著她,歡喜又讚歎道:「你穿的這套銀緞色唐衫好好看喔!哪兒買的?很便宜嗎?」

  音畫羞澀地搖頭,「我不知道,是我老闆買的。」

  「這麼好?你要小心喔,搞不好你老闆喜歡老牛吃嫩草,你當心別被吃了。」芳玉口無遮攔地道。

  音畫臉色一紅,有些無奈尷尬地笑笑,「怎麼會?你別亂想。對了,看你日子過得好充實的樣子,怎麼樣?學校和住宿的地方都安排好了嗎?」

  芳玉快樂地點頭,「是呀,唉,我們先點東西吃好嗎?我快要餓死了,而且好渴,你想吃什麼?這一餐我請客。」

  音畫溫柔地笑道:「不,這一次應該我請才對,我現在身上有錢呀!」

  「真的嗎?」芳玉笑著,「好棒啊,自己在工作比較好對不對?至少錢都比較能自由運用,哪像我爸,他規定我到台北讀書,一個月只能用他兩萬塊,真是小氣巴拉。」

  音畫但笑不語,只是抬頭對女侍者嫣然一笑,「麻煩你,我們要點餐。」

  女侍者翩翩有禮地過來,微笑道:「兩位要吃點什麼?」

  芳玉望向音畫,「你要吃什麼?」她雖然直腸子,但是也明白音畫一向財務窘然,所以體貼地等待她點菜,才能考慮要點哪種便宜些的餐點。

  音畫一笑,輕聲細語地點了羅勒葉拌海鮮意大利面,還點了一個香蘋果酥派,一壺熱情玫瑰茶。

  「你呢?」她笑問芳玉。

  芳玉這才相信她荷包有錢,快樂地道:「嗯,那我要一客烤牛肉起司千層面,大杯冰紅茶,一個堤拉米蘇,上面的可可粉要撒多一點喔!」

  音畫愉悅地笑著,「你還是嗜吃甜食。」

  芳玉扮了個鬼臉,「沒辦法,體重直線上升,我表哥說我如果想到台北迷惑學長的話,就得控制甜點和熱量,討厭死了。」

  「你跟你表哥感情真好。」她微笑,羨慕地道。

  「才不要跟他感情好咧,他那個人龜毛得要命,雖然是年輕英俊的學生會長,可是那張嘴說起人來不饒命的,每次都把我刮得臉一陣火辣。」芳玉搖頭,「真是,我咒他找不到女朋友!」

  音畫噗哧一笑,心情頓時開朗了不少,芳玉每每都能給她驚喜。

  「你呀,怎麼說話還是那麼直?他好歹也是你表哥。」她笑道:「而且將來到台北你還得靠他,現在說得這麼絕不好吧?」

  「我靠的是我大阿姨,他要敢不讓我住他家,我大阿姨鐵定用掃把把他打黏在牆壁上,三天三夜以後再挖他出來。」

  音畫的笑更止不住了,「你實在是……哈哈哈……」

  芳玉開心地看著她,「音畫,你越來越容易笑了耶!真是不簡單,我想我說笑話的功力有增加。」

  「豈止有增加,簡直是到出神入化的境界了。」

  「喂,說真的,你越來越漂亮了耶,我看叫我表哥追你好了,我表哥他至少一表人才,雖然嘴巴賤了點,可是他們家很有錢喔,你嫁過去後絕對不用擔心沒飯吃。」

  音畫當她講笑話,「才不要,你剛剛不是說你表哥嘴上不饒人的,那我做他的女朋友豈不是被他吃得死死的?」

  「不會的,你這麼美麗動人,他最不能抵抗像你這種飄逸出塵的美人了,我敢打賭以後是你把他吃死死的。」芳玉越說越興奮,好像已經看到表哥在她面前搖尾乞憐示好的模樣。

  嘿,她敢打賭,如果表哥一見到音畫,一定會驚為天人,到時候他自然得求表妹她來幫忙撮合了……嘿嘿嘿,就這麼辦。

  餐點送上來,音畫執起叉子吃著意大利面,邊好奇地看著芳玉頻頻打手機。

  「東西來了怎麼不吃?等會兒涼了就不好吃了。」

  芳玉對她打著手勢,擠眉弄眼,低低講話著,一會兒才放下手機,高高興興地吃起千層面來。

  「你在打什麼主意?」她瞧芳玉的眼珠子骨碌、骨碌地轉著,一定不是什麼好事。

  芳玉笑咪咪,「哎呀,相信我,我做的事情對你只有好處沒壞處的啦!」

  音畫懷疑地看著她,一叉子戳起一方魚片,才送入口中,強烈的反胃感驀然湧喉而她急急放下叉子,摀住了嘴巴,又酸又苦的胃酸燙痛了她的食道,卻依舊一波波齊湧上來,惹得她幾乎吐出來。

  「你怎麼了?」芳玉一呆,緊張地道。

  音畫連忙搖頭,吐出嘴裡的魚片在面紙上,喉頭胃裡才覺得舒爽好些。「沒事,只是這個魚肉腥了一點,不要緊的。」

  芳玉吁了口氣,「嚇死我了,還以為你在害喜呢!」

  害喜?

  這個名詞一躍入音畫的腦際,她不由得呆了半晌。

  害喜?會嗎?自己上個月的月信有來嗎?

  她臉上神色變幻著,芳玉忍不住笑打了她一下,「跟你開玩笑的啦!像你這種古典美人型的羞澀姑娘,光是男生靠近你就快暈倒了,怎麼可能會懷孕呢?哈哈。」

  芳玉嘻嘻哈哈笑著,音畫卻是心頭一陣狂喜與複雜心情。

  月信兩個月沒來了,對,算算日子該是第一次與他……的時候有的,噢,老天,也太神准了吧!

  「芳玉,你急急忙忙地叫我來做什麼?」高信傑走近她們,用力地拍了芳玉一記,「幸好我人就在附近,要不然你這樣雞貓子鬼叫的要我快來,我還……」他突然住口,因為他的眼睛瞥見了清麗脫俗、嬌嬌弱弱的音畫,他呆住了。

  芳玉滿意地看著他的表情,「坐啦、坐啦,叫你來一定是好事。」

  音畫抬眼望了這名高大年輕,看來俊秀斯文的男孩子,她只是溫柔禮貌地笑笑,情不自禁帶著一絲害怕的羞澀。

  她向來怕男人,除了喬謹,她對其他同輩的男人都是又怯柔又驚怕的。

  可是她那小白兔般羞怯美麗的笑卻震撼了高信傑的心,他緊緊盯著她,多麼希望能夠再見到她笑一次。

  古有秋香三笑姻緣,他卻期望她能夠再給他一抹笑容,那麼他就死而無憾了。

  高信傑呆呆地落坐,好半晌才控制住自己調轉開視線,可是才一轉向芳玉,就見到她滿臉促狹的笑。

  「嘿嘿!」她笑得賊兮兮。

  高信傑卻本能地討好起表妹,「芳玉,這位是……」

  「她是我最要好的同學,也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楊音畫,很美吧!」芳玉笑道:「音畫很厲害,她的國畫是頂尖的,每次代表我們學校都能拿大獎回來。」

  高信傑熾熱愛慕的眸光毫不掩飾地調轉向音畫,「好才華,果然聞名不如見面。你好,我是芳玉的表哥,我叫高信傑。」

  他大方地伸出手要與她交握,音畫只是怯怯地淺笑著,可憐兮兮地對芳玉投去了一個求救的眼光。

  「表哥,你不要藉機摸人家的小手,音畫害羞得很,從沒交過半個男朋友,如果有男生想碰她,她會緊張到暈倒的。」芳玉拍開高信傑的手,保護地道。

  現在還有如此潔身自愛的女子……

  他懷疑他見著的是自宋朝翩然降臨的保守美人兒,還擁有著中國最優良美麗的傳統與美德。

  她甚至還畫國畫……天啊!

  高信傑讚賞地看著她,愛慕之色越發深重。

  音畫卻被他這樣的眼神看得渾身不舒服,她輕輕咳了一聲,勉強地笑道.「你要不要吃點什麼?」

  高信傑受寵若驚,「當然好,謝謝你。」

  於是他招來了侍者,點了一客碳烤美國沙朗和一大杯冰檸檬紅茶。

  席間,高信傑不斷引導音畫多說一些自己的事,可是音畫溫柔懇求的眸光總是融化了他的每一分侵略,可是也讓他對她益發迷戀了。

  音畫雖然開心與好友相聚,可是高信傑的追求之意好明顯,讓她一頓飯吃下來如坐針氈。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