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蔡小雀 > 春色無垠

第16頁     蔡小雀

  好不容易最後的茶送上來了,她動作稍嫌快速地啜飲著,絞盡腦汁想著落跑的借口,一個不小心,杯中的玫瑰色液體潑濺了出來。

  「哎呀!」她輕呼,急忙要拭去桌上的茶水。

  高信傑慇勤地捏著紙巾過來要幫忙擦拭,卻無意間碰到了她的小手。

  音畫心一驚,立時就要收回,可是高信傑怎肯放過這個難得的大好機會,他深情款款地緊覆蓋住她的小手,怎麼也不肯讓她抽離。

  音畫漲紅了小臉,用力拚命要抽出手,卻怎麼也敵不過高信傑的力氣。

  和幾名評審出來吃中餐的喬謹跨進餐廳,見到的就是這曖昧的一幕。

  他臉色頓時沉了下來,神情難看得彷彿山雨欲來,銳利的眸光盯著那名陽光男孩緊緊握住音畫小手的模樣。

  可恨的是音畫居然沒有強力掙扎開來,她的小臉甚至還嫣紅泛著霞色。

  該死!

  他腳步一頓,隨即低語地對身畔的其他人說:「這一家客滿了,我們去別處。」

  其他評審自然唯命是從,反正體育館附近還有好多家美味的餐廳,既然這兒客滿就去別處吧!

  音畫並沒有見到喬謹臉色陰沉地離去,她甚至連喬謹的身影都沒有看見,因為餐廳人多,她又急著惱著要掙開高信傑的手。

  到最後她眼圈兒一紅,眼淚快要落下來了,高信傑才驚駭不捨地放開手。

  「抱歉,我情不自禁。」他老實地道。

  坦白說,他雖然是學校裡叱吒風雲的學生會長,也有無數的學妹或女同學愛慕著他,可是眼高於頂的他向來看不進任何一張花顏,可是楊音畫……她正是他尋覓已久的女孩子,他興奮、傾慕得幾乎控制不住自己了。

  音畫急急地站了起來,雪白的臉龐一陣紅、一陣白,但她仍然不願為難芳玉,所以只能低聲道.「呃,不要緊,只是我剛好想到我還有事情要做……所以我得先走一步了,抱歉。」

  芳玉原本一直笑吟吟地看著他們倆,可是表哥唐突了音畫,現在嚇得人家要逃走了,她於是心慌意亂地叫道:「音畫,你不要走呀,我們好久才見一次面,多聊聊好嗎?如果你怪我表哥太主動了,那教他出去外面繞個幾圈冷靜一下好不好?我們儘管談我們的,不要理他。」

  音畫幽幽地歎了一口氣,她實在好想跟好友繼續聊,可是這情況變得如此複雜,她怕再待下去情形會更糟,所以她只能無奈地搖了搖頭。

  「對不起,我們老闆還等我回去幫他照顧小孩。」她給了芳玉一抹虛弱的笑,急急忙忙要逃離。

  芳玉起身要追,旁邊一個高大的身形卻比她更快,及時攔住了音畫。

  高信傑微微喘息著,深情焦急地道:「別走,好嗎?我知道是我太過急躁了,留下來,我保證我會當一個君子。」

  音畫縮了縮身子,避免著再被他碰觸。「請你別攔著我,我真的必須走了。」

  「音畫,再多跟我聊聊好嗎?」芳玉懇求道。

  音畫搖搖頭,臉色蒼白地道:「芳玉,我會再打電話給你的,無論如何,我真的好高興又跟你見面了,只是我現在真的必須走了,拜拜。」

  她一個閃身避過高信傑的阻攔,急急地往櫃檯走,她要快點結帳、快點離開,她的心越來越害怕惶恐,沒來由的一朵烏雲籠罩住了她。

  不知怎地,她有種背叛了喬謹的感覺,因為她被別的男人碰到了,這對她來講是個好大、好大的不舒服和疙瘩,就算對方是芳玉的表哥也一樣。

  高信傑趕到了音畫身邊,看著她掏出錢包要付帳,他連忙攔下她的動作,卻險些又抓住她的手。

  音畫往後一縮,防備地盯著他。

  他舉高雙手作投降狀,歎了口氣道:「相信我,我對你無惡意,只是你至少給我個機會請你一頓。」

  「不用了,我已經說過要請客了,我與芳玉早有協議。」

  「六百七十元,謝謝。」櫃檯小姐看了看這個,再看了看那個,「請問刷卡還是付現?」

  「刷卡。」

  「我付現。」

  他們倆同時開口。

  音畫急切地拿出六百七十元給櫃檯小姐,然後惶然地轉身奔出餐廳。她甚至連回過頭來道別的勇氣都沒有呵!

  高信傑歎息著,悵然若失地呆站在原處。

  芳玉走近了他,拍了拍他的肩膀,「別洩氣了,誰教你這個大色魔,第一次見面就亂摸人家的手,啊?」

  高信傑苦惱地道:「芳玉,你幫我好不好?我真的喜歡她。」

  芳玉挑眉打量了他老半天,最後才丟出一句話,「求我呀!」

  「求求你。」高信傑一咬牙,道。

  芳玉睨著他,知道他心底一定嘀咕著說她壞話。「哼,這麼沒誠意,唉,算了,告訴你吧,現在我根本不知道怎麼聯絡音畫,一向都是她打電話給我,如果你真的很想與她見面,那你就耐心點,等她打給我@NFDC4B!」

  高信傑聞言氣得牙癢癢的,卻也拿她一點辦法都沒有。

  誰教自己衝動過頭,壞了好事呢?

  唉!

  第八章

  音畫匆匆趕回了武術館,當她回到三樓房子裡時,整個人才鬆懈下來,大大地吁了一口氣。

  好可怕!

  她回到臥室,驚魂未定地搖著頭,「天!芳玉怎麼有這麼冒失唐突的表哥?」

  休息了好半晌,她的心臟才恢復平常的速度跳動,不再驚悸地亂撞亂跳。

  音畫走到廚房去,為自己沖了一杯熱熱的茉莉綠茶,她啜飲著茶的幽香,在這時候分外想念喬謹。

  喬謹,你究竟什麼時候才能挪一些時間陪陪我呢?你可知道我好孤獨……

  她無力地伏在桌上,小手有氣無力地輕撫過茶杯的邊緣。她強烈地想念著喬謹,渴望在這時投入他寬大溫暖的懷抱中,向他傾訴自己受到的驚嚇。

  老天,她好想他!

  現在才午後,他還要更晚的時候才能回來……

  她再啜了一口熱茶,覺得胃裡的騷動被撫平了,變得暖暖的好舒服。

  胃,我的胃……難道我真的懷孕了嗎?」她臉上的寂寞之色倏然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期侍與羞澀的喜悅。

  如果她真的懷孕了,那喬謹一定好開心的,她迫不及待要證實這個消息!

  音畫急急地跑到臥房取過小皮包,匆匆地出門到藥房買驗孕器。

  就在她關上門後不久,電話鈴聲響起,迴盪在空曠的屋內分外刺耳驚心。

  喬謹在體育館內執著手機,陰森著臉等待著那一頭的電話被接起,可是他連撥了好幾次,還是沒有人接。

  看來她跟那個男人相談甚歡哪!現在都幾點了還沒回家。

  可惡!

  她還告訴他她怕男人,男人一靠近就緊張得快暈過去……該死的!他就知道女人沒有一個是誠實的,她們撒下的漫天大謊足以遮住南極上空的臭氧層破洞!

  被背叛的椎心之痛狠狠地啃蝕著他,喬謹按掉電話,表情冰冷得足以冰凍整個世界。

  *9*9*9

  她懷孕了!

  音畫高興不已,幾乎拿不穩驗孕器,當她看著指標上的紅色線條呈現「十」字形時,她的心跳都快要停了。

  天哪!這真是個天大的喜訊。

  音畫開心地拿著驗孕器走出浴室,等待著喬謹回來,她好告訴他這個天大的好消息。

  他一定會非常、非常開心的。

  一想到她的腹中正孕育著他的小寶貝,她的心中就一陣暖洋洋,母性的溫暖漸漸在她血液裡流竄,散發出來。

  音畫小手緊緊捏著那張懷孕的證明,沒幾分鐘就跑到窗邊去採看那熟悉的車子回來了沒。

  一直到黃昏了,她才聽見熟悉的跑車引擎聲由遠至近地駛來。

  她興奮地抓著驗孕器,衝到了門邊等人。

  門一開啟,她歡喜地飛奔入他懷中。

  「喬謹,我要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她偎在他胸膛前,嬌嬌嫩嫩地道。

  喬謹的肌肉緊繃,氣息冷硬,極不客氣的將她抓離胸前,「離我遠一點。」

  她一愣,差點被他推倒在地,勉強穩住了身子,音畫驚疑又微懼地道:「喬謹,怎麼了?今天的比賽不順利嗎?你在生氣嗎?

  他瞇起眼睛,眸光冷厲地看著她,「你剛剛說要告訴我什麼好消息?」

  她往後退了一步,情不自禁地嚥了口口水,「你先告訴我,你是不是在生氣?」

  他低沉地威脅道:「告訴我!」

  她一驚,手上的驗孕器掉了下來,「喀」地一聲跌落在地板上。

  他望向那明顯透露出「懷孕」的證據,臉上沒有她想像中的狂喜,反而是閃過了一絲可怕的冷漠與怒氣。

  「你懷孕了?」他輕輕地道,那聲音卻遠比大聲吼她更教她膽戰心驚。

  她顫抖著點點頭,不明白自己又做錯了什麼事……

  山雨欲來風滿樓,此刻的屋內可說是閃電密佈,霹靂般的落雷已經要劈下來了。

  喬謹危險地瞅起眼睛,「確定是我的嗎?」

  血色頓時從音畫臉蛋上褪得一乾二淨,她面如死灰,身子抖瑟如風中落葉。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