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蔡小雀 > 春色無垠

第14頁     蔡小雀

  他溫熱的唇急切地熨貼上她的額頭,激起了她微微的顫抖,「音畫,對不起,我不該把你一個人扔下不管,徹夜未歸。」

  她輕顫動著,剎那間神智與感覺都回來了!

  「喬謹!」她緊緊地偎在他胸膛,哽咽地低呼,這一瞬間才有了真實感,「你真的回來了?求求你不要生我的氣,我知道是我不好,是我太無趣、太不乖了,所以才會把你逼走的……求求你不要生我的氣呵!」

  她的頻頻呼喊震碎了喬謹所有的理智與冷靜,他擁緊她,結實有力的雙臂情不自禁地輕輕顫抖著,眸底的痛楚與憐惜強烈如斯,他的心臟都快要被揉碎了。

  音畫……我可憐的音畫。

  她窩在他的懷中,不勝寒苦地道:「我知道我什麼都很笨,我笨手笨腳的,我無法令你快樂,可是求求你給我時間學,我——」

  他緊緊抱住她,臉龐深深埋在她柔軟幽香的髮絲中。

  「音畫,你何苦這樣折磨自己?」他強自振作了一下,嚥下喉頭的哽咽,「你吃過了沒有?早餐吃了嗎?」

  她茫然地望著他,「早餐?」

  他心底又飛閃過一陣酸楚,「我猜你連昨天的晚餐都沒吃,對不對?」

  她搖搖頭,鼻音濃重、沙啞地道:「我忘了。」

  他歎息,緩緩將她扶坐起,正色地凝視著她,「好好地去沖個熱水澡,換一套乾淨舒服的衣裳,然後來廚房找我,我要為你弄一頓豐富的早餐。」

  她眨了眨眼,越發甦醒過來了。「喬謹,你不會再離開……對不對?」

  她的小臉透著懇求,他深吸了一口氣,給了她一個溫柔的笑,「我不會離開,頂多到廚房去。」

  她點點頭,小臉上像個小孩子一樣綻放著希望的光芒,「我去找你。」

  他輕揉了揉她的頭,微微笑道:「要把自己洗香香的才能過來,要不然不做飯給你吃。」

  「是。」她雀躍地下了床,可是多餐未進食令她雙腿軟了一下,幾乎要倒下去,在他的抽氣聲中,她及時扶住了床頭,回頭嫣然一笑,「等我。」

  他點點頭,一顆高懸的心這才緩緩回歸本位。

  *9*9*9

  淋浴過後,音畫把自己洗得香噴噴,肌膚如凝脂賽雪,整個人清爽無比。

  她帶著還未全部擦乾的長髮,蓮步輕踩過地板,奔向了廚房。

  廚房香氣飄蕩,喬謹動作快速的將兩個荷包蛋盛入蕊黃瓷盤內,再放入幾片培根肉。

  烤箱內的吐司麵包彈跳起來,奶油香氣飄散了開來。

  她著迷地看著他的一舉手、一投足,心底塞滿了幸福感。

  咖啡爐呼嚕、呼嚕地煮著黑色香濃液體,不一會兒已經盛滿了一大玻璃壺的黑咖啡。

  音畫幫忙取出了牛奶罐和兩個宮廷蘭花杯。喬謹對於生活品質有著最優質的要求,所以他用的物件都是最上等的東方或西方器具。

  這樣的生活,美得像一首詩、一幅畫……

  她乖乖地坐在桌前,等待著喬謹幫她擺放好滿滿的食物。

  他總嫌她笨手笨腳,因此這類家事他寧可自己來,但是他優雅快捷的動作是如此自然迷人,再加上有意無意間總會流露出一絲絲無心的溫柔,所以她儘管被他罵笨,但心底比誰都要開心滿足。

  「吃吧!」他弄好了早餐,在她面前坐下。

  「嗯!」她拿起叉子便秀秀氣氣地吃將起來,儘管肚子餓得很,依舊不忘餐廳禮儀。

  人笨不要緊,動作若再粗粗魯魯的,恐怕就沒藥醫了。她心想。

  他啜著咖啡,帶著一絲莫名的滿足感凝視著她的吃相。

  就在這時,他注意到了她的髮絲未干,眉頭又不自覺地緊蹙了起來。

  「吃完以後,去拿吹風機來。」

  音畫一怔,小嘴裡還含著蛋,「咦?」

  他指指她的頭,眉頭打緒,「我幫你把它吹乾,你是不是想要得肺炎?怎麼頭髮不弄乾就跑出來?」

  儘管他的聲音是不悅的,表情是皺眉兼蹙顰,但她還是開開心心地對他應道:「好!」

  因為喬謹的冷面孔總是掩飾不了他的熱心腸……

  *9*9*9

  接下來的日子,是音畫生命中最美好的日子。

  喬謹雖然還是冷冷的面孔,那英俊板著的臉像有人欠了他幾千萬一樣,可是他的動作輕柔,他的叮嚀與交代都帶著一抹無可掩飾的憐惜恩寵。

  音畫覺得世界變得越來越瑰麗多彩了,只要看著他的眉宇唇畔、他的眼神、他的一舉一動,她的生命就變得豐盈充沛十足,再也沒有任何消極或傷心能夠溜進她的身體內。

  最棒的是,現在喬謹整晚都擁著她入眠,不是在她的床上,而是在他的床上。

  他的解釋是為了要在第一時間知道她懷孕了沒,所以才每晚都抱著她睡。

  可是音畫看得見他眼底的一抹窘然尷尬,每當她故意要追究的時候,他就沉下臉來做生氣的模樣,可是她每次都能看穿他的偽裝,越來越不怕他的撲克臉了。

  她覺得他們的感情日漸進展,雖然誰也不說破,卻盡在不言中地滋生發芽著。

  他們的歡愛生活也幸福圓滿,他們每晚都在彼此身上製造發掘出更狂野更大膽的情慾快感,每一個觸摸及撫弄都令她銷魂蝕骨,每當他在她身上馳騁衝刺的時候,她也可以感受得出他的狂烈歡愉,還有越來越深厚的憐愛疼惜。

  如果能夠,她多麼希望時光永遠停留在這一刻,就像彩筆丹青凝結在宣紙上的那一剎那,留住永遠的燦爛似錦。

  *9*9*9

  一年一度的國家級武術比賽又要開始了,喬謹身為上屆與上上屆的武術冠軍,自然而然成為最有份量的評審,所以在為期一個半星期的武術大賽中,他必須要花上不少的時間。

  他自己的子弟兵與師兄弟們也參加了這場比賽,代表台南市來自全國十六個縣市的代表一同角逐冠亞軍。

  他的公正與專業無可質疑,對於這場比賽,他也比別人花了更多的精力與時間去指導大會的相關準備工作。

  眼看著比賽開鑼的日期一天天近了,他也更加忙碌。

  音畫體恤他的工作辛勞,也沒敢多黏纏著他,只是在他晚上疲憊回到家裡時,貼心地捧上一杯熱茶,撫慰他整日的辛苦。

  晚上,他們依舊恩愛如常,只是白天她就得獨自面對空蕩蕩的屋子,還有自己吃外賣餐點的寂寥。

  「敬你。」音畫端著月牙色杯子對著面前的空泡麵碗輕觸了一下,「乾杯,我總算把你吃完了。」

  泡麵很香,但是吃進肚子裡總覺得有種淒涼的飽膩感。

  喬謹今天晚上又沒有回家吃晚餐,想必是在體育館裡和其他工作人員一同吃了。

  喬謹給了她兩萬塊現金,要她去叫好吃的外賣,可是她寧可把這筆錢存下來,只用少數幾百元買了幾箱不同口味的泡麵。

  不是她不乖、她賭氣,而是獨自一人進食,那種空虛寂寞的感覺,東西吃進嘴巴裡,絕對分辨不出滿漢全席與排骨雞泡麵有什麼不一樣。

  省下一些錢,她還能夠給孤兒院的小朋友們買些衣服玩具。

  孤兒院……呵,她已經兩、三個月沒有回去過了。

  她曾打電話到醫院,主治醫生告訴她華院長的心臟手術進行得很成功,現在已經回孤兒院療養身子,等待下一回再做一次手術就可以揮別醫院了。

  這個消息令她欣喜欲狂,可是也不免有些悵然。老院長好多了,再也不那麼需要她了,孤兒院裡的孩子們會填滿她的時間的。

  至於音畫最好的朋友芳玉,她已經考上了台北的大學,只等著暑假一結束就北上讀書去。

  音畫打電話去,芳玉的聲音裡總有著掩不住的興奮與期待,雖然芳玉對她的友情熱力依舊,但感覺得出兩人各自有不同的人生旅程,芳玉的路將越走越寬廣明亮,世界會越來越大,和她已越走越遠,這是必然的過程,但她卻不免有一絲絲心痛。

  「音畫,你現在到底在做什麼呀?怎麼都不找我出去喝茶?」芳玉好奇地打探著,「你在工作了嗎?在哪裡?我去找你好不好?」

  「不,我工作的地方老闆不希望我亂跑,不過……我會找一天請假去找你的,我好想你呢!」音畫溫柔地道。

  「一定喔!對了,你最近過得好嗎?」芳玉滿滿關懷地問。

  「非常好,我過得好快樂、好幸福!」音畫想也不想的說,她的聲音裡有著如做夢一般的喜悅。

  「幸福?」

  「呃,我是說老闆一家人都侍我很好,我在他們家幫忙帶小孩。」她撒謊,生怕芳玉起疑。

  「那就好,我一直很擔心你呢!」

  「不要擔心我,下個禮拜找一天出來好嗎?」音畫渴望地道。

  「當然好,你再打給我……啊!我在台北念大學的表哥來找我了……改天再跟你聊,拜拜!」芳玉匆匆地掛了電話。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