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挑戰闇星

第21頁     金萱

  「我們走吧。」她絕然的說。

  羅致旋點頭,伸手拿起她的背包背上肩,「來,我們走這邊。」他將她帶往陽台,在她蹙眉懷疑前已先開口,「我有個朋友已經在樓下等著接應我們了,別擔心,他會小心接住你的,不會有事。」

  他溫柔卻斬釘截鐵的保證一點也不像在保證她待會兒的安全,他的保證就像在保證她離開這個家之後所有的一切。

  不會有事的,她相信他,因為只要有他在身邊,即使遇到再大的挫折與風浪她也不怕。

  只要有他在身邊,不會有事的。

  第九章

  其實在將管初彗從家裡偷渡出來之後,在那種沉悶的心情之下根本就不適合再出遊。不過羅致旋卻不這麼認為,甚至於不顧她低落的心情,依然堅持按照原定計劃到六福村去大玩一頓。也好家在有他的堅持,在這麼瘋狂的玩了一上午之後,管初彗再壞的心情也都被丟到九霄雲外去,尤其她身旁又伴隨了楊開*,這個耍寶高手和梁矢璣這個調情聖手。

  看著她由愁容滿面變成笑逐顏開,羅致旋懸掛在半空中的一顆心終於稍稍地往下降落了一下,不過卻未著地,因為他還必須擔心關於安頓她的事。

  既然將她從能遮風避雨的家裡帶出來,他就必須再替她找到另一個能遮風避雨的家。在她家的時候,他告訴她不會有事的,事實上這是他的期許,至於會不會有事只能端看老天的安排了,不過關於住處的問題他是絕對能保證的。

  趁著午間吃中餐時,他在管初彗被他那幾個兄弟圍繞著東問西問間將季筍瑤偷偷地拉到了一旁,並直截了當的告訴她他想安排管初彗借住到她家去,她竟毫不猶豫的立刻否決了他這個要求。

  「不好。」季筍瑤斬釘截鐵的搖頭說,「因為你們被停課一個星期,而我卻還是要照常到學校去上課,當我去上課的時候,難道你要小彗一個人悶在我家裡?」這是她的理由,接著卻在他開口反駁前揶揄地朝他挑眉問,「或者你迫不及待的想讓我爸媽知道你這個準女婿琵琶別抱,把他們的寶貝女兒給拋棄了?」

  她的話讓羅致旋蹙緊了眉頭。其實他並不在意她爸媽善意的謔諷,只是他實在害怕他交女朋友的消息一旦傳出去,他遠在美國的爸媽會連夜趕回家來替他辦喜事。一想到他那對難纏的寶貝父母他的頭就抑制不住的痛起來。

  「難道你就不能暫時隱瞞一下伯父、伯母,告訴他們小彗是你同學,因為父母有事出遠門,所以暫時借住你家一陣子嗎?我想一向好客的他們應該不會問太多才對。」他看著她說。

  「你要我說謊?」季筍瑤挑高了眉頭。

  「我並沒有這樣說,我只是要你隱瞞一下而已。」

  「那跟說謊有什麼兩樣?倘若我爸媽真的問起的時候,難道我要拿膠布把自己嘴巴封起來嗎,不行,總之小彗不能去住我家。

  「小瑤……」

  「難道你真的沒別人好托,只有我能嗎?」

  「因為你是惟一合適的人選。」

  「謝謝。」她微笑道,笑容卻沒進入她眼中,「那你自己呢?你有沒有想過比起我,或許在小彗心中你才是惟一合適的人選?她想跟你在一起,更何況你家這麼大,就你一個人住不是太浪費了嗎?」

  「我家不行!」羅致旋斷然的說。

  「為什麼?」季筍瑤挑眉問,「因為你害怕你的『男性本色』是不是?」她一直在等這個機會揶揄他。

  看著他臉色慢慢泛起潮紅,季筍瑤終於忍不住大笑出聲。

  「真的被我猜到了是不是?你害怕如果住在一起自己會忍不住慾望去侵犯小彗對不對?旋,我從來不知道你這麼色!」她笑聲一頓,突然改以神秘兮兮的口吻緊緊地瞅著他看,「老實說,旋,你和她做過那件事沒?感覺是什麼樣子?真如小說裡面形容的那麼好嗎?要不然你怎麼會怕自己會按捺不住的想對她做那個?」

  「小瑤,你可不可以矜持一點?這些話你也說得出口!」雖然被她猜中心事有些不好意思,羅致旋依然嚴肅地瞪著她皺眉道。

  「為什麼說不出口?」她義正辭嚴的反口說,接著卻以一臉好奇寶寶的表情緊盯著他,「怎麼樣、怎麼樣,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

  「我改變主意了,讓小彗借住在你家一點也不適合。」瞪著她半晌,羅致旋霍然開口說道。

  季筍瑤挑高了眉頭。

  「她會被你帶壞的,我早該防微杜漸的知道像你這樣一個心術不正的人一點也不適合與她為伴。事實上我該做的是盡速將你與她隔離才對。」他說得一本正經。

  季筍瑤輕笑出聲,看著他,她以下巴指著不遠處的景象緩慢地說:「我看你該做的不是盡速將我與小彗隔離,你該做的應該是盡速將她從他們幾個手中救出來吧?尤其是璣的手中。」

  聽到她的話,羅致旋反應迅速的由背對著他們那一群人的姿態中轉身,並在季筍瑤根本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的便已衝到了他們那一群人面前,迅雷不及掩耳的將管初彗從他們之中拉了出來,並佔有似的將她擁在雙手間。

  「我警告你們,小彗可是我的老婆,『朋友妻不可戲言』這句話你們總有聽過吧?不准你們對她心存任何一點覬覦之心,聽到沒有?」

  他警告式的各瞪他們五人一眼,在瞪到梁矢璣時眼神尤其嚴厲。

  「拜託,『朋友妻不可戲』這句話我們會不知道?別把我們看得這麼下流行嗎?」一陣錯愕後,梁矢璣皺起眉頭瞪著他道。

  「這句話若是由他們四個人講的話我就信,但是由你這個花花公子講……對不起,它的可信度可能比一半的一半更少。」

  「你這句話是意思?」

  拉著她坐入自己身邊的位子,羅致旋伸手直接橫過桌面將她的餐點整個兒端過來,放在她面前。

  「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瞪著他,梁矢璣雙手一攤的對眾人聳肩道。

  「不,這叫常識好不好?要是今天換作是我的話,我也會說出跟旋一樣的話。」楊開*,雙手交叉於胸前好整以暇的說。

  「你們要我發毒誓說我絕對不會搶你們的女朋友嗎?」冷哼了一聲,梁矢璣有些生氣的說。

  「如果你肯的話最好。」

  「旋,別捉弄璣了。」意外的,管初彗卻在此時出口調解這場僵局,她伸手輕打了羅致旋一下,「如果不信任你,你們又怎麼會做這麼久的朋友,對不對?璣,你別生氣,他們都是在開你玩笑的。」

  她認真的表情讓在場七人頓時住了口,七個人十四隻眼睛全都在一瞬間一眨也不眨的轉盯在她臉上。

  「怎……怎麼了?」他們的反應讓管初彗頓時覺得自己像是說錯了什麼話似的。

  「喂,旋,我們打個商量好不好?」一陣子後,麥峪衡率先開口打破沉默。

  「什麼?」

  「把她讓給我。」

  「什麼?」羅致旋整個人都跳起來。

  麥峪衡霍然朝他咧嘴一笑。

  「開玩笑的啦!不過說真的,我還真羨慕你,竟然可以找到一個這麼棒的女朋友,也難怪你連學生會長的位置都不要了。可惜昨天下午我因工作請假提早回家,要不然我鐵定會忍不住拍手叫好。唉,真後悔竟然錯過了那場盛會。」

  羅致旋慢慢地坐回位子上。「我想我應該向你們說聲道歉,昨天中午才拍胸脯保證的事,沒想到馬上就食言了。一個星期停課的處分,不知道那件事……」

  「放心,還有樞在不是嗎?」楊開*,難得正經的說。

  「他是蹺課,總不像我可以明目張膽的四處走動吧?」

  「算了,既然一切都已成定局,想那麼多也沒用了不是嗎?更何況如果一切能重來,你會改變作法嗎,如果你還有其他辦法挽救小彗免於被退學的命運。」

  羅致旋老實的搖頭。

  「那就是嘍,所以這件事就這樣算了吧,反正還有我們六個在,不會讓那些混蛋破壞我們求學的環境,你說對不對,樞?」麥峪衡轉頭問著身旁的倪天樞。

  他立即毫不猶豫地點頭。

  「好了,別再說這些了。」季筍瑤霍然起身開口道,「我們到這裡是為了玩,可不是為了談事情的,走走走,吃飽了就繼續玩吧。小彗,陪我再玩一次火山歷險,剛剛就你沒玩。」說著她抓住管初彗猛搖的手,就往餐廳的出口處去。

  知道管初彗膽子小的羅致旋在一陣呆愕後起身,追了上去。

  而其他五人也在對看一眼後起身隨後走出了餐廳。小瑤說得對,他們今天到這裡來是為了玩,而除了玩之外的事,本就該丟到九霄雲外去。

  玩吧!不然過了今天,明天可又要到學校去上課了。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