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挑戰闇星

第20頁     金萱

  「你們是存心去搗蛋的,別以為我不知道,六福村你們又不是沒去過,而且還不只一次!」

  梁矢璣聳聳肩,「大概吧,反正你遲早得將小彗介紹給我們認識,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我們大家一起決定的。」

  「可惡,不准你們叫她小彗!」

  「為什麼?」

  「那是專屬於我的稱號。」

  「喔,是嗎?不過我們都已經叫習慣了耶,小彗、小彗、小彗——小瑤,你說是不是?」

  「我昨天問過小彗,她不介意我這樣叫她。」季筍瑤點著頭對一臉氣憤的羅致旋說。

  「你們……」

  「我們很好心,是特地來做你的免費司機。」梁矢璣打斷他的話,「快上車吧,我們一起去接小彗,我想樞現在人也接得差不多了,我們約在龍潭那間麥當勞會合順便吃早餐,我已經快餓死了。」

  

  車子一轉入管初彗家門前的巷日,羅致旋立即拿出手機打算告知她,他快到了,並想順便讓她有個心理準備,除了他之外,他身旁還跟了幾個跟屁蟲。不過他倒是沒想到自己在還沒開口前,她會先劈頭告訴他計劃取消了,她今天不能出門。拿著斷訊而嘟嘟作響的手機,羅致旋整個人都呆住了。

  「喂,哪間屋子呀?」開車的梁矢璣問道。見他呆若木雞的沒有出聲回答,就伸手在他眼前晃了兩下,「我問你要在哪裡停車,你是沒聽到嗎?」

  「停車!」羅致旋突如其來的叫道,嚇得梁矢璣頓時緊急煞車。

  「你……」他根本來不及開罵,羅致旋已迅速地推開車門跳下車去。「喂,你要去哪裡?」他莫名其妙的叫道。

  羅致旋置若罔聞的沒理他,一個人大步伐的邁步往回走,在越過的三、四間民房後停在一間外表以桃橘色磁磚修面的獨楝洋房前。

  他瞪著緊閉、由不透鋼製成的銀白色鐵門蹙眉沉思,他在想他是該按門鈐禮貌的由大門進去呢?還是該直接由鐵門邊的圍牆翻牆而入,因為從剛剛小彗電話裡聲音,他輕而易舉就知道出事了,而且她不好,很不好。

  過於緊張與緊繃的聲音,有些沙啞又欲言又止,以及迅速接起電話和急遽掛上電話的反應,她給他的感覺就像受到迫害,想逃卻又怕失敗將會招致另一種更嚴重傷害的被害人,是她爸爸,或者是她媽媽傷害了她嗎?

  早知道不能讓她獨自回家面對一切,即使校方收回對她勒令退學的成命,但是她的議員爸爸丟臉的事卻已成了事實。想想看,一個在外頭享慣了別人對他鞠躬哈腰的風光,他又怎丟得起女兒因被勒令退學而被校方叫到學校去的臉?他不氣死那才怪!

  他出手打了她嗎?除了打她之外又說了什麼傷害她的話?有人護著她、心疼她嗎?她的眼淚又是誰幫她擦乾的,棉被、枕頭?她那沙啞的聲音是哭出來的吧!

  「旋,就算我開過頭了,你也用不著這麼生氣吧?」將車倒了回來的梁矢璣走到羅致旋身邊,抬頭看了一眼正前方的洋房,「小彗就住這裡?」說著,他便就伸手按了門邊的電鈴,其動作之快讓羅致旋根本就來不及阻止。

  他看了好友一眼想想也罷,第一次登門翻牆總是不太好看,就先來個禮貌的拜訪吧,如果對方真是敬酒不吃的話,再上罰酒也不遲。

  門鈴聲響起不到一分鐘,沉重的鐵門即由裡面被人拉了開來。

  「請問……」對方在看到門前的羅致旋時不由自主的住了嘴。

  「張阿姨,小彗在嗎?」羅致旋上前一步問。

  這個張阿姨是他在調查管初彗時認識的,她對管初彗的不平讓他格外的喜歡她,所以在她執意要他叫她張嫂時,他依然我行我素的稱她一聲張阿姨,為此,他們一直有著良好的關係,一如在管家,她與小小姐管初彗一樣。

  張嫂伸手將他稍微的推出去一些,在迅速的回頭看一眼之後,她立刻跨出門外有些激動的捉住他的手。「太太在家裡。先生昨天發了好大的脾氣,除了罵之外甚至會出手打小姐,小姐哭了一整晚。她不能出去,因為太太不准她接任何電話或見任何人,所以你根本不可能見得到小姐的。」

  「讓我進去。」羅致旋斬釘截鐵的說。該死的,那混蛋竟然真的動手打她!他昨晚真不該答應讓她一個人進家門的,甚至於他根本就不應該讓她回家,回這個沒有半點溫暖的家!

  「不行!太太會生氣的。」張嫂猛搖頭,雙手拚命地阻止他往前走。

  「怕什麼?有我們替你擋著。」梁矢璣開口道。在一旁將她的話聽一清二楚的他雖然還搞不懂到底是怎下回事,但是光看到羅致旋臉上氣憤的神情和聽到管初彗被打的事實,他也有種義憤填膺的感受。開什麼玩笑,小彗可是他好兄弟惟一的馬子耶,誰敢打她,他就跟誰拚命。

  「羅少爺!」張嫂滿臉請求的看著他。

  「璣,你先回車上去。」羅致旋霍然開口道。

  「什麼?」

  「張阿姨,既然如此我就不強你所難了。」他對張嫂說,「不過你可以告訴我小彗住在哪一間房間嗎?」

  「就在二樓的那間。」張嫂愣一下,直接反應的抬起頭來指著二樓左邊的陽台道。

  「她現在在房間嗎?」他又問。

  「嗯,從昨晚到現在,早餐也沒吃。」

  「謝謝,我知道了。你快進去吧,張阿姨,免得引起不必要的懷疑。」他點頭謝道。

  「對不起,如果太太不在的話,我一定讓你們進去。」張嫂走到門前後又回頭說。

  「沒關係,你快進去吧。」

  「你想做什麼?」鐵門砰的一聲關上,梁矢璣已迫不及待的衝口問羅致旋。相交這麼久,他若不知道旋現在肚子裡一定有在打什麼鬼主意,他就枉為七星的一分子。

  「你先上車把車子發動準備好。」羅致旋抬頭看著二樓左邊的陽台對他說。

  梁矢璣隨著羅致旋的目光看向那陽台,「你該不會是想爬上去,由那裡把小彗給帶出來吧?」他微微張大眼睛的轉頭看羅致旋。而未等好友的回答,他已經知道答案是什麼了。「發車用不了幾秒,讓我幫你吧!」

  羅致旋看了一眼他身上的名牌套裝,再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牛仔褲,他難得稍微鬆弛了一點緊繃的神經,聳肩道:「如果你願意那是最好了。」

  將外套脫下丟給車窗內的季筍瑤,他們倆在四處張望沒旁人時,以同樣迅捷的動作翻身躍入圍牆內。而早已在牆外觀望出如何攀上二樓的羅致庭毫不猶豫的躍上洋房邊的榕樹,一路攀附著支幹朝管初彗房間的陽台前進,直到樹枝搖晃得幾乎載不動他的體重為止。此時他與陽台的距離約有兩公尺。

  「小心點。」站在下方的梁矢璣忍不住道。

  羅致旋給了他一個OK的手勢,在看清楚落點之後,他向後退了的五十公分,然後稍微向下一使力便藉著樹枝的彈力奮力的躍向她房間的陽台,安全著地。

  探頭向樓下的梁矢璣點個頭,表示他沒事後,他直接走向通往她房間被粉紅色窗簾整個隔開的玻璃門,它是上鎖的,不過對這個隨便用一支夾子就能開鎖的他而言根本沒差,他由口袋裡掏口自己家門的鑰匙,然後選出其中最小的一支,輕而易舉的挑個兩三下便將門鎖挑了開來。

  「小彗。」為防嚇到房內的她,他稍微椎開門縫便出聲叫道,「小彗?

  門才推開,門後的窗簾已被飛奔而來的她給撥得好高,管初彗整個人撲入他懷中,緊緊地擁住他。

  「你沒事吧?」羅致旋關心的問,感覺她在他胸前搖頭。他伸手將她的臉抬起來,正好看到她晶瑩的淚水滑下她臉頰,他替她拭去淚水。「我來帶你走的,你願意跟我走嗎?」

  他嚴肅的語氣讓她瞭解到他所謂的帶她走並不是針對今天的出遊而已,而是接下來誰也不知道有多長久的蹺家、逃家、不回家。她不知道他對她有何打算,但是她是真的一刻也不想再待在這個家了。看著他,她毅然對他點頭。

  「帶我走,我再也不想待在這裡了。」管初彗以哽咽的聲音對他說。

  羅致旋點點頭,「需要帶走什麼嗎?」

  管初彗點頭,在放開他之後她以最迅速的動作將所需要一切東西,包括她的一些衣物以及最重要的存摺、印章全部收刮進她的背袋中,然後她卻突然的發起呆來。

  「怎麼了,捨不得?」羅致旋上前擁住她問。這是人之常情,畢竟住了十幾年的房間,還有住在這裡的家人、朋友,即使再充滿怨恨的人也做不到全然的絕情。

  管初彗咬牙毅然搖頭。除了家裡的幾個傭人阿姨之外,她不會捨不得誰的。爸爸、媽媽、哥哥、姊姊,哼,他們哪一個值得她捨不得的?如果他們有一個捨不得她的話,那麼或許吧,可是……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