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挑戰闇星

第19頁     金萱

  看著她,羅致旋震驚得根本說不出話,他的心被她的眼神、她的表情和她深情的言語給撼動了,整個人激動得幾乎要顫抖起來。

  她心疼他!這表示她還在乎他、還關心他,不再將他隔除於心之外。他緊緊地閉上雙眼,有些不敢相信眼睛所看到的,不過在他再度睜開雙眼時,眼前的她深情依舊。

  「你……不再懷疑?肯相信我所說的話了。」他的聲音有些顫抖。

  「除非是你甩了我,否則我絕對不會再主動離開你。」她移開視線,感覺起來就像迫不得已之下所做的妥協似的。

  羅致旋皺起眉頭,雙手在一瞬間反握住她的手,並將它們拉到她身後緊緊地握住。「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除非是我甩了你,否則你絕對不會再主動離開我?」他眉頭深鎖的凝視著她問。

  「唷,你們兩個還真有閒情逸致。」管初彗沒有機會開口,因為原本緊閉的門口在這時突然傳來一陣甜美卻嘲弄的訕笑聲。「學校全體老師為了你們倆的事在會議室裡差點沒吵翻天,而你們兩個肇事者卻在這邊談情說愛、你儂我儂的,真不知道該說你們是不知死活呢?還是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

  一個氣質高雅的美少女以不太高雅的姿勢靠站在門邊,臉上除了帶著與她氣質不太相襯的捉弄笑容外,還有一雙與她柔弱外表與氣質完全搭不上的慧黠明眸,晶亮的閃爍著。她的雙眼在他們緊貼的身體間上下移動的看著,愈看晶亮的雙眼中閃爍的興趣愈濃厚。

  「容我好奇……」

  「閉嘴,小瑤!」羅致旋赫然吼道。

  不過他這聲狂吼沒嚇到靠站在門口的季筍瑤,倒是嚇到他懷中的管初彗,她在一瞬間瞠大了雙眼。

  季筍瑤為此發出了銀鈴似的笑聲。「旋,我是從小被你嚇到大,早已習慣你內外不一的雙重人格,但是別忘了你心愛的女朋友也在這裡,你把人家嚇到了,也不怕她待會兒出去之後就把你給甩了嗎?」她揶揄他。

  「你跑到這裡來做什麼?」不理她的揶揄,羅致旋皺眉問。這裡可是老師的地盤,而他們早已決定不要在學校扯上關係的,她怎麼還可以這樣明目張膽的跑來這裡?

  「來關心一下嘍。」季筍瑤嘻皮笑臉的說,卻在說下一句話時突然變得一本正經。「聽說今天所有的風波都是因我而起的。」

  「你聽誰說的?」羅致旋懷疑地問。

  「不用聽誰說,光是從衡那裡知道他在樓梯口碰見過她——小彗,我可以這樣稱呼你嗎?」季筍瑤突然將注意力轉向管初彗,在朝她微微一笑之後,才將注意力再度移回羅致旋臉上。「再加上剛剛那場驚天動地的愛的告白,我稍微推敲一下就知道發生什麼事,畢竟中午和我單挑演戲的時候你似乎還擁有全世界的幸福不是嗎?」

  季筍瑤簡簡單單的一席話便輕而易舉的化解了管初彗的心結,羅致旋親眼看見她的眼睛愈張愈大,美麗的臉龐上浮起一絲羞慚的紅潤,然後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去直想將臉埋在他胸口上。

  他在一瞬間嘴咧得好大,他將管初彗整個人擁人懷中,然後抬頭對靠站在門邊對他微笑的季筍瑤道謝。「謝了,小瑤。」

  而她則投給他一抹「別提了」的眼神。

  「你剛剛不是問我跑到這裡來做什麼嗎?」季筍瑤再度恢復先前的揶揄態度開口說,「想聽老實話嗎?我是來見你最後一面的——在北中的最後一面,因為過了今天之後你就要被驅逐出境了。」

  「別開玩笑了,如果真如你所說的,你哪還有心情站在這裡跟我哈拉,不動用你老爸的權力或任何可以威脅校方不准將我們退學的力量要校長收回成命,那你就不叫季筍瑤了。」羅致旋哼聲道,對她的瞭解簡直透徹到了底。

  「開陽兄偷爬窗戶聽到那群老夫子有一半以上不贊成將你退學,其中包括校長,因為多一個或少一個你對學校的升學率影響實在太大了,他們不甘心。」季筍瑤微微一笑,在看了一眼門外的楊開*,開始對她使眼色,告訴她老師們快回來時,以簡明扼要的陳述句告訴他這個讓人放心的事實。「好了,我要走了,老夫子們散會了。」說著,她便一溜煙走得不見人影。

  不一會兒,校長伴隨著訓導主任、教務主任三人一起走入門內,羅致旋不置一言的看著他們,一隻手則緊緊地握住身旁管初彗的手,似在無聲地安撫著她要她放心。

  「羅致旋、管初彗。」校長在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後開口道,「學校念在你們都曾在學生會為學校做了不少事的分上,決定再給你們一次機會,所以罰你們一人交一篇悔過書,以及從明天開始為期一個星期的在家裡反省,你們聽到沒有?」

  「謝謝校長、訓導主任以及教務主任。」羅致旋點頭說。

  「管初彗!」訓導主任盯著始終低著頭沒說話的她嚴厲地叫道。

  羅致旋輕扯了她一下要她應聲。

  「訓導主任。」管初彗猶豫了一下才抬頭望向他。

  「你有沒有聽到校長剛剛說的話。」

  羅致旋又扯了她一下。

  「聽到了。」她答道。

  「我告訴你,從現在開始你最好不要再犯什麼錯,要是被我捉到了,不管羅致旋再怎麼幫你一樣下不為例,只有勒令退學一個下場,你聽清楚了嗎?」

  「聽清楚了。」

  「你最好是聽清楚了。」瞪了她一眼之後,訓導主任忽然面向羅致旋。「雖然校規裡面沒有禁止學生談戀愛,但是羅致旋,學校老師各個都對你抱著極大的期望,希望你不要做出任何讓老師們失望的事,尤其是……」他看了管初彗一眼,其中之意早已不言而喻。

  「謝謝訓導主任關心,我會好自為之的。請問校長,我們現在可以走了嗎?」羅致旋微笑問。

  「你……」校長欲言又止的看了一眼訓導主任和教務主任之後終於無奈的說:「你們走吧。」

  「謝謝校長。訓導主任、教務主任,一個星期後見。」

  牽著管初彗的手走過緊皺眉頭的三位大老,羅致旋抑制不住內心裡的歡偷而微笑著。

  真好,沒想到會因禍得福!一想到明天開始就有七天的連假,要他不咧嘴笑都不行。他得好好計劃、計劃,從明天開始的七天他要帶小彗去哪玩。小彗?他喜歡這個小名,明天他一定要找機會告訴小瑤要她另外找個名字叫小彗,小彗這個名字是專屬於他的,除了他之外他不准任何人用這個小名叫小彗。

  小彗,不知道她有沒有特別想去的地方?

  

  一早,羅致旋神清氣爽的離開家門。今天是他和小彗連休七天的第一天,在昨天離開訓導處之後討論了半天,終於決定要到六福村去玩,因為難得碰到不是假日不必人擠人的去排隊,他們想玩幾次火山歷險或大怒神都沒關係,所以毫不考慮的他們一下子就決定了第一天的行程——去六福村玩。

  無照騎車對他來說一向是小卡斯,但是他可不忍管初彗遭受風吹日曬之苦,所以計程車理所當然便成了不二的選擇。不過他萬萬沒想到站在路邊的他沒招到計程車,卻招到了梁矢璣的A6,和正從自家門緩步朝這方向走來的季筍瑤。他驚愕得瞠大雙眼。

  「小瑤,你今天怎麼沒去上課?還有你呢?」他問他們倆。

  「你呢?」季筍瑤微笑反問。

  「我被停課呀。」

  「我身體不舒服請病假呀。」她回答得很妙。

  梁矢璣卻接得更妙。

  「那我就是家裡有事請事假嘍。」他聳肩說。

  呆若木雞的瞪著他們倆,羅致旋幾乎不敢相信他們會這樣做。如果他猜得不錯,過不了多久權會以自家的貓生病請假出現在他面前,然後是衡的工作不順、樞的蹺課、開陽的「我也不知道」的全部出現在他面前,他們這群——損友!真的是存心要來破壞他的約會的,該死!

  「回學校去上課!否則我一定到訓導處去舉發你們!」他板起臉威脅道。

  「少來,有福同享你有沒有聽過?竟然想偷偷地跟女朋友到六福村去玩也不知會一下,現在還要舉發我們,你算不算朋友?」梁矢璣瞪眼道,絲毫不把他的威脅看在眼中。

  「舉發?也不知道是誰才有資格去舉發人喔,我明明記得公告欄上寫的是在家反省、禁足一個星期,不知道是誰第一天就不知安分的還想跑到六福村去玩。」季筍瑤以一臉無辜的表情隨口說道。

  「你們到底是從哪裡知道我要去六福村的?」

  「這就要問開陽嘍,誰教他好奇的想看劫後餘生的你們會有什麼反應,怎知道卻在無意間聽到這麼大一個收穫——去六福村玩耶,這麼『好康』的事你竟然想瞞我們,真是老天有眼!」梁矢璣說。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