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挑戰闇星

第22頁     金萱

  放假的時間一向過得比任何時候快,轉眼間羅致旋他們停課的七天就過了。

  這七天間,雖然管初彗還是住進了羅致旋家,不過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可沒發生過任何一件不可告人的事。其原因之一是因為白天他們一定出門約會,並一定選在人滿多的公共場所,而晚上也就是原因之二,有那六個輪流被羅致旋強迫來做電燈泡的人在,所以一切行為皆出之於情、止之於禮,什麼事也沒發生。

  至於失蹤了女兒的管家,就像羅致旋當初預測一樣,極愛面子的他們對這件事根本就不敢張揚,除了氣憤和極少的擔心之外,他們只能被動的等待離家的女兒主動回家,而最讓人受不了的是他們在這段時間內竟然還能照上電視。為此,羅致旋暗自發誓,就算哪天小彗突然想回家,他也會盡一切力量阻止她的。

  停課令解除後第一天上學,他們意外的看到等在校門口的張嫂,原來她父母知道停課令到昨天,且知道她天會到學校上課,因而特地要張嫂到學校來轉達命令要她回家。

  管初彗面無表情的聽完張嫂轉達的命令,什麼反應也沒有的走進校門。

  羅致旋在向張嫂交代過些話後追上她,他沒有開口對她說任何一句話,卻在經過中庭時突然將她帶向庭園的深處,避開所有好奇眼光後毫不猶豫地將她攬進懷中,讓她盡情宣洩傷心的淚水。

  身為兒女想擁有父母的一點關愛難道也是奢望嗎?如果不要她、不愛她,那麼當初又為何要生下她?如果是逼不得已的話,那麼現在又何不鬆手放她自由?命令她回去,這算什麼?對於失蹤一個星期的女兒,那就是他們想對她說的話?

  管初彗哭得肝腸寸斷。其實她並不想哭的,因為對這樣一個無情的事實她早已看破,只是他的懷抱是那麼溫柔,就像是避風港般的在她以為自己就要迷失於汪洋大海中時包容了她,讓她不能自主的因鬆懈而哭泣。

  過了一陣子之後,她擦乾眼上的淚水輕輕地推開他。

  羅致旋不置一言的伸手替她拭去殘留在她臉上的淚痕。

  「走吧,第一天復學就遲到不好看,我陪你走到教室去。」他溫柔地說。

  管初彗點點頭。

  管初彗的教室內一片嘩然,在羅致旋陪同她出現在門口時霎時變得鴉雀無聲,他安撫的拍拍有些僵直的她,並投給她一個深情的微笑,然後直截了當的帶著她走進她教室直抵她的位子。

  「Haveagoodday!」他先是彎腰在她耳邊低諾著,接著卻突然直起身扯開嗓門大聲說,「以後要麻煩各位照顧管初彗了。」

  他的直截了當讓眾人頓時瞠大了雙眼,看著他嚴正而不可侵犯的神情,有人抑制不住的向他承諾好,然後接二連三的,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他已得到全班的承諾。羅致旋微笑道謝,對於她可能會受到排擠這一點終於放下了心。

  第一天返校上課情況比想像中良好,除了難免遭受側目和善意的嘲弄之外,並沒有發生太多的不愉快。惟一讓他有些難以消受的便是有不少女生替他抱不平,認為管初彗配不上他,他應該配上更好的女生——例如她們自己,雖然她們臉皮還沒厚到這個程度敢這樣開口對他說,不過大抵上也就是這個意思。

  這件事的發生讓他不得不擔心或許有些女生會找管初彗的麻煩,不過這回倒是他多心了,因為礙於她之前不良少女的名聲,輕而易舉的便嚇阻了所有想前去找她碴的女生,所以風聲大雨點小,對於這點他也不再擔心。

  放學後,身為學生會長的羅致旋難辭其咎的得留下來處理堆積在學生會一周的庶物,而管初彗理所當然的留下來幫他、陪他。在他們大致將工作告一段落離開學校時,時間已是六點半。

  秋未入冬的日長逐漸縮短,不過六點半,大地卻早已被黑幕籠罩。一輛黑色賓士靜靜地停在校門口前的馬路邊,襯托著黑暗的背景它的存在並不引人注目,所以當羅致旋伴著管初彗走出校門時,他們倆並未注意到那裡停了一輛車,直到車門被打開後又砰然關上時,這才引起他們倆的注意。

  管初彗霍然止步的僵在原地,而羅致旋卻上前一步將她整個人往自己身後送,冷靜而且毫不掩飾臉上的敵意地盯著由賓士車上下來,正站在他們前方的管園仁。

  「你就是誘拐走我女兒的那個人?」兩方對峙了一會兒,管園仁開口道。

  「他沒有誘拐我!」羅致旋尚未開口,站在他身後的管初彗已激動得上前反駁。

  「你閉嘴!」

  聞言,管初彗畏縮了一下,血色頓時由雙頰褪下。在過去七天聽遍了他父母的為人趣事,以及他們父子、母子相處的模式後,她並不想讓他知道她家零度以下的親子關係。可是「你閉嘴!」光是這句話便已讓她無地自容了。

  她低下頭,不想看到來自於羅致旋的同情,卻在同時間感受到他放在她手臂上溫暖的手往下滑,緊緊地握住她的。她抬頭看他,看到的不是同情而是更多的溫柔與支持的力量。突然間,她深吸了一口氣挺起背脊直視她父親。

  「他沒有誘拐我,」她重新開口道,雙眼有如岩石般堅硬的看著她幾乎懼怕了一輩子的父親。「是我主動請求他帶我離開那個毫無人性、毫無溫暖的家的。」

  管園仁銳利的雙眼中迅速閃過一抹難以置信的憤怒。「跟我回家。」他瞇起雙眼以不該有的平靜聲音開口命令道。

  管初彗懼怕的微微一顫,卻堅定地看著父親搖頭。

  「我說跟我回家,不要讓我再說第三次。」

  羅致旋感覺到她在一瞬間握緊了他的手。

  「不。」她堅決的說。

  瞪著她,管園仁像要再說些什麼,但卻又堅定地抿起嘴唇,不發一語。「少男。」他霍然開口道。

  一名身高約有一百八十,有著寬肩及強壯的上臂,看起來非常強悍而且有些無情的男子應聲從賓士車的駕駛座位上下車。

  「快跑!」

  羅致旋來不及有所反應,整個人已被管初彗突如其來的用力拉著往回跑,他們跑進校園內,在昏暗不明的校園中快速的奔馳著,身後明顯地傳來追逐者的跑步聲。

  「走這邊。」

  在經過中庭時,羅致旋忽然拉住她的身子,改道跑向錯綜複雜的庭園中,並佔著地勢之利很快的擺脫追逐者,爬牆離去。

  不難猜測追丟了他們的管議員鐵定會繼續等在校門口想對他們甕中捉鰲,只可惜他萬萬想不到堂堂一個議員的千金和學生會長竟然會是爬牆高手,哼,也罷,就讓他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天下事不可能都會盡如他意的。

  不過即使如此,羅致旋卻不得不為明天或者以後的每一天打算,有道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他們不可能每天都跟管議員像今天一樣玩躲貓貓,更何況小彗是他女兒,若他以家裡有事的藉口光明正大的跑到學校來要人時,自己又該拿他怎麼辦?

  不行,他必須想個一勞永逸的辦法才行。

  

  「那還不簡單,你們倆結婚不就成了。」

  晚上,當羅致旋提這個問題出來討論時,被迫輪到住到他家的梁矢璣以一語驚醒夢中人的姿態大聲地說,卻沒料到會招來羅致旋怒然一瞪的白眼。他眉頭一皺,也不悅的回瞪。

  「怎麼,難道是我高估了你們對彼此的真心,你們壓根兒就沒想過未來可能會結婚的事?」見羅致旋立刻又以十倍惡毒的眼光瞪向他,他無辜的聳肩道歉道,「對不起,算我說錯話了。」

  在他們七個人當中就他常被他們罵濫情、花心,他還以為他們這樣罵他,他們就有多專情哩,沒想到還不是跟他一樣在騎驢找馬,只不過他們是一次騎一頭驢,而他坐的卻是由無數頭驢拉拔的驢車而已,他看不出其中的差別在哪裡。

  「把你心中齷齪的想法都給我收起來!」羅致旋霍然咬牙朝他吼道。

  「我想了什麼是齷齪的?」梁矢璣莫名其妙的瞪著他問。

  羅致旋伸手將管初彗攪到身旁,佔有似的以手臂牢牢地圈住她的腰身。「我們的交往是以結婚為前提。事實上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希望我們能先訂婚,一到法定年齡可以結婚的時候,我就要你嫁給我。」他一本正經的凝視著她說。

  「喂喂喂,你犯不著因為我無心的一句話就這樣輕而易舉的斷送自己大好的前程吧?」梁矢璣朝他瞠眼道。

  「你再多說一句話,我就把你轟出我家!」羅致旋恨恨地說。

  「唔,那我可求之不得。你要知道我可不是自己要來這裡做電燈泡,是你強迫我一定要來的。不過看這情形也真奇怪,你明明都決定要娶小彗了,你們之間還有什麼事不能做?要是我的話……」一個椅墊突然迎面飛來,打斷了他的話。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