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恐怖靈異 > 古剎蛇蹤

第六十八章 方丈院積雪覆蓋 藏經閣三米蛇蛻 文 / 獨眼河馬

    至真走上台階,進入大殿,眼睛在歐陽平和清水師傅的臉上掃了一下,然後繞過如來佛,走出大雄寶殿。清水師傅和歐陽平一行跟在後面。

    上了九級石階,眼前就是方丈院的大門,台階上覆蓋著厚厚一層雪;方丈院的院牆有一丈多高,牆頭之上搖曳著一些雜草和荊棘,草和荊棘上掛滿了雪花。

    歐陽平緊走幾步,站在至真的旁邊。

    院門上有兩個大銅環,銅環上面繞了四五道鐵鏈,鐵鏈的兩頭有一把大鐵鎖。鐵鏈子上面沒有灰塵,鐵鎖的鎖眼也看不到半點袑鞢C這說明有人經常到院子裡面去。

    「清水師傅,你們經常到方丈院來嗎?」

    「是啊,隔一些日子,我們師徒倆來清理一下灰塵。」

    至真打開鐵鎖,解下鐵鏈,然後用力推開院門。

    院門被緩慢推開,院門很大,也很沉重。至真只推開一扇門。

    院門之所以沉重,完全是因為積雪的阻擋,門內積了一層厚厚的雪。

    這是一個比較小的院落,裡面有三間禪房,積雪覆蓋了一切。高低不一的積雪下,只能看到一些植物的枝幹,禪院裡面還有幾顆銀杏樹和楓楊樹,銀杏樹光禿禿的,楓楊樹的枝葉上摽著很多雪,幾乎所有的樹枝都耷拉著腦袋。

    積雪有二十幾公分厚,腳踩在積雪上,發出「噗嗤——噗嗤」的聲音,自從二十六號晚上降雪以來,這裡還不曾有人來過。

    禪房的門上也有一把鎖。

    至真打開門鎖,推開門,把大家讓進禪房。西北角上有一個樓梯。

    「清水師傅,上面還有一層嗎?」

    「對,上面是藏經閣——過去是藏經閣。」

    樓梯的前面——三四米遠的地方有一張帶邊框的木床,在木床相對的地方——在禪房的另一頭,也有一張比較簡易的床。

    「這張床是主持睡覺的地方。」

    「另一張床呢?」

    「那張床是至真的睡覺的地方。」

    歐陽平想起來了,清水師傅想說過這件事情,至真生性膽小,和住持睡在同一個禪房。事實證明,至真的膽量並不小,那麼,他和住持睡在一起,是出於什麼考慮呢?歐陽平想到了觀世音身上的一百兩黃金的事情,是誰出了一百兩黃金,只有住持知道。至真和住持住在一起,他知不知道呢?

    禪房前後兩面牆上,一共有九個佛龕,後牆有五個佛龕,前牆有四個佛龕。每一個佛龕裡面有站著一尊青面獠牙的菩薩。歐陽平看到這些菩薩的時候,心裡面咯登了一下,在昏暗的光線下,一般人都不敢正視他們的面孔。夜裡面,躺在床上,看著這些菩薩,想著在睡夢中,有這麼幾個可怕的面孔注視著自己,能睡得著嗎?至真竟然在這種環境裡面生活了很長時間。後牆——在中間一個佛龕的下面有一個香案,香爐還在,但香火早已熄滅。香案兩邊各放著一張老舊發黑的椅子,香案前面放著幾個灰濛濛的蒲墊,禪房的地上鋪著方磚,抬頭向上,上面是天花板,隔兩三米就有一根很粗的橫木。

    清水師傅領著歐陽平一行上了藏經閣,藏經閣其實就是閣樓,裡面沒有一本經書,只橫七豎八地堆放著一些法器。

    歐陽平和郭老並不指望在方丈院發現什麼。但歐陽平並不是一無所獲,讓歐陽平感到詭異的是,他們在藏經閣上發現了一根三米多長的蛇蛻。其粗細程度和他們在高德順常住的禪房中發現的兩根蛇蛻差不多。

    不但泰山上有蛇,泰山禪院裡面竟讓也會有蛇,而且不止一條。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