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玄幻魔法 > 田園巧婦

正文 第152章 納妾 文 / 香椿芽

    ps:

    求訂閱求收藏1

    青青對祖香玉起了懷疑,通過她對孩子時的厲色,從這些開始分析,她現在賴在這裡不走,這樣的羞辱於她,還是不動地方,就是勢在讓李繼扶她,扶她可能不是一個目的,一是賴李繼,是想引他們出去?她要幹什麼?她認為自己會出去送她?,她的腦子太簡單了吧?她認為自己坐月子的人能去送她?

    都出去她要幹什麼?她也跟著走了,能幹什麼?

    青青突然想到祖香玉的妹妹,心裡突地一跳,莫非她們有後招?是對她的孩子來的,要是那樣,她豈不是心太急了,還沒爬到李繼的床上,就要除去對手的孩子?

    青青想不太可能,那樣可是太瘋狂了,簡直是異想天開,想害對手的孩子也得是住進來慢慢的謀劃,哪有先殺了人家的孩子再嫁進來的,萬一露了行藏,不但嫁不進來,還會惹來殺身之禍,她們有這樣蠢嗎,青青覺得心機這樣深的人,怎麼會頭腦那樣簡單。

    想不明白就不要想,試一試就知道了,青青在李繼耳邊說了幾句,李繼即配合的說起了來:「給孩子蓋好了被子,我去客廳看看,你好好休息。」

    「我不累,我想到客廳去看看母親。」青青說。」

    李繼急忙攔:「你不能去,外面冷。」

    「沒事的,看我的身體多好。」青青執意要去。

    「真沒招你,為夫抱你去。」李繼的語氣溫柔極了,讓祖香玉聽了心裡酸透了。

    青青笑笑說:「我也不是小孩子。我身體棒的很,走幾步道兒算個啥,走吧。」

    「還是叫丫環看著孩子吧,萬一他要是醒了呢?」李繼的話音是擔心孩子。

    祖香玉急的都快冒汗了。李繼真是婆婆媽媽,親娘都不上心,你操的什麼心?可有了一個上好的機會,再讓李繼破壞掉。真是倒霉。

    這個該死的香秀不知藏到了哪裡,祖香玉急的要上房了,就聽青青說道:「不用叫丫環了,客廳裡需要人手,我看一眼就回來,就從這裡超近走。」青青說完就進了空間。

    祖香玉聽了裡邊沒了動靜,一個鯉魚打挺就竄起來,探望裡邊真的沒有人,轉身就往外走。出門就找到了影在暗處的祖香秀:「可把他們盼走了。別磨蹭了快進去麻利點別留痕跡。」

    「姐。還是你干吧,我找不到孩子,我害怕。」祖香秀是想讓祖香玉成為殺人兇手。自己脫清身,以後都嫁給李繼祖香玉就算有把柄攥在了她的手裡。也是要落下風的,。

    祖香玉和祖香秀的想法一樣,這就是姐妹情深。

    祖香玉急道:「我去怎麼行?他們見不到我出去,孩子死了,明顯就是我幹的了,他們沒見到你進來,過後他們找誰去。」姐倆就爭競起來,誰都想讓對方去冒險,各動各的心眼,李繼和青青聽了個真,李繼氣得馬上就要出刀了,青青急忙攔她,她想到了一個好招治這倆女人,何必凶巴巴的對待兩個大美人。

    兩個人還在爭執不下,最後祖香玉甩手就走:「這事就就交給你了,辦不好饒不了你。」

    祖香秀沒有辦法,咬牙進了裡屋,祖香玉還沒有跨過門檻,她想的懷抱突然就站在她的面前:「幹什麼幹不好就饒不了她,她可找不到我的孩子,孩子不只是環兒的,還是我李繼的,原來你跌跟頭跌的是調虎離山計之計,想殺我的孩子?你想的不錯。」

    祖香玉已經面如白灰,出了一臉的白毛汗,渾身都顫抖了起來,自己的行徑全然的暴露,還沒干就讓人抓住,一切都完了。

    不行,決不能認輸,一定要扭轉李繼的想法,得讓他認識到殺了他兒子他高興,有什麼鼓動他的詞?

    她轉念一想,有了,祖環兒本來就是個寡婦,還許就是那個死的男人的孩子,或是當寡婦的時候野來的,想到此她鼓起了腮幫子:「繼哥哥,我是為你除害,你怎麼不想想,她一個寡婦,這個孩子不定幾個爹呢,你可是皇族,皇族的血統不能不純正,她丈夫死了她肚子裡就是沒有留下孽障,寡婦就沒有規矩的,不找男人她受不了,不定跟了多少男人了,那個孩子的爹多了,殺了他,我會給繼哥哥生的,一定生一群兒子,還有我妹妹幫我生,繼哥哥,你是會有很多兒子的。」

    這要真是那個寡婦讓她這樣一說,還有崔巖那個糾纏過的,站在李繼這個身份的人,不多疑的也得疑心。

    祖香玉的想像力真豐富,想害人的人就是得想歪皮詞,別人聽著像是變態,人家自己覺得能是千真萬確的真理。

    李繼氣得就要把她的腦袋砍下,青青又急忙攔他:「別動怒,她說的對,多子多孫多福,量她一個弱女子也不敢殺人,她那是想你想的說瘋話呢。」

    青青又對著祖香玉問道:「我說妹妹,你是看重了李繼的身份,還是喜歡他這個人?」

    祖香玉一聽有門兒,一定是大伯命令她這樣幹的,量她也不敢違背:「我真的是喜歡繼哥哥這個人,他就是叫花子我也喜歡,我就是想嫁給他,也沒有別的過分的要求」。」祖香玉的腦子轉得很快,祖環兒一定是心虛了,怕她揭穿她的醜事,來給她諂媚。不禁自得起來,頭抬了很高,嘴角高高的翹起,眼眉挑戰一樣的揚起,意思就是我抓住了你的短處,制不住你才怪。

    青青看她的德行,不禁覺得很沒意思,跟這樣低智商的鬥,都白瞎了自己的智慧。

    青青淡淡的一笑:「都說到了這份上,既然你連叫花子都不嫌,晚上就快點圓房得了。」李繼不知道青青要搞什麼鬼,他可不想是青青要把祖香玉給他圓房,他設想青青是不是有把真的叫花子給她,李繼敢想青青是玩得出來的。

    祖香玉大喜,猜著是大伯娘安排的,自己還不信大伯娘呢,也是,她一定是為了要我幫她女兒,才這樣安排,哼!祖香玉怒哼一聲,只要自己成了李繼的女人,她祖環兒就變成骨灰吧。

    祖香秀在裡間聽到青青的話,急的把抓心肝的,想跑出來還解釋不了為什麼進去。

    只有暗罵祖香玉,耍陰謀使手段就是為了踹她,氣得就想破門而出,正在躊躇,青青進來了:「哦?香秀也在這裡,看外甥來了吧?」

    祖香秀趕緊借坡下驢:「是啊!是啊!」她才進屋,李繼就說上話了,嚇得她也不敢動,青青的話給她解了圍,立刻就跑到外邊。喊了聲:「繼哥哥!」李繼嗯了聲。

    祖香秀急切的眼神望李繼,再望望祖香玉,姐姐怎麼還不說話,她的娘說過他們倆都要嫁給李繼的,怎麼姐姐的事情成了,自己卻沒了影兒,祖香秀又看向李繼,只有自己說話了:「繼哥哥……」祖香秀的話被祖香玉瞪了回去,可不要妹妹把她的事攪黃。

    祖香秀哀怨的瞪了姐姐一眼,自己的繼哥哥被姐姐搶了,就算祖環兒安排的姐姐,自己也得求她安排。

    唐朝因為李世民有大半個胡人的血統,他很重視民族的融合,風氣極端的開放,太平公主,韋團兒,安樂公主、長樂公主,武則天,這些高層的女性都和胡人一樣的開放,和男人一樣三夫四侍的養著,**堪比胡人的程度。

    下層的女子也不遑多讓,女追男,比現代的男追女還邪乎,祖香秀自是不會害臊當面直接搶男人,現代的女子照人家唐朝的女子一比就顯得太扭捏了。

    現代女人也是養幾個男人會被世人嗤笑死,唐朝就是司空見慣的了。

    祖香秀把太平公主武則天等等的風流女人當成了楷模,她們姐妹不但學,還實踐,這姐倆根本就不是守規矩的女人,唐朝的女人不講什麼大門不出二門不邁,長安洛陽城,女子揚鞭打馬馳騁是家常便飯,女人追男人更是讓人們津津樂道。

    青青這樣的現代人看到唐朝女的彪悍,都震驚得不行,看祖香玉姐妹的行徑一點都不奇怪了,一開始震驚,這都來了兩年,看得多了才不以為怪了。

    祖香秀醞釀了一下兒詞彙,就開始對李繼表白:「繼哥哥,我比我姐姐還愛你,從幾歲就喜歡了你,一直默默的愛著你,這次是大伯娘要我們幫姐姐嫁給繼哥哥,我們自己就不好意思說,姐姐今日樂意成全我們,我們是很感激姐姐的,一定好好的幫姐姐,相信我們沒有惡意,一心一意為姐姐著想,幫姐姐把夫君伺候好。」

    李繼不置可否,臉上只是淡淡的:「你們談,你們談。」李繼轉身就走去了客廳,意思就是樂意了,還有些臊了,姐妹二人大喜,辦事必須有自己的人,姐妹雖然面和心不合,還是比外人靠得住。

    李繼的背影被二女盯了個透心涼,直到走得極遠,二人還愣愣的看,青青看二人的形象,好像是真的喜歡李繼。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