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美文名著 > 倘若那些夢常在

正文 第四章 前凸後翹,有容奶大 文 / 書光

    晚上放學的時候,謝航和薛海棠邀我去打籃球,這是我們慣常用來結束一整天勞累學習生活的聯合行動。我們三人自稱「夢幻三人組」,作為頭號「艾」粉,我以「小艾」自居;薛海棠因為擁有一副鐵肘,在籃球場上「神擋肘神,佛擋肘佛」,自號「小郵差」;而謝航,由於體型的關係,儘管他最愛「大夢」,可是又不願意叫「小夢」,總覺得那樣在籃球場有失威嚴,毫無氣場,於是便自稱「小鯊魚」。我們常常在籃球場上叱吒風雲,無往而不利。可是今天我的心思完全不在這個上面,影響了大家的發揮,結果當然也是被人家暴出了翔。

    等到夜幕快要降臨的時候,我們才極不情願地把濕透了的衣服搭在脖子上,光著上身往回走。

    「奧尼爾」今天心情極度鬱悶,一路上喋喋不休,對我劈頭蓋臉就是一通數落:「今天怎麼了?軟了?萎了?叫你昨天少擼點的!」

    我垂頭喪氣,沒空搭理他。

    「我倒是覺得這不是他一個人的原因」,薛海棠說,「其實也怪我們發揮的不怎麼樣。要不然的話,就憑我們兩個人的實力,兩個打他們三個還不一樣虐暴他們。所以說輸贏跟花常在沒多大關係,他只是個角色球員,是來輔佐我們的,我們才是基石啊!」

    謝航連忙點頭表示贊同,還不忘戳兩下我的腦袋。

    「你們覺得」,我終於開口說話了,「用什麼樣的方法能讓數學成績提高得最快?」

    「擦,你還嫌分數不夠高啊?!」謝航表示不屑。

    「不是我,今天我跟唐夢潔說要幫幫她的數理化。」我忙解釋。

    「這就不奇怪了,要是這樣的話,今天所有事情就解釋得通了。」薛海棠若有所悟,那種感覺就好像你讀到一句特別傻逼的話,正想罵人,一看後面寫著「陸琪」,一切就說得通了一樣。

    「你數理化這麼強勢,怎麼幫自己心裡還沒譜?!」謝航說。

    「作為一個天才,你覺得我的方式凡人接受得了麼?我是想求一個凡人能接受的方法。」

    「要不你去給她當家庭教師唄,你忘了那個島國片了?」薛海棠淫笑著說。

    「要不你給她做幾份愛心考卷得了,這樣說不定她還能看出你的愛!」謝航提議道,「再不行你監督她搞題海戰術也行?」

    「這不成」,我搖著頭說,「數理化本來就已經讓她不堪重負了,哪還有時間搞什麼題海戰術,這不是給她添堵麼。」

    「有了」,我猛拍腦袋,幡然醒悟,「以後由我來搞題海戰術,然後把重點,好的題目集中起來給她,這樣不但能節省她的時間,對我也有所幫助!果然,我太他媽機智了!我真是個天才!」

    說完,我便手舞足蹈了起來。

    「薛海棠,這誰啊?神經病一樣!你認識麼?」

    「不認識!逼我見多了,沒見過這麼傻,這麼二的!」

    「花常在!能不能矜持點?丟自己的臉不打緊,丟父母的臉也不打緊,丟老師的臉更不打緊,別丟弟兄的臉!」

    「還說我,到了周娜娜那兒,你還不跟我一樣?」我反駁道。

    「我說你們兩個,害不害臊?跟你們走一起我感覺丟人都丟到姥姥家了!你們說說,作為學生這是應該有的素質麼?別看見漂亮姑娘就跟看見娘似的!這樣下去,你們這輩子非得死在女人的手裡不可!」

    聽到這,我和謝航相視而笑,「花常在,我們來清點一下,一共送了多少禮物給薛海棠了。」

    「我送過一根皮帶」,我說。

    「我送過一盒蠟燭。」謝航說。

    「我還送過一副手銬。」

    「我也送過一個望遠鏡!」

    ……

    「哎喲,我J,都數不過來了!拜託,這tm是誰定的規矩,你失戀了我們就得送禮物給你,來彌補你受傷的心靈?照你的速度,你乾脆別上學開禮品店得了!」

    「只是可憐了我明年和後年的零花錢,」我不無傷感地說,「為了給你買到『范冰冰版』的充氣娃娃,我早就已經透支未來兩年內的零花錢了。」

    「往事不要再提」,薛海棠板著臉,很惆悵的說,「上次我真的被王婷傷著了,這裡!」薛海棠捶了捶胸口,「這裡真的很痛!所以我決定高中畢業之前都不要再……」

    話還沒有說完,突然薛海棠眼睛放光,直挺挺地看著前方。我們順勢看過去,一個我發誓從沒見過這麼漂亮的神仙姐姐,翩翩然走來,我們都看呆了。

    那曼妙的身段,那纖細的小蠻腰,那隨風輕揚的秀髮,還有那若隱若現的紅色bra,無不撩撥著我們蕩漾的神經,看著看著,我的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前凸後翹,有容奶大』,就是形容她的吧!」我不無陶醉地感慨。

    「我感覺」,薛海棠眼睛一刻不停地盯著神仙姐姐,花癡了一般,「我感覺我的春天又來到了。」

    「薛海棠,不要怪我沒提醒你」,謝航及時給我們潑了盆冷水,「她可是我們樓下二班的班花,人送外號『傾國傾城,傾家蕩產』的『小昭君』——王若媛!」

    「我有我的唐夢潔就行了」,我回到現實中來,憨笑著,「雖然不傾國,不傾城,但卻是我願意傾家蕩產的那個。」

    「我覺得不小啊!起碼『ccup』!」,薛海棠摸了摸鼻子,「有點意思,又是一個姓王的。」

    「王若媛這個人各方面都挺好的,只有一點,多情!或者說濫情。不過這也不全怪她,誰叫她這麼優秀呢!是男人估計都會被她的一顰一笑蠱惑,一個眼神就能讓人陶醉,一句客套話都讓人想入非非……」

    看著她的背影,謝航越說越激動,越說越肉麻。

    「敢情陳兄跟她有過曾經?」我問。

    「哎,那還是一個春光無限好的午後……」謝航又自我陶醉,開始意淫起來。

    「咦!切!」,我和薛海棠不屑。

    大家相視大笑,道別各自回家。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