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美文名著 > 倘若那些夢常在

正文 第五章 姑娘,你做我女朋友吧! 文 / 書光

    第二天,薛海棠早早地把我和謝航約到學校,煞有介事地跟我們說:「我昨天晚上一整夜沒睡,想了好久,我要跟王若媛表白,我已經被她迷得無可救藥了!」

    「矜持!男人要矜持!抵得住誘惑,耐得住寂寞!安心當一陣子備胎,她才有可能會關注到你。」我拍拍他的肩膀說。

    「我已經把持不住了!我的小宇宙就要爆發了!」,薛海棠直搖頭說,「你們給我出個主意,怎麼表白才不落庸俗?」

    「你的口袋裡最不缺的就是花言巧語吧!要不你把我想像成王若媛,醞釀一下情感唄?」我提議道。

    「不行!」

    「怎麼了?」

    「換張臉!」

    「J!」

    「那換我試試?」謝航說。

    薛海棠平復一下亢奮的心情,開啟裝逼模式:「媛,你好!我叫薛海棠。」

    薛海棠搖搖頭,「不行這樣太庸俗了,從頭再來。」

    薛海棠用一根手指挑起謝航的下巴,「媛,知道什麼叫『一見鍾情』,『相見恨晚』麼,一如我現在看你時的神情。當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時候,就想到了一生一世。我相信我的直覺,你就是那只輕輕點過我湖心的蜻蜓,心微動,情已深。我愛你,不是因為你是一個怎樣的人,而是因為我喜歡與你在一起時的感覺;我愛你,雖然我不敢保證每天都能讓你開開心心,但我會盡量做到每天不讓你傷心難過。縱然我不能給你全世界,但是,我的世界,全部給你。給我個機會,做我女朋友吧,我會一心一意照顧你,就像愛自己一樣愛你!loveyou!mygirl!」

    「我願意!」謝航握著薛海棠的雙手,雙眼閃耀著淚光。

    「太tm感人了!」我鼓掌稱快,「感動得我現在都想去尿尿。」

    「來了!來了!」謝航喊道。

    我和謝航趕緊找了一處隱蔽處藏了起來,屏住呼吸。

    今天王若媛穿了一件白色的襯衫,一條淺藍色修身牛仔褲,陽光灑在她的身上,恰好是我最喜愛的模樣。

    王若媛抱著一摞書,與女伴有說有笑。待到她們走到樓梯口的時候,薛海棠突然從斜刺裡蹦出來,嚇了她們一跳。

    「姑娘,難得今天天氣這麼好,你做我女朋友吧!」薛海棠擺出自以為最帥的「pose」,以一種不容商榷的王霸之氣說道。

    「神經病!」王若媛只拋了一個白眼,拉著女伴跑開了。

    我和謝航歡欣鼓舞從暗處跳將出來。

    「恭喜恭喜!恭喜薛海棠本年度繼王思潔,王婷之後,第三次表白被拒!」我恨不得現在就跑到校廣播站廣而告之,讓大家都知道薛海棠的英雄事跡。

    「花常在,你說我要不要去買掛炮仗,買盒煙花以示慶祝?!」謝航笑得前仰後俯。

    「兄弟,以這樣的速度超過櫻木花道指日可待啊!」我摸著薛海棠的頭,「第五十一位拒絕你的人會叫王神馬呢?櫻木海棠。」

    「沒有道理啊!」薛海棠自言自語道,「我表情那麼真誠,語氣那麼誠懇,沒有道理她會拒絕我啊!」

    「也許她還並不知道你人傻錢多!」謝航分析道。

    「不過即使她知道你人傻錢多,也不會接受你!」我補充道,「因為不久之後她還會知道你很浪!」

    「蒼天啊,大地啊,我薛海棠英明一世,難道你忍心看我孤獨一生麼?!為什麼我這麼多年來的暗戀,總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如破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薛海棠仍然不相信本年度第三次,生涯第十七次的暗戀就這樣結束了。

    薛海棠深吸一口氣,在心裡,為自己剛剛萌芽的暗戀這麼快就結束了,默哀三分鐘。轉過頭,他還是那個囂張,自信,樂觀到無可救藥的人。

    我們三人又嬉笑怒罵,打成一片……

    「快!快!快過來!」周娜娜催促著謝航,「這邊打『摜蛋』三缺一。先申明一下我是菜鳥,你們得讓著我!」

    「讓!必須要讓!」全班的男生都不介意跟周娜娜做「哥們」。

    「這樣吧,我跟周娜娜一隊,你們兩人一隊」謝航從不放過吃周娜娜「豆腐」的機會,「『傻大姐』,叫聲好聽的,我們並肩作戰,虐暴他們。」

    「好噠,師父,奴家可就全都得仰仗師父了!」周娜娜滿臉堆笑,拱手作揖……

    我把書包朝唐夢潔桌子上一扔,唐夢潔錯愕,打開書包一看,全是習題集,「你的意思是讓我搞題海戰術?那不成,我沒有那麼多時間的。你看我每天還要學英文,背古文,晚上還有小潔要寫,不像你有那麼多空閒時間的。」

    「此言差矣。」

    我搖搖頭,笑著把自己的計劃跟她說了一遍。說完後,我不覺又有些飄飄然,我能預感到唐夢潔會以很崇拜的眼神看著我,繼而對我以身相許,然後……我越想越激動,不禁在心裡默默為自己點個贊!

    「這樣不大好吧,」唐夢潔的回答讓我大跌眼鏡,她根本不按套路出牌,「佔用了你這麼多時間,要是因為我而影響到你的學習,我會愧疚死的。」

    我比了個「ok」的手勢:「smallcase!」

    「那我該怎麼報答你?」唐夢潔仍然覺得自己受之有愧,問道。

    我眼珠子骨碌一轉,一肚子的壞水馬上湧上心頭,佔領高地:「你要是實在不知道怎麼報答我,那你就以身相許吧,我勉為其難收下你。」

    「那怎麼好意思,」唐夢潔半開玩笑地說,「我不能恩將仇報啊!」

    聽到這,我陡然覺得心裡有些小小的失落……

    「管上!」周娜娜越戰越勇,「『火箭』,還有六張牌,報警了!」

    問了一圈沒人管得上,周娜娜又賣起了關子,「就沒人管管了麼?我這麼囂張,誰來管管我啊?!方葉你也不要?我只有六張牌了哦!鍾傑你呢?剛剛你不是很囂張的麼!你們真的都不管了麼?!怎麼都沒人來管一下!那我出牌了!一個『大炸彈』!贏羅贏羅!」

    周娜娜高興地手舞足蹈,「師父真厲害!」說著熱情擁抱了一下謝航。

    謝航被這突如其來的熱情擁抱驚呆了,臉上發燒了一般滾燙,良久才回過神來……

    入夜,已是萬籟俱寂的時候,有三個人翻來覆去,難以成眠。

    薛海棠躺屍一般:「擦,我的愛情鳥又飛走了?!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我枕著雙臂:「x?……y?……z?……J,煩死了!煩死了!」

    謝航咬著被子:「她竟然抱我了!她竟然抱我了!哈,樂死我了!樂死我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