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陽光晴子 > 夫人萬安

第5頁     陽光晴子

  爺爺因為年紀大,無法承受這樣的傷,回天乏術,而季維澧的腳斷了,尤其右腳傷的即為嚴重,再加上蛇毒發作,儘管努力醫治,還是成了長短腳。

  於是,她向天上的爺爺立誓,他一代會找到款冬,外出爺爺的遺願。

  在那之前,後院就成了禁地,他不進去,也不許他人進去。

  「看來這似乎成為一個永遠也無法達成的遺憾了,要完成那帖救命仙丹是不可能了,臉款冬都采不著,更甭提有種子的可能……」季晶晶忍不住的歎息。

  所以,這時季維澧抑鬱冷漠的主因,無法達成爺爺的遺願?不,是自責與愧疚……想到這裡,康沐芸吐了一口長氣,真令人感傷,相比他的心中也很苦吧。

  「那我接下來要做什麼?」康沐芸不解的開口問。

  季晶晶莞爾一笑,「就當少奶奶啊,凡是都有人做,你負責替我們生一個胖娃娃就好了。」

  說生就生?!她真佩服季晶晶的天真,她哥才不會碰她,他心裡有李映湖啊!

  像是洞悉她的想法,季晶晶又道:「那個女人配不上哥哥,她別在意,我要去練功了,你要不要學?」她學功夫也是為了要采收款冬,她曾經看到高山上有款冬,卻因為無路可行,去不了。

  康沐芸直覺的搖頭,她不愛舞刀弄劍,也不想像季晶晶一樣從樹上跳下來。

  季晶晶也不勉強,自己一個人回練功房,離開前還不忘提醒她這個新嫂嫂,此時奶奶跟婆婆都在禪房誦經,不要去打擾,這時但是哥哥受傷昏迷不醒時,婆媳兩人向上天情願,成了每日必做的功課。

  終於爹,負責管理城裡的中藥堂及看診,原本應該交棒給哥哥的,但這兩年來,季維澧的活動範圍只在玉泉藥莊裡,不是在書房、右院,就是巡視山腰出的藥田,儘管是新娘,但沒人敢勉強他陪伴嬌妻。

  所以,幾乎沒有半點懷疑,康沐芸就往書房走去,卻不見人,她問了一名小廝,知道季維澧在藥莊右方的院落,那裡是藥材卸貨、點貨、記錄之處。

  聽來很忙碌呢,正好,她天生勞碌命,閒不下來,他可以替她安排點事做。

  寒風蕭索,呼呼的吹,佔地寬敞的院落裡,擺放了滿滿一地欲風乾的笑梗核,另一邊則有多名僕傭正在將成袋的黃苓、芍葯、甘草、大棗、桂枝、麻黃等藥材做進貨記錄及查看質量,忙得不可開交。

  從長廊走來的康沐芸,一眼就瞧見站在院落裡的季維澧,他手裡拿著賬本,與另一名管事在交談。

  每見他一次,就覺得他比上一次看到時更俊,而且知道越多,對他的心疼也越多……

  難怪他不好相處,康沐芸心酸酸的,天生的同情心有氾濫。

  思緒專注的她,雙眸只看著裡自己幾步遠的季維澧,沒留意腳步,直接走下長廊階梯,要往他的方向走去,壓根沒注意到地上的東西,一腳踩上硬核仁後,她一怔,但下一腳跟上來了,雙腳一滑溜,她嚇得猛低頭,急急的伸開雙手想保持平衡,可整個人仍是搖搖晃晃的撲向季維澧!

  她臉色大變,拚命揮舞著雙手,「快走開!」

  聞聲,季維澧不明所以的轉過身來。

  完了!她一臉驚恐的撲向他,整個人撞進他的胸膛,又因為腳仍踩著滑動的中藥硬核仁,根本沒辦法站直,連帶將他也給撞開了。

  「砰」地一聲,季維澧整個人平躺在那一顆顆硬死人不償命的硬核仁上,痛死了,還成了她的墊背,他呲牙咧嘴,痛到差點罵出聲,沒想到,她竟敢比他先喊疼。

  「噢!」她痛呼一聲,只因為下顎硬是撞向他硬邦邦的胸膛,下巴差點都沒了。

  其他僕傭們早已停下手邊的工作。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

  「起來!」季維澧咬牙怒吼。

  她驚慌的點頭,「是。」她掙扎著,好不容易踢開硬核仁踩著了地,正要起身時,頑皮的硬核仁仍讓她的腳滑了一下,無法平衡的又跌回季維澧身上,更慘的是,她的唇就壓在她炙熱的唇瓣上,她窘迫的瞪大了眼。

  管事及僕傭們是又驚又羞有尷尬,紛紛轉開臉,假裝在做事,但有強忍著笑意偷瞄。

  「該死!」

  季維澧毫不憐香惜玉推開她,她便往後跌坐在硬核仁上,屁股痛的她馬上彈跳起來,但又差點滑倒,糗斃了。

  到底在幹什麼?!季維澧沒好氣的起身後,惱火的一把揪住她的手臂,將摔摔跌跌的她拉到一旁的平地上。

  康沐芸這時發現男人跟女人真的很不一樣,即使他是破著腳的,但她踏步仍穩,抓地力強,不似她,像踩在滑不留丟的雪地上,站都站不穩。

  他冷冷的瞪著粉臉漲紅的她,卻不說話。

  她猛吞口水,拚命彎腰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第2章(2)

  「你到底來這裡做什麼?!」他的口氣很不好。

  「就是不知道要做什麼。」她的口氣才無奈呢。

  他抿緊了唇,看著那些明明在做事,實則豎直耳朵聽的僕傭們及管事,「你們都離開。」

  「是。」

  所有人離開放下手邊的工作,快步離開,不過,眾人離開前,仍偷偷多瞄了少主一眼,對一個新婚的男人來說,他的表情實在不好,雖然,這是在他們的預料之中。

  偌大的院子裡,現在只剩下他們兩人,氣氛凝重,靜悄悄的。

  季維澧沉沉吸了口長氣,壓抑住怒火,「不知道做什麼?!我看你的手,就知道你過得很辛苦,現在好命了,為什麼還一定要找事情做?!」

  「像個廢人有什麼好?」她一臉受不了的看著他,「少主……」

  「夫君。」他冷冷的糾正他的稱謂。

  「是,夫君,請你找點事給我做,我天生勞碌命,要我敲著二郎腿兒叫這個叫那個來伺候,我會生蛌滿C」她不是不惜福,而是也想幫她做點什麼。

  見她一臉認真,他的心陡地一震,「你真不怕我,是嗎?」他突然有點佩服她的勇氣。

  「相信我,比你兇惡好幾倍的人,我看多了,何況你是長得這麼好看……呃……」說出來了!她的粉臉倏地漲紅,她是犯了花癡嗎,笨蛋!

  就完了臉色一稟,捫心自問,有多少姑娘一看到她的神色就嚇到渾身發抖,而她竟還能大咧咧的稱讚他的外表?!

  四目膠著,她困惑低頭,他才意識到自己盯著她太久,他驀地轉身,走到剛剛被她一撞,掉落在地的賬本旁,將其拾起後,轉身看著又一次盯著瘸腳的康沐芸,他立即扳起了臉,「你就不能自己找事做,別來煩我嗎?」

  「可以是可以,但要是一下子露餡了,可不能怪我。」她其實也是很好商量的。

  他濃眉一皺,難以置信的瞪著突然笑開的康沐芸嗎,「你這女人在威脅我?」

  「什麼叫這女人?!口氣不必這樣吧,再說,被女人退婚又有什麼了不起……」

  「閉嘴!」季維澧臉色陡地鐵青,他最恨別人在他面前提起這件事,因為通常不是同情,就是在嘲諷他的可悲。

  「我可以閉嘴,但請夫君先找事給我做,我什麼都能做,除了「閒閒無事」。」

  他怒不可遏的瞪著她,她也直視著他,兩人對峙許久,你不也要我以這樣的身份留下來?!「她點點頭,勇敢的反問。

  所以,賴他是應該的,他不得不承認她比她的外表看來還要更膽大妄為。「好,那麼,給你一件事,在做完之前,別來煩我。」

  「可以。」她笑,就說她很好商量嘛!

  他的視線定在她身上久久,似在思索什麼,接著突然轉身,「你在這裡等著。」

  他直直的朝前方的門堂走進去,穿過中庭,進到一門廳,空氣中充斥的全是淡淡的藥材香,這裡是要出倉儲之處,樓上兩層、地下一層,而這個樓面有一大片的黑木書櫃,櫃上排滿古今中外各種藥材書卷,他面無表情的走上前,一眼看中的就是那一排有關款冬的書籍。

  再過半個月,又是款冬開花的日子,這一次上山,一樣凶險難料,她既然已是季家人,至少得知道身為季家人所肩負的責任!

  毫不猶豫地,他抽出其中一本最厚的書就往外走。

  院落裡,管事正好領了一對父子前來,沒想到不見少主,只有少夫人蹲在地上,無聊的把玩著讓她跌了好幾回的硬核仁。

  康沐芸一見到三人,連忙直起腰桿,站起身,朝他們一笑。

  管事恭敬的行禮,再向這對父子道:「這是我家少夫人。」

  這對父子一聽,急急行禮,「夫人好。」

  「你們也好。」

  她也急急回禮,管事見狀,先是一愣,接著忍不住想笑。

  「你們要找少主嗎?他等會兒就回來了——還是,有什麼需要我幫忙嗎?」念頭一轉,她笑盈盈的看著這對樸拙靦腆的父子,兩人的衣服上都有補丁,跟她先前的衣服一樣,特別有親切感。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