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陽光晴子 > 夫人萬安

第4頁     陽光晴子

  「妳放心,我膽子一向很大,再黑的地方,或是遇到很凶、很好色的人,我都不怕。」因為季晶晶的坦率俏皮,康沐芸也沒想太多、直率的笑答。

  其實,為了償還爹在外的債務,只要是能掙錢的活兒,除了賣身外,她幾乎都做過了,偶爾會遇到凶巴巴或想吃她豆腐的人,感謝上天給她一顆好腦袋,她總能有驚無險的躲過。

  此話一出,長輩們都有些愕然,沒想到她也如此直率,季維澧則冷冷的瞟了她一眼。

  但季晶晶就像遇到知己般,開心叫道:「太好了,這樣的嫂子有趣多了,我還擔心來個嬌縱難伺候的千金小姐呢!」她眉開眼笑的握住嫂子的手,「我們一定可以相處得很好的。」

  話一說完,季晶晶柳眉突然一擰,直覺的放開手,但還來不及細看是啥刺疼她柔嫩的肌膚,哥哥已經臭著一張臉,扣住嫂子的手腕,頭也不回的拉著她離開,留下面面相覷的家人。

  第2章(1)

  「放手,放手啊!」

  季維澧無視康沐芸壓低嗓音的東閣,喝斥打掃的奴僕退下後,才放開她的手,劈頭就是一句,「管好你的手!」

  有沒有搞錯?!是他的手來冒犯她的手好不好?!

  瞧她一臉不以為然,他更是火冒三丈,「不用幾天,你的手就會讓你的真實身份曝光。」

  原來啊!她沒好氣的揉著被他揪紅的手腕,「跟手也沒多大關係,瞞不了多久的,因為我就是連大字也不識幾個。」

  他難以置信的瞪著她。

  「奇怪嗎?我可沒有少主這麼好命,我娘死得早,我爹娶了二娘照顧我,但貧賤夫妻百事哀,爹在二娘的慫恿下,上了賭坊,因而染上賭癮,欠下一屁股債,我七,八歲時,就得幫人家帶孩子、種田、縫衣服,哪來什麼機會識字讀書。」

  像是不吐不快,又見他沒反應,她接著又道:「我有幾次差點被賣到妓院還債,我爹也因愧疚而抑鬱潦倒,不久便撒手人寰,這一次,是二選一,進妓院還是當人家的四姨太,所以我選擇後者。」澄清的眸子直勾勾的看著臉色漠然的丈夫,「我的鄰居告訴我,我其實是被二娘賣掉的,其實她比我爹更嗜賭,獅子大開口的跟馮貴福要了千兩銀子。」

  「你不怨?」

  總算開口,她笑了,「怨了,日子也要過啊!」

  他看著她,如果易地而處……不,他不可能像她如此豁達。

  她朝他伸出張滿繭的雙手,「這怎麼藏?何況,馮爺不是好人,我跟你也沒有圓方,只要你不介意韓姑娘已非完畢,一切還有挽回的餘地。」她的良知實在無法允許韓姑娘代替她在馮家當小妾。

  她這麼想換?!莫名的,他非常不悅,即使他知道韓芝彤並未與馮貴福拜堂,但他也不願說明,反而道:「你以為你說要換,馮貴福就給換嗎?韓芝彤是我奶奶千挑萬選的,除了脾氣較為驕縱外,琴棋書畫樣樣精通,聽聞也是天仙容貌。」

  「所以呢?就什麼都不做嗎?!」他的不在乎令她生氣,「我知道你心儀的是李姑娘,所以你當然可以不在乎這個錯誤,但我康沐芸辦不到,做人要無愧於心,不佔人便宜……」

  「啪啪啪!」

  冷不防地,一陣掌聲響起,兩人都嚇了一跳,直覺往聲源看過去,競見粉妝玉琢的季晶晶就藏在一株長滿花苞的梅樹上,接著笑嘻嘻的輕盈縱身而下,站在他們面前。

  康沐芸早已嚇壞了,完了!「你、你該不會從頭聽……」

  「是啊,我全聽到了!」但她一點都不在意,她興致勃勃的瞧著自家嫂子,「其實剛剛握住嫂子的手時,就察覺到不對勁了,又見哥哥的動作,就偷偷跟上來了。」專練輕功還是對的。

  「錯娶新娘一事,你別多嘴。」季維澧冷冷的瞪著妹妹。

  「當然不會,而且我還會買些潤手霜給嫂子,因為這還是頭一回越到有姑娘敢在你面前講道理。」季晶晶越看康沐芸是越喜歡,「還有啊,嫂子就算沒跟哥圓房,也拜堂了,同床共眠了一晚更是事實喔!」說白了就是,這嫂子她要定了。

  聞言,康沐芸毫無招架能力,也駁斥不了,潤手霜的事當然是謝謝了,可是……她忍不住咬著下唇問:「韓姑娘怎麼辦,做人不能這麼自私啊!」

  季晶晶困惑的看了哥哥一眼,不明白他為何要隱瞞那個消息。「嫂子,她可能已經見閻王去了。」她隨即將另一頂花轎被劫一事簡略告知,韓芝彤不是死了,就是被淒慘對待了。

  好可憐,康沐芸聽完眼眶都紅了,季維澧也瞧見了,確定她有個軟心腸,要不,兩個新娘不同命,她嫁進來,逃開色名遠播的馮貴福,不是該覺得歡喜嗎?

  「所以,不用想是不是冒牌的嘛,就留下來,其實自從我哥的腳受傷後……呃……」話說到一半,她即吐吐舌頭,完了,觸摸到不該碰到的傷口,還當著哥哥的面——

  果真,就見季維澧臉色一變,氣氛突然凝滯。

  康沐芸不解的看著這對兄妹,「怎麼了?」

  「你就用韓芝彤的身份留下來,老天爺欠我一個公道,我倒很想看看陰錯陽差來到我身邊的你,能改變什麼!」用帶有憤世嫉俗的嘲弄目光瞅了她一眼,她冷冷的丟下話後,便隨身往書房走去。

  什麼意思?!康沐芸咬著下唇,不解的看著她僵硬的背影。

  這傢伙不好相處啊,冷漠抑鬱,卻又一股卓爾不凡的果然氣質,會不會在尚未跛腳前,她也是個意氣風發、有氣度的男人?!

  哥也要她留下來?季晶晶樂壞了,自從個出意外、又被退婚後,一直都死氣沉沉的,但就這麼一天,哥哥的情緒已有很大的波動。

  她親切的握住康沐芸的手,顯然嫂子的出現改變哥了,「嫂子,我一直都很相信奶奶說的,人的一生有什麼樣的變量,老天爺早已安排好,那叫命中注定,所以,放寬心的留下來當少夫人吧。」

  「我當不來啊。」康沐芸光想就頭皮發麻。

  真誠實,季晶晶笑,「我可以幫你啊,對了,我先帶你走走誑誑,玉泉藥莊很大,但東閣這裡可不是每個人都能進來的。」

  熱情的季晶晶拉著康沐芸的手,帶著她將藥莊繞了一圈,兩名被派來侍候康沐芸的丫鬟原本還亦步亦趨的跟著,但季晶晶瞧出她的不自在,便要丫鬟退下,姑嫂兩人走得更自在。

  康沐芸本以為玉泉藥莊金碧輝煌、豪奢華麗,雖然她來自陝西的偏僻鄉下,但住處緊鄰甘肅,玉泉藥莊之名,她也聽過,它不僅是甘肅省最大的藥商,不管是從外購置的奇珍藥材或是自己栽種的藥田,其質量及數量都是全國之最,富可敵國。

  但此刻身在其中,卻與她原本想像的完全不同——

  建築樸實無華、古色古香,叢有僕傭近百人,但有大半是負責藥材採買的後續處理,包掛清洗、曝曬、切片、入倉等整理及煉丹藥房的工作,僅有近二十名是打點裡外的清理工作,他們每一個人看起來都很好相處,帶著滿滿的笑意喊著少夫人好、小姐好。

  藥莊裡的氣氛寧靜典雅,至於她所住的東閣,可說是所有院落中,佔地最廣、最精緻的,雕樑畫棟、梅竹圍繞,但奇怪的是,在原來的最深處,有一道枯籐攀爬的圍牆,中間的拱門大鎖還生了蛂C

  季晶晶還特別叮嚀不可以進去,反正後院連著的蓊綠的後山,平時也無人跡,每逢春夏,雨霧翻騰,極容易迷路,不去也好。

  「可是,院子為何進去不得,還要上鎖?」好奇之心,人皆有之。

  「裡面是我哥這一輩子最深的痛,所以,當他巨大永遠關閉後院時,家人全由著他了。」

  季晶晶走到一旁的亭台坐下,捶捶走疲的腿兒,一見嫂子坐在身邊,欲言又止,聰敏的她也猜到她想問什麼了,雖然探人隱私不好,但好奇是人的天性,她很明白的,「我告訴你啦,但直到就好,別跟哥說去。」

  康沐芸用力點點頭,」嗯。「

  從季晶晶口中,康沐芸得知了季維澧的過往。

  事實上,那不只是一個過往而已,還包含了一份傳世的責任。

  季家經營藥材生意已有百年,從季維澧的曾祖父開始,都有拿到一份傳世的救命仙藥的配方,但這份仙藥一直無法真正提煉出來,就在其中一樣藥材」款冬「難覓。

  一代又一代,賣藥材也習醫的季家男人不停思索著自己種植的可能性,氣候、土壤是栽植重點,於是,研究過多本古書後,就王府的父親遠至平涼崆峒山尋找高山土壤,並順利的運回藥莊,季維澧則與最疼愛他的爺爺一起上山尋覓款冬。

  不過某日,季維澧不小心遭蛇咬,毒發昏眩,失足跌下山坡,可但是是爺爺攙扶著他走的,生意不可避免的,爺爺也跟著滾落山坡。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