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凌淑芬 > 烽火三:傳承

第16頁     凌淑芬

  這些激進組織對於懲戒濫用他們名號的人極為嚴格,卡瓦加一定是怕被報復,才不敢亂說話。

  和卡瓦加一起被捕的是個專門收錢替人跑腿的勒國罪犯,所以——

  他腦中靈光一閃,卡瓦加也是收了錢替人辦事的人。

  當然了!因為這是最現成的借刀殺人之計。

  組織當然不會每一年公告他們驅逐了哪些成員,任何逮捕到他的人都會很合理地推測他是組織派出來的暗殺者,再加上翡莉之前的經歷,如果她真的死在卡瓦加手上,沒有任何人會懷疑殺她的背後主使者是誰!

  但是,如果不是回教激進組織的成員,還有誰會想殺害翡莉?

  她從來不碰政治,只是個普通的電影明星,除了她父親之外,她的背景跟任何國家都沒有掛勾,是誰會想傷害她?誰會視她為叛徒?

  費森的腦中有個東西在敲響,他緊蹙著眉頭,努力要把那個東西抓到眼前來,好好地看一看。

  然後,一張臉孔冒出來。

  就是今天傍晚,他在街上無意間掃過的某張臉孔。那個人是誰?他的第六感為什麼把這兩件事連結在一起?

  他一一在腦中過濾那張臉孔的所有細節。

  約五十歲,黑髮,黑眼,深膚,五官平凡,看起來並不像傳統的阿拉伯人長相。眉毛的間距比較開,鼻子的山根不像阿拉伯人那麼突兀,事實上,他長得比較像勒裡西斯的普努達人……

  費森一再地在腦中重播那個人的臉孔,以及各個可見的角度。

  先是左側面,從對街經過時短暫的正面,右側面,右側四十五度角,背面……

  四十五度角和背面!

  然後,他想起來自己在哪裡見過那個熟悉的角度。

  去年西海「逃獄」期間曾帶著他的那口子去礦場,許平藍還差點因此而遇難。費森去追那個綁架她的男人,卻在礦場的停車場找到他的屍體。而那個四十五度角的側面和背影曾經出現在停車場上!

  該死的!

  雖然只有不到兩秒鐘的剎那,那道背影就消失了,當時他以為那只是某個礦場工人而已,他又太急於檢查犯案者的屍體,等有空盤查停車場上的其他人時,那個人已經失去蹤影。

  這一切都是有關聯的!從西海到翡莉,這一切連成了一個網,而且從很多年前就開始在運作了。

  可是,西海和翡莉之間會有什麼共通點?

  原本以為西海的案子只是阿比塞爾他們的政敵陰謀所為,但翡莉絕對不會有任何政敵——

  除了她父親之外。

  叛徒。那封恐嚇信如是說。

  叛徒不是指翡莉,而是指奧古斯塔。

  因為奧古斯塔支助革命,所以他是「叛徒」。

  西海的連結是洛提和阿比塞爾那群革命英雄,翡莉的連結是她父親奧古斯塔,革命之父。這些人的共通點就是勒裡西斯的革命運動。

  殺西海,因為他是洛提之子!

  殺翡莉,因為她是奧古斯塔之女!

  如果不是朱菲雨和他自己的母親家人等被保護得很好,她們也會是目標之一。

  什麼回教激進組織,那根本是一個現成的幌子!

  這一切都跟前大將被推翻的事有關!

  費森立刻搶過話筒,迅速按下一串號碼——

  「西海,我需要你!」

  第9章

  「你一定要立刻聯絡費森!」翡莉堅定地命令。

  一大早,卓爾一離開營帳就看到她,他連忙快逃,翡莉立刻跟了上去。

  「小珍今天打電話告訴我,她又收到兩封恐嚇信了!」翡莉讀著手中抄下來的句子,「比較早的這封是『叛徒的女兒也是叛徒』,雖然我不懂這是什麼意思,但是最新的這封意思明顯得不得了:『保護叛徒的人也是叛徒』。保護叛徒的人就是指費森,你聽見了嗎?費森有危險!」

  「費森是個大男人了,我相信他一定有能力保護自己。」卓爾頭痛地道。

  「但是他並不知道有人要傷害他,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我們一定要讓他知道才行。」翡莉堅決地跟在他身後團團轉。「我想打電話給他,但是他手機一直沒人接。我相信你一定有其他方法可以跟他取得聯繫!」

  「如果他的手機沒人接,就表示他不方便說話。幹他這份工作的人,本來就是隨時處在警覺之中,他自己不會不知道的,你不用為他擔心了。」卓爾到處繞。他的任務只是看著她而已,光這點他已經被搞得一個頭兩個大。

  翡莉驟然站住,陰陰地盯著前面那個高大的身影。

  「最近你改良式的長袍還好穿吧?」她突然涼涼地說。

  前方的大男人一僵。

  她檢查著手指甲,彈彈指尖的灰塵道:「如果你覺得不方便,我還可以跟那群婆婆媽媽講,把下擺改成褲裙,這樣既方便騎馬,又不會被風撩起來,還兼具了時尚感。嗯……男人穿褲裙一定比女人更好看。」

  卓爾咬牙切齒、痛苦萬分地回頭。

  「好,我打給他!」

  「你要我帶這張照片做什麼?」西海拿出一張八乘十的老照片。

  費森接過照片後,閃身讓他走入房裡。

  「只是試試運氣。」費森坐在床沿,盯著照片深思道。

  這是一張舊政府成員某一年到大將家拜年的集合照,照片中約有五十個人,坐成六長排,幾乎大將的親信都在這張照片裡面了。

  他在以前留下來的檔案裡曾經看過這一張照片。他有預感,可以在這張照片裡找到某些線索。

  「別看了,你看到眼睛脫窗它還是一張發黃的老照片。」西海拿出手提電腦開機。「我事先把它掃成檔案,然後用影像強化軟體把每張臉孔個別處理過了,你來看我的電腦圖檔比較實際。」

  不早說!費森把照片往旁邊一放,湊過去一看,順便問:「你怎麼有時間搞這些?」

  「閒著也是閒著,沒事玩玩。」西海露齒一笑。

  這傢伙這是英俊到讓人流口水,不過費森對同性的美貌向來免疫。看來「名草有主」的生活很適合西海,他的眼神比以前在拓荒隊裡鮮活不少。

  他們都是自由翱翔的鷹,只是,再自由的鷹也需要一個棲腳的巢穴,和一個孵蛋的女主人。

  「平藍知道我借用你的事嗎?」費森仔細檢視著畫面上的一張張臉孔,邊問著。

  「怎麼可能讓她知道?那她一定吵著要來!我趁她睡午覺的時候偷溜的。」西海愉快地道,「她最近午覺時間越睡越長,所以偷溜起來不費吹灰之力。」

  「對。最好你一輩子不回去。」費森殘忍打斷他的美夢。

  西海一頓,沒好氣地橫他一眼。「要死也是回家以後的事,要你多管閒事!」

  費森笑了起來。

  一個又一個特寫的臉孔跳過去。這張大合照起碼有二十年的歷史,照片裡的人形貌和裝扮跟後來已經大不相同,再加上畫面粒質的關係,有些臉孔即使是他在戰爭時期見過的,也跟記憶中不太一樣了。為了以防萬一,他每張都多研究一下。

  桌上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

  他出任務時向來不帶平時的那支手機,以免家裡的婆婆媽媽在緊要關頭打電話來。有他這支手機號碼的人,通常打來一定不會是為了廢話。

  「費森。」他報出名號,只聽到那端近乎求救的一句「有人要跟你說話」,電話就換了一手。

  西海看著他聽話的神情,那張變化萬千的表情越來越精彩。

  「嗯,什麼信?……嗯,我已經知道了……不是……我沒騙你……你先別……我……當然不是……你聽我說……不是……不過……算了算了,回去再談!」他匆匆收線。

  西海從來沒有在老朋友的臉上看過這種逃命的神色。「你在跟誰說話?」

  「不干你的事!」費森瞪他。

  西海樂了。「翡莉安娜?」

  「嗯。」他故作冷靜地道。

  「你們兩個是怎麼回事?」

  「什麼怎麼回事?」

  「別鬧了,如果是不相干的女人,我不相信你會把她帶回部落去。」

  「憑卓爾的能力,在我出來的期間人交給他是最妥當的。」一副一切公事公辦的樣子。

  「如果只是要保護她多得是辦法,不必帶回老家給那堆婆婆媽媽看。」西海毫不容情地揭穿他。

  「我自己也還不確定,所以你不用再問了,OK?」有人投降了。

  西海大笑。

  這是費森第一次用這麼狼狽的口氣提到一個女人,老天!看來那個翡莉小姐也不是個好惹的。

  「朋友,歡迎加入會員!」他用力拍費森的肩膀,得意地笑,又得意地笑。

  費森給他一個殺人的眼光,然後固執地盯回螢幕上。

  一張又一張的臉孔繼續從畫面跳過,他的手指突然一定,某個人的相貌停在螢幕中央。

  「就是他。」

  這個人就是他在街上看見的那張臉孔,雖然髮型和衣著不一樣,現在的臉孔明顯蒼老許多,然而是同一個人無疑。

  西海湊過頭來看,對照了一下那張大照片的說明。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