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寄秋 > 女巫救救我

第1頁     寄秋

  楔子

  是與非,黑與白,存在於混沌的國度之間。

  他們說是非曲直自有定論,邪佞難藏。

  他們嚮往香格里拉的世界,總說那是人間最後一處淨土。

  可笑而愚蠢的人類呀,竟然還相信上帝無所不能,以一己之力扛起億萬人的十字架,一句「我寬恕你」即可赦免滿身罪孽。

  果然,上帝比撒旦大人還可怕,而且邪惡,居然以免除罪人的罪來當幫兇,加害無辜又無知的可憐人類。

  祂說:信我者,得永生。

  可是,祂毫無慈悲心可言。

  因為祂從未設身處地,為曾被罪人所害的人著想,他們生前受折磨,死後無所歸依,誰來引渡因罪人罪行而亡的靈魂走向永恆?

  上帝只渡罪人,祂只為罪人扛十字架,以為只要一句赦免就能改變罪人本性,不再為惡。

  哈!是不是很愚昧的想法?

  若能不為惡,豈叫罪人?

  那麼,純潔善良的人該何去何從呢?

  不要懷疑,他們是上帝袒護罪人後的犧牲品,沒有無辜人類的犧牲,又哪顯得出祂的偉大。

  誰有罪?

  上帝。

  誰為罪人脫罪,不用受責罰?

  上帝。

  誰讓孱弱婦孺在暗夜中哭泣卻不伸援手?

  還是上帝。

  只是人類的信仰何其執著堅定,被蒙蔽的雙眼永遠也看不到永生之路,因為……

  他們只是軟弱無能的人類。

  —摘自女巫人間旅遊散記—

  朵朵拉·艾蜜絲

  第一章

  「嗚∼∼嘎!嘎!嘎!嗚∼∼嘎!嘎!嘎!」

  寧靜的午後,街頭忽然傳出類似女子悲愴的嗚咽,而後又像打了個嗝似的,發出鴨子和打噴嚏混合成一體的怪異叫聲,讓人有種被從背後挖個洞,抽骨吸髓的驚悚感。

  可奇怪的是,來來往往的都會男女似乎沒聽見絲毫怪異聲響,行走一樣匆促忙碌,沒人注意到每天必經之路有何奇特處。

  那是一間書店。

  一間外觀奇異,又叫人摸不著頭緒的倒三角型店舖,而且還能屹立不倒。

  正面看來,約有六層樓高,尖細的底部固定在兩座飄浮的階梯上,隱約可見底下還有所謂的地下室,至於有幾層,大概只有店家和老顧客才知情。

  這裡就是「金巫書坊」。

  左邊是花店,右邊是藝廊中心,一幢完全違反建築原理的大型建築物橫亙在兩間店面之間,靜靜地,彷彿不存在般,等待人們光臨。

  可是從它開張至今,門板上有兩顆活靈活現眼睛的菱形大門,卻始終未曾開啟。

  所以,裡頭熱熱鬧鬧的情景是怎麼一回事,也就更讓人難以解釋了。

  「滾開,沒看見我在掃地嗎」

  一隻豹……不,是一隻小豹體型的大黑貓立起後足,前足如人的捉握住一把扁平掃帚,故意且非常惡劣地將地上灰塵掃向看來寒酸,擁有一頭紅髮的雀斑小女生。

  那名女生穿著鐵蛈滮W衣,灰褐紅格子毛呢裙,應該是某所學校的制服吧,手裡捧著發黃的舊書,微微瑟縮了下脖子,收回撫摸新書的渴望。

  驀地,一道嬌美女聲在下一瞬立即回應——

  「你這只勢利眼的貓,又在欺負家境清寒的新生嗎?」惡習難改。

  果真是勢利眼的貓,一雙刻薄又鄙夷的貓眼一瞧見米纖柔身影,貓爪立即灑出玫瑰花瓣,諂媚到不行地露出兩排尖銳利牙。

  「雪曼小姐又出關了,咱們小店真是蓬蓽生輝,光彩耀目呀!」它搓爪哈腰,恭敬的態度一反先前的尖酸不屑。

  貓會說話?!

  啐,大驚小怪,這不算什麼,會算帳,招呼客人的貓才叫稀有。

  只是在這間金巫書坊裡,這一點也不引人側目,會說人話的貓比比皆是,只要多用點心栽培,老鼠和狗也能和人交談。

  因為,這裡不是販售一般書籍、教科書的書店,而是設立在人類世界,供半人半巫,或是定居於此的巫師採買的魔法商店,無論是魔法書、魔法藥水及魔法用語,還是龍垢鳳涎,舉凡魔法所需的一切,各式各樣的商品全完整地擺在架子上任人選購。

  以人類眼光來看,它的外觀確實和尋常書店無異,甚至開在人來人往的社區入口處,凡是進出的人類都會打店門口經過,不經意地瞄上一眼。

  可是,從未有人會想踏進店門一步。

  理由簡單到連貓都不想解釋,因它只限魔法師及巫師進入,或是具有兩者血統、卻非巫界的後人,毫無巫術的人類一律拒於門外。

  也就是說它像個看板,庸碌的人們會因好奇而多看兩眼,卻不會興起走進門的慾望,加上被施了魔法的因素,只要人類一走近金巫書坊,便會覺得有一股無形的力量阻隔著,然後不由自主的繞過它,好像它只為存在而存在,一點意義也沒有。

  「法塔娜,奉承的話聽多了也會膩,乖乖掃地去,別讓老金髮現你又偷懶了。」這只懶惰的貓似乎又發福了。

  「哪會,老闆的雙眼盡顧著看美女,根本沒發覺法塔娜的盡責和勤快。」它是只哀怨的貓。

  說得有幾分不是滋味的法娜塔微露酸味,一藍一綠的貓眸瞪向斜倚櫃檯旁,和數名年輕女學生談笑風生的帥氣老闆。

  「喔∼那我倒要說說他了,瞧瞧你這一身的怨氣,貓不像貓,都快了。」

  「不要呀!雪曼小姐,我只是開開玩笑而已,真的不是……」

  貓爪子倏地丟掉掃帚,極力伸直,妄想捉住翩然而去的迷人風采。

  噙著笑,擁有一頭烏黑長髮的安雪曼故作沒聽見身後的貓嗚聲,髮絲輕甩,如瀑飛揚,長裙下一雙雪嫩小腿肚輕盈地踩著悠閒步伐。

  沒有太多撩人風情,只是一抹輕漾眼神,將白嫩纖指搭放在眼前男人肌理分明的寬肩上,挑逗意味便十足濃厚。

  「老金,又在拐女孩子呀?小心你家的貓吃醋喔。」

  明明無心,又喜歡撩撥一湖春水,真是太罪過了。

  一回頭,「老金」的笑容轉為燦爛。「是你呀!雪曼,好久不見了。」一彈指,一杯現搾的柳橙汁便送到佳人面前。

  老金自稱姓金名巫,金巫書坊便由此命名,金巫之意是巫界等級最高的巫師。

  不過,這並非他的本名,除了少數幾個較親近的朋友外,沒人得知他的真實名姓,而美得具有魔性的安雪曼便是其中之一。

  「是挺久的,瞧你還是一樣的艷光照人、風華絕代,讓人瞧了忍不住嫉妒。」她有好一陣子未上門光顧,在窩裡快宅出懶病了。

  笑臉一收,金巫故作惱怒地沉下兩道英眉。「別把對女孩子的形容詞放在我身上,小心我翻臉!」

  銀白色垂腰直髮,面容俊美如中古世紀貴族,微帶些蒼白病態的金巫有著令人驚歎的名模身段,綴上一雙深邃的淡琉璃色眼眸,更顯溫性氣質。

  以男人而言,他的美,美得不像真人,恍若腐臭堆肥裡培養出的一朵水晶,看似透明卻難掩四周的濁氣,眼眸深處是最深沉的闇暗。

  似近非近,似遠非遠,擁有一股不容許走近的距離感,他所釋放出的和善出自假相,因為他的邪惡來自不為人知的身世。

  「我可不是為你情竇初開的無知小女生,少在我面前裝腔作勢了,我訂的『人魚眼淚』及『琦尾龍角』來了沒?」安雪曼纖指輕揚,一個迷你版,小指大小的洋娃娃提包忽地在半空中張開,落在櫃檯時已是四方端正的皮製購物袋。

  「真是的,幹麼那麼急呢?」彈彈指,一冰透晶瑩的淚滴型小瓶子便平空出現,裡頭泛著珍珠色澤,彷彿仍在哭泣的液體微微晃動著,瓶子另一邊則是一根有如公羊角的紅色琦角。

  「謝啦。」一挑眉,東西便自動跳入購物袋內,安雪曼咬著吸管,慵懶的說:「接下來是『藍獸馬卵』,這是訂金。」冰涼的橙汁順喉而入,她滿足的閉上眼。

  「藍獸馬卵?!」金巫怪叫起來,「那死馬不曉得多久才生一次蛋,你這分明是想玩死我嘛!」

  藍獸馬,千年才胎生一次,至於千載難逢的卵生,可有得等了。

  眼睛連睜開也懶,安雪曼很慢條斯理的說:「所以說這裡買不到嘍?等等我就傳音給我家老人,跟他說金巫廣告不實,唬弄巫界大眾,巫巫得而誅之—」

  「我、知、道、了!但你總得給我些時間……」

  「十個月。」

  雙眼暴突。「十、十個月?!」還不如叫他生顆蛋比較快!

  點頭,她很瞭解的歉笑。「你也覺得太久對不對?我也想這太侮辱你的能力了,不如明——」

  「就十個月!再見,不送!」生怕她那個「天」字一出,隔天他的招牌就要被拔下來煮蜥蜴,金巫很沒禮貌的截斷她的話,然後直接送客。

  本也無意久留的安雪曼正想走,店外的異狀卻讓她蹙起眉。

  「怎麼了,你在看什麼……咦?那個不是……」金巫正想拿鹽灑她,看她臉色不對,才收起玩心,順著她的視線往店外瞧,就見一抹金色小點像顆跳豆般跳上跳下。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