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簡瓔 > 頭號前夫來求和

第3頁     簡瓔

  如果他們是朋友,那就好商量了,目前她能力有限,領的是死薪水,但她的理想是開一間咖啡店,開店之後她就比較有能力償債了。

  「那好,明天打包住進來。」安爵昂起下巴宣佈。「月薪十萬,直到還完兩千萬為止,工作內容是我的助理,有問題嗎?」

  「呃——  安——  安先生——」秦嘉彌張口結舌的說道:「我——  我有工作,而且——  而且我也不懂時尚……」

  安爵不耐煩的打斷她,「你現在的薪水每個月多少?」

  她本能答道:「三萬五。」

  他瞇了瞇狹長的眼眸,不屑地撇了撇薄唇。「三萬五?就算你不吃不喝,全部用來還我,四捨五入要還四十八年,到時你幾歲?我幾歲?而你在我這裡工作,四捨五入只要還十七年,笨蛋也知道選哪一個,你要當笨蛋嗎?」

  秦嘉彌吞了口唾液。

  哇哇哇……他心裡是有台計算機不成?怎麼算得這麼快?

  「所以,你不必再說了,我也不想聽。」他直接下結論。「如果明天沒看見你來報到,我就告你爸爸。」

  「告我爸爸?」她又被嚇到。「可是……我爸爸已經死了啊。」

  「誰說不能告死人?」他陰狠的冷笑一記。「我安爵想做的事,沒人可以阻止,明天來不來,你自己決定吧!」

  ☆☆☆☆☆☆☆☆☆☆  ☆☆☆☆☆☆☆☆☆☆

  秦嘉彌把車開進「亞貝咖啡」的停車場,擁有一百八十個座位的亞貝咖啡走的是美式風,從早餐到消夜,每個時段都有不同客層,營運狀況一直很好,早中晚班加起來有三十個服務生要管理。

  她是老闆兼學姊葉以伶的助理,跟在學姊的身邊學習,朝日後自己創業做努力,而學姊也答應她,日後會輔導她創業,因此她每天都工作得很帶勁。

  然而,她的夢想在此刻必須停擺了……

  告她死去的老爸耶,此舉雖然聽來不可思議又沒人性,但她相信像安爵那種名人一定很有辦法,有人脈,有關係,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亞貝的辦公室裡,聽完她的陳述,葉以伶欷吁不已。

  「怎麼會這樣呢?如果我有兩千萬的話,我一定會幫你,可是為了開分店,這間店也抵押給銀行了,不然也可以貸筆錢出來幫你。」

  秦嘉彌有氣無力的搖了搖頭。「不要這麼說,學姊,這是我自己的問題,倒是對你不好意思,我必須要辭職了。」

  葉以伶很驚訝。「你已經作好決定啦?」

  「不去也不行,我爸借了錢是事實。」秦嘉彌心煩意亂的說:「那位偉大的造型大師要我明天就帶著行李去報到,所以這裡的工作我恐怕沒辦法一一交接清楚,不過學姊你放心,我會利用下班時間回來交接的。」

  她的人生規劃竟在她老爸過世後產生這麼大的變化,這是任誰都始料未及的啊!

  「交接事小,你的問題比較大吧?」葉以伶蹙著眉心。「你這一去,不就形同簽了賣身契?」

  嘉彌是她最疼愛的學妹,在大學時就跟她志趣相投,她畢業後貸款開了亞貝咖啡,嘉彌一畢業就進來亞貝幫她了,一直是她的左右手,雖然捨不得她離職,但她更擔心她陡然產生巨變的未來。

  想到這裡,她靈光一現。「你的朋友康薇冰不是經典百貨集團的千金嗎?何不找她商量看看?」

  「我不想那麼做。」秦嘉彌立即否決了葉以伶的提議。「照顧朋友不是薇冰的義務,我不想因為她有錢就利用她,而且我還年輕還能工作,那位安大師給我的待遇很高,我想靠自己的能力來還這筆錢。」

  葉以伶輕歎一聲。「我知道了,祝你幸運,安爵是名人,應該不至於對你怎麼樣,不過你一個女孩子,在陌生的環境裡還是小心一點,有事就來找我商量,這裡的大門永遠為你而開。」

  她感動地趨前抱了抱葉以伶。「謝謝你,學姊!」

  第二章

  夜深人靜,秦嘉彌躺在床上,兩隻眼睛睜得大大的,餓到無法入睡。

  今天是她來到安爵造型工作室的第一天,安大師只匆匆看了她一眼,確認她有來就很滿意的讓一部高級轎車接走了,據說是去為訪台的某國高官夫人化妝。

  接下來是她苦難的開始。

  安大師出門前把她交給昨天她見過的濃妝女人高子珺。

  那女人一點都不客氣的把工作室的雜事通通丟給她做,包括擦玻璃窗和洗廁所,把她當女傭使喚。

  好吧,她可以自我安慰的想,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況且她是新人,新人總是要被老鳥欺負的,做就做吧,她還年輕,不怕勞動服務啦,只不過要操她卻不給她飯吃就說不過去了。

  中午,高子珺啃了一顆蘋果,也丟給她一顆,晚上那女人更狠了,只吃一顆白水煮蛋,也丟給她一顆,然後九點一到,她交代怎麼打烊之後就拍拍屁股走了,更絕的是,她用遙控器把鐵卷門給關上了。

  她不知道要怎麼出去,只好哀怨的回到房裡,洗了澡之後,她累到睡著。

  一覺醒來是一個小時前,也就是晚上十二點,整棟屋子靜悄悄的,不知道到底安大師回來沒?他女兒回來沒?有其他的人住這裡嗎?

  吼∼

  這些人是怎麼回事啊?也不想想她初來乍到,對他們不熟,對環境也不熟,怎麼可以就這樣把她一個人丟在這裡啊?

  她真的好想Call她的死黨們來把她接走,但她已經告訴過自己N多遍了,不要再讓她們為她擔心,等穩定下來再向她們說明這件事,所以她不可以輕易討救兵,無論她怎麼無助都不可以!

  她猛然把暖洋洋的羽絨被掀開,決定不再坐以待斃,她要去覓食!

  此番前來,她帶了一罐她老爸生前做的獨門泡菜,那爽脆帶辣的滋味是她的最愛,等這罐吃完,從此以後她便再也無法吃到這種味道的泡菜了。

  她拎著泡菜下樓,廚房在一樓的後半部,據她目測,二樓還有四間房間,如果每間都像她住的那間那麼寬敞,那麼這棟建築物委實大得驚人,地坪至少上百。

  也對,堂堂一位享譽時尚界的大師級人物對居住的品質當然有所要求,擁有這樣一棟奢華講究的豪宅是理所當然的啊,以此才能突顯他金字塔層級的身份。

  不過她不喜歡,超不喜歡的。

  整間屋子都是冷冰冰的稀世材質,什麼貝殼壁紙、銀箔壁紙、貝殼馬賽克拼貼,傢俱則大量運用了鏡面不袗,美其名是簡約、時尚、寧靜沉穩,實則沒有半點家的感覺,給她選,她寧願窩在她跟她老爸的豬窩啊!

  她搭電梯到一樓,因為找不到樓梯在哪裡,這也說明了安大師是個多麼懶的人,總共不過三層樓嘛,居然在屋子裡裝電梯,有夠誇張的。

  她找到廚房,摸索了半天才把燈全打開,但不袗材質的光潔廚具像是從來沒有人用過。

  「這是最新型的裝飾品嗎?還是天天有人把它擦得亮晶晶的?」她嘖嘖奇地伸手撫過光可鑒人的流理台,連一滴油都沒摸到。

  當她從櫥櫃裡找到幾包進口泡麵和幾種口罐頭食品時,這才證明了廚房有人使用,然而冰箱裡的食物少得可憐。

  半條全麥土司,兩片低脂起司,幸而保鮮盒裡有一把翠綠洗淨的空心菜,蛋架上有一排蛋,算是不幸中之大幸了。

  她拆開一包泡麵丟進水沸騰的鍋裡,貪心的打兩個蛋,最後大器的把空心菜對折兩半丟進去。

  十分鐘後,一大碗香噴誘人的泡麵雜燴就完成了,香味令她的唾液加速分泌。

  她小心翼翼地捧著碗坐上吧檯邊的高腳椅,再把帶來的泡菜打開,這種開放式的廚掛還真是方便,廚房兼具小型餐廳的功能。

  「我要開動嘍,真是餓死本姑娘了……」

  驀然之間,一道性感輕佻的男性嗓音傳入她耳中。「你、是、誰?」

  她的手指才剛碰到筷子,聽到突如其來的聲音,心臟差點嚇得跳出胸口。

  她迅速抬頭,看到金屬門邊倚著一名挺拔的慵懶男子。

  他的雙手插在淺灰色長褲的口袋佳,唇角勾著笑意,帶電的黑眸含著興味。

  他穿著黑色襯衫,合身襯衫,合身襯衫緊貼著他勁結的胸膛,前三顆扣子不羈的敞開著,而且他好高,她相信如果自己站在他面前,她必須仰著頭才能看到他的眼睛。

  她幾乎看傻了眼,一個有明星臉的男人。

  帥氣的鷹勾鼻,長得非常像當紅偶像歌手Sad,唇邊那抹壞壞的笑委實令人怦然心動,還有副迷死人的低磁好嗓子,光是這樣看著他,她的肌膚就激起一陣奇異的顫憟。

  這屋裡出現的人除了她之外都是俊男美女,尤其是這個男的,夠高夠帥,更是極品中的極品,有著強烈的存在感和懾人魅力,這種外型不去做明星真是浪費了。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