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亦舒 > 小宇宙

第15頁     亦舒

  關元之呵關元之,你已是奇人奇遇,緣何還頻發奇想。

  果然,原醫生這樣說:「元之,做回你自己之後,一有健康,二有財富,你會是世上最幸運的女子。」

  元之不作聲。

  隔良久她說:「人間許多健康富有的人非常非常的寂寞。」

  原醫生說得很含蓄:「如果你懂得運用你所有,不難解決難題,找到親友。」

  「我不需要那樣的親友,我要的是孔兆珍那樣的家人,在我蹦、損、爛、壞、病的時候,他們都不離棄我,一直呵護我,耐心等待我復元、起色。」

  原醫生頷首,「孔兆珍確有這樣的福氣。」

  元之用手掩臉,「關元之呢,關元之會有那樣幸運嗎?」

  「你已有一班好友。」

  元之不由得露出一絲微笑,「是,你說得對。」

  梁雲、呂一光、麥克阿瑟,還有曼勒三號,都是她的好友。

  忽然之間元之聽到輕輕一聲嗚哇,她跳起來,「寶寶哭了」,立刻四處張望。

  曼勒研究所哪裡有嬰兒,那不過是一直蹲在原醫生腳下的一隻貓兒,睡醒了,伸懶腰,順帶咪噢一聲,驚動元之。

  元之失望,「原來只是一隻貓。」

  原醫生笑,「你可別看輕這隻貓。」

  元之嚇一跳,這時,那貓兒綠油油的眼睛正盯著她。

  「這隻老貓,自有它的故事,有空我慢慢同你說。」

  老貓又嗚咽幾聲。

  不知怎地,元之又想起她撇下的幼兒,內疚之至,整張臉都憔悴了。

  「元之,你且休息休息,我吩咐曼勒七號來陪你。」

  「七號同三號一樣忠心?」

  「它們是機械人,源自一套零件,性格自然相似。」

  元之放心了。

  果然,七號一見她就活潑地打招呼:「關小姐,你好。」

  「七號,我不大好呢。」

  「關小姐,不要緊,困難可以慢慢克服。」

  「我的事,你都知道吧?」

  「我讀過你的檔案。」

  元之吁出一口氣,真好,不用多費唇舌。

  「我先陪你去看看關元之。」

  對,也該去看看她了。

  關元之靜靜躺在一具玻璃維生器內,臉容安詳,雙手交叉疊在胸前。

  七號如介紹新車模型般說:「你看,一切都修理妥善,新的骨髓,新的發育細胞,你發覺沒有,她長高了,也胖了一點,臉色紅潤,比從前漂亮得多。」

  元之一看,果然一如七號所說。

  但是陌生的感覺油然自心底生出來,這個少女是誰,真是關元之嗎?

  她若不回去,關元之的生命歷程就到此為止,她若回去,關元之就得以生活下去,多麼微妙。

  七號指指玻璃罩,開了一個玩笑,「睡著的關元之莫非專等心上人來親吻她一下,好從此復活。」

  元之慘笑。

  七號見她鬱鬱不樂,故勸說:「關小姐,高興還來不及呢。」

  元之唯唯諾諾,「是,是。」

  「你若不要它,我們在必要時會把它給別人用。」

  元之看著天花板歎口氣。

  一切機會都轉瞬即逝,非立刻抓緊不可。

  七號問:「滿意不滿意?」

  元之只得說:「好,好,很好。」

  奇怪,無論做什麼人,無論是哪一種生活方式,都似乎得苦中作樂。

  沒想到有一天,關元之連做回自己都覺得有困難。

  她的焦慮不是沒有原因的。

  關元之還那麼年輕,前路茫茫,不知多少事要等她去應付,她甚至還沒有戀愛過,想起來都驚心動魄。

  七號詫異問:「關小姐,你雙手為何顫抖?」

  「因為害怕。」

  「怕什麼,怕做回自己?」

  元之實在說不出口。

  七號喃喃道:「難怪那麼多人說第二天不想睜大眼睛起床,原來就是怕做自己。」

  誰說不是。

  「醒來之後,夠你忙的,鎮亞重工一天的收入為八位數字,」七號咭咭笑,「光是數鈔票已經累壞。」

  「鎮亞後人還在同關元之打官司嗎?」

  「你的消息不靈通,他們早已輸了,老先生早有預謀,起碼有七位以上的名醫證明他立遺囑時心身健康,薑是老的辣。」

  元之仍然心有重壓。

  小珠兒不知怎麼樣,她不知為何如此牽記那小傢伙。

  忽然想起來,那可是她的孩子呵,當然疼愛到極點,元之不由得恍惚起來,不不,是孔兆珍的骨肉,與她無關,可是她做了那麼久的孔兆珍,一併連兆珍的孩兒也接收過來了。

  七號細細觀察元之的表情,揶揄地:「念念不忘前生之事?」

  七號比三號更加智慧點。

  它帶元之離開實驗室,關上不袗門。

  元之這才發覺她們站在一條長巷裡,兩邊都是一扇扇門,編著密碼,靜悄悄,光線柔和。

  元之問:「七號,屋裡都是些什麼實驗?」

  七號答:「呵你不會想知道,在常人眼中,許多簇新的科學實驗都是相當可怕的。」

  元之識趣。

  「譬如說,照相機剛發明時,很多人相信它會攝取靈魂。」

  「是,我聽說過。」

  「試想像門內一切實驗都是初步實驗,元之,你這樣出去,也驚動過若干人吧。」

  正在此時,一扇鋼門被輕輕打開,一個機械人出來。

  七號有禮地與同伴招呼,「十五號,你好。」

  「你好,七號。」對方回禮。

  「十五號,你的工作進展如何?」

  「非常順利,謝謝,原醫生對實驗結果十分滿意。」

  元之一則沒有心情,二則不想探索曼勒的隱私,只是低著頭垂著手不語。

  誰知這樣反而引起十五號注意,笑笑說:「這位小姐恁地不快樂。」

  被它看出來了。

  十五號笑著說下去:「我的實驗正是尋找人類快樂的元素。」

  七號大吃一驚,「如此虛無飄渺的實驗,一定異常艱辛。」

  「尚可,正如我說,原醫生對報告滿意。」

  元之緩緩抬起頭來,「請問,快樂的元素是什麼?」

  「經過抽樣調查、比較、研究,我們發現一件真相,首先,人類必須承認生活中有苦有樂,方有資格尋找快樂。」

  七號首先嗤一聲笑出來,「這是哲學報告,這不是科學報告。」

  十五號也笑,「不久將來,報告自會做內部公佈,屆時你自會明白。」

  它倆笑著話別。

  原來原醫生要照顧的個案有那麼多。

  第二天,他撥冗來探訪元之。

  「為何悶納,元之,莫非是留戀外邊花花世界?」

  「原先生,我可否與莊家聯絡?」

  「你說呢?」原醫生明知反問。

  但願所有家長都似原醫生那般開明、大方、諒解、幽默,以及尊重小輩。

  「對不起,」元之立刻知錯,「我不該問。」

  「你的朋友會來探訪你。」

  「誰?」

  「我們允許伊安麥克阿瑟前來。」

  「太好了。」元之總算露出一絲笑容。

  「你可以與她聚聚舊。」

  「林慕容呢,她在何處?」

  「世上某處,但是她的小宇宙已經消滅,你不會認識她。」

  「告訴我,原先生,小宇宙幻滅之際,是否化為一連串薔薇色的泡沫?」

  原醫生答得好,『用p只是少女的憧憬。

  「沒有一聲彭,也至少有一聲嗚咽吧。」

  原醫生歎一口氣,「不,什麼都沒有,無聲無色無相無嗅,它純粹消失在空氣中。」

  元之打一個冷顫。

  下午,麥克阿瑟到了。

  看到他真令人高興,他仍然對新的他那麼滿意,精神奕奕,神采飛揚,呵世上畢竟還有快活的人。

  「元之,」他先親吻老友的面頰,「快來看我替你爭取到什麼。」

  元之關心的完全是別的事,「梁雲與呂一光可好?」

  麥克阿瑟惋惜地說:「你像所有的二世祖一樣,對上代的功績事業全然不感興趣。」

  元之說:「你有意思的話你去管好了。」

  「此話當真?」

  「我可以立刻同你去簽立憑據,但請先告訴我梁雲可好。」

  「梁雲?她正忙著籌備婚禮。」

  元之一怔,十分惆悵,雖是意料中事,亦覺得進度略為迅速。

  「請我們擔任男女儐相呢。」

  元之咧開嘴笑了,「伊安,你的生涯如何?」

  「元之,相信我,做男人的壓力也十分大。」

  「可以想像。」

  「首先,男人必須在工作上有建樹,否則,男女老幼都看不起他,這件事說難不難,說易不易,幸虧我此刻最大的戶口是鎮亞重工,謝謝你,元之,那真是一個好開始。」

  元之只掛住她個人焦慮,並沒有把他的話聽進去。

  「我已經把活動據點自蘇格蘭搬回老家。」

  元之卻問:「他們打算舉行盛大的婚禮嗎?」

  「不,簡單的教堂婚禮,只請雙方父母及三兩友好做見證。」

  元之希望她趕得及去參加。

  「你放心,明天你就可以離開曼勒。」麥克阿瑟安慰她。

  元之只是苦苦的笑。

  麥克阿瑟這時低聲說:「你放心,莊氏諸人生活很好。」

  「他們可有想念我?」

  「你說呢?」

  元之哭了。

  這一次的手術,同上幾次沒有什麼不同,元之早已駕輕就熟。

  她醒來時嗯一聲,覺得神清氣朗,伸一個懶腰,漸漸回憶起前塵往事,不禁唉一聲歎息。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