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於晴 > 浪龍戲鳳

第24頁     於晴

  無鹽娥眉蹙得更深。這樣教她如何走得了?原打算回來暗看老父姐妹,再提早三十年後的夢,走遍中原故土,尋版畫之樂。

  「十二姐姐,」十八叫道:「你不必擔心,有我在,就算沒了家產,老爹一時半刻也餓不死。」

  無鹽輕笑。「你這小ㄚ頭能做什麼?」

  「十二姐姐瞧扁了十八。」馮十八面露神秘。「這半年來,我若沒找個謀生之道,爹爹必會為省口飯而將我嫁出去。」十四歲的臉蛋略帶感傷。「我不嫁,我絕不嫁。光瞧諸位姐夫的嘴臉,我寧願終身獨處也不願嫁人。」

  無鹽尚未來得及說些什麼。便走近了前廳,廳內似乎略嫌吵雜,而門外站立一人微向她頷首致意。

  「無鹽姑娘。」

  她眨了眨眼。這人眼熟得很。肯定見過,但是誰呢?她認人的技巧不是很好,即使是龍天運,依舊要好一陣子才能與他的臉搭上。

  「今兒個有人早你一步登門求親。我跟爹駭了一跳,以為他在說笑,哪裡知道聘金都上了門。」十八吐吐舌,不敢說當時她還以為那人瘋了才會想娶鬼妻,現下不一樣了,擁有那樣出色條件的男子足以配得上十二,就是不知花不花心。

  「我不嫁人……」無鹽還沒說完,踏進了前廳。

  前方是睽違已久的老爹,樣子依舊福態,只是有些苦相。二排高椅坐的是錢奉堯及趙姐夫……她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

  「你……」她的喉口抽緊,不能相信。

  「怎麼啦?才多久時間沒見,你就忘了咱家二哥啦??」龍天贏差點擊鼓叫好,已經很久沒有看見她吃驚的樣子,大快人心!大快人心!

  無鹽瞪著坐在高椅上的男子。他的身後始終隨侍著黑臉燕奔及小喜子,鍾憐則朝她福了福身子,面帶喜悅的笑容。

  她想起來了。外頭的是龍天贏的隨身太監大桑。

  而他,終究還是來了。

  「你……不該來的。」她喃道。

  「是嗎?本王可是來接你進宮,不得不來啊。」說話的正是龍天運。

  *  *   *

  在旁的錢奉堯跟趙姐夫差點氣絕而亡。

  進宮?他們極欲染指的女子?

  本來以為馮無鹽多日無訊,八成不知死在何處,也就罷了心思,哪裡知道一早接獲通報,說權貴人物登門向十二求親,怪哉,人都失蹤多月了,還求什麼親?基於刺探消息兼看好戲的理由,他們連忙顧頂轎子前來,不見十二,倒見到一票人前來,頭者姓龍,是求親之人,後跟隨從,從哪個角度來看皆非簡單人物,但沒有十二,他求個什麼親?

  馮老爹以為他要娶鬼妻,高興到要飄上天,尤其聘禮單子已經呈上,上頭的禮幾乎讓馮老爹失態的滑下椅。

  正要迫不及待的答允時,卻見無鹽回來了。

  錢奉堯抿起唇,極為不甘。

  「進宮?敢情你是宮中之人。」他連她的衣角都沒碰到,就被人莫名其妙的搶了先,不甘啊,不甘啊覛萿膘麮{在,尚上夢裡摸到她足以銷魂的凝脂玉膚。

  龍天運含笑,面露許久未見的狂妄之氣,他眉一挑,眼一瞧,渾身上下的權貴之味盡露無遺。

  「本王乃當今聖上之胞弟,太后之子,正是皇族中人。」他微笑說完,換來眾人錯愕。

  自始至終皇兄都打好了如意算盤。

  雙生子,天地命──

  說是諸葛預言如神算,不如說是皇兄順預言而鋪路。

  「你在胡說些什麼?」無鹽不耐斥道,遭來馮府上下抽氣,錢奉堯猶不死心,趁機走到她身旁。

  「十二妹子,你說的是。是當今聖上胞弟又如何?連十六都進宮當皇上妃子,咱們算是攀上了國親,他這小小王爺又何足掛齒?當他膝下寵妾嗎?若要嫁人不如嫁給同樣的雕版師傅,雙宿雙飛為版話開啟後世之門……」遭來無鹽一記白眼。啊,她真的變漂亮了。

  方纔還以為他錯眼,她人是沒變,但神韻卻多了份嫵媚成熟,即使現下她略為不悅,瞧起來也想教人一口吃了她,不成不成,他真的不甘,管她嫁不嫁人,只要能留她在馮府一夜,他必會得手。銷魂啊──僅僅只是看著她──

  「本皇爺是不是瞧見了獸心大發的畜牲?」龍天贏喃道,幾乎想問皇兄,無鹽是不是完璧之身,瞧瞧這姓錢的跟姓趙的,口水都快流一地,能在這樣的環境下無損,簡直是奇跡了。

  無鹽揮了揮手。「這種話我聽多了,我要嫁絕不嫁給雕版師傅。」她不悅轉向龍天運:「我也不嫁你。」

  「哦?」龍天運懶洋洋地。「馮老爺,您意下呢?」

  「這……」馮老頭瞧瞧手裡緊握的聘禮單子,再看看無鹽。縱有再多金寶。沒有無鹽來照料他的生活,他會哭啊。「皇爺抬愛,小女年逾婚嫁之齡,不足匹配皇爺,老朽尚有其他女兒,個個貌勝十二,來來來,十八過來!來見見皇爺,十八臀大好生,當寵妾最適……」話還沒說完,忽聞二個聲音。

  龍天贏大笑出聲,而遭到十八狠瞪一眼。

  龍天運面容未變,手握瓷杯啪的一聲,碎了。

  無鹽驚呼,血如細泉從他指間滑落。

  「你這是幹什麼?」自殘啊他!雖想克制自己,但仍然不聽使喚奔上前,小心的執起他的手。

  「撕下來。」無鹽頭也不回地說。

  「嘎?敢情是在叫我?」龍天贏慇勤上前,憋住狂笑的衝動。皇兄,好招,妙招,練武之人受點小傷算什麼?但若能以此贏得美人芳心,倒也不失為一計……咦?她這是在幹嘛?

  她回身,抓起他的衣袖撕了一角回去包紮皇兄的傷口。有沒有弄錯?他的上衣價值不菲耶──

  「哈哈哈──」

  他回頭,瞧見那個據說是無鹽女之妹的十八正捧腹狂笑當中。

  「你知不知道這樣是很沒有教養的?」他沒好氣地說。

  「我只知道你衣不蔽體的模樣比起衣冠楚楚好看太多,哈哈哈──」

  龍天贏咬牙切齒的。馮府女人沒一個好惹的,打他一進馮府門,就跟這十八女對上了!她看起來好小,幾乎可以當他女兒了,沒理由鬥不過她的!

  無鹽蹙眉,嘀嘀咕咕的,像在自言自語。

  「或者,我該過幾日再來。」龍天運揚眉,俯近她的耳畔低語:「至少你的思念之情會增深……」

  她學他挑起眉。「我會嗎?」她的口氣略嫌暴力,用力一綁,狠狠地再讓他痛上幾回。好不容易想要遺忘他,又出現了!他??啊!當他是皇帝就可以為所欲為嗎?等等,方纔他說什麼?康王?當今聖駕的胞弟?

  她雖少涉這方面的消息,但十六是說過當今皇帝為寧王登基──

  「你不會??」他反問。「你留的牙痕尚在胸前,這麼快就想忘了?」他的神態似笑非笑。「我以為你一瞧見我,便直撲上來。」

  她抽口氣。「你當我是發情母狗?」

  「我花了不少時間讓你習慣於迷戀我的身體,沒有理由這麼快就遺忘感覺。」

  這回,抽氣的是眾人。

  錢奉堯幾乎當場捶胸頓足起來。「好樣的!」無鹽尚未發威,他就跳了出來。他恨恨道:「十二妹子,他可是玷污了你??不怕,這可是天子腳下,他敢再非禮於你,咱們就報官!」可惡,可惡!為何上元那日沒強佔成功,非倒讓跟前什麼鬼王爺給佔去了無鹽的清白,他心疼啊,不是心疼無鹽的人,而是心疼到嘴飛走的一塊肉。

  他的房下已有一妻三妾,從無鹽回來的那一刻起,便打算趁夜強佔她,將她收為第四妾,但如今她沒了清白,納她為妾就是種恥辱了。但他依舊想要她,所以打算當個吃霸王飯的。

  無鹽躲過他欲探過來的手,錢奉堯的臉部抽搐了一下,咬牙,但他瞧見龍天運森冷的眼光時,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

  「馮老爺?」

  馮老爹被這聲音駭了一跳,差點沒從太座椅上跳起來。

  「王爺有何吩咐?」見龍天運站起身來。打此人一進門就給他很大的威脅感,雖面露笑意又狀似好相處,但總在舉手投足間讓他有些不安。

  龍天運的氣勢天生,完全不若他的女婿們不是老實漢子就是如錢趙流里流氣的性子。他不想啊!多年來無鹽為他生活打理妥當,幾乎讓他在天堂般快活,她可知這半年來他是這樣熬過來的,她的船運投資的確是暫讓馮家衣食無虞,但沒有她的調度從中安排,他真不知如何打理自己,如今,只怕無鹽是非嫁不可了。

  他的眼極盡哀怨的瞧見十八。將來以能靠她了,但她不若無鹽好說話,她是會賺錢,忽然寫起什麼勞什子小說,還是那種談情說愛的,有沒有搞錯?還有業家願意出資印刷,聽說銷售不錯,看者都歸於閒暇無事的貴婦人。據說書有插圖,是無鹽以往留下來的版話圖,初時有不少人為了馮十二的插頁去買了這本不知談什麼愛情的書,而後十八名聲漸響,買書之人幾乎著重在她的內文而非版畫插頁了。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