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謝上薰 > 咆哮千金

第19頁     謝上薰

  杜漁慈藹地道:「小姐,你別勉強了。」

  「我才不難過!」

  「你是不該難過,先生並沒有對不起你。何況朱小姐比先生大了好幾歲,實在太異想天開了點。」

  「可是她很嫵媚嬌艷啊!」歌舲歎息著。

  「先生不會上這個當的。他早疑心這兩個人,教我留心他們,鍾儒生生前也小有名氣,使我很輕易查出他們的底細,結果真是一筆糊塗帳!」

  歌舲輕嗯一聲,她是聽說了,不免有點同情朱醒椏。

  下車時,她說:「杜叔叔,當作沒這件事吧!」

  「好的,小姐。」杜漁應一聲,將車子駛走。

  家裡唐艾愛向她報告朱小姐中午拿著行李旅行去了,歌舲心一抽,煩悶起來。

  她很不願相信,朱醒椏將去誘惑她丈夫?

  的確,那女人是成熟的、極有女人味的,雖說青戈事務繁忙未必有空理她,但光是想到有那可能,做妻子的小心眼裡都是容納不下的。

  拉開衣櫥門,兩面大鏡子照出一個乖巧的女學生形象,老老實實、清清純純,是她樂意在學校裡頭給人的印象。

  如今她卻咕噥:「一點都不迷人、不風騷。」

  照了又照,正面,迥身側照,轉頭後視,嚴格的評估自己,覺得最滿意的就是身材,高窕修長,凹凸有致,可惜一張臉顯得稚氣了點,沒有她渴望有的明艷。

  歌舲很少這樣缺乏信心,只有照老辦法,放半缸洗澡水,挑一瓶心愛的浴精,脫光全身,隱入泡沫中。水蒸汽滋潤了她的肌膚,舒張了她的毛細孔,也鬆弛了她的神經,由臥房流瀉而入的抒情音樂,逗引她哼唱不已。

  「啊!好舒服!」她大張四肢,細語呢喃。

  捏捏自己富彈力的臉頰,她自得她笑了。老有人說她具備奧黛麗赫本的韻味,青戈看過「倫龍轉鳳」後卻道赫本的臉頰過於瘦削,不如她的豐潤討喜,教人一見便打心底疼愛。

  穿上新裝,將頭髮梳起,再擦上些許「夢幻曲」,攬鏡一照,剛才那位生澀的女學生已不復見,立在鏡前的是極富魅力的窈窕淑女。

  任誰見到自己漂亮的模樣,都會心情轉好,思路活絡。

  歌舲給青戈打電話,果然他還在公司裡。

  「我剛洗了澡,」一開口便教青戈心跳,隨即又蜜語恬吟:「這裡灰塵多,我又心裡有事,泡個澡才舒服一點。」

  「發生什麼事嗎?」

  「朱家姊姊不見了。說是去旅行,卻連去哪裡都沒交代,若非唐媽媽正巧看到她出門,真要以為她失了呢!」

  「她又不是小孩,哪要你來擔心。」他溫柔勸解。

  「你好無情哦,不管怎麼說都相處得有點感情了,不會無緣無故就離家出走,我擔心她是不是有想不開的心事。」

  「依我看,她只是閒極無聊,何不找個工作做呢?」

  「她都自稱有鍾儒生的一半財產,不好勸她工作。」

  「財產?是一半債務吧!」他嗤之以鼻。

  「青戈,你可別戳穿,爺爺常說『樹有皮,人有臉』,除非他們自己承認,我們犯不著得罪他們,使他們難堪。」

  「我懂,這也是商場鐵則之一。」

  「青戈,你覺不覺得醒椏姊姊有點可憐?」

  「什麼啊,一個沒老公的女人整天不做事還有飯吃,哪裡可憐了?」他不客氣的加以批評,真覺這類女人不可思議。

  「喔,我的寶貝老公,別這麼現實好不好?真俗呢!」

  「那你別問我。」

  「人家是覺得她在這個家的地位一直混沌不明,所以才有點感觸嘛!」她的語氣溫婉動人。「只有處在幸福中的人才真會替人設想,這是我的切身體驗啊!」

  「歌舲,你真可愛!」他不由得迴腸蕩氣。

  「我想,我們可以幫幫她。做人還是懂得自立比較好,醒椏姊姊如果有個寄托,對人生的看法將會有所不同吧!我想替她找個工作,但做什麼好呢?你也幫著想一想,別偷懶啊!」她笑語盈盈的叮嚀。

  「這不是好差事,嗯,我沒把握。」

  「哼,不問你了,我找爺爺去。你早點回來啊!」

  「遵命,太座大人。」他朗笑聲中收線。

  歌舲精神爽朗,笑逐顏開,撥了第二通電話。

  「爺爺!」她嘰哩呱啦問了一大堆他這幾天有沒有吃好啦,有沒有睡好啦,還忙於藥材生意嗎,應該抽空出去散散心啦,交個女朋友也不妨啦,……「閉嘴,夠啦!」溫太武在電話那頭直掏耳孔。「怎麼你一結婚就變得婆婆媽媽,你祖母當年都沒這樣囉唆過,你當爺爺愈活愈小?我可很健壯,不輸年輕人,你老公六點十分起床,我五點就起來運動啦,要走路他絕走不過我。」

  「人家是關心您嘛!」

  「只要你跟青戈順順當當,我一定長命百歲。」

  歌舲噗哧而笑。

  「聽你笑的,……我可以放心了。」

  「才不呢,我才不讓您太放心,您會無聊的又出國幾個月不回來。」

  「聽聽,好一個孝順的孫女!」溫太武似乎埋怨,其實十分歡喜歌舲對他的需要。

  「我有事您不幫我,豈不壞了您一世英明。」

  「總有你說的。」他呵呵笑。

  「爺爺,您就幫我拿個主意吧!」她當祖父就在眼前,笑得十分可人,他一向無法拒絕的。「一位年輕的女性,學歷不高,沒有專長,不喜歡朝九晚五的工作模式,您告訴我,她能在哪一行業出頭呢?」

  「她漂亮嗎?高還是矮?」

  「很漂亮,身材很苗條,比我高兩公分。」

  「建議她去當模特兒。」

  「模特兒!對啊,我怎沒想到?」

  「舲舲!你到底在說誰?」他的口氣不容她抗拒。

  「您會不會跟青戈講?」

  「我不是他孫子,沒必要跟他報告。」

  她眨著眼睛,語如急流:「有個女人窮得發瘋,想行我老公荷包的主意,不過青戈還不知道。好太太不應該拿這種小事去煩先生,所以我想替她介紹工作。謝謝您啦,爺爺,我好愛您,再見。」

  ***

  當凱迪拉克停在校門附近時,歌舲靜坐如山,望著前面,使杜漁可以由後視鏡窺見她的表情,真個變幻莫測。

  「杜叔叔,關於你昨天提的問題,我已經有答案了。據診斷,鍾先生與朱小姐可以說飢餓過度,很需救濟,所以我打算贈送他們一道世界名菜填填肚子。」

  「請問菜名?」

  「菜名是:『愛的試煉』。」

  她含蓄地笑,舉止優雅地下車,走入學生群中。

  ***

  「嗨!老婆。」

  一進門便瞧見青戈靠在沙發上望著她笑,歌舲尖叫一聲,甩掉書包,飛奔過去,一忽兒即跪坐在他的大腿上,投入他懷中,沒頭沒腦的亂親一通。

  「怪不得有人說『小別勝新婚』,能使你熱情的話,我以後每星期都出差。」

  「什麼嘛!」她扯一下他厚耳垂。

  「太太,你親了半天也沒親到重點呢!」他雙手捧住她的臉,慢慢貼近,溫柔的探索她的唇。他們做夫妻也有時日了,一股羞意地紅潮仍然自她纖纖的足尖往上爬滿她的全身,粉頰染上胭脂色。

  平和過後,她聲音還余留些不白然:「你提早回來了。」

  「想你。」他擁著她,把臉輕摩她的髮絲。

  她合上雙眼,很享受這份寧馨氣氛。

  她失去爸媽,青戈也一樣,類似的背景使他們很輕易產生相依為命的親膩感,此乃外人很難突圍的地方。

  「或許,我第一次看見你時就愛上你了。」

  「說謊也不臉紅,那時你才十歲,我六歲呢!」

  「十歲的孩子不會愛人嗎?歌舲,我是很早熟的。」

  「厚臉皮!」她輕笑。

  「真的,我對你是一見傾心。什麼原因使我這樣?最近看了一篇報導我才恍然大悟。人與人初見面約五秒鐘往往決定了第一印象,第一印象不好,往後想彌補絕不容易。」他的眼睛濡濕,不好意思教她看見。「歌舲,你是第一個在初會面的五秒鐘裡向我微笑的女孩。像我這樣長相不出色的男孩,只有努力發掘內在的長處,以期將來出人頭地,女孩子第一次看見我,都是在說過話、或有點瞭解時才有笑容,有的只是應酬性的笑,而對我不惑興趣的女孩更覺沒必要施捨一個笑。只有你,歌舲,你對我笑了,而且是發自內心的燦爛笑容,在你我第一次四目互視的那一剎那,在我剛被收養心情很緊張的時候,你天使般的微笑使我內心溫暖,我彷彿聽見你在說:歡迎你如入我們的親族,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

  「喔,青戈!」她很感動。

  「你才六歲,也許不記得了,我卻印象深刻,再也磨滅不了。」

  「青戈,你說得我心疼了。」她獻上熱情的吻,心裡卻忐忑著、過意不去,對他而言很重要的記憶,她早已無印象。她的家庭早就教會她面對陌生人的因應之道:少說少錯,只要「笑」就好了。而假笑是惹人憎厭的,不如不笑。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