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凌淑芬 > 偷心契約

第14頁     凌淑芬

  環摟的臂膀越圈越攏,直到兩人緊緊黏貼成一體,再也無所分隔。

  冷汗從她額上滴落他臂彎。

  一股類似溫柔的情緒滿溢於胸腔,暖熱如溫流。

  他不能太心急。

  「不要怕我--」瘖啞的嗓音讓韓偉格自己也感到訝異。

  寧馨姣美的菱唇依然輕抖著,偶爾露出幾顆玉米似的雪白貝齒。

  看憤了他頤拾氣使的狂態,現在的謙柔和順反而使她不知道該如何應措。

  「我以為……你喜歡我怕你的樣子。」她抬高清弱的水眸。

  「我改變主意了。」

  密吻再度接管一切交談,這回,帶著迥異於以往的溫存。

  他橫手一抱,擁著百合花坐回大皮椅。兩人貼近彼此分享體膚氣息,卻沒發生更進一步的親暱,這是以往尚未出現過的詭譎現象。

  她帶著些許畏懼地審視他,試圖從他的臉上探出蛛絲馬跡。

  誰能揭開韓偉格完全無偽飾的面目呢?或者,他的面具太多層了,臨到終了,連他也忘懷自己實質的臉譜是哪一張?

  「我只說一次,日後不會再重複。這是妳最後一次從我眼前逃開,日後不許再發生第三次。」他低下頭,俊毅的鼻端觸著她的鼻尖,堅定而專斷的喃語掀起她全身的寒顫。「別忘了,我並沒有勉強妳,是妳出於自主的意識決定和我交換條件。所以,一旦成為我的人,妳一輩子也別想逃開,除非我容許。」

  寧馨不願吭聲。

  「告訴我,妳需要什麼?」他再靠近一些就能舔吻她的櫻唇。

  很耳熟的問題!寧馨莫名地覺得受傷害。

  韓偉格總是在苛待過她,或寵愛過她之後提出來。莫非他認為給與姬妾要求的一切,就是最佳的補償或回饋?

  「嗯?」他輕聲催問。

  「……我想念考古隊的同伴。」她迫切需要與俗世的正常人接觸。

  一根食指抬高她纖白的下顎,黑瞳看進她靈魂的最深處。久久長長的沉默,讓人以為他不會給與響應了。

  「我會叫人安排。」

  ΩΩΩ

  「小江!」歡欣的喚聲從營地邊緣傳過來。

  向晚時分,沙漠漸漸低轉成涼爽宜人的溫度,最適合進行揮汗挖掘的工作,考古隊成員紛紛集合在營區中央,準備進行開工前的意見交換。

  不期然的,久違多日的寧馨突然蒞訪現場。嘰哩呱啦的驚喜聲馬上沸騰起來。

  助教小江最接近她,差點被撲上來的考古隊之花撞倒。

  「哇!」他樂不可支。「歐陽,妳這個沒良心的女人,現在才想到我們。」

  「沒辦法,你們一點也不讓人思念。我白天起床的時候不會想,吃飯的時候不會想,無聊的時候不會想,睡覺的時候不會想,就連翻到皮夾裡面與大家的合照時也不會想,真的,我一點也不想念你們。」

  眾位隊友打從心眼兒裡舒暢起來,虛榮心得到滿足。

  她分出一隻胳臂勾住第二位同伴的脖子。「哈囉,老石,難道您老人家從來沒聽過『水士不服』這句成語?」

  區區兩個多月不見,印尼僑生就吃胖了幾公斤。

  「有啊!」石俊賢笑嘻嘻的說。「水和土本來就不能服用。這句話跟我發胖有什麼關係?」

  「胸無點墨!」她點了點僑生的額頭。

  整隊同僚擁抱成一團,嘻嘻哈哈地打鬧成一片,彷彿回到昔日的工作情景。以往,在開工之前或收工之後,大伙固定會來上這麼一段嬉鬧時間。

  「教授呢?」直到寒暄遍了每位夥伴,她甫注意到施仁道的缺席。

  「他出去琛勘東邊的新領域,來回大概十分鐘的車程,應該很快會回營地來監督。」小江提供興奮的解答。「我們的挖掘工作相當順利,已經找出一些精銅化文明的生活遺跡,教授認為,如果繼續往東方深入,應該會有更可觀的斬獲。」

  「真的?」她輕吁著失落的喟歎。「真希望我也能和你們一起工作。」

  「若非妳的緣故,我們也無法順利進入沙漠區,所以妳的功勳已經夠彪炳了,麻煩不要再來和我們搶功勞。」石俊賢咋咋舌頭。「女人的貪婪慾望真是恐怖。」

  「你!」

  一場攻防戰現場開打了。

  「小朋友們,別鬧了。」小江趕緊出面主持正義。「歐陽,先招呼妳的朋友進拖車裡坐一坐。」

  寧馨陡然醒悟。對哦!她還有同伴。靦腆的愧疚感霎時沖熱了全身。

  「嗨--」她不好意思地挨向司機先生。「抱歉,疏忽你了。」

  原本她料想韓偉格會派遣裡那或其它人手,載送她前來考古隊的紮營處。孰料臨出發前,吉普車的駕駛位置卻由大頭目親自上陣。事出突然,他甘願成為司機而受到忽略,也不能歸咎於她。

  「無所謂,我的時間很充裕。」韓偉格銳利的目光幾乎灼傷人,顯然不太樂意受到漠視。

  「我不耽誤你辦正事了,你先走吧!隔幾個小時再來接我沒關係,我會留在營地裡等你。」為了對他開放門禁的行為表示感激,寧馨盡量體貼他繁忙的行程。

  原本僅是針刺刺的黑眸,立刻蒙上清晰分明的慍惱。

  「我說過一點也不忙!」霸悍的鐵腕勾住她的纖腰,直直欺近拖車。

  她的感恩招致反效果!

  寧馨被他多變的情緒搞得莫名其妙。她體諒姓韓的工作忙碌,自動及早放他抽身,難道也不成嗎?他著惱些什麼?

  車廂內迎面撲來颯涼的冷氣,舒緩了空氣間的燥悶。

  老好人小江對任何人都缺乏戒心,傻呼呼地向貴客伸出手。「韓先生,您好,我叫江冠宇,謝謝您對於本隊工作的鼎力相助。」

  「嗯。」韓偉格隨便應了一聲,對他示意要握手的動作視而不見。

  她不悅他瞪視他,而後回頭對小江抱歉地笑笑。「對不起,韓先生比較粗線條。」

  「當然、當然。」小江尷尬的表情馬上雪霽天晴朗。

  任憑兩隻毛毛蟲在他鼻端下進行交談,韓偉格根本不放在心上。四下環顧了拖車內一圈,角落的陳列小木櫃收放著眾人過去三十多天來辛勤的收穫。

  小木櫃最裡側,一圈袟韘滫澈環引起他的注目。

  「這樣東西從哪裹找回來的?」他大步走過去取出指環,銳悍的眉心若有所思地蹙緊。

  「施教授出外探勘場他的時候,在東部地區翻挖到的。」小江熱心地提供考古信息。

  「這個拾環可能是精銅化文明的遺跡,外行人看不出門道。」她補充一句,言下之意暗示他不僅就別亂碰。

  韓偉格忽地冷哼了一聲。

  「歐陽,真的是妳?」爽亮的嗓門撲進車廂裡。

  考古隊的大家長千呼萬喚始出來,紅光滿面的笑容幾乎照亮整片沙漠。一大一小兩個人馬上摟成一團,重複著方才上演過的瘋狂慶團圓。

  狹小的拖車擠進這許多人,一時之間顯得壅塞。

  「外頭的人告訴我妳來了,我還不相信哩!」施仁道的雙眼炯炯發出璨光。「韓先生,好久不見。」

  「嗯。」韓偉格的嚴苛分外彰顯出老教授的過度熱誠。「你在哪裡撿到這個指環?」

  他好像非常關心首飾的來源。太關切了!寧馨怪異的眼神直勾勾看著他。

  「我想想看……」施仁道的咧笑停頓了幾秒鐘。「應該是在營區外發現的。」

  「江先生方才告訴我,你私自進入東合沙漠探勘?」

  「呃……因為……」施仁道立刻想解釋。

  韓偉格完全不能他機會。「當初我和貴工作隊曾經約定保護每位成員的人身安全,條件是你們必須待在我設定的範圍內。施先生,你似乎違反了我們的口頭契約。」

  「可是……」老教授猶自做垂死的抗辯。

  「記住!我的人只負責看護信守承諾的對象。」最後通牒以完美的警嚇語氣撂下,大頭目飄飄然閃身,走向拖車的入出口。

  「喂,你要上哪兒去?」寧馨愕然地追到門口,暫時忘記指責他疏冷失禮的言談。

  「離開。」韓偉格頭也不回,迅速邁向吉普車的方向。

  「你不多坐一會兒?」剛才他還板著臉表達留下來的意願,不是嗎?

  「我很忙。」

  簡捷有力的回復險些氣煞人。

  搞什麼!她很不滿。姓韓的得罪遍了應該得罪的人,轉頭一走了之,善後工作交給她處理,她該如何向大家解釋?

  「他的脾氣一向這麼不好相處,還是今天比較特別?」小江打量訪客遠去的背影,提出滿肚子疑惑。

  「或許是每個月的生理期作祟吧!」石俊賢走人車廂,正好捕捉到小江的最末一句。

  「拜託!我們討論的對象正好是個男人。」小江很想揍他。

  寧馨任由兩位同伴嘻嘻哈哈,兀自發了一會見怔。

  韓偉格如此執著於一項古物,原因實在值得推敲,莫非他知道了什麼她並不清楚的內情?

  偷眼向施仁道瞄過去,她發現老教授的表情也一陣陰一陣晴,情狀並不比韓偉格的詭異高明多少。

  施仁道發覺了她的打量,立刻收斂起一切思慮。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