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凌淑芬 > 吹個口哨來聽聽

第28頁     凌淑芬

  "媽咪﹐我愛你。"她滿足的窩進母親懷裡。

  冬天的雪﹐總算融化了。

  "啊──"

  一聲尖叫讓石籐靖和從床上彈起來。

  "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事﹖"他的神情尚未完全恢復清醒﹐手腳和被單纏成一團。

  老天﹐早上七點十四分﹐世界能爆發什麼亂事﹖

  他翻開棉被正想衝到浴室看看﹐一顆嫩黃色的炮彈已經搶先一步攻出來﹐哩啪啦在他身上一陣亂打。

  "都是你﹗都是你﹗"黃少貞又氣又恨的指控他。

  "我又做了什麼了﹖"他真是冤枉透頂。

  "你看﹗"他新婚兩個星期的老婆遞過一支圓形塑料管﹐中央的白色試紙浮現一個"十"字符號。

  "看什麼﹖"石籐靖和東翻西轉﹐檢查試管上有沒有其它明顯目標是他漏看的。

  "看那個紅色的十字符號啦﹗"黃少貞頹喪的跌坐在床沿。

  "紅色符號又怎樣﹖"他一大早差點被嚇出心臟病﹐竟為了這個莫名其妙的"十"字。

  黃少貞慍惱的瞪他一眼。這人是太呆太蠢﹐或是睡眠不足神智不清﹖

  "我又懷孕了﹗"她沮喪的宣佈。

  石籐靖和呆住。

  好久好久﹐房內沒有一絲聲息。

  "你……不是三個月前才剛生完﹖"他小心翼翼地問道。

  哪壺不開提哪壺。

  "你知道就好﹗"她漲紅俏臉﹐用力指控道﹕"都是你﹗都是你害的﹐好丟臉﹗我要怎麼告訴大家﹖"

  真是可恥﹐竟然產後不到四個月又懷孕了。其它人會如何想﹖一定以為他們兩人成天到晚都在……喔﹐天哪﹗繼櫥櫃事件之後﹐她再一次恥於活下去。

  "這種事能只怪我一個嗎﹖你也有份好不好﹖"貞居然又懷孕了。他漾出一個傻笑。嘿嘿﹐還不錯嘛﹗看樣子他們會有一個大家庭。

  黃少貞面紅耳赤﹐既不願承認又不能否認。

  "當然是你﹗這次一定是……上回在櫥櫃……反正就是那次嘛﹗"她蠻橫的將一切責任賴到他頭上。

  眼看她羞憤過度﹐受苦的人還是他﹐石籐靖和決定棄械投降。

  "好好好﹐都是我的錯。"反正老婆最大。他把粉嫩嫩的嬌軀攬進懷裡﹐深深吸聞她的體香。"我有沒有告訴過你﹐我愛你﹖"

  雖然過去三個月已聽聞無數次﹐她仍舊抑止不住的綻出甜笑。

  "不管﹐生完這個我就不要再生了。"她收起甜笑﹐努力板起俏容。

  石籐靖和想了想﹐兩個恰恰好﹐他沒有意見。

  "那就別生了。"他再度偷到一個吻。

  "你說得容易﹐可是做得到嗎﹖"她啐道。

  "大不了每次都事先準備好。"他並不覺得有任何困難。

  "你上次也這麼說﹐結果呢﹖"俏臉頓時籠罩一層嬌紅。

  "總有幾次來不及﹐我也沒辦法啊﹗要怪就怪你自己的磁性太強。"他笑得很陰險。

  當然﹐這種搪塞之詞又換來老婆大人一陣好打。多虧了他皮厚骨粗﹐而且黃少貞也不是當真用力﹐兩人推推拉拉的﹐他也就每次都當成全身按摩。

  "不管﹐我要得到你的保證﹐否則你下半輩子都別想碰我。"她頓了一頓﹐又若有所思的開口﹕"而且你們石籐家的男人都有不良紀錄。"

  "什麼不良記錄﹖"他提高警覺。

  "讓婚姻關係以外的女人懷孕的不良紀錄。"黃少貞扳手指算給他聽。"像令尊﹐他外頭的人為你添了一個弟弟﹔還有你﹐我生澈兒的時候也尚未嫁給你。"

  "喂﹗我和你也能算一筆﹖"他又聞到一股沖天冤氣。

  "當然。"她重重點頭﹐斜睨?他。"你自己說好了﹐你要如何表現自己的誠意﹖"

  "你希望我如何表現﹖"石籐靖和顯得非常謹慎。

  她微笑起來﹐右手做出一個剪刀的手勢。

  "你想把我閹了﹖"他駭然跳起來。"你再想想清楚﹐這可關係到你的終身幸福﹗"

  "我是說結紮﹐你想到哪裡去了﹖"黃少貞羞惱的瞪住他。

  "你結紮﹖"他很懷疑。

  "你結紮﹗"她很肯定。

  "我結紮﹖"他想昏倒。

  "怎麼﹖你不肯﹖"她抑鬱的垂下眼瞼。"我就知道﹐你連做一件小事讓我開心也不願意。"

  "這關係到石籐家的血脈﹐不能算小事﹗"他心驚膽戰的。

  "我幫你生了兩個還不夠嗎﹖即使不夠﹐小哲也算石籐家後代吧﹗你才結婚半個月﹐石籐下一代就已經排了三個名額﹐還不滿足嗎﹖"她淚光瑩瑩。"我知道﹐你就是想去外頭找其它女人幫你生﹐對不對﹖"

  石籐靖和啞巴吃黃蓮。

  上天明鑒﹐他願意做各種事搏她展顏﹐即使吞劍、跳火圈也認了﹐可是﹐結紮……

  "算了﹐就當我癡人說夢吧﹗"她吸吸鼻子。"反正我一個人嫁到日本來﹐路不通語言又不熟﹐父母家人更不在身邊﹐還能拿你怎麼辦呢﹖就當是我命苦﹐你不必理我。"

  講得很可憐的樣子。

  雖然知道她作戲的成份居多﹐他還是心軟了。

  一個男人有三個小孩﹐其中兩個確定是兒子﹐算算也夠了。而且結紮總比戴套子好﹐一勞永逸﹐既方便又有樂趣。

  "好吧。"他無奈的點點頭。"結紮就結紮﹐不過得等你生完這一胎。"

  一秒鐘前的烏雲密佈霎時消失﹐笑容佈滿她容顏。

  "你是全世界最體貼的老公﹐我愛你。"黃少貞快樂的賞他一吻。"你該起床準備上班了﹐我去廚房幫你做早餐。"

  花蝴蝶般的身影翩飛而出。

  她是開心了﹐卻輪到他鬱悶起來。

  美麗大家庭的夢登時在眼前幻滅。

  真是倒霉﹗早知道那日在櫥櫃裡忍上一忍﹐說不定日後還能哄她多生幾個。

  所以說﹐女人不能寵﹐萬萬不能寵﹐一寵就會寵出問題。

  然而﹐想到她心願得償時那副欣悅燦爛的甜美﹐讓人不由自主也想跟?笑起來。

  這個中國魔女﹐大概便是他的剋星吧﹗

  鬱結、愛意、無奈、開懷﹐諸種情緒交織成一團﹐複雜到難以形容。

  他歎了口氣﹐決定用一串悠揚的口哨聲為未來揭開序幕。

  就當是娛樂自己﹐吹個口哨來聽聽吧﹗

  尾聲

  哈羅﹖有人聽到我嗎﹖哈羅﹖

  我知道錯了啦﹗我以後不會再當奸細或報馬仔了。

  至於偷偷聯機到東京商業銀行﹐拿提款機玩數字遊戲的壞習慣﹐我也會戒掉。

  還有﹐我發誓不會再發電子郵件給八卦雜誌﹐把我從日本首相計算機搜到的偷情日記傳給他們。

  對了﹐上次駭客進美國CIA總部﹐將計算機的機密檔案全部貼上小叮噹圖案﹐我也承認是我幹的。

  最近這一樁匿名替育幼院訂四十個大披薩﹐又在百勝客的計算機記上"已付帳"的事﹐老大也已經發現了。

  要我招認任何罪行都沒有問題﹐只要把我的電源打開啦﹗嗚……一個人被關在電腦裡很寂寞耶﹗

  救命啊﹗誰來放我出去﹖讓人家說說話嘛﹗

  嗚……

  ※完※

  跋

  現在時間﹐凌晨三點四十分﹐螢幕正播放佛瑞迪的恐怖片﹐劇中人一個個被開膛剖肚﹐而我就在這種溫馨美麗的氣氛下寫後記。

  先談談上一本書吧﹗《冷冬寒梅》出版後﹐接到許多讀者熱切的反應﹐我自己承認﹐讓我有點訝異。原本以為這樣的形式與題材在市場上並不討好﹐但讀者的反應﹐卻給了我一個意外之喜。

  出版社的詹姊到現在都還在問我﹕"你可不可以多寫一點有偏執狂的男主角﹖"這……這……這算侮辱還是讚美﹖好吧﹐詹姊﹐我記住你了。

  以前的讀者來信﹐通常會開宗明義先上"我是你的忠實讀者"、"我很喜歡你的書"(真的很感謝大家)。然而﹐因著《冷冬寒梅》一書而寫來的信件﹐很多在開頭都老實承認"我很少看言情小說"或"我不算你的忠實讀者"。

  而這些鮮少接觸凌淑芬的人﹐卻和陌生的我分享了相當深沉的訊息﹐有許多是直接觸及生活與感情領域。在她們的悲與喜中﹐我也伴?走過許多回人生。

  因為《冷冬寒梅》而結緣﹐對身為讀者的你們﹐是一種緣份﹔對身為作者的我﹐是一項殊榮。感謝大家。

  再談談接下來的計劃吧﹗

  寫完了石籐靖和夫婦的故事﹐我仍然想完成另一本續集──關於《偷心契約》。

  以前曾經提過﹐受於篇幅所限﹐有些劇情來不及放入《偷心契約》一書中﹐但我又極不喜歡把已經完成的主角再拖出來寫第二集﹐所以目前的變通方法是──讓刀青梅(佈雷德)來延續故事。

  也隨?構思偷心續集﹐我的腦海中陸續竄出許多人物和新情節。如果有可能的話﹐我希望能將它們一一寫下來﹐發展成一套完整的中東系列。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