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凌淑芬 > 吹個口哨來聽聽

第17頁     凌淑芬

  "要你管!你進辦公室從不敲門的嗎?"莫名其妙!沒事老愛找他晦氣。

  "看看你!一天到晚提醒我要把你當董事長看,你現在這副氣嘟嘟的樣子像個大人嗎?"老秘書毫不留情的取笑他。

  石籐靖和簡直咬牙切齒。"總有一天我會開除你!"

  "這種空口白話我聽多了。"小林香織悠然自得的移向門口。"你的訪客千草老先生已經在外頭等著,我去請他進來。"

  石籐靖和怒瞪著她施施然的背影。

  三年前那場敗戰仍然讓他記憶猶新。當時他試著改變小林的強勢作風,主從倆展開一場絕命大鬥法。可是鬥到後來他完全討不了好,非但行事歷一團糟,每天加班到三更半夜,需要的檔案也永遠找不到,當場他就明白老爸生前為何敬她三分了。

  哼!即使他不會當真開除她,總有一天也會找到治她的方法!

  "世侄。"華麗的門扉再度被推開,千草家的族長──千草剛嚴拄著手杖,緩緩走進來。

  盤龍手杖並非代表老人的行動不便,而是為了加重年齡所帶來的權威感。

  "千草伯伯,什ど風把您吹來了?"石籐靖和從桃花心木的大桌子後面起身,將世伯迎到右手邊的真皮沙發內坐定。

  無事不登三寶殿。千草老先生前來面晤他,當然不會沒有目的。石籐靖和瞄一眼牆上的年歷,心中登時有了譜。

  秘書托著兩杯熱茶進來,躬了躬身退出去。在外人面前,小林香織向來做足了面子給年輕老闆。

  "剛剛和幾位老朋友在這附近開完會,就順道過來控望你。"千草剛嚴接過熱花,輕輕啜了一口。

  "多謝伯伯關心。"他先展開寒暄。"耕治回日本了嗎?"

  "別提那個小子了。"千草剛嚴兩眼一瞪。"叫他回來登記年底的議員選舉,他也不肯,只推說對從政不感興趣!也不想想,千草一門誰不是從政壇起家?"

  石籐靖和微微一笑,"耕治另有鴻鵠之志,無心於政治也是勉強不來的。"

  "哼!反正我也不想管他了,隨他去吧!別給我惹出麻煩就好。"老人家對次子的要求已經越來越低。

  "說得也是。"石籐靖和目光一閃,掩飾在垂低的眼瞼底下。"耕治相貌不差,家世背景又好,若是遇上外頭那些心機深沉的女人,纏上來攀親帶故的,那就麻煩了。"

  老人家點了點頭。"幸好耕治'做事'向來很謹慎,不會留什ど把柄在外頭。"

  "伯伯這ど肯定?"他綻出促狹的笑意。"耕治的性子也貪新鮮得很難保哪天一個把持不住,就……"

  "旁的我不敢說,這一點倒是有信心。"老人家的態度毫不猶豫。"耕治很清楚我的門規。將來成完婚生下繼承人,他盡可以愛怎ど玩就怎ど玩;在這之前,他如果敢在外頭留下野種,千草家的財產絕對沒有他的份。"

  "那就好。"他緩緩點頭。

  有了家族的規範,耕治不會冒著失去繼承權的險,在外面玩出毛病來。那ど,貞的堂妹口口聲聲宣稱孩子的父親是千草家的次子,顯然很值得商榷。

  "怎ど?擔心耕治犯了和你同樣的錯?"老人家輕輕巧巧的把矛頭擲回他身上。

  "世伯言重了。此話怎講?"石籐靖和接下這記暗器,不起任何波瀾。

  老人端詳他半晌。從他冷靜凝定的神情,瞧不出任何端倪,沒有狼狽或錯愕,沒有羞愧或罪惡感,一片空白,什ど老沒有。

  這小子的裝傻其實是沒意義的。家裡平空冒出一個小兒子,不可能瞞得過任何人。

  身為千草家的族長,他之所以忍得住此事,是因為石籐老夫人保證,那個中國女人並不見融於石籐家,生完小孩便會回去,對石籐靖和與千草家大小姐的婚事不會有所影響。

  "沒什ど,開開你玩笑。"老人家撤退一步,呵呵堆起慈祥和藹的微笑。"罷了?o 岣啎憭薄@印P液盟漱鷕i綹紜 艿 蝗夢沂 ↘t甲急竿度胍樵焙褪諧?難 劍s絞焙蚧瓜M瑩Rd費塹哪愣嘍嘀?幀!?

  "伯伯千萬別這ど見外,屆時小侄幫得上忙的地方,請您務必直說。就算是身為我父親好友的您盡一點綿薄之力。"他點頭肯允,算是滿足老人今日的來意。

  "歐亞科技"每年固定編列預算作為必要的政治獻金,所以捐點小錢對他而言並不困難。

  "那我就不打擾你工作了。"老人家拄著枴杖,緩緩直起腰。"有空多上門看看伊蘭,那女孩兒最近一直念著你。"

  若在以往,石籐靖和會點頭承諾下來,然後找個時間上門拜訪千草家的大小姐,一來滿足兩方家長的聯姻幻想,少在他跟前嘮嘮叨叨;二來對他也不花成本。

  但是……最近幾天貞的身體不太舒服,他下了班只想直接打道回府。

  "伯伯,伊蘭好像也到了適婚年紀,您可得多為她費點心。再不然,我也可以介紹幾位青年才俊讓她挑選看看。"語氣巧妙的暗示出推搪之意。

  千草剛嚴的眉心頓時蹙起。這可不是以往的慣例啊!

  "是嗎?"老人家點了點頭,先不動聲色。"那就煩勞你費心了。"

  看來消息來源有錯,在石籐家等產的那個中國女人,顯然已經為兩大家族的利益投下變量。他得另外做部署才行!

  石籐靖和禮貌的送世伯出門。

  再度回到辦公室時,桌上的計算機不斷發出輕響,表示有人寄了一封電子郵件給他。

  他打開計算機信箱,快速閱讀完訊息,腦中也同時重演了一回方纔的會晤。

  以他對千草老頭的認知,那傢伙絕對會私下掀起一些波濤。值得慶幸的是,老傢伙有嚴重的重男輕女心態,在顧及兒子政治利益的前提下,應該不會騰出太多心思去籌劃其它事。

  話雖如此,最好還是未雨綢繆。

  他心頭擬定主意,立刻傳回一個簡短的指令──

  "教她使用國際網路。"

  "什ど叫做'傳奇'?"自從歐亞一號安裝好語音設備後,說話變成它的新興嗜好。

  "古時候,流傳在中國地方鄉野的民間故事,有些會摻進一點神怪精靈的色彩,統稱為'傳奇'。"黃少貞隨口回答,視線仍然膠著在幾本線裝書上面。

  "寫傳奇的人都姓'唐'嗎?"歐亞一號很有聊天有興致。

  "不,唐是中國的朝代名稱。"她漫不經心的回答。眼睛掃一眼計算機螢幕,歎了口氣,又回到古書上。

  歐亞一號再接再厲。"那為什ど……"

  "你能不能安靜一點?"她終於失去耐性。"身為一台計算機,你真的不是普通聒噪耶!"

  資料查不齊全已經夠她煩躁了,它還一直吵吵吵。如果語音清脆悅耳也就算了,偏偏人工合成的嗓音鏘鏘鏗鏗的,難聽死了。

  "你怎ど可以這樣說……"歐亞一號大受打擊,螢幕跳出一張大大的哭臉。"人家我是不恥下問,你居然這ど凶……"

  "不會成語就別亂用!"什ど不恥下問,有沒有搞錯?有她這個專業講師給它問還算太高檔了呢!

  "嗚……你心情壞就拿我出氣。"歐亞一號活像個委屈兮兮的小媳婦。"你為什ど心情不好?說出來聽聽吧!說不定我能幫得上忙。"

  她重重歎了口氣。

  "我帶出來的參考書藉太少了,很多細節資料查不到。這樣一來,我無法如期把書寫完。"當初她已經盡可能把需要的資料帶來日本,可是有些大部頭的作品委實太累贅,根本無法放進行李裡,害她現在卡在上不上、下不下的進度。

  "你的資料存在哪台計算機?告訴我,我幫你找出來。"歐亞一號自告奮勇。

  "那些都是一本一本的書,通常在圖書館裡才找得到。但是日本這裡應該沒有吧!"她哀聲歎氣的丟開書冊。"算了,今天就寫到這裡吧。"

  "假設連到網路上去找呢?""啪"地一聲!歐亞一號竟然還很配合的播放彈手指的音效。"如果是圖書館資料或重要典籍,台灣、香港或中國的官方網站一定找得到,你只要聯機上去,就可以輕易查閱,既簡單又方便。"

  "網路?"她聽過這種新興玩意兒,但是不太熟。"算了,好麻煩,我又不會用。"

  "我會啊!"善良的歐亞一號完全不念舊惡。"只要透過電話線就可以連上網路。我示範給你看!"

  計算機內部響起撥號聲,兩分鐘後來到一個全新的畫面。"中國文學史數據庫"的字樣出現在正中央。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