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凌淑芬 > 貓兒眼續曲

第13頁     凌淑芬

  「磋,來食!」陽德喂完社團指導老師,重拾他一路報告下來的話題。「總之,我覺得這件委託案值得商榷。根據我和當事人接觸下來的心得,她絕非我們想像中誤人子弟的老師,某人大姊,你要不要再回頭確認一下,以免咱們的社團精神慘遭褻瀆?」

  「可以考慮。」凌某人聽起來依然饞兮兮的。「不過虞晶--」※。

  「老師!」靈均驀地大叫,切斷室外兩人的對話。

  「嘎!發生了什麼事?」兩位教職員從未經驗過靈均心焦的時刻,匆匆跑進教室。「天塌下來還是失火了?」

  「虞老師?」陽德迎向一副眼熟至極的姑婆鏡架,腳步緩了一拍。

  「對呀!虞老師已經等、等助教很久了,你們還賴在外頭大談釣、『魚經』!」靈均的口舌難得如此的溜轉便給。

  轉得好!繞珍鼓掌致賀。

  從頭到尾,只有虞晶秋不曉得究竟上演了哪出戲碼。

  陽德暗暗吁了口氣,丟給副社長銘記在心的感謝。

  「嗨!你怎麼有空過來找我?」他輕笑,自然而然地握住她的纖手。

  「那個--」對呀!她來做什麼的?一見著陽德杏仁形的瞳孔,靈捷優雅的步姿,她反倒把最終目的給拋諸腦後了。

  「又想讓我搭便車了,是不是?」依循過往慣例,他先摘下晶秋的粗黑鏡框,再拔掉腦後的髻簪。

  如雲秀髮撲瀉下來,還她原本的嫵媚丰姿。

  對了!就是這件事。

  她忙不迭地搶回自己的眼鏡。

  「你已經沒收了我兩副眼鏡,麻煩還給我,我家裡已經找不到備用的了。」

  「哦--?」繞珍在旁邊怪腔怪調地搭話。「看樣子,你們交情不淺哪!」

  「沒你的事,忘恩負義的小鬼!」陽德沒好氣。今天若是副社長不在,繞珍那根和鯨魚一樣粗的神經,絕對會無意間拆穿他的底牌。「走,虞老師,我搭你的便車回家。」

  「可是我們才剛進社辦--」凌某人也很呆,敏感程度並不比子弟兵高明多少。

  「請恕本助教早退一次。」他沒得商量。速速離開是非之地要緊。

  「不用了,你留下來開會吧!我今天不走和平東路,準備繞道往後街的水電行。」她彆扭地抽回自己的小手。

  「為什麼?」柔荑再度被他抓回去。

  「我家廚房的水管漏水……」哦!老天,他非得在每個人的面前和她拉拉扯扯不可嗎?拘謹得幾乎絕種的天性在她體內發酵。

  「簡單,我以前在水電行打過工。」他一口應允。

  這男人在任何地方都「打過工」!

  「可是……」她二話不說就搶了人家的開會成員,好像不太妥當!

  「走吧!」陽德二話不說,挽住她轉頭就走。「凌老師,剛才的『家庭作業』就拜託你幫幫忙啦!」

  傷腦筋,凌某人必須正視手下愛將可能公私不分的事實。

  重新審查虞晶秋的案子並非不可以,不過……

  「陽助教,你想早退沒問題。」偉大的指導老師匆匆對著金童的背影大喊。「不過,先到西點社拐兩塊起司蛋糕過來,好不好?」

  要命!陽德翻轉無奈的白眼。

  「等我一下。」他回頭去完成使命。

  提起西點社,晶秋終於聯想到他翩然降臨的盛況。莫怪乎方纔的女學生會去下那句「等他來,你自然會知道」。

  的確!陽德在這條路上太受歡迎了,尤其是女性同胞。即使現下單單走在他身畔,她也能感受到從四面八方投射過來的尖銳眼光--估量、算計,以及剷除異敵。倘使眼光能殺人,她已經被刺穿七十八刀!

  而且,這位集成熟男人與純稚男孩於一身的大型貓科動物,完全不在她單純的思想所能理解的範圍,方才踏入海鳥社,接觸到全然專屬於他的世界,更加深她如是的印象。

  絕大部分的陽德,對她而言,依然歸類於謎,難以捉摸。她的性格雖然拘謹,卻不遲鈍,足以感受到適才海鳥社成員表現出來的怪異舉止,尤其他和凌老師模擬兩可的對話,更隱約傳遞出線索,可惜她來不及聽真切,就被那位白淨的江南美女蓄意打斷了,而他立刻收斂的態度亦表達得很明確,無意向她坦承究竟瞞住她什麼事。

  晶秋發覺,自己並不喜歡這種受他撇離在外的隔閡感……

  決定了!她要想法子探查簾幕之後的真相。

  「嗨!走吧!」男主角悠然地回到她身側,渾然不覺輻射於空氣間的詭異。

  彷彿嫌她死得不夠難看似的,他居然遠大剌剌地將手臂打橫,搭在她香肩上。

  「陽助教,附近社團的女同學似乎與你很要好。」晶秋以含蓄的語法暗示他:匹夫無罪,懷「臂」其罪,麻煩閣下把你的「玉臂」收回去,以策本人安全。

  「是嗎?」陽德頓了一頓,忽然低頭湊近她耳殼。「你這算吃味嗎?」

  「什--什麼?」轟地一聲,她粉嫩臉皮下的火山噴發而出,湧溢著赤紅鮮烈的岩漿。

  他的神色實在邪氣得可以。瞳眸漾著亮黃色的光彩,把夕陽收納其中,再調上明明白白的戲弄,宛如逗著老鼠好玩的野貓。

  他就是喜歡欣賞她彆扭拘謹的模樣,臉頰漲得紅通通的,偏又死命端持住師尊的架子,委實像透了偷穿媽媽洋裝的小女孩,明明偽裝自己所不是的那個人,還想拚命說服別人--我是大人哦!我已經長大了!你看,你看。

  「你真是……真是……」晶秋吶吶地遍搜腦袋,努力網羅著可以反將他一軍的用語。

  「敗類?鼠輩?流氓?無惡不作的混蛋?沒學識的豬?腦震盪的超人?沒心沒肺的土匪?飛行恐懼症的烏鴉?」他很熱心地提出七、八個罵名供她挑選。

  「不!你--你--嗯--」算了!人家隨口講講就是一大串,她再練十年也成不了氣候。「你真是一頭壞貓!」

  雖然很貼切,但級數差太多了!

  「壞貓?」陽德挑了挑清越斜飛的劍眉。

  她認輸!

  晶秋洩氣地走開來。

  ###

  「陽德……」晶秋蹲在雪花白的磁磚上,觀察著大半個身子鑽埋進水槽底下的水電工。

  「嗯?」心不在焉的應聲飄了出來。「把鉗子遞給我。」

  「噢,好。」她連忙依照吩咐行事。「陽德……」

  「破洞在這裡!彎結部分的水管蚻鴾F,可見當年建設公司偷吃步,裝埋普通的鐵質水管矇混過關。」吱吱嘎嘎的旋扭聲刺入耳膜,想必他正準備把出問題的彎管拆下來。「……你剛才叫我?」

  「對,我……呃……」人家正跪在她的廚房地板上勞心勞力,她似乎不應該選在這個時候向他行審問之實。

  「水龍頭關緊了吧?我不想被淋成落湯的『壞貓』。」工作之餘不忘調侃她。

  「早就關掉了!」晶秋埋怨地道。是這傢伙先沒大沒小的,她也不必與他客氣了。「陽德,你負責的海鳥社是哪一種型態的社團?」

  好長一段時間,水槽底下只飄出咭登咯登的扭轉聲,並未回答。

  半晌,他鮮活的嗓音方又宣揚出來。

  「一般服務性社團。」

  一般服務性社團有必要如此難以啟齒嗎?

  「我看你們的社員人數好像滿少的。」她再起一個試探的爐灶。

  「人少好管理。」他忽然鑽出來,盈著一臉滿滿的笑。「奇怪,你今天對我好像格外好奇。」

  那雙炯炯爍華的杏形眼瞳,彷彿高分子的激光,直直透入她的心坎裡。

  晶秋的口齒驀地啞了。

  「呃,這個,其實……」天!他為何要這樣看著她?「我,對呀,好奇。好奇而已。」

  陽德笑睞她一眼,埋頭鑽回水槽底下。

  好險!晶秋若繼續追問下去,說不得,他只能瞎掰了,即使瞞騙她是他最不樂意的事,但,他敢以人格擔保,假如晶秋知曉他蓄意接近她的目的,只是為了將她踢山青彤大學的西席,一定會恨他入骨。

  單細胞生物,就因為體內的管路比較單純,發起火來才會又猛又集中。

  「那,你家裡還有什麼人?」這個問題倒與陰謀不太相關,純粹是她私人想瞭解的。

  咕咚一聲,拆卸下來的凹型管摔落在櫃子底盤上,工程完成一半。

  「就我父母而已。」陽德應對進退的功力已經出神入化,居然能把緊繃的五官與輕鬆的口吻融和得如此協調。

  「哦?令尊在哪一行服務?」她盡量裝得若無其事。

  同校教職員互相關懷是天經地義的事。

  「他擁有自己的機構……哇!」一聲詫訝的輕喊悶悶地迥蕩在櫃子裡。

  「怎麼了?」晶秋提高警覺,無奈有限的空間容不得她鑽進去插手。

  「水!水!」他手忙腳亂地壓住一股涓涓清流。「你沒有把水喉鎖緊,自來水冒出來了!」

  「什麼?不可能,我明明朝關閉的方向轉到極限了呀!」她也開始驚慌起來。「我再去檢查一下。」

  「等一下,先拿一條抹布過來,讓我堵住,否則水壓太大,待會水管口會整個噴開--啊!水流變大了!快點。」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