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網中哈啦妹

第2頁     金萱

  「如果男人結婚,只是為了要找個女人替他生孩子的話,那種男人不要也罷。」

  王怡君笑而不話,但笑意卻絲毫沒有傳達到她跟中。

  「君姊,你絕對不能因為這個原因而妄自菲薄,你看林青霞四十幾歲都還能生孩子,你也不過三十幾歲而已,怕什麼?下回如果有男人因為這個原因而拒絕你的話,不要客氣,一拳賞給他知道嗎?」她義憤填膺的說。

  「我記住了。」王怡君笑著回道,「倒是你,真的不要我再幫你介紹嗎?你不是很急著想要交男朋友?」

  「我是很急,但是有道是寧缺勿濫呀。」

  「我以為你上回說的是寧濫勿缺哩。」她好笑的瞄了她一眼。

  「你知道事實與願望總是背道而馳的嘛。」呂姿嫈咳聲歎氣的說。

  「都是你的話。」王怡君笑著轉身,走回座位準備上班時,卻猛然想起一件事而再度轉身回頭看她。「姿嫈,我昨天早上交給你的工作你做好沒?協理十點開會就要用到喔。」她提醒。

  「啊!」呂姿嫈猛然驚叫一聲,急忙從背包裡將那疊進行到一半的工作翻出來。「我完了,我完了。」

  「還沒做好?」王怡君蹙眉走回她身邊,低頭凝視亂成一堆的資料。

  「我昨天本來要帶回家做的,誰知道那只恐龍除了噁心話又多外,還拖拖拉拉的,等我回到家都已經十點多了,然後……」

  「然後你就忘了它的存在?」王怡君替她將話說完。

  呂姿嫈哀怨的點點頭。

  「你完了。」

  「君姊,你不要這樣說啦,快點幫幫我啦,晚土請你吃大餐嘛。」她哀求。

  「你怎麼會這麼糊塗呀?」王怡君長歎一聲。「這種情形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更何況你進公司工作都已經超過兩年了,怎麼還老是丟三落四、胡婼k塗的……」

  「對不起、對不起啦,君姊,你幫幫我,要不然我一定會挨協理罵的,幫我啦。」她雙手合十的求道。

  「我……」

  「呂姿嫈。」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兩人的心臟猛然重震了一下,王怡君迅速的轉身看向公司的入口,然後臉上表情一整,恭敬的喚了聲,「協理早。」

  呂姿嫈怯怯的抬頭看向大門入口,隨即她小聲的咕噥叫道:「協埋早。」心裡則哀怨的想,他沒事這麼早來公司幹什麼?人家其他公司的大老們誰不超過十點以後才進公司的,就只有他會一大早跑到公司來嚇屬下。

  祁燁走向她們,目光卻一瞬也不瞬的盯著散亂在呂姿嫈辦公桌上的資料文件,他停在她面前,將目光轉到她臉上。

  呂姿嫈覺得自己的呼吸似乎在那一瞬間停了下來。

  「你,資料拿著到我辦公事來。」說完,他轉身走向協理室,然後砰一聲的關上門,嚇得她的心也跟著門猛然地震了一下。

  「我完了。」無力的將臉貼在那堆散亂的文件上,呂姿嫈哭喪著臉說,差點沒流下淚來。

  「我要更正我剛剛說的那些話。」目送協理進辦公室的王怡君突如其來的開口說。

  「什麼話?」呂姿嫈仍是哭喪著一張臉,有氣無力的問。

  「世上的好男人並沒有被Gay和名草有主的刮分乾淨,至少在我們公司就還有一個好男人。」

  「你說的是誰?」她突然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協理呀。」

  她就知道君姊要說的人是他,但是很抱歉,即使全公司的女性同胞都覺得祁燁是個不可多得的金龜婿人選,她呂姿嫈還是堅決的持反對票。

  「你不覺得嗎?」王怡君迎向她臉上那不以為然的表情問。

  「不覺得。」她撇唇。

  「為什麼?」

  「因為他不單純只是個男人,他還是個惡魔,專門荼毒我這個小職員的魔鬼!」她咬牙切齒迸聲答道。

  ☆☆☆☆☆☆☆☆☆☆  ☆☆☆☆☆☆☆☆☆☆

  說實在的,雖然和這個突然從國外分公司空降到台灣總公司的協理共事了一年,呂姿嫈還是搞不懂他為什麼總愛特別關照她這個一無事處,每天只求平安渡過,然後等著每個月領那三萬不到薪水,胸無大志的小職員。

  有時想想,她不免也會懷疑他該不會對她有意思吧,所以才會特別關照她?

  但是這個假設往往持續不到幾秒鐘,就會被她自己給推翻掉,因為別說她完全感受不到他對她的情意,就連那些「旁觀者清」的同事們都會不時的勸她別呆了。

  也對,在大夥都看過協理對她的嚴厲態度,以及毫下留情使喚她做一堆完全不關她職務的事之後,任誰也不會相信協理對她有意思,相反的,跟她有仇還比較可能。

  她好可憐喔,就像灰姑娘被她繼母和兩個姊姊惡毒的欺負一樣,只不過現在欺負她的是她的上司而已,她真的好可憐喔。

  「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講話?」

  一聲巨響讓呂姿嫈迅速抬起茫然的雙眼,愕然的看著將文件重重的丟到桌面上,一臉怒不可遏的祁燁。

  「什麼?」她小心翼翼的問,知道在這聲巨響之前,他似乎對她說了些什麼。

  「我問你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有,當然有。」看他一臉怒不可遏的樣子,即使她沒在聽也要說有,否則肯定會死得很難看。

  「好,那我剛剛說了些什麼?」他雙於交義於胸前沉聲問。

  「嗄?」她頓時傻眼。還要隨堂考試呀?她完了!

  「說呀,你剛剛不是說你有在聽嗎?」

  「我……嗯,」她努力回想他剛開始說了些什麼,一開始時她是有在聽的,「協理說數字會講話,所以絕對不能把銷售數字單純的當一個銷售數字來看。」

  「然後呢?」

  「然後……」

  「你根本就沒在聽!」他怒聲道。

  呂姿嫈忍不住瑟縮了一下,看了他一眼之後,懺悔的低下頭來。

  「你今年到底幾歲了?」他生氣的問。

  「三十。」她低著頭悶聲答道,知道他又要開始訓話了。

  「三十歲,你成就了什麼?有什麼事可以讓你抬頭挺胸的說出來向人炫耀的?」

  「我交了一大堆朋友,我敢保證絕對沒有人比得上我朋友多的。」她迅速的抬起頭辯解。

  「然後呢?」

  「然後……」她想不到了。

  「沒了?」他明知故問。

  她羞愧的再度低下頭。

  「聽說你最近忙著四處相親?」他突如其來的說。

  呂姿嫈迅速的抬起頭來看向他。

  「你該不會就是為了這件事,所以最近工作才會都丟三落四的吧?」他直視她雙眼。

  呂姿嫈愕然的瞠大雙眼。

  「不,我沒有。」她急忙搖頭,「協理應該知道在我還沒開始相親之前,我做事就已經是這樣丟三落四了,所以這事絕對跟相親無關,請協理明查。」雖說她已經連續相親好幾次,都還是交不到男朋友,但是有相就有機會,她可不想因工作而失去任何的機會。

  「原來你也知道自己做事會丟三落四的,那為什麼不認真點呢,總是一錯再錯。」他沉聲道。

  「對不起。」

  「對不起有什麼用,說對不起就可以一錯再錯,做事不負責任嗎?為什麼你總以為對不起就可以交代一要,從來就不會自我檢討改變你這種丟三落四,工作不認真的態度?」

  呂姿嫈懺悔的低垂著頭,只差一點就要親吻到桌面了。

  「不要每次我一訓你,你就低著頭,難道桌子上有錢可以撿嗎?」瞪著她,祁燁用力的喘口氣道。

  「協理,我在懺悔。」小心翼翼的抬頭看他一眼,呂姿嫈小聲的說道。

  「你若知道什麼叫懺悔的話,就不會三天兩頭挨我罵了。」

  呂姿螢再度低下頭,委屈的想掉淚。他喜歡罵人又不關她的事,而且在他調來這裡之前,在他沒動不動就丟一堆不在她職務內的工作給她做之前,她做起事來雖稱不上是十全十美,但也不至於會丟三落四的,所以認真追究起來這一切都嘛是他害的,他竟然還把責任全推到她身上,果然是個魔鬼!

  「你又在心裡罵我是魔鬼了對不對?」

  「你怎麼……唔。」心臟頓時漏跳了一拍,呂姿嫈脫口而出的叫道,旋即又趕緊搗住嘴巴,瞠目結舌的看著他,心想完了。

  「我怎麼會知道?」祁燁替她把話說完。「你沒聽過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這句話嗎?」

  完了,她這回肯定是完了!工作出差錯加上在背後說上司的壞話,她一定會被「辭頭路」的。

  可是現在經濟那麼不景氣,失業人口又到處都是,她若真失去這份「頭路」,還找得到下一份「頭路」嗎?不行不行,雖然在魔鬼手下做事很辛苦,但至少還能吃得飽穿得暖,如果失去這份「頭路」之後,那可就說不一定了,所以她絕對不能失去這份「頭路」。

  「協理,那只是開玩笑的啦,誰不知道我們協理英俊瀟灑、風流倜儻,為人誠信可靠,能力又是一等一的好,是業界不可多得的精英人才,良家婦女眼中的良人美婿,麻雀眼中的枝頭,美女眼中的野獸……」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