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超時空戀曲

第2頁     金萱

  聽到「爸」這個字,青木關就不由得歎氣,他邊走邊哀歎的說:「我和老爸的八字不合,待會兒可能會讓大媽失望,你可別抱太大的希望呀。對了,大媽,老爸今天硬是要我回來做什麼呀?大哥、二哥、圭子他們也都回來了嗎?」

  「待會兒你就知道了。」

  才帶著他跨過廳堂大門,姬子立刻感受到室內原本令人窒息的氣氛,剎那間有如撥雲見日般的亮起一片暖洋洋的氣息,只除了那個颶風眼依然滯然不去。

  「你還知道要回來?」青木卓洽瞪著他,噴氣的冷道。

  「媽,身體好嗎?」青木關聽而不聞的走向哈琳娜,傾身親吻她面頰道。

  「不先跟你爸打招呼。」哈琳娜小聲的對他說,美麗的頰上卻揚起一抹對他引以為傲的笑,關心的念了他一句,「怎麼瘦了,一個人住外面吃東西又不正常了,是不是?」

  朝母親笑了笑,青木關轉頭面對父親,吊兒郎當的以笑聲招呼道;「嗨,爸,你好嗎?」

  「嗨什麼嗨,沒被你氣死就好了。」

  「哈!」輕笑一聲,他改朝坐在另一頭,在室內可以說離父親最遠位置處的兄妹打招呼,「大哥、二哥、圭子,好久不見。」

  「三哥。」圭子嘴角輕揚的叫了他一聲。

  「你最近在做什麼,忙到連回家的時間都沒有?」青木卓治板著臉問。

  「我這不是回來了?」挑了張單人沙發,找了個他認為最舒適的姿勢坐下,青木關一點危機意識也沒有的慢條斯理回答道。

  他不回答還好,一聽他說出這樣的話青木卓治就有氣。

  「這回不是我找你回來,你會回來嗎?」青木卓治怒髮衝冠朝他吼道。

  三個月,又不是住在九州、四國、北海道,他租屋根本離家不用三十分鐘的車程,他竟然就可以懶到三個月不曾踏進家門一步,現在還對自己擺出這臉不在意的表情出來,他八成真想要氣死自己。

  「好吧,好吧,三個月沒回家是我的不對。」見大媽和母親拚命對他擠眉弄眼,險些有要抽筋的姿態,青木關呼了一口氣,決定孝順的順應母意的開口向正鐵青著臉瞪他的父親道歉,不過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他接著卻說:「但是我怎麼知道你會這麼想念我,我還以為你對我根本是希望眼不見為淨的,我三個月不回家可是在孝順你喔,爸。」

  「你這個混帳!」青木卓治咆哮出聲。

  「關兒……」姬子與哈琳娜則異口同聲的輕吟了一聲,感覺頭頓時痛了起來。

  「看吧,我每次回來好像都會惹得你暴跳如雷,我是不是少回來比較好?」眉頭一皺、肩一聳,青木關一臉無奈的看著父親說:「好啦,今天叫我回來的目的如果只是為了看我,我想我的任務已經達成了,我可以走了吧?」他說著起身準備走人。

  「你給我坐下!」青木卓治倏然狂吼道。

  肩膀一瞬間垂了下來,青木關乖乖的坐回沙發上,百般無奈的望著他等他開口。

  「你有沒有較好的女朋友?」青木卓治吸了好幾口氣平息怒氣之後,朝他問道。

  這個問題讓青木關怔住了,「你問我這個做什麼?難不成……」他突然難以置信的瞠大雙眼,瞪著父親,「難不成爸!你今天要我回來就是要替我安排相親不成?」

  他還隱約記得上回回家時,父親曾經提過相親的事,但是那時他壓根兒就把它當成笑話聽,畢竟他也才不過二十四歲而已,父親——在開玩笑吧。

  青木卓治意外的揚了揚眉頭,左顧的望了他兩個妻子一眼,「你們誰跟他說了?」他問。

  「開玩笑,我不幹!」姬子和哈琳娜未來得及回答,青木關已經激烈的跳起身叫道。開玩笑,真的給他猜中了!他才不幹哩,抵死不從!  「你要去哪?你給我站住,青木關!」見他往門口邁步,青木卓治立刻轟聲雷動的朝他吼道。

  「我絕對不會去相親的。」青木關驀然停下來回頭叫道,皺著眉以少有的斬釘截鐵口氣說道:「如果你真那麼想抱孫子的話,去找大哥、二哥,要不然圭子也行,這幾年內你是別想奢望我能結婚替你生孫子。」

  「你……你說什麼?」

  「我說我還不想結婚,至少在接下來幾年之內,你若想抱孫子想瘋了,不如去盯大哥、二哥或者圭子也行,反正長幼有序,要結婚還輪不到我,這就是我所要說的。」他不畏強權的挺胸說。

  「關兒,你怎麼這樣對你爸說話,你……」哈琳娜擰眉開口,卻被他截斷。

  「媽,我說的都是實話,我還不想這麼早結婚。」

  「早?你幾歲了,還給我說早?!」青木卓治怒不可遏的瞪著他。

  「長幼有序,你怎麼不說大哥、二哥?」沒辦法,他只有大義滅親了。

  「你大哥下個月要訂婚了,你二哥和他女朋友也已經論及婚嫁了,他們倆最遲今年都會結婚。」姬子突然插口說道,「關兒,今天找你回來的另一個目的就是要告訴你這個好消息的。」

  「呃,是嗎?」對於這突來的喜訊,青木關倒是真的愣住了,他意外的看了姬子半晌之後,才緩緩轉頭對面泛微笑的兄長恭喜道:「大哥,恭喜你了,二哥,你也是。」

  「現在你還有什麼話好說?」青木卓治露出一抹狡猾的笑容,盯著他最小的兒子開口說道:「誠和聰都要結婚了,你呢?有女朋友就帶回來給我看,沒有的話就乖乖給我去相親,對方……」

  「既然大哥、二哥都要結婚了,那麼我更沒有理由要這麼急著結婚替你生孫子了,你說是不是,爸?」青木關匆忙的打斷他說道。

  「你講的是什麼話?」聞言,青木卓治的臉色再度變青。

  「人話嘍!」他看了父親一眼,不敬的呼氣聳肩道。總之他是死也不會去相親的!

  「混蛋!」

  「關兒。」

  在咆哮與溫馴警告兩種極端的聲音下,青木關腰間的B.B.Call倏地響了起來。

  啊,也該來了。青木關心喜的忖度,早上在回家前交代過輝,要輝在十一點若還沒見他回社裡的話,一定要Call他以救他出水深火熱之地。而現在十一點整,輝的遠水來得還真是時候哩!

  「對不起,我有急事要先走,失陪了。」他做個樣子匆忙的看了一眼Call機,邊說邊朝門口走去。

  「會有什麼事?你給我站住!又是那幾個小子在搞鬼,你以為我不知道。」青木卓治有如他肚子裡的蛔蟲似的完全知道他肚子裡打的主意,於是生氣的吼道,卻在見他完全沒有停步的打算,乾脆自己起身追在他後頭邊走邊罵道:「你這個渾小子真想氣死我是不是?家裡這麼大,偏偏要一個人搬出去住,出去就樂不思蜀的忘了自己姓什麼,叫你往東你就偏偏要往西,叫你相親你卻跟我說你不要結婚,你是硬要氣死我才甘心是不是?你這個渾小子給我站住,你聽到沒有?!」

  「爸,對不起,我真的有急事,咱們下次有機會再聊,拜拜。」青木關急速的加快腳步,一下子便拉大了與父親的距離,直到在踏出大門上了車之後,這才將頭伸出車窗朝正氣喘吁吁的往他這個方向衝來的父親揮手叫道,並下一刻當然腳踩油門,「噗」一聲逃離現場。

  老天保佑他老爸這回別被他氣死才好,阿彌陀佛!

    「輝,謝謝你的Call機,真是來得及不如來得巧,剛好救我一命。」走進六本木會社中,青木關一屁股坐進所屬自己的位置上,朝葛木輝謝道。

  「怎麼了,又和你老爸槓上了?」

  「沒辦法,物以類聚,和你是死黨的我當然也不會是什麼孝子。」

  「這回他又出了什麼難題了?回去接掌家業?不對,對這千篇一律的教派你應該早已經免疫,那麼是任務上的事,他又先斬後奏的給你亂接Case了?這次是輪到哪位政要呀?」葛木輝挑眉問道。

  「都不是,我若講出這次他要我回家的目的,鐵定嚇死你。」青木關盯著他開玩笑般的說道。

  「真的?說出來聽聽。」葛木輝一臉興味的等著。

  「聽好喏,他叫我回去——相親。」他清了清喉嚨,慎重的盯著他慢慢說出那關鍵的兩個字,一說完自己就抑制不了的笑了起來。

  「真的假的?」看著他一臉不正經笑意,葛木輝微微皺起眉頭懷疑的問。

  「真的呀。」他幾乎是笑不可遏的。

  「那你還笑得出來,難不成你對相親已經期待已久了?」

  「我這是苦中作樂。」稍微收斂了一下笑容,他瞅著輝吊兒郎當的說道。

  「喔,那你掩飾得真好,我完全看不出你苦在哪裡。」葛木輝嘲弄道。

  「謝謝,我也是這樣認為耶。」他笑嘻嘻的對輝說。

  葛木輝對他的不正經搖頭,要不是認識他幾乎有一輩子之久,實在很難相信眼前這個吊兒郎當、沒一刻正經的娃娃臉會是青木家的繼承人,集家族事業、武士榮譽,且為PSA中最優秀、最受上級長官賞識,或者該說疼愛的跟親生兒子沒兩樣的大人物。而他才不過二十四歲,是他們六個人之中最年輕的一個。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