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超時空戀曲

第1頁     金萱

  楔子

  六本木位於東京下城,長久以來就是公認的東京夜生活重鎮,不過在近幾年來卻因為人們尋找住處而逐漸遠離東京,六本木也因而間接受到影響冷清了下來。

  傳說「六本木」的名稱來自於六大武士家族的姓氏,因為他們同時在此地擁有領地,又因為他們的姓氏中都有一個木字,所以六本木因此而名定。

  不過傳說不一定是傳說,因為在寸土寸金、高樓大廈林立的東京,一道看起來似乎永無盡頭的圍牆區隔了牆外燈紅酒綠的花花世界,奢華的擁有了與世隔絕的獨立空間,而那扇朝六方開立的大門上,竟分置著六大武士家族姓氏的門牌——上杉、葛木、高木、青木、片桐以及一柳。

  第一章

  西元三○○○年,人類科技文明已至超時空的猖獗階段,人類除了已能將生活領域擴展到外太空之外,人造人是尖端科技下的另一種重產物,而素以天才聞名的卡特家族更因此而被尊稱為機械終結者。

  人造人科技歷經十幾年的試煉,除了基本的外表與人類相像之外,科學家無不竭盡所能的想製造出更完美,最好能與真人媲美的人造人。所以從第一代以超合金製造,設置有防備、攻擊系統的「機械人造人」之後,人造人隨著人類智慧的累積,終於演變成以有機物製造,身體構造與人類相似,就連脆弱性質都與真人一樣的人造人,通稱「生息人造人」。

  三○一五年十月十五日,世界人造人聯管會在世界聯盟協會以安全考量的抗爭下,同意將所有附有武器、有攻擊性,也就是所謂的機械人造人做廢棄處分,並宣佈同年十一月正式開始執行。

  可是當聯管會警務隊執行命令,順利的毀廢一個又一個的機械人造人時,卻在天才科學家卡特府第處首次遭受激昂的抵擋。

  「滾出去!」艾斯·卡特,也就是當今首屈一指的人造人博士怒不可遏的朝門外咆哮道,「除了我之外,誰也沒有權力處置蘭兒,滾出去,如果你們敢踏進門內一步,我就叫蘭兒攻擊你們,滾出去!」

  「博士,請你不要為難我們好嗎?如果你硬是要與聯盟協會和聯管會作對的話,你知道會有什麼下場。」警務隊長眉頭微皺,表情有些為難,態度卻又強硬的說。

  「滾!」艾斯·卡特咬牙迸出聲。

  「博士,請你想清楚些,明天我們會再來。」看了他半晌,警務隊長吸了一口氣後說道。

  「隊長……」

  他手一伸,無聲的打斷下屬的不贊同,然後他朝艾斯·卡特博士深深的一鞠躬說:「打擾了。」隨即帶領全部的隊員離去。

  「艾斯,這樣好嗎?」看著那群警務員離去,蘭兒輕蹙著眉頭看著他問道。可想而知的是,明天那一群人再出現他們眼前時,定是與今天不同的全副武裝。

  艾斯什麼也沒回答卻問:「薇安呢?」她是艾斯·卡特最疼愛的獨生女。

  「在樓上上課。」蘭兒回答他,蹙著的眉頭卻沒有絲毫鬆懈,「艾斯,也許你剛剛應該命令我執行自我引爆的裝置……」

  「別說了,你上樓去把薇安叫下來,我在地下室等你們。」他打斷她說道,隨即頭也不回的朝房屋後院的地下室走去。

  他是絕對不可能眼睜睜看著他以愛妻生前的容貌、性格所複製出來的蘭兒遭受廢棄處分,即使他會因此而犯法也不可能。但是他如果真要保全蘭兒的話,鐵定會連累到薇安,而且最後蘭兒定然還是逃脫不了被摧毀廢棄的命運,所以為了保全她們兩個,惟今之計就只剩下那個了。

  那個東西還在實驗階段,為了要證實他只能將東西移轉到未來,可是距他上回移轉東西的日期還有兩天,現在的他根本就無法確定它是否真的安全,可否用來移轉人?

  不!一定行得通的,因為家族中不是一直有個傳說,傳說卡特家族在未來之中將會有人回到過去嗎?看來傳說果然成真了,那張信箋傳說在幾世紀前遺失了,原來它真的不是編派的故事,而那信箋上傳說的內容更不是神經病的胡說八道。

  來自一千多年前世紀末的預言,卡特家族中有人將會超越時空回到西元一九九八年,離現今一千多年前一個叫日本的地方——  西元一九九八年日本  隨著大屋主人進入廳堂,堂內眾人不由自主的屏氣凝神,等待著可預知的颶風狂飆。

  「那小子還沒回來嗎?」環視堂內眾人一周,青木卓治見不到他所要見的人之後,立刻板起一張令大屋內任誰見到都會忍不住怯步的臉孔,不苟言笑的以再嚴肅不過的聲音冷冷的開口。

  堂內眾人只覺得突然有一陣冷風刮過,身體不由自主的皆輕顫了一下。

  「還沒,老爺。」幾乎跟隨了青木家一輩子的總管,必恭必敬的回答。

  「沒人通知他嗎?」

  「有,昨天還再提醒了關少爺一次,剛剛也打了電話,但是……」總管面有難色。

  「但是什麼?」

  「但是關少爺的手機好像關掉了,所以一直聯絡不上。」

  「那個混蛋!」青木卓治立即咆哮出聲。

  真是氣死他了!他青木家怎麼會生一個這麼吊兒郎當的兒子來?別說什麼身為武士家族該有的氣勢與戒律了,那個混小子從小到大就只會叛逆的與他作對,該學的不學,不該學的倒是學了一大堆,卻又偏偏有辦法將另外的三兄妹給比下去,輕而易舉的取得育木家的繼承權。那個混小子不務正業、吊兒郎當、隨隨便便的沒有半點紀律,簡直就是生來搗毀他青木家族引以為傲的輝煌傳承的……真是快氣死他了!  「你生的好兒子!」不想不氣愈想愈氣,他轉頭將矛頭對準身邊的小老婆吼道。

  「對不起。」身為阿拉伯裔、習慣以夫為天的哈琳娜,立刻唯唯諾諾的低下頭道歉。

  「卓治,這又不是哈琳娜的錯,你不要遷怒好嗎?」元配夫人姬子為哈琳娜不平的蹙眉道,怎知丈夫在下一刻竟也將矛頭轉向她咆哮道。

  「那就是你的錯嘍!」青木卓治怒目相向的朝她吼道,「都怪你不能生一個像樣一點的兒女來給我,生的全是草包!」

  在座被罵草包的三兄妹眉頭同時一挑,無辜的對看一眼,似乎早已習慣了父親發火時的口不擇言,但是被指控生出他們這幾個草包的母親可就沒這麼好脾氣了。

  「草包?」姬子不可置信的瞠目結舌著,他竟然敢說她為他生的孩子是草包,他這個該死的老混蛋!「好!我生的是草包,哈琳娜生的是混蛋,你有本事就再去找別人幫你生個好蛋來!哈琳娜,我們走!」她怒不可遏的冷聲說道,說完也不等哈琳娜便逕自的撇開大夥一個人離去。

  「大姊……」哈琳娜左右為難的叫了一聲。

  姬子怒氣沖沖的走向房間,才「刷」聲推開滑門,竟見她房內小几桌上放了一雙腳。是誰這麼大膽敢跑到她房間蹺腳睡覺的?除了那個幾乎引起第三次世界大戰的罪魁禍首青木關還會有誰?外頭吵得差點沒掀掉屋頂,他竟然還能半依在牆邊,雙腳失禮的掛在幾桌上,舒適的闔眼躺在她房間裡睡覺!這個混小子……

  「青木關!」她怒吼一聲,將先前一路走來的怒氣一洩傾出。

  「哇!」才剛入睡不久的青木關被嚇得差點沒中風,在看清楚是誰這麼居心不良後,他緩緩放下桌面上的腳,揉揉有些僵硬的頸部抱怨的喃道:「大媽,你想把我嚇死呀?」

  「如果你這麼容易被嚇死的話,也早就被你爸嚇死了,哪裡輪得到我?」姬子生氣的撇唇道,「你在這裡做什麼?」

  「回來早了,所以就來這裡找你聊天,怎麼知道你不在房裡,才會糊里糊塗的睡著了。」他起身走到她身邊,習慣性的在她臉上印下一吻作為打招呼,以玩世不恭的皮相微笑道:「大媽,一陣子不見,你怎麼愈來愈年輕了呢?」

  「你這個混小子,別想灌我米湯。」瞪著他,姬子強忍著想笑的衝動伸手輕拍了他臉頰一下,教訓道。

  「米湯?天可明鑒呀,我這個人一向習慣實話實說的。大媽,你真的是愈來愈年輕漂亮,我沒有灌你米湯呀。」青木關立刻發誓狀的說道。

  「你呀,都老大不小了還沒一點正經的,以後要怎麼娶老婆呀?」再也忍不住笑容,姬子搖頭失笑道,有些疼愛又有些無奈的白了他一眼。

  「找不到像大媽這麼好的女人,我打算一輩子不娶。」他笑咪咪的說。

  「你這張嘴永遠這麼厲害。」姬子投降了,就是因為他這張嘴,她疼他比疼自己三個親生的兒女還要疼,「走吧,你爸正在為你的不見蹤影而遷怒眾人,大媽帶你去善用你的長處,待會在你爸面前可得好好表現。」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