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頓感哈啦男

第10頁     金萱

  「你根本就不懂。」

  「就是不懂才要問,要不然你當我吃飽撐著沒事幹呀!」盛志綦沒好的氣反駁。

  「我已經說過了,她年紀這麼小……」

  「又是年紀的問題!」盛志綦忍不住打斷他道,決定放棄的轉頭對翟霖說:「交給你吧,我已經無話可說了。」

  翟霖阿莎力的接過他丟給他的燙手山芋,將目光投向握緊拳頭,瞼上表情痛苦得似乎想將自己殺死的刁覃遠。

  「真的只是因為年紀的問題嗎?」他突如其來的丟出這麼一個令人深思的問題。

  刁覃遠猶如被雷打到般的渾身一僵,然後轉頭看向他。

  「你是什麼意思?」他啞聲的問。

  「翟霖的意思是,讓你堅持不將蒙伊雪當成老婆,而要她當妹妹的原因,真的只是因為年紀的問題嗎?」梅兆曳替翟霖解釋給他聽,事實上他剛剛也一直在想這個問題,他總覺得覃遠似乎在逃避些什麼自己不願意面對的問題。

  「從一開始我就只把她當成妹妹。」刁覃遠沉默了一會兒後回答,「她是那麼的年輕,渾身都充滿了活力,她跳上跳下的叫著我刁大哥,理所當然的撒著嬌叫我幫她的忙,她給我的感覺就像家人、就像妹妹一樣。」

  「但她不是你妹妹,而是你老婆,沒有人規定老婆不能叫老公大哥,更沒有人規定撒嬌是妹妹的專利,而事實上在男女之間的撒嬌,夫妻和情人的關係永遠比兄妹更適合,你有沒有想過這一點?」梅兆曳緩慢的陳述。

  「她只有二十一歲,和我整整相差了十歲。」

  「十歲算什麼?相差二十歲的夫妻也時常有所聞。」

  「你們不懂。」

  「你看,又是這句話!」一旁的盛志綦忍不住的怒聲道,實在受夠了他老拿「不懂」兩個字來搪塞他們。

  「我一直在想一件事,」剛剛只說了一句話的翟霖突如其來的開口,「你是不是覺得妹妹這個名詞比女朋友或老婆更不會叛離你,所以你才堅持只當她是妹妹,而不願意承認她以前是你女朋友,現在是你老婆?」

  「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從頭到尾我都只把她當成妹妹看待。」刁覃遠臉色一變,動氣的低吼。

  「你在生氣就表示你心裡有鬼。」盛志綦抓住氣他的機會,故意的調侃。

  「我已經說了,我只當她是妹妹!」

  「是呀,都讓人懷孕了,還可以空口說白話的只當她是妹妹。」盛志綦再度嘲弄。

  砰!一聲,刁覃遠怒不可遏的從座位上站起來,他所坐的椅子因承受不了他突如其來的劇烈動作而整個翻覆了過去。他二話不說的轉身就走。  「老刁!」梅兆曳一把拉住他,然後轉頭對盛志眵r皺眉頭,「你就不能少說幾句話嗎?」

  盛志綦撇了撇唇,端起桌上的水杯悶不吭聲的喝水。

  「坐下,你今天找我們出來不就是為了要我們幫你想辦法解決問題嗎?」梅兆曳回過頭安撫刁覃遠,然後一邊伸腳勾起被他撞倒的椅子,將它扳正放好。「坐下吧。」

  刁覃遠悶悶的坐了下來。

  「老刁,不管我剛剛說的話是對是錯,你承認或不承認,但是我真的希望你能有機會好好的想一想。」翟霖看著他說,「現在你希望我們怎麼做,怎麼幫你?」

  刁覃遠沉默了許久,才痛若的搖著頭低語道:「我不能再讓今晚這種事發生。」

  「所以你要我們怎麼幫你?」翟霖仍是盯著他,直截了當的問。

  他又低頭沉默了許久之後,才霍然抬起頭看向他們。

  「你們可不可以輪流到我家住?」

  翟霖等三人迅速的對看了一眼,由梅兆曳代表發言。

  「老刁,你該不會要我們三個輪流到你家充當菲利普燈泡吧?」他問。

  刁覃遠點點頭。

  「有沒有搞錯?」盛志綦立刻發聲抗議,「你以為你在辦家家酒還是在演戲,你以為你們這場婚姻的限期是一星期、一個月或者一季、一年?與其叫我們三人輪流到你家去充當菲利普燈泡,你何不直接找個房客分租你的房子算了,既可達到你要的目的還可以賺錢,簡直就是一舉兩得。」

  「你們不願意幫我?」刁覃遠看著三人。

  「不是不願意,而是你這樣做根本毫無義意,最終的問題還是存在,沒有解決。」梅兆曳婉轉的分析,但翟霖卻完全與他相反,一開口就給他重擊。

  「我可以幫你,但是你得先跟我簽下一份切結書,如果我和你老婆相處久了日久生情,你得馬上和她離婚成全我們。」他平靜的語氣好像是在討論今天的天氣,而不是在橫刀奪愛。

  「嘿,狡猾娘娘腔,別忘了你的對象應該是男人,所以跟小雪培養感情的事就交給我,反正我從第一眼看到她的時候,就對她很有好感了,她是我喜歡的類型,你別跟我搶。老刁,我待會兒回家後立刻打包行李,一早就搬到你家。」盛志綦積極的搶奪先機。

  刁覃遠不知道自己正在怒視著他們倆,但卻很清楚的聽見自己說:「你們倆都不准去惹她!」

  「為什麼?既然你只當她是妹妹,沒道理我們不能追求她。」翟霖不服的反駁。

  「你們年紀太大不適合她。」

  「拜託,我才二十九歲而已,哪裡年紀大了?」盛志綦不滿的抗議。

  「差五歲以上就是年紀大。」刁覃遠強硬的說。

  「這是你的看法,如果小雪正好喜歡年紀大的男人呢?難道你也想用這個理由來阻止她談戀愛?」翟霖適時的插口問。

  刁覃遠頓時渾身僵硬。

  「如果是她親口告訴我她喜歡那個男人,還深愛到不能沒有他的話,不管對方幾歲,我都會祝福她的。」他沉默了一會兒之後,苦澀的開口。

  「這是你說的。」翟霖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我會記得如果我和小雪日久生情到不能沒有對方的話,我會叫她去跟你說我們要結婚,不會由我來開口。」

  「喂喂喂,我已經跟你說了,我要娶小雪沒你的份了,你還跟我搶!」盛志綦耍賴的抗議,然後轉頭對刁覃遠說:「老刁,我今晚就直接跟你回家,你家那間客房我住定了。」

  「不。」刁覃遠突如其來的反對。

  「什麼?」盛志綦愣了住。

  「我改變主意了,你們不需要到我家來了。」

  「為什麼?」盛志綦哇哇的叫問,翟霖和始終沉默的梅兆曳眼底卻不約而同的閃過一抹笑意,他們倆不著痕跡的迅速對看了一眼。

  「小雪是個女生,家裡突然多個男人一定會讓她感覺不自在,所以我決定要找個女房客。」刁覃遠表面說的冠冕堂皇,卻不知為何在他心裡竟感覺到一絲心虛。

  「小雪她認識我,才不會感覺到不自在哩。」盛志綦還想替自己掙取機會。

  「我已經決定了。」刁覃遠說,一副吃了秤坨鐵了心的模樣。

  「既然你已經決定,那就算了。」翟霖再度開口,並認真的看著他,「但是容我提醒你一下,別忘了你老婆也算是那個家的主人之一,在你將房子分租給一個不相干的女人之前,你是不是應該先徵求她的同意,或者先告訴她一聲?」

  刁覃遠看了他一眼,澀聲道:「我會告訴她的。」

  ☆☆☆

  他這是什麼意思?

  蒙伊雪呆若木雞的站在玄關旁,瞪著自己的老公領著一個陌生女子進門,還好心的替她提行李進他們家的客房,來回了好幾趟,才把那女人帶來的家當都搬進客房裡,而從頭到尾他只在推開家門看見她的那一刻說了一句——

  「我把家裡的客房租給了一個朋友。」

  然後他就這樣帶著一個女人從她面前登堂入室的進入她原以為是要準備給她爸媽來看她時,投住的客房。

  這算什麼?

  而那女人又是他哪裡冒出來的朋友?

  蒙伊雪覺得自己就快要歇斯底里的尖叫了。誰來告訴她,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她以為經過昨晚之後,他們倆的關係會稍微有點變化,會稍微像是一對真正的夫妻,結果呢?她一早醒來不見他的人影就算了——她想他可能在害羞,或者需要找個地方冷靜的通一通他阻塞的腦袋,沒想到他再出現時竟帶了個女人回家來!  他以為他在做什麼?是想污辱她,還是傷害她?如果是後者,很抱歉,他別以為這樣就能讓她對他死心。

  不過他們需要談一談,這倒是刻不容緩的一件事。

  「老公,麻煩你來書房一趟,我有話跟你說。」

  站在客房門前,她朝房內柔柔的揚聲叫道,同時向那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女人宣告她在這個家的身份。

  識相的就別妄想勾引別人的老公!  聽見她的叫喚,刁覃遠微微地一震,他朝房客輕輕頷首後,戰戰兢兢的走向書房,也就是他的工作室,他們昨晚失控脫軌的所在地。

  「請把房門關上。」他在踏進房門的瞬間,房內的她平靜的要求。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