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蔡小雀 > 月老情書

第4頁     蔡小雀

  診療室裡的兩個男人自顧自地咧嘴傻笑著,渾然忘卻外頭還有其他病患,若不是臨時被人從急診室找來支援的小梅來了,恐怕他們還在傻笑。

  第二章

  「有沒有搞錯?隨隨便便抓著我的手就要我嫁給他,什麼楚少校,我看是楚『起笑』才對。」海書躲到急診室去,一個勁兒地拉著護士長的手直抱怨。

  頗疼愛她的護士長卻笑彎了腰,邊笑邊調侃道:「這不是很好嗎?楚少校可是海軍的大紅人,別說左營軍區裡有多少女軍官仰慕他了,就連我們醫院裡也有一大票他的擁護者,他今天竟然破天荒地向你求婚了,這可是件天大的喜事哪!」

  「你們高雄這邊的海軍醫院,日子一向過得這麼刺激嗎?」海書張口結舌,好半天才開口問道。

  雖然大家都說是好事,可是她虛弱的心臟可禁不起這般突猛的刺激哪!

  「還好,我們會盡量讓生活過得不枯燥乏味。」護士長笑道。

  「可是求婚……真是開玩笑,他一定是故意跟我開玩笑的,為了要懲罰我蓄意朝他屁股戳一針。」海書思索著原因,肯定地道。

  「可是楚少校向來豪爽明快,做人做事光明磊落,再加上家教甚嚴,他本人也常跟我們說,他很想早早成家,所以他既然提出了,那就保證錯不了,我想他是真心跟你求婚的。」護士長中肯地說。

  海書煩躁地抓下雪白的小護士帽,用力爬梳亂翹的卷髮,「怎麼會有這種事?」

  「海書,楚少校的條件真的很好耶,又是對你一見鍾情,啊!真浪漫。」

  「浪漫?」海書打了個寒顫。不管那個楚少校是否真的令人著迷,她才不會草草地接受一個陌生男子的求婚。

  她堅定地搖了搖頭,狂亂的心跳也緩緩地平復了些。

  反正他求他的婚,她還是照常過她的生活,總不能因為這突如其來的意外事件,就當真考慮起要嫁給他吧?

  哈!她當真是腦袋瓜一時秀逗了,想她堂堂海軍白衣小惡魔,封號從進護士界的第一天就被人喊到現在,還會怕他這個無厘頭的「楚少校」不成?

  「你在想什麼?一臉不懷好意的。」護士長雖然認識海書才不過短短一、兩個月,但已摸清了她古靈精怪的脾氣,對於她臉上一閃而過的詭異,她忍不住問道。

  「我?沒有啊!」海書盈盈一笑,狀似無辜地否認。

  「人家搞不好對你是真心的,別太為難人家喔!」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放心。」她別有深意地微笑。

  護士長才不相信她的話呢!這小妮子笑得這般狡獪,只怕楚少校的求親之路不會太平順了。

  不過她也覺得怪,就算楚少校想結婚想瘋了,也該喜歡上一個溫婉、好擺平的女人,怎麼會眼睛脫窗到看上海書?

  兩個人至少差了十歲,堂堂俊朗瀟灑的校級軍官搭配剛出護校不久的搞怪小護士……她怎麼都無法把兩人聯想在一起。

  這是一個冬日的童話嗎?

  左營楚家大宅

  楚家向來以擁有中國傳統文化傳承自居,也是古典文化的愛好者,因此這一棟堅固又歷史悠久的大宅才能久經歲月而風華不減。

  楚家的佔地廣闊與板橋林家花園相當,也有濃濃中國味的庭台樓閣、小橋流水,走進宅內,看著朱樓碧寇、清竹垂柳,不禁會令人誤認為走入了古代的名畫中。

  高雄近幾年來的地價越來越飆漲,現在除了農村稻田以外,鮮少有人的房宅佔地如此大,尤其還是在熱鬧繁華的左營區。

  不過因為楚家在這裡已經落地生根一百多年了,所以跟週遭的鄰居也一直維持很好的關係,再加上楚家人性情謙和,雖然富有,卻沒有驕奢姿態,因此不時常可見一些老人家來他們家串串門子、喝喝老人茶、下下棋的。

  雖然是冬天了,後花園裡的涼亭風也大了些,但是還是有一些老人固定會在這裡和楚老先生喫茶、談天。

  黃昏時分,楚軍駕車回到楚家大宅,將車停至自家車庫內,然後步至花園向父親請安。

  父親習慣帶著收音機放在欄杆上,聽著裡頭的台灣鄉土老調飄散出五○年代的風情。

  雙人來到青春嶺鳥只念歌送人行溪水清清照人影……

  (作詞:陳達儒)

  「爸爸,阿水伯,黑狗伯,林叔叔。」楚軍保持著軍人一貫的帥氣、筆挺走向他們,臉上的笑容卻是親切無比。

  幾位老人家從小看他長大,雖是鄰居,卻跟親戚沒什麼兩樣。

  「阿軍回來啦,越來越『緣投』了。」阿水伯被楚軍叫得心花怒放,瞇起老眼讚賞地看著高大威武的楚軍,「什麼時候請我們喝喜酒啊?」

  楚軍笑了,「我正在努力。」

  楚老先生是個清幫直G的老好人,他聞言,有些驚喜地抬頭,「阿軍,你的意思是有對象了?」

  「是的。」楚軍毫不隱瞞,愉快地道。

  「是哪家的小姐啊?幾時把她帶回來給我們兩個老的瞧瞧?現在是舊歷十月,你來不來得及過年前娶回家啊?」楚老先生熱切地道。

  「阿爸,我才剛認識人家小姐,總得慢慢來。」楚軍不好意思跟父親坦白他今天才認識海書的事。

  「打鐵要趁熱,剛認識有什麼關係,只要互相有意思,就把她給娶回來啦!」黑狗伯素來大而化之,想什麼就說什麼。

  「我也是這樣認為,不過怕太過直接嚇了人家小姐。」楚軍微笑,回想著那個小護士臉蛋上驚恐愕然的表情,笑意更盛。「還是慢慢來。」

  林叔叔是退休的公務人員,他好整以暇地啜了口茶,笑吟吟地道:「楚兄,真是羨慕你有個這麼好的兒子,優秀懂事又乖,一點兒都不會讓你操心。」

  楚老先生笑得合不攏嘴,還是謙虛道:「哪裡,是你們不嫌棄……對了,你們的兒子不也都有很好的成就嗎?」

  「哪比得上你們家阿軍啊!」老人們搖頭。

  楚軍不習慣大家這麼稱讚他,羞得耳根微紅,只得朗笑道:「阿水伯,黑狗伯,林叔叔,你們慢慢聊,我就不打擾你們了。」

  「好、好、好,你忙你的吧!」

  離開花園涼亭後,楚軍大踏步走入自己的雅居。

  楚家分成四進屋宅,坐落在正中央的是正大廳,供奉祖先牌位以及盛宴請客的地方叫做「正氣浩然廳」,東邊的是老人家居住的寬闊古意樓房,多年前曾祖就提名為「藍田玉暖居」;西邊則是楚軍住的,命名為「絳花香榭苑」,名字取得古雅,建築更是清幽絕美,簡直比武俠電影裡刻意營造出的中國樓房還漂亮。

  緊依在藍田玉暖居後邊的是古色古香的廚房和大飯廳,只不過廚房裡一應俱全的都是最現代化的電器用品,這裡是楚家老傭人陳媽的地盤,凡是砍瓜、切菜、煎煮炒炸,都是陳媽的拿手功夫。

  傭人們都住在緊臨絳花香榭苑的屋舍內,雖然名義上是傭人,可是老司機阿福、傭人阿秀和江媽、花草匠小李實際上都是楚家的一分子,大夥兒生活得相當和樂。

  楚家本來就不愛擺排場,可是家大業大的,沒有幾個老傭人、幫手倒也沒法子照顧這一大片房舍,所以他們就一直留在楚家幫忙了。

  楚老先生有祖傳的茶葉公司和茶園,在鳳山和高雄市區也還有上萬坪的土地,有些蓋了大樓租給上班族居住,有些則是大型企業急著想要洽談購買的工業用地,只不過楚老先生一直沒打算要賣地,雖然他們楚家在南部也還擁有好幾座山頭,可是老先生認為錢夠用就好,賣田、賣地愧對祖先。

  望族就是望族,雖然保守卻自成殷實豐厚人家,也不怕有什麼風險的。

  楚老先生膝下只有一子,所以所有的家產也都是留給楚軍,因此左鄰右舍的老鄰居們無不眼睛睜大大,看是誰家的姑娘有幸嫁給這個金龜婿。

  楚軍結不結婚,自然也是大家心目中的大事了。

  楚軍自己倒是沒有那麼大的壓力,雖然極度想要成家,像父母一樣過著恩愛逾恆的日子,可是他的眼光也無法讓他隨隨便便就挑一個娶回家。

  可是現在不一樣了,他已經找到他心底最好的對象了……

  坐在酸枝花梨雕椅上,他認真地思索起該怎樣追求那個叫海書的小護士。

  不過……

  「這可難倒我了,以前我也沒追過女孩子,該怎麼做才能抱得美人歸呢?」楚軍嘟囔著。他略帶苦惱地皺眉,核桃木書桌上的厚重文件提醒他他大部分的時間都投入了公務,壓根兒就沒有時間學習追求女孩子。「一個成天窩在一堆汗臭男人間的臭男人,該怎麼追女朋友?」他眉頭越攢越緊,努力要想出法子讓海書接受他。

  天哪,要他擬一份戰略報告還比較輕鬆容易呢!

  楚軍仔仔細細地回想著跟海書間的對話,試圖在裡頭找到一些可以迎合她喜好的蛛絲馬跡。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