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陽光晴子 > 烏賊沙拉

第22頁     陽光晴子

  「好,暫時,我會謹守本分,但我不會就這麼放棄。」

  她不再說話,而是起身走到車上,白浩洋這才知道是瑞雪載她來的,一直到兩人的車子離去,他才以步行的方式往皇宮的方向走。

  他的心很冷,他有預感,要再跟蘇媛圓獨處的可能性極低。

  而他的感覺是對的,接下來幾天,他雖然看到蘇媛圓,卻是碰不得,她身邊總有一大群人,他完全沒有機會跟她獨處。

  明天,蘇媛圓跟瑞雪等一行人會先行飛到丹麥,婚禮在半個月後舉行,而半個月的籌備工作及綵排,將讓王子跟公主面對面的溝通及討論。

  屆時,即使他也能隨行,然而想和她獨處的機會可以說是零。

  既然如此,他也只好使用非常時期的非常手段了。

  第十章

  夜深人靜,昏黃的燈光下,瑞雪靜靜的幫蘇媛圓梳理她那一頭黑得發亮的長髮,明天就要前往丹麥,她知道公主的心情更低落了。

  「瑞雪,妳去睡了。」蘇媛圓輕輕的搖頭,眼神更加落寞。

  「公主,妳不快樂我知道,但最近妳啥都不說,我真的很怕妳會悶出病來,妳至少也跟我說說妳的難過,甚至用哭來發洩也好,就請妳別這樣。」

  「我沒事,妳去睡吧。」她牽強一笑。

  明白她不想談,莫可奈何的瑞雪也只得先行出去。

  蘇媛圓躺在床上,腦海充塞的全是白浩洋的臉,然而她也知道,她的一生只能孤單、只能寂寞,這是她的命,即使遇見了愛情,也不能永遠。

  沒來由的,她想起了湛薇薇的話--今日才是真實的人生。

  是啊,昨日的夢已遠了,夢終會在今日清醒,只是,上天為什麼又要讓她遇上白浩洋?隨著婚期一天天接近,她的心也一天天枯萎……

  她好累、好苦,她的眼角噙著淚光,悲傷的入夢。

  半個小時後,一個黑色身影小心翼翼的來到蘇媛圓的住處外,再小心翼翼的從落地窗偷偷進去。

  昏黃燈光下,蘇媛圓熟睡的臉孔漾著一抹愁容,她睡得並不安穩,劉海間有點點汗珠。

  白浩洋輕聲的坐在床沿,抽了張面紙,輕輕的為她擦拭汗水。

  他凝睇著她,在遇到她之前,他絕料不到會有這麼一天,他為了一個女人飛越大半個地球,他更想不到,在他遇上她之前,她的未來已經屬於另一個男人了。

  蘇媛圓一直睡得很不安穩,她不想嫁,真的不想嫁,在夢裡,她嫁給布洛王子,而白浩洋離她愈來愈遠、愈來愈遠,終於消失在她的視線中,她拚命的哭,拚命的哭,卻不敢開口叫他……

  「噓……別哭,別哭了……媛圓。」

  低沉溫暖的嗓音在她耳畔響起,似近似遠,可她還是聽得出來那是誰的聲音--

  她眨眨淚眼,張開了眼睛,映入眼簾的竟是那雙溫柔深情的黑眸,她哭了,她緊緊的抱住他,她什麼都不想,什麼都不要想了,她好想他,好想再躲入他的臂彎中,好好的感受他的愛,甘願就此沉倫……

  白浩洋狂野的吻著她,全心全意的吻著她,如擂鼓的心跳敲擊著兩顆心,激情在夜色中沸騰,溫柔的纏綿讓兩人幾乎為之瘋狂。

  如果能從此擁有彼此,要他們付出什麼代價,他們都願意無條件支付。

  他們真心相愛啊……

  激情過後,他仍不捨離去,她依偎在他懷中,此時無聲勝有聲,直至夜逐漸褪去,天空泛起了魚肚白。

  「我們私奔吧。」他開口。

  她搖頭。

  「我絕對養得起妳的。」

  「不是那問題。」她的聲音痦慼C

  「可我離不開妳。」

  她也是,但她不能也不可以開口。

  「我愛妳,蘇媛圓。」

  黑暗中,她低低的低泣聲,隨著風吹拂到門外,傳到杵立在門外一夜的瑞雪耳中,她知道公主有多麼想掙脫這一切加諸在她身上的枷鎖,她是不是--是不是該出手幫她呢?

  ☆☆☆☆☆☆☆☆☆☆  ☆☆☆☆☆☆☆☆☆☆

  翌日,蘇媛圓、瑞雪、白浩洋等一行人搭機飛往丹麥,隨即被安排住到皇室行宮,白浩洋雖然也是隨行人員之一,可住的地方卻與蘇媛圓相距甚遠。

  「我是公主的隨行造型師,我離她那麼遠怎麼討論?」他馬上以英文跟招待人員抗議。

  「抱歉,這是皇室的安排,不過,請放心,下午公主試穿婚紗時,便會引你過去。」

  白浩洋沒轍,只能以中文低低的咒罵一聲,轉往自己的房間走去時,突地看到一名像太陽神阿波羅般俊美的男子用力的扣住瑞雪的手,只見她毫不客氣的想給他一個過肩摔,但男人早有所覺,不僅閃過身,還反將她拉入懷中。

  他搖頭,沒想到這個男人婆還有這麼帥的男人喜歡。

  瑞雪掙脫男人的懷抱,快步的往他這邊跑來,一見到他,先是一愣,臉色隨即發白,「你--你看到什麼?!」

  他聳肩,「就看到『兩個男人』在打情罵俏、抱來抱去,挺惡的!」

  「你!」

  「我懶得理妳,我關心的只有媛圓一定不能嫁給那個什麼丹麥王子的!」

  他隨即踏進自己的房間,將門關上。

  他一定要想辦法……他煩悶的坐在沙發上。

  也難怪,有人會要求會什麼門當戶對!瞧這會兒,他就算在台灣,甚至亞太地區的美發界可以呼風喚雨又如何?到了這種歐洲國家,他什麼也不是。

  午後,他們一行隨行人員被請到餐廳用餐,但席宴問不見蘇媛圓跟瑞雪,聽其他人說,公主是跟丹麥的國王、皇后及王子一起享用頂級料理。

  一直到下午三點,他才被帶到一處尊貴非凡的房間裡。

  蘇媛圓穿上一襲低胸鑲鑽的白色婚紗,它的剪裁極為簡單,但裙襬極長,擺放在一邊的頭紗更是不時閃爍著鑽石的璀光。

  她真的好美,熠熠發亮的秋瞳、嫣紅白皙的粉頰、紅艷艷的櫻唇,五官出色、身材凹凸有致,性感中又揉和著誘人的清純,她美得不像是真的。

  他凝睇著她,若她是為他穿上婚紗,他此時應該會笑得闔不攏嘴。

  他炯亮的黑眸飛上一抹溫柔,只是一想到她將牽著王子的手踏上紅毯,眸底立即轉為死寂,不帶一絲波動。

  蘇媛圓看到那雙黑眸的變化,心跟著痛起來。

  她做了個深呼吸,她幾乎都還感到昨日的溫柔纏綿--她好想逃,她不想再自欺欺人下去,她不想當母親的乖乖女,她不想讓她深愛的男人傷心……

  她突然覺得好悶,更覺得她快被這身白紗給束縛得無法呼吸了。

  她臉色蒼白的看著瑞雪,「我想換下這身婚紗,出去走走。」

  瑞雪一愣,「現在?可是王子都還沒來看過。」

  「瑞雪,妳留下來跟他說,我出去一會兒,浩洋,你--你可以陪我出去走走?」她好無措,她好迷茫。

  他點點頭。

  瑞雪本想阻止,但看見她眸中的痛苦,她不忍心,只是丹麥的皇室衛兵怎麼放心她跟他單獨外出,招待於是派了車子,送兩人出去。

  車子往新港的北邊海岸而去,這是一個著名的觀光景點,蘇媛圓跟白浩洋下了車,隨行的衛兵禮貌的區隔開遊客,讓愛莎公主不被打擾。

  蘇媛圓凝睇著不遠處的美人魚雕像,見她贏弱的身子佇立在港口,迎著淒冷海風,她沉沉的吸了一口長氣,在安徒生童話裡,美人魚的結局是悲劇,她幻化成海中泡沫,仍得不到愛情,而自己呢?

  她的愛情離她只有一步,她伸出手,白浩洋一定會緊握住她的手,然而她一直獻乏勇氣,一想到母親,她就不能--

  她眼眶微微泛紅,緣起緣滅,只能如此?但她已經背叛她的婚姻啊,她跟白浩洋有了兩次的肌膚之親,最重要的是,她的心也給了他,這對布洛王子公平嗎?

  「莎士比亞說過,『愛情不是用眼睛看,而是用心看,因此,畫中長著翅膀的邱比特總是盲目的』,而妳已經用心看到我們之間的愛情了,卻盲目的去抗拒。」日浩洋以中文跟她交談,不必顧慮那些丹麥衛兵。

  「我想盲目也難。」她苦笑。

  「媛圓--」

  「請--請給我一些時間,我會作決定的。」

  他明白點頭,不再說話,他讓她看海、看著美人魚雕像,思考他們的愛情。

  海風呼呼作響,岸邊愈來愈冷了,兩名衛兵上前,希望他們回宮去,免得受寒了。

  白浩洋跟她交換了一個無限眷戀的眼神,這才坐上車子返回宮殿。

  ☆☆☆☆☆☆☆☆☆☆  ☆☆☆☆☆☆☆☆☆☆

  一回到蘇媛圓下榻的行宮,一張熟悉的俊顏立即吸引白浩洋的目光,而瑞雪更是一臉尷尬。

  「公主,布洛王子是特地來看妳的,而且等妳等了好一會兒了。」瑞雪避開白浩洋的目光,向蘇媛圓解釋著。

  「公主,妳應該先等我的,我很樂意帶妳四處走走。」布洛微微一笑。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