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陽光晴子 > 烏賊沙拉

第21頁     陽光晴子

  柯爾的眉頭不由得一皺。

  「真誠實。」她冷笑,「那我也誠實的告訴你,你跟媛圓是不可能的,從她確認皇室血統,成了愛莎公主的那一秒開始,我就告訴自己,我要她永享榮華、高高在上--」

  「哼,那是妳自己無法完成的夢,卻硬要寄托在女兒身上,還自私的用母愛壓制她自己的夢--」

  「你給我閉嘴!」蘇華荷臉色丕變。

  「他當公主的造型師一事既已決定,我先帶他離開了。」柯爾很快的說完,就拉著還想說話的白浩洋出去。

  「我還有話要說--」

  「等你說完,你就被轟出去了,永遠別想再見到媛圓,這是你要的?」

  白浩洋只得閉嘴。

  「另外還有一件事,你跟公主在一起,行為舉止還是要收斂些,像剛剛的擁吻是絕不允許的,而且還會惹來麻煩,明白嗎?」柯爾出言提醒。

  他點頭,卻覺得前途多災多難,但不論如何,他這麼辛苦的來到這裡,絕對要抱得美人歸!

  ☆☆☆☆☆☆☆☆☆☆  ☆☆☆☆☆☆☆☆☆☆

  白浩洋在皇宮住下來了,每天,他要做的事就是為愛莎公主試髮型,而愛越尼亞的國王跟皇后受邀至美洲訪察多天,他要應付的只有不時盯著他的蘇華荷及瑞雪。

  而他不笨,蘇華荷在的時候,他就一板一眼的,她若走了,就像現在--

  他看似專注的在為蘇媛圓試造型,但他的手可是慢了好幾拍的在她的髮絲上滑動,再利用鏡子,讓她看到他那充滿魅惑的勾引笑容。

  「我想,今天就這樣好了。」蘇媛圓的心臟怦怦狂跳,看著鏡子內俊美迷人的他,她好擔心會不小心洩漏出自己的愛意。

  「還不行,我今天有很多的新靈感,就請愛莎公主忍耐一下。」

  房內,只有瑞雪一雙冷眸盯著白浩洋的一舉一動,她知道他是故意放慢的速度,甚至還刻意的讓他的手停在公主的秀髮上好久。

  「白浩洋--」

  「瑞雪,妳先出去吧,妳一雙眼睛瞪著我,我的靈感可是一點一滴的快速流失了,那可是在浪費我跟公主的寶貴時間。」

  瑞雪氣呼呼的不肯定,她不離開,他的速度更慢了,她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走出去,沒想到那傢伙居然將門給反鎖了。

  「喂--」她氣得敲門。

  「我只是不想被打擾,妳走吧。」他吐了一口長氣,「當公主真辛苦,一大堆的眼睛盯著,」他挑眉看著忐忑不安的蘇媛圓,「放心,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這兒是妳的地方,我不會太過分的。」

  她輕歎一聲,「我真的不明白,你留下來能改變什麼?」

  「眼前嘛,就是讓妳變美。」

  聽他還有心說笑,她隱約覺得有一股火氣在胸口燃燒起來,「我是認真的。」

  「我也是認真的,但我更不明白,妳明明愛我,為何要去嫁別人?」

  「我、我沒有愛你,我只是、只是在那個時間點想尋找一種刺激,而你剛好在那裡。」她撒謊。

  他也知道,「妳繼續自欺欺人吧。」

  她沒轍了,「白浩洋,算我求你,你離開吧。」

  「蘇媛圓,」他也覺得有些光火了,「我也求妳面對自己的心,跟我走好嗎?」

  「不可能的,我老實說吧,我不可能為了愛情而背叛母親,因為母親只有一個,那是無人可取代的。」

  「真愛也只有一個,我相信下一個男人絕對無法像我一樣的愛妳,更何況,我沒有要妳放棄母親,而是讓我們一起去面對她,請她認可我們相愛的事實。」

  聞言,她有感動、也有怒火,「我不懂,你為什麼就是不放棄我呢?」

  「因為我愛妳。」

  她淚水決堤,忍不住的低聲哭泣,上天為什麼要她陷入這樣的兩難?她無法取捨、無法選擇啊。

  「公主,妳母親要妳過去她那裡,妳快開門出來。」瑞雪的聲音再次在外面響起。

  「媛圓,晚上我在皇宮外的海邊等妳,我們去看海,不見不散。」

  「這--」

  「我有好多話要跟妳說。」白浩洋低頭攫取她的紅唇,管他敲門聲不斷,他加深了這個吻,也以此告訴她,他有多麼的愛她。

  卡地一聲,門被打開了,瑞雪手上多了一副鑰匙,她氣沖沖的看著飛快分開的兩人,而小姐臉上的酡紅、略微紅腫的唇在在說明了剛剛發生什麼事。

  她惡狠狠的瞪了白浩洋一眼,帶著小姐往蘇華荷的住處去。

  蘇華荷一看到女兒,眉頭一擰,盯著她被吻得微腫而紅艷的櫻唇,回頭看著瑞雪,「去把白浩洋給我叫來。」

  「瑞雪,等一等,」蘇媛圓連忙阻止,再看著母親,「媽,妳找他是--」

  「我要問他,一個髮型設計師為什麼碰了不該碰的地方?」

  「媽,我可不可以--」

  「跟著他?不可能!」她冷橫她一眼。

  「這--可我愛他。」蘇媛圓還是鼓起勇氣說出來了。

  「愛?!你父王也愛我,現在呢?愛情只是一時的迷戀,不是永遠的,我是一面鏡子,難道妳沒看到嗎?」她現在就像個棄婦,雖然是情婦,但兩人早已沒有那方面的關係,她能繼續留在宮裡,完全是因為她還有愛莎這個女兒。

  「可是媽,浩洋他不是父王--」

  「男人都是一樣。」

  「不一樣,他真的不一樣!」

  蘇華荷黑眸半瞇的怒道:「妳翅膀硬了?為了一個男人,妳一再的跟我起爭執?」

  她眼眶一紅,「我不敢,我只想請媽靜心的聽我說說心裡的話,」她沉沉的吸了一口長氣,「也許我可以不顧一切的離開這裡,就跟著他,但我真的不希望是這樣離開妳的,因為妳會一輩子--」

  「不理妳?錯了,我只會當做我這輩子從沒生過妳這個女兒。」

  蘇媛圓臉色刷地一白。

  「妳可以走了,還有,瑞雪,不准讓她消失在妳的視線內。」

  瑞雪也只能點頭。

  蘇媛圓則像失了魂似的走回住處,她也不敢去赴約,她怕自己會情不自禁的跟他走,她的心裡選了他,她已有罪惡感,然而愛情跟親情一樣重要啊……

  時間滴滴答答、一分一秒、一個小時又一個小時的過去了,他應該走了吧?

  他不可能還留在海邊吧,都已三、四個鐘頭過去了,海邊空闊、風大,入夜後更冷,他不會那麼╡a……

  「瑞雪,對不起,請妳讓我出去好嗎?我保證我會回來的。」

  「這--」她好為難。

  「求求妳,我真的好擔心浩洋他會一直在那裡等我,甚至等了一整夜--」

  看著她的不捨與牽繫,瑞雪也不忍,「好吧。」她只好開車掩護她出去。

  車子一到海邊,蘇媛圓即開門下車,往奔沙灘,但四處看了看,沒人,他不在了!

  她在想什麼?他怎麼可能等那麼久?

  一轉身,沮喪的要走回車子時,她的手突地被人一揪,一個沒站穩,她倒了下來,但不是跌在沙灘上,而是一個溫厚熟悉的胸膛,她看著平躺在沙灘上的白浩洋,黑暗中,她隱約見到他嘴角揚起的笑意--

  「妳真的很難等,但我知道妳一定會來的,只是天色太暗了,妳的眼睛急著梭巡,卻是看高不看低。」

  「為什麼等這麼久?」她眼眶泛紅,隱隱可見淚光,「何必呢?」

  「那妳又何必來?」他深情的凝睇著她,將她擁得更緊。

  她無言,她是擔心他、她是愛他,但她真的不能扔下母親跟著他走--

  她搖搖頭,從他的身上起身,坐在沙灘上,看著遠方,「我來,是來跟你把話說清楚的。」

  他也坐起來,「不是來跟我私奔的?」

  她搖頭,「如果你還有什麼不宜的舉止,我會立即派人押你上飛機。」

  他眸中竄出怒火,「妳說什麼?!」

  「我是認真的,浩洋,我要當一個好女兒,不管我之前曾經給了你什麼希望,或讓你誤以為我也愛你,我在這裡跟你道歉--」

  「騙子!」他突地用力的將她轉過來面對自己,「請妳為我們的愛努力點吧,而不是說些讓我更心寒的話。」

  「我不適合你,小羅說過,你不要公主,而我是一個公主。」

  「那是我隨便寫的,再說了,我不信那個鬼紙簽、什麼紫荊樹的傳言!」

  蘇媛圓苦笑,「你不明白嗎?那是真的,所以我們一開始就有太多阻礙,到現在也只能這麼選擇,因為我根本不是你期待中的情人。」

  「不,我不接受這樣的說法。」

  「那明天,我就派人押你上飛機。」

  「妳--」看她平靜的神情,他知道她不是開玩笑的,他勾起一抹苦笑,「我很高興妳的個性中果然不只有柔弱的那一面,我愈來愈瞭解這那張溫柔婉約的面具下,一個真實的蘇媛圓,我會等著這個蘇媛圓跟我離開。」

  她咬著下唇,忍著就要湧上眼眶的淚水,冷冷的道:「你沒有機會了,如果你再說下去,你只能回去準備你的行李。」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