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莫顏 > 愛死不償命

第2頁     莫顏

  說什麼陪襯,來看好戲才是真吧!夏儒紳冷眼睨睇這位「易服出巡」的當紅名模司英理,這傢伙看似單純善良,但骨子裡那不為人知的邪惡本性,他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對於他的提議,夏儒紳只是冷淡地瞥了一眼,以示「無聊」之意,毫無在女孩子面前表演的興致,只肯在一旁用嘴巴指導,逮人才是他的正事。

  「別這樣嘛,兄弟,難得有那麼多女孩子期待,不響應一下她們的熱情說不過去。」

  「你喜歡耍猴戲就去耍,別拖我下水--」夏儒紳冷漠的目光,在瞥見二樓窗戶那熟悉的倩影時,驀地綻放異彩,燃起不為人察覺的灼熱火光。

  她在看。

  「好,來一局對擊。」他不假思索地突然改口,讓司英理唇邊的笑意一僵。

  這人心意也未免變得太快了吧?天曉得他的目的,只是想逗逗好友而已,並非真想找他挑戰,逗逗夏儒紳可是他無聊的明星生活裡唯一快樂的消遣,哪知夏儒紳竟然一口答應。

  有點詭異哩!

  「還在蘑菇什麼?快準備。」夏儒紳脫下西裝外套,說一是一,一如他商人明快果斷的行事作風。

  「你不怕我被別人認出?」

  「不會,我會讓大家的焦點放在我身上。」

  司英理玩味地打量好友,心中有了定數,原來儒紳的意中人就在這個學校裡頭哪……似乎越來越有趣了。

  當學生們一聽到夏儒紳要親自上場時,個個喜不自勝,歡呼聲不斷。

  司英理不甚在意地聳聳肩,既然是自己起的頭,哪有退縮的道理?他也算多才多藝之人,西洋劍當然也練過幾下,相信耍起來不會太難看。

  「學長,要小心喔!」幾個小女生對司英理靦@地開口。

  「謝謝,我的西洋劍術也不賴,不比妳們學長差。」司英理朝這些羞答答的小女生們溫煦淺笑,心想即使自己戴了墨鏡、扮成上班族,依然不減魅力,電到人家無辜小女生,讓她們為自己著迷,真是罪過啊!

  「呼……那就好。」

  「夏學長曾得過全台灣西洋劍的冠軍。」

  「還是國際比賽的代表。」

  「跟他對擊的,沒有人不被打得落花流水。」

  冠軍?國際代表?不會吧……司英理一聽,俊美臉上那抹瀟灑的淺笑依然閃亮動人,心裡卻閃過不妙的感覺。

  脫下西裝外套的夏儒紳,站在場地中央擺好架式,那把西洋鈍劍到了他手上後,恍若平添了一抹銳氣。而他整個人的態勢猶似出柙的猛獸,蓄勢待發。

  尚未出手,明眼人一瞧便知對方是行家。

  好傢伙……司英理有禮地提醒:「你沒戴頭罩。」

  「不用。」他回答得很狂傲,眼神冷靜,但卻極具攻擊性。

  司英理搖頭歎氣,一副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偉大胸懷,說的卻是虧對方的話。「一向不愛出風頭的人這會兒卻反常地耍帥,就不知是秀給誰瞧,看來我注定要當小丑了。」既然對手不戴面罩,他當然捨命陪君子。

  「與其耍嘴皮子,不如小心應戰,我可不會留情。」夏儒紳繃著臉,冷聲警告。

  司英理唇邊的笑意更深了,明知兩人實力相差懸殊,他不擾亂軍心怎行?兵不厭詐,可是他一向的座右銘。

  西洋劍是一種高貴而不傲慢的運動,奔放中蘊含優雅,激烈中蘊含從容,它是智能的較量,進攻、防守、快速,步伐的騰挪閃躲,手勢的千變萬化,全神凝集於一個目標,腦力比技術重要,講求出奇制勝。

  在對擊中,優雅的姿勢和精湛的技巧,充滿藝術性的劍擊交鋒中,展現出擊劍人敏捷的反應、冷靜的思考,以及優雅的風度。

  「唉,你幹麼這麼拚命?又不是上場殺敵。」全場人中,只有司英理曉得這時的夏儒紳可一點也沒有平時的儒雅紳士,招招充滿攻擊力,打得毫不留情,害他擋得好吃力。

  「囉嗦!」

  「好狠的招數,依我看,這一招叫見色忘友對吧?」

  「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你在心愛女人面前愛現就算了,可別對我太殘忍啊!要是畫花了我的臉,您的投資就白費了。」司英理驚險地避過好友快狠準的劍擊,擋歸擋,嘴賤不能省。

  夏儒紳因為被說中了心事而臉色越顯陰沉,出手也更為狠厲。

  「中!」在迅雷不及掩耳的快劍中,驀地,他的嘴角綻出一抹勝利的微笑。

  司英理一臉汗顏地苦笑,這傢伙不但把他手上的鈍劍給挑開了,還正中他胸前心臟的位置。

  勝負一出,立刻引得女孩子們的滿堂喝采。一如夏儒紳先前的承諾,他會把所有目光集中在自己身上。

  司英理當然立刻很識相地舉雙手投降。「厲害厲害,甘拜下風。」

  夏儒紳收回劍,自始至終臉上的表情都淡漠平靜,不過當那狩獵的眼瞥見二樓的倩影離開時,他立刻丟開了劍,轉身打算追上前去,但頸肩卻被身後的有心人給圈住。

  「這麼急?去哪啊?」司英理親密地攀著他的肩,明知故問。

  「放手。」夏儒紳擰眉命令。

  司英理不但不放,還大聲吆喝:「要來和夏學長合照的快來哪!」

  此話一出,本來還不敢放肆上前的崇拜者們,爭先恐後地撲上來,這下子夏儒紳除了身上黏著司英理,從四面八方圍攏過來的女生,讓他連個出路都沒有。

  「別玩了。」他的臉色很差。

  「誰教你不給我面子,竟然把我的劍都打掉了,虧我們還是肝膽相照的好兄弟。」司英理唉聲歎氣地說,眼底卻閃著狡獪的神采,硬是在人家急著追馬子的時候來參一腳,為的,就是要看看那張一向冷靜的面孔抽筋時是什麼樣子。

  夏儒紳豈會不知司英理的劣根性,看準他急著走,偏偏要纏住他,擺明想套出他的話,門兒都沒有。

  想玩,也要看對像是誰!他夏儒紳可不是容易被戲弄的人。

  對付賤人只有用賤招一途,毫無預警地,他拿下司英理的墨鏡。

  這個動作,果然讓司英理傻住,讓眾人怔愕。

  一秒的靜默之後,是如雷轟頂的尖叫。

  「呀啊∼∼司英理理理理理--」

  粉絲瘋狂的尖叫聲響徹整個體育館,幾乎要轟開了屋頂,誰也沒想到紅透半邊天的名模司英理,竟然會出現在眼前,眾人發情的對象立刻轉向。

  司英理低咒,這下可慘了,料不到夏儒紳見色忘友到居然犧牲他,當下拔腿就跑,順便也把成群的蜂蝶引走,無異是幫夏儒紳打開一條通路。

  至於夏儒紳,撈起西裝外套披在肩上,頭也不回地走出社團室,循的路線,當然是那個臭丫頭逃走的方向。

  ☆☆☆☆☆☆☆☆☆☆  ☆☆☆☆☆☆☆☆☆☆

  唐寶橙匆匆往學校後門走去,心中盤算著趁夏哥哥還在學校時,趕快神不知鬼不覺地溜回家躲起來。

  夏哥哥突然返國,著實把唐寶橙給嚇壞了。怎麼沒聽爸媽提起夏哥哥今天返國呢?

  她有種敵機空襲的恐懼感,之所以如此害怕,當然是因為她做了一件見不得光的事,其實也不是見不得光,她不過是神不知鬼不覺地剛交了一個男朋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然而兩天前,她才答應和一位向她告白的學長交往,夏哥哥今天就回國了,未免也太巧合了吧,害她毛骨悚然。

  心神不寧的她疾步行走,沒注意到前方有人,就在她快走到門口時,一個男生擋住了她的去路。

  「唐寶橙學妹。」

  她抬起頭,一臉意外地望著對方。這人她認得,同是素描社的社員,但不是很熟。

  「請問有事嗎?」她禮貌地問,實在不想停下來,但又沒辦法。

  「這個……請收下。」男生遞上一封淺藍色的信,上頭寫著她的名字。「妳回去看……考慮一下……呃……裡面有寫我的電話,看完後如果方便,可以打電話告訴我……」男生一邊搔著頭,一邊尷尬地說,臉上的靦@神情,透露出信箋上所傳達的某種曖昧訊息。

  唐寶橙白皙的臉蛋透出粉紅色的雲朵,有些不知所措,而怔愕過後,一回神信卻已拿在手上。

  「那……我走了,掰。」

  學長匆匆離去後,唐寶橙還站在原地呆了好半晌。

  情書!

  紅潮漲滿了她整張臉,如果現在有人拿一根針戳她的臉,搞不好會出現血注激飛。

  沒有女生收到情書不高興的!少女情懷總是詩,她也不例外,不知近來是走了什麼桃花運?先前有人向她告白,這會兒又收到情書,不過還來不及告訴對方她已有男友,人家老早走遠了。

  她心兒怦怦跳著,小心撕開西式信封口的心形小貼紙,打開裡頭的卡片,赫見一張她的素描。

  哇哇哇∼∼居然有人畫她的素描,好感動喔!寫些什麼呢?嗯……我很喜歡妳,可以跟我交往嗎……哇哇哇∼∼好直接喔!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