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陽光晴子 > 邪肆大少

第1頁     陽光晴子

  序

  擺脫藍色憂鬱  陽光晴子

  好快喔,又是淡淡的五月天,下個月就是六月,一年又過了一半,端午、中秋,一晃眼又是一年,然後新的一年又來臨了……

  其實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說它長又不怎麼長,說它短它也不怎麼短,有人度日如年,有人度年如日,這是心態使然。

  晴子最近收到書迷朋友們寄來的信都有些「藍」——Blue,不管是十八一朵花的年紀還是up、down的,心事都挺沉重的,再加上晴子週遭的親朋好友——愁容多過笑臉,晴子真是有夠給他難受的啦!(SOS)

  於是晴子竭盡所能的希望找出問題的癥結點,結果答案揭曉——天氣太灰暗了!

  話說天老爺前些日子被一大頂的烏雲帽子扣得緊緊的,有時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有時灰蒙著臉兒誰也不睬,叫咱們這底下生活的人心情也被牽動著,只希望她行行好、露露笑臉,換頂藍色的帽子戴戴,大夥兒的心情也才能跟著變色。

  (晴子云:上面這一段話要用北京片子的口吻念,挺有趣的呢!)

  別笑說晴子這段序文寫得怪裡怪氣的,因為晴子很努力的在擺脫那一大片的藍色憂慮,咱們書迷朋友們就寫些笑話啦、黃色的也成,莞爾一笑樂逍遙!

  其實,有一個最簡單的減壓方法嘛,那就是看晴子的書。(哈哈哈……一寫到這兒,晴子的心情就好得不得了,所以——yousee,輕輕鬆鬆的就將那些Blue拋到大西洋去了,還哼起快樂的曲兒呢!)

  當然,因為晴子也是個很容易消化情緒壓力的人,所以那些心情郁卒的書迷朋友還是可以將你們的煩惱事兒和晴子分享,也許晴子在正經八百的回信時會在後面附註一則笑話。(至於好不好笑?盡量盡量嘍!)

  總之,月有陰晴圓缺,人的情緒也會上下起伏,所以最好就是找一個減壓的方法,那麼,日子就能輕輕鬆鬆的度過了……

  第一章

  夏天的夜空總是熱鬧的,晶瑩剔透的滿天繁星,一輪明月在輕薄的白雲間輕輕的抹上幾許柔柔淡淡的光與璀璨的星斗共綴天際。

  然今晚的夏夜對饒子柔來說不似以往那樣的璀璨,眼看皓月慢慢被灰雲掩沒,漸漸的,夜風也變涼了,詭譎的黑雲一步步的吞噬掉原來清朗明亮的夜空。

  她仰頭覷了變臉的天空一眼,再低頭看看自己身上的黑色緊身上衣、露出肚臍的低腰半透明織布長裙後,她撇撇小嘴,喃喃道:「千萬別下雨啊,我的裙子已夠引人遐思了,若是濕了,那真的是春光外洩了。」

  歎了一口長氣,她拐進中山北路滿是PUB、咖啡屋、酒店的巷弄內,在霓虹燈閃爍下,她那件半透明的長裙在她修長美腿的優雅步伐下,隱隱露出高翹的臀部及@NB729B纖合度的大腿曲線。

  一些倚門而立的泊車小弟、酒店招待或客人,不約而同的將目光移向她「秀色可餐」的下半身後,再將目光往上移,她纖細的小蠻腰上是被黑色上衣緊緊包裹的渾圓波霸奶子,再往上是令人想咬一口的白皙頸項,而後是一張清麗可人的動人臉龐。

  鵝蛋形的粉嫩臉上是骨碌碌的一雙靈活大眼,挺直嬌俏的鼻樑,一張誘人一親芳澤的紅艷唇兒隱隱散發出倔強與執著,更增添了一股挑戰意味,搔得男人的心癢癢的……

  一名西裝筆挺的男子笑了笑,迎向前去,一手舉起了「三」的手勢,饒子柔挑了挑那修得精緻的美眉搖搖頭,那名男子蹙眉一下,再舉起「五」的手勢,她再次笑笑的搖頭,不過,她回應的舉起了食指。

  男子考慮了一下,再上下打量她,終於點點頭。

  她愉快的將手挽著他的,朝一家地下室PUB走去。

  男子愣了愣,「怎麼往那裡?」

  饒子柔朝他眨眨眼,「你不是想『開房間』嗎?」

  「呃——這——」

  「那就跟我來啊,保證你不虛此行!」

  男子又笑了,這次他大膽的搭著她的肩膀,朝那些對他們施以注目禮的人露出一個得意的微笑,即擁著她拾階而下的走進這間看起來不怎麼高級的PUB。

  PUB厚厚的木門上,霓虹燈閃爍著歪歪斜斜的「洞口」兩字,男子見了,曖昧的朝饒子柔笑了笑,她雖回以一笑,但眉宇間卻透著一股厭煩,只是一心只想樂逍遙的他並沒有察覺。

  他伸出手想推開門,卻訝異的發現門是上鎖的,他困惑的將目光移向她,她淡淡一笑,伸出手在門上方的一隻按鈕按了幾下。

  男子順著她纖長的手往上一看,卻驚愕的見到那只按鈕的上方竟裝有一個監視器,他心一驚,蒼白著臉道:「呃——這怎麼回事?我不去了。」說完,他便想甩掉她的手。

  她一急,緊拉著他的手臂,「別這樣,你不是要我陪你嗎?」

  「可是這是偷腥啊,怎麼可以讓人給拍了?」他慌忙搖頭。

  「別緊張,那監視器只是要確定來的是一對男女而已,這間PUB不讓單身男女進來,待我們進去後就沒事了!」她趕忙安撫。

  「是這樣嗎?」他仍感不安。

  有色無膽!饒子柔隱忍著想咆哮的衝動,極力緩下面容嬌滴滴的嗲道:「難道你不想看看我赤裸裸的在你下面呻吟的模樣嗎?」她嫵媚的朝他一笑,纖纖玉指更是似有若無的在他胸膛上來回的挑逗著。

  男子吞嚥了一口口水,癡癡傻傻的瞪著她以舌愛撫唇瓣的挑逗畫面,直到木門開啟了也渾然未覺。

  饒子柔停下了那連自己都覺得噁心的動作後,一把拉著全身已慾火奔騰的男子走了進去,一陣煙味、汗味混合著酒味撲鼻而來,震耳欲聾的熱門音樂更是放肆的遊走。

  兩人眨眨眼以適應這過於昏暗的空間,只是,在眼睛適應了這樣灰蒙的空間後,他們頓時呆若木雞。

  這哪像間PUB呢?這兒活像集體的淫慾天堂,不管是在舞池裡還是坐在位子上的男女,幾乎都沉浸在情慾的熱潮當中,有的熱情相擁,有的火熱愛撫,有的赤裸共舞,而更多的是擦槍走火陷入古老淫慾的做愛律動之中,那一具具被情慾汗水佈滿的赤裸軀體莫不爭唱著狂喜的呻吟,這裡著實是個墮落的天堂。

  男子見到這一幕幕血脈噴張的畫面,頻頻嚥口水,一隻不安份的手也侵佔了饒子柔柔軟的胸部來回的掐揉著。

  而被這等限制級畫面嚇得咋舌不已、呆立原地的饒子柔被他這一碰,就像被電殛般的全身掃過一陣戰慄,她想也沒想的就揚起手摑了他一耳光,大罵「無恥」!

  只是音樂聲實在太大聲了,簡直快震破耳膜,因此男子錯愕不解的瞠視著她,一手撫著被打得紅腫的右臉。

  一名看似招待的男人走了過來,他臉上帶著熱切的笑容,一手拿著像是引路的瑩光棒指示兩人跟著他身後走。

  隨著他的帶領,饒子柔走入了享受愛慾的男女之間,仍為處子的她見著這等火辣辣的畫面全身血液直往腦門沖,全身熱呼呼的,呼吸愈來愈急促,她頻嚥口水以抑制身體逐漸甦醒的情慾細胞,感到自己快要被這一室的情慾氣氛給控制了,她的身體似乎也發出吶喊要品嚐肉體的滋味。

  她握緊了拳頭,提醒自己要趕緊找到鄭意偉,否則在這兒再多待一分鐘,她的清白之身是岌岌可危了!

  招待以螢光棒指示他們的位子到了,而木桌上早已擺放好兩隻高腳杯,還有一瓶擱在冰筒旁的紅酒,招待一手比出五的手勢,男子愣了愣,而早打聽好這間「洞口」消費的饒子柔連忙從皮包裡拿出五張千元大鈔遞給他,招待以手勢比了謝謝便轉身離開。

  男子坐進位子,難以置信又帶著興奮的雙眸緊緊的盯著鄰座男女的激情畫面,那男的臉全埋在女人赤裸豐滿的雙乳之間,一隻手更是探入那小小三角褲內來回的挑逗著。

  他嚥了一下口水,絲毫不在意饒子柔的目光儘是往別處梭巡,他站起身擠近她身邊,「天,這實在太刺激了,我從沒到過這種地方。」

  他看著她毫無反應的仍將目光往他處看,他突然笑了起來。難怪招待一句話都沒說,因為震耳欲聾的音樂根本讓人無法交談,而他還想和他身旁的「雞」談話?

  只是她剛剛先付費了,那他得付她一萬五嘍?這怎麼成?他只是一個上班族,一個月薪水才三萬,還得養家活口,少了一萬五怎麼過活?

  男子再看了鄰座仍專注於啃嚙女人胸脯的男子一眼,這放眼四周全是活色生香的真人演出,他堂堂一個男子漢若是因為付不出價碼而離開這兒豈不丟臉?

  他抽出褲袋裡的皮夾,望了饒子柔一眼,瞧她正眼都不瞧他一眼,肯定是因為他還沒付費的關係,他側轉身子低頭偷偷打開皮夾數了數千元大鈔,暗叫一聲糟糕,他才帶六千塊!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