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陽光晴子 > 龍傾蘭心

第8頁     陽光晴子

  而此時,快馬前來的羅爾烈瞧見郎都的八人大轎後,連忙飛身下馬,「七阿哥!」

  郎都掀開轎簾,正好瞧見心急如焚的羅爾烈一個箭步的接近轎子。

  「七阿哥,這事不是蘭屏的錯,該治罪的人也非蘭屏,而是含韻跟爾格。」羅爾烈不願護短,單刀直入的坦承相告。

  「爾格也在內?」郎都詫異的目光移向羅蘭屏。

  她苦澀一笑,「不管是嫂子或二哥,我都不希望他們受罪,他們全是為了我。」

  郎都明白的頷首,再將目光移到前方憂心仲仲的羅爾烈身上,「我們正打算回返貴府,有什麼事到貴府再談,這兒畢竟是北京大街。」

  郎都一言,羅爾烈這才注意到街道兩旁聚集了不少的民眾,他歉然的抱拳作揖,「對不起,我太急了,所以……」

  「不打緊的,你先回府吧,我們隨後就到。」

  羅爾烈點點頭,轉身走回神駒旁,飛身上馬,而在郎都放下轎簾的剎那,他正好瞥見妹妹憂心蒼白的臉孔——

  喟然一歎,他策馬先行,妹妹應該沒有殺頭之虞了,但他心中的憂懼並沒有消失,不知含韻跟爾格能否全身而退?

  *  *  *

  景羅王府的門口,王寶玉、錢含韻、羅爾格、彩眉跟阿仁等人都拉長了脖子看著路口,這盼的自然是羅爾烈能及時將郎都給攔回來。

  「嫂子,我們兩人都被額娘罵得狗血淋頭,待會兒還可能被抓去殺頭,怎麼辦呢?」羅爾格剛剛被阿仁逮回來,就跟錢含韻排排站,兩人被王寶玉罵得頭都抬不起來,這會兒才有時間交談。

  「甭擔心,要殺頭也只有我一人會被殺,你佯裝什麼都不知情就好了。」現在錢含韻打算一人扛,雖然她實在很捨不得她深愛的相公。

  「那怎麼成!我是男子漢,怎麼可以讓你這個小女子一人承擔呢?」他馬上哇哇大叫。

  「誰叫我那麼白癡,我是你嫂子,卻想得不夠周全。」

  「可是那個下三濫的法子是我提供的。」

  王寶玉怒斥,「你們兩人夠了沒有?!」她的心已經夠煩了,他們還你來我往的爭著認罪?

  「對不起,額娘。」錢含韻跟羅爾格沮喪的同時低頭。

  「我知道你們想幫蘭屏,但這種方法實在是……」王寶玉頻頻搖頭,這種誣陷他人以達到目的的卑鄙手段,她是怎麼也想不到會出自熱誠的媳婦,和雖吊兒郎當卻毫無心機的兒子。

  她不明白他們怎麼會天真的去挑釁大清的律法!

  「老福晉,王爺回來了!」阿仁的驚喜聲讓三個談論的人連忙將目光移向路口,只是看到羅爾烈騎乘神駒的身後並無郎都的轎子,三個人的心全涼了半截。

  「來不及嗎?」錢含韻喃喃低語,一張臉愁雲慘霧。

  羅爾烈飛身下馬,將馬交給阿仁後,對著急忙趨向前來的眾人道:「甭擔心,郎都正偕同蘭屏朝這兒來,我們在這兒恭候之餘,也得趕緊想想,能有什麼法子保住……」他沉重的眸光一一看向妻子及羅爾格,「你們兩人。」

  「不必了,這事就我來扛好了。」錢含韻迫不及待的舉手。

  羅爾格瞪她一眼,再將她的手拉了下來,「大哥,不關嫂子的事,是我……」

  「我是要你們想法子,不是要你們爭著認罪。」羅爾烈不悅的瞠視著兩人。

  錢含韻與羅爾格互視一眼,無言的交換著——還是努力的動動腦好了!

  *  *  *

  郎都與羅蘭屏一抵達景羅王府,眾人便往清靜素雅的書房而去。

  書房外是一簇翠綠的竹林,隨風擺動,在黃昏的滿天紅霞下,別有一股寧靜與沉寂。

  眾人在書房人坐,阿仁急忙為眾人沏來一壺茶,隨即離開,但仍克制不住焦慮的心,守在書房外。

  「七阿哥……」羅爾烈、羅爾格、羅蘭屏及錢含韻的聲音在同時響起,眾人怔愕的互視一眼,隨即靜默不語。

  王寶玉看了他們一眼,再看看面色也顯得凝重的郎都,「七阿哥,我想他們想說什麼,你一定很清楚,我想請求的是可否請七阿哥幫他們說情,要皇上別治他們的罪。」

  郎都喟歎一聲,目光不由自主的投注在面色蒼白的羅蘭屏身上,她的翦水眸子滿是哀求之光,令他益感不捨。

  移開了凝睇的目光,他看向王寶玉,「此事渲染得過份,謠言四飛,我皇阿瑪下了重話,說這乃詆毀皇室成員的滔天大罪,要我皇阿瑪不治罪,恐怕不易。」

  王寶玉心猛地一震,哽聲再問:「皇上會判重罪嗎?」

  郎都一一巡視眾人蒼白的憂容,「我想不會,畢竟景羅老王爺對皇室有功,爾烈更是國之棟樑,但無奈的是,就算皇阿瑪想赦免羅家,也得考量到律法之本,這件事恐怕一定有人得受罪,好杜絕悠悠之口。」

  聞言,王寶玉無措的看向羅爾烈,不管是誰被治罪,這手心手背全是肉,她都不捨啊。

  羅爾烈明白母親的沉痛,他直視著郎都,「七阿哥的意思是沒辦法讓這裡的人全身而退?」

  「恐怕是如此。」他不願說違心之言來安撫眾人。

  「那就由我去頂罪。」

  「我去!」

  「我去!」

  錢含韻、羅爾格及羅蘭屏三人的聲音幾乎在同時響起。

  郎都搖搖頭,語重心長的道:「你們如此爭執,最後只可能落得三人同時有罪,這該不是你們搶著認罪的本意吧?」

  三人互視一眼,頓覺無力,不過,令眾人訝異的是,一向沉默寡言的羅蘭屏居然向前一步,直視著她多年來只敢偷偷窺視,卻不敢正視的郎都道:「七阿哥一定明白這事的起因全在於我,若不是我,也不會有這等事情發生,所以請七阿哥將我帶到皇上面前認罪。」

  「蘭屏,不是這樣的!」錢含韻拉著她的手,一臉愧疚。

  「不,嫂子,明明是如此。」

  「其實七阿哥可以救我們嘛,只要他委屈一下就好了。」羅爾格忍不住開口。

  這話自然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郎都直視著這個一直在景羅王府的羽翼下生活,過得輕鬆自在而單純的羅爾格,「如果方法合宜,要郎都委屈一下不是問題。」

  「真的?那就沒什麼問題了。」他開心的大叫起來。

  「你有什麼好方法?」錢含韻對他可不怎麼有信心,而看羅爾烈臉上的神情,她相信他也有一樣的想法。

  「是啊,請爾格宣言。」郎都朝他點點頭。

  羅爾格笑了笑,「七阿哥只要將假的變成真的,沒有的變成有的,那不是什麼事都沒有了?」

  郎都臉色丕變,冷冷的反問:「你的意思是要我將謠言成真?真的跟蘭屏有曖昧之情?要她暗結珠胎?」

  「就是!」

  錢含韻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天啊,果然是個爛得不能再爛的爛方法!

  「二哥,你怎麼能……」羅蘭屏氣得話都說不出來。

  「爾格,你真是太亂來了。」羅爾烈一張俊臉也氣得鐵青。

  「沒錯,你大哥說得對,這哪叫好方法?」王寶玉不禁怒聲斥責。

  郎都俊美的臉上滿是沉硬之色,「我乃皇阿瑪指定的大清皇儲,若做出這等不合禮節規範,玷污蘭屏清白之事,你認為我皇阿瑪能放心的將江山交給我?或者我郎都名譽掃地,難保不會在歷史上劃上一筆好色之詞。」

  頓時成了眾矢之的,羅爾格委屈的撇撇嘴角,「我只是想若你跟蘭屏成親,那誰管那個謠言啊,到時咱們這群人不也就沒罪了,豈不皆大歡喜?」

  郎都氣炸心肺,「名譽比我的生命還重要,你要我做這等辱名之事,那是絕對辦不到!」

  「七阿哥,別動氣,我們不可能要你這麼做的。」羅爾烈狠狠的瞪了不知天高地厚的弟弟一眼。

  郎都沉沉的吸了一口長氣,冷冷道:「這事你們再做商量,我想先回府去,只是,可能明兒個就得有人到我皇阿瑪面前認罪,你們最好有點心理準備。」

  羅蘭屏見他轉身就要離開,連忙出聲,「請七阿哥暫且留步。」

  他再次深吸了一口氣,繃緊聲音說:「還有事?我不以為此刻的我有心情聽。」

  她潤潤乾澀的唇,「我明白,但請七阿哥給我一點時間,聽我一言。」

  他抿抿唇,「你說。」

  「這件事不管今兒個還是明兒個都要解決,皇上既然要七阿哥親自前來瞭解,就打算嚴辦此事,而這會兒,皇上也許就在皇宮候著七阿哥,畢竟你的身份是個阿哥,這般不利的流言愈早澄清愈好。」

  他蹙眉,「你的意思是要我此刻就帶人去見我皇阿瑪?」

  「沒錯,這事既然避不開,又何必拖延?」

  「可是……」他搖搖頭,「該帶誰去?」

  「自然是我。」

  「蘭屏!」眾人的驚愕聲同時響起。

  她一一巡視摯愛的家人,勉強的擠出一個笑容,「大哥與嫂子哲k情深,二哥尚未娶妻,額娘年紀已大了,這裡面我是最適合去認罪的人。」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